刚刚更新: 〔位面三国争霸〕〔剑道乾坤〕〔神血战士〕〔神工〕〔我不会武功〕〔透视邪医混花都〕〔透视医武兵王〕〔都市极品医圣〕〔奉旨二嫁:嫡女医〕〔重生之丹武至尊〕〔神级娱乐主播〕〔特种龙王〕〔抗战之超级武器库〕〔重生医武剑尊〕〔萌妻难追:总裁爹〕〔修仙强少在校园〕〔天后的绯闻老爸〕〔重启修仙纪元〕〔我真没想重生啊〕〔都市少年狂兵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专属女友 第218章 她是个神经质
    高秀梅的意外车祸把叶知秋的全盘计划都打乱了,下来的生活会怎么样?

    她也没有了主意。肚子已经挺了起来,这让她对自己目前的处境十分尴尬,没结婚就成这样了?这要是让那个一直站在身后看着自己的妈妈知道了,不知会得什么心情?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成浩楠为莫倩寻了短,这让何婉如在成家呆的也十分不是很滋润,而且,成浩楠不让她去医院陪他,这实在太伤她的自尊心了。

    同时,她又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如果不趁这个机会取而代之,她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成为成家媳妇。

    她必须要付诸行动。可是就凭她自己?又有什么能力?只能让父母给成北辰两口子施加压力了。

    何婉如在家中一向过着公主般的生活,她自然知道该怎样才能让父母为她出面。

    何忠和袁凤对何婉如也是没有办法。

    成浩楠跳楼自杀白了就是何忠当了助推器,他于无形中已经帮了女儿的忙,不声不响就让成家陷入了混乱的局面,这样的效果是他没有想到的。

    无奈何婉如在成浩楠的心中太没有存在感了,这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他们夫妻去医院看望成浩楠的时候没有看到何婉如就有些失望,这样好的机会她为什么不把握住?

    知女莫若父,何忠对女儿的关心一向比老婆要多的多,他偷偷给女儿打电话,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那就算了,天下的好男人多的是,为什么非要在他们家那棵树上吊死,成浩楠就是一白脸,一点不象个男人。”

    何忠劝何婉如。

    “我到底怎么了,凭什么他们要那样待我?我不相信,我就这样没有不如人,我的事不用你管。”

    何婉如的固执让何忠很是头疼,听有的女人一辈子都是花痴,难道自己的女儿也成了那样的人?

    何忠对何婉如的事一筹莫展,这些天他仔细的观察了成北辰,发现他整个人也变了,变的沉默寡言,象生了一场大病似的,而且总是阴着一张脸,让人敬而远之。

    他专门请那天值班的人吃了顿饭,又送了他一张一千元的购物卡,确保收买了他的人心,这才把一颗心安顿下来。

    作人太难了,他就何婉如这一个女儿,自然是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心怕摔了。他作人比较内敛,不象他老婆袁凤为人爽快,颇有巾帼不须眉的派头。人这一辈子是吃哪碗饭的是天定的,要不是她的性格,她也做不到监察长的位置,现在提拔女干部,她就乘了东风,成了市里为数不多的女干部,经常是夫妻两人同时坐在会场开场,服务人员经常有意无意的将他们的桌牌放在一起,那一种荣光让他不知道偷偷乐了多少次。

    人生不顺心的事十有**,往往是这方面得意了,那一方面就会失意,这样如花似玉的女儿却偏偏喜欢上了成北辰的儿子。

    成浩楠是不错,没有一点**的坏毛病,同时书又读的好,又和何婉如是校友,按理来这是天作之合,谁知成浩楠偏不喜欢她,是一直把她当妹妹。

    夫妻俩介绍多少家庭条件好个人条件也不错的男孩子给她,却是一根筋,就是听不进去,的多了,甚至以自杀来威胁,弄得他们夫妻只好顺毛抚摸,听之任之。

    可能正是太过迁就她了,就形成了现在这种格局,什么都不听,还非要住到成家去。这让他们两口子很是苦恼,两个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却在成北辰夫妻面前丢尽了颜面。

