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思念逆流成河〕〔我的专属女友〕〔最狂弃少〕〔狂龙〕〔青梅仙道〕〔逆天铁骑〕〔三国双绝〕〔金粉〕〔饲养全人类〕〔从心小甜妻:三少〕〔日娱假偶像〕〔水墨云清〕〔绝品豪婿〕〔顾少的独家挚爱〕〔市井之徒〕〔我叫安然〕〔我的师父很多〕〔钦差大人驾到〕〔我的奶爸人生〕〔山沟皇帝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专属女友 第247章 种豆得豆
    莫倩心中咯噔了一下子,难道不是顾子峰在使坏?可是,除了他还会有谁会对顾子涵下死手?难道顾子涵还有别的仇家,他不是那种四处结怨的人。w..

    “自作多情了吧?不好意思,我现在正在忙。”

    莫倩皱了下眉头,都这会了她那有心情和他开玩笑,顾子峰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她又不是干那个的人。

    “我现在特别想见到你,你的按摩让人魂不守舍哩。”

    顾子峰暧昧的。

    要不要将顾子峰引到长乐来?或许这对顾子涵的事有帮助?莫倩寻思了一下,:“是吗?被人挂念当然是好事,顾先生,我现在还有事要忙,你要是乐意来就来好了。”

    莫倩着挂了电话,心想,这叫不叫诱敌深入呢?

    余惠象疯了一样赶到医院,看到顾全有就一把拉住了,当着成浩楠她不好意思撒泼,却是鼻一把泪一把的把顾全有数落了一通。

    “这些有啥用,现在我们去派出所吧?”

    顾全有也是一筹莫展,顾子峰不承认是自己做的,那会是谁呢

    成浩楠看到他们着急的样子,对张莹:“这样吧,张莹你扶着我,我也要去看看。”

    “算了吧,你自己这个样子去只能添乱。”张莹对成浩楠也不满意。

    结婚了不好好的呆在家中让老婆侍候,非要呆在医院里让她照顾,不会是脑子有病吧?

    “这可不行,子涵是我朋友,他出了事我能袖手旁观?”

    成浩楠一时着急,自有他自己的打算,莫倩一定也在那里,被何婉如抢白了一顿,他越发怀念和莫倩在一起的日子。

    这种怀念让他心疼,这个女子成了他心中挥之不去的痛。他想见她,想拥她入怀。

    “浩楠,算了,你这样子还是呆着吧,谢谢你。”余惠勉强笑笑,可是笑起来看着比哭还要难看。w..

    莫倩和张绮丽在派出所,民警调了监控,因为车号被用纸贴着,看不以车号,给破案造成了极大麻烦。

    特别是张绮丽,急的都快要哭了,她是余惠请的护工,顾子涵失踪了,她能脱得了干系?

    “倩,怎么办?等会要是余阿姨来了,我怎么和她?”

    一向坚强的张绮丽此时也成了没头的或苍蝇,六神无主了。

    “不要紧,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这是他们的内部矛盾。”莫倩安慰张绮丽。

    事实就这样,顾子峰要害顾子涵,这是家族内部矛盾,不是张绮丽的错,想必余惠和顾全有是明白的。

    “这话怎么?”张绮丽不解的问。

    莫倩当着民警的面,当然不能直了,她自己只是旁观者,也害怕错了话,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好了,我们还是回去吧,等消息好了。”

    张绮丽听了立即就哭了:“不行,我不能回去,我得在这里等。”

    张绮丽长这么大,那里经过这样的事?最大的事就是晓东吸毒被劳教的事了,可那毕竟不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你还是先回去吧,这件事看起来很复杂,不是一起普通的绑架案,我们需要他的家人配合。”

    一位姓黄的民警实在看不下去张绮丽伤心的样子。

    “这个,他的父母马上就来了。”

    张绮丽接到余惠的电话,他们马上到,让她在派出所等着。

    “好,那你就等着吧。”黄警官道。

    莫倩接到莫晓茵的电话,念念在家中哭闹,让她赶紧回家。

    “绮丽,我得回家去,孩子在闹了。这里就交给你了。”

    莫倩心里着急,可也不有办法可想。

    更何况,有顾全有在,她也不能乱话,也不知道要不要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出来。w..

    “好吧。”

    张绮丽愁眉不展的。

    她心理压力大,有气无力的样子。

    莫倩前脚刚出了派出所的门,余惠和顾全有就进了派出所。

    “有没有找到线索?”顾全有此时完全恢复了镇静,只要不是顾子峰干的,他的心里多少轻松了些。

    绑架无非是要钱,他有的是钱,他相信,只要钱没有收到,对方是不会对子涵下手的。

    余惠却情绪激动,她担心自己儿子的生命。这可能是天下所有妈妈的共同点。

    “我们得了了解清楚你们的真实情况,不然案子无从下手,而且顾子涵是美国国籍,这对我们破案也有一定影响。”

    听了民警的话,余惠立即就不淡定了。

    “警察先生,绑架我儿子一定是