    这天,何忠下了班正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去接到女儿的电话,有事要来他办公室找他。

    何忠第一个反应就是坏事了,这孩子一定是生事来了。他立即拒绝了,有事回家去。

    何婉如不同意,问他在办公室交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何忠立即就知道了,她是知道了成浩楠只所以跳楼自杀,是因为得知了莫倩和成北辰在办公室发生的事。

    这孩子是不是被气的神经不正常了?

    何忠心中叫苦不迭,只好答应。同时,又给袁凤打了电话,让她也一起来。

    袁凤十分光火,埋怨他平时对女儿太宠溺了,以致于她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中,也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变的自私自利,而且无法无天。

    夫妻两人因为何婉如的事相互埋怨已经是家常便饭,何忠也是一肚子的委屈,人家都是女人照顾孩子,可是他们家却反了,平时孩子了的教育都是他,孩子大学毕业了她几乎没有参加过一次家长会。

    不得不承认,男人天生对女儿的爱是无法替代的,何忠怎么也禁不住女儿的眼泪,见不得她受任何的委屈。所以,才有了今天这种有事就找老爸这种情况。

    袁凤对是从来法律工作的,又当了几年审判长,很容易将平时的工作作风带到家中来,她对女儿的教育又多是训斥,甚至情不自禁的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审判对象。

    何婉如对她很抵触,有什么话也不和她,好多事情都是她通何忠知道的。

    袁凤接到丈夫的通知心中很不高兴,女儿一直住在成家,成浩楠估计得在医院住几个月了,她肯定也觉察到住在他们家有多尴尬了,这是好现象,女孩子有家不回这确实不成体统。

    何忠又叮嘱她要在适当的时间到,他会给她发微信,要让她装出是路过的样子,而不是得到了他的提前通知。

    袁凤看他心翼翼的样子,唏嚅了一回,这真是把人活成了?在自己的女儿面前都成了孙子了。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苦果都是自己种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他们就种下了这棵畸形的草。

    何婉如在附近的药店买了一瓶安眠药,她觉得她必须要有行动了,这种一直处于被动的局面快要让她崩了。

    当时她已经在莫晓茵的轮椅上做过了手脚,成功地将她们撵出了成家,可是她却发现,她们的离开并没有改变自己在成家的地位,成浩楠天天把自己关在房子里,对她的态度远不如对他的大姨子叶知和为,更让她恼火的是,成北辰也对她日渐冷淡起来,以前的时候他还是挺喜欢她的。

    保姆每个月拿了她的钱,自然是对她十分友好,可是那一点用都没用,她不是成家人,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晓东和她一样是客人,对她十分客气,他们的位置差不多,都属于可有可无的那种,实在无聊了,她也会和他聊天打发无聊的时间,可是,他没有文化,和何家明是一个档次的,这让她同样很受伤,感觉自己好象也成了一个无知的人。

    看来要是再这样下去,自己就不得不搬离成家了。

    这一次,她必须让父母出面来促成他们的事,即使成浩楠不爱自己,只要能成为他老婆也行,这不仅是因为她爱他,更是为了一种证明,证明她是一个有能力的人。

    何婉如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和父亲讲,她必须拿出最强硬的条件来让他们就范。

    何忠早已为何婉如准备好了她喜欢喝的饮料,天气还热,尽管已经是傍晚了,可是署气还是很重。

    “爸。”何婉如进了何忠的办公室就撒娇的扑到他怀中,哭了起来。

    何忠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从旁边的约盒中抽出一张纸巾替她擦眼泪。

    “哭什么呀?出什么事了?”何忠看到女儿的眼泪,就觉得心疼的不行。

    “我要和成浩楠结婚,我不能再等了。”何婉如呜咽着道。

    “这不是让我们为难吗?强扭的瓜不甜,你不是不知道,更何况他现在是有妇之夫,这是不可能的。”

    何忠笑着劝她。

    “可以离婚啊,成浩楠因为莫倩都死过一回了,他们是不可能再在一起了。晚离还不如早离,再了,我现在不明不白的呆在他们家,一点地位都没有,还不如他们家院子里的树天天有人侍弄。”

    何忠看她还是一意孤行,板了脸:“婉如,人活着要有尊严,我们是就劝你不要呆在他们家了,你不听,现在知道被人嫌弃的滋味了?回家来住,我们单位最近新来一个大学生,各方面条件都不错。”

    何婉如立即就站起身来,粉脸一红,:“爸,你又来了,我告告诉你,这辈子我是非成浩楠不嫁,我可是到做到的,要不我就独身。”

    何忠的恨的牙痒痒,真想一巴掌把她打醒,手扬了扬又缩了回去。“爸,你这是干什么?要打人是吧,我浑身不自在,正想找个人挠痒痒。”

    何婉如的话让何忠的心更加难受,都是高分低能,何婉如学习不错,一直都是他的骄傲,可是现在看来,学习好品行不行也是一件悲伤的事。

    “婉如,天涯何处无芳草,比成浩楠优秀的男孩子多的是,你干吗非要看上他?凭我们的家境,我们找啥样的人家不行?你能不能换一种思维?更何况,你现在要是和他成浩楠结婚的话,他是二婚,二婚的人都是有心理阴影的,根本不可能幸福。”

    何忠趁劝她的时候给老婆发了微信。

    “你的这么好听有道理吗?年轻时不懂爱情,民国时期的多少知名人士不都是结了好多次婚,谁会二婚就不好。莫倩一直对成浩楠没有感觉,我是她的好朋友我能不知道,爸,只要我成了他老婆,我自然会让喜欢上我。”

    何婉如太天真了,而且思想太偏激了,何忠听了心中不是滋味,这孩子将来一定会出事的,而且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难怪成浩楠一直看不上她,假如是自己也照样会不喜欢她的。

    这孩子有心理疾病。何忠痛苦的想。

    据现在的社会有心理疾病的人特别多,神经病人数的数量已经是一个庞大的数字,难道自己的女儿也成了其中的一员。

    “何忠?”办公室外面,袁凤在叫他。

    “她怎么来了?”何婉如似乎惊了一下,一双愤怒的眼睛投向何忠。

    何婉如对母亲何忠一直是有心理障碍的。她讨厌她,天天把自己打扮的跟个男人似的,而且总是不苟言笑。

    她有时候会同情爸爸何忠,感觉他好象是在和一个男人一起生活。她希望有一个温柔敦厚的妈妈,天天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样子,那样家才能象一个家。

    她甚至希望他能有个情人,弥补一下生活的遗憾。

    正是这样,在她听到母亲的声音时立刻就起了心理反应。

    “不会是你叫她来的吧?她怎么会知道我在这?”何婉如问了几个问题,何忠还没来得及回答,袁凤已经在门外敲门了。

    何婉如打开门,看到穿着工作制服的袁凤,讽刺了句:“你是来办案的吧?”

    袁凤立即从她的话中听出了不满,其实她每天下班的时候都会换下身上的制服的,可是为了造成是路过的假象,她只好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没成想还是被女儿当做了话柄。

    “婉如,你怎么会在这里?妈可是想死你了,我是公安从这里路过,顺便看看你爸爸在不在这里?刚好,我们一起去吃顿饭怎么样?”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的专属女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陨记〕〔最强赘婿〕〔新之剑解〕〔白夜岛〕〔最强之军火商人〕〔元婴真人在异界〕〔沸腾太阳〕〔后青年时代〕〔大当家不好了〕〔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之完美未来〕〔我有无数神剑〕〔蜀师〕〔重生家中宝〕〔最强狂暴升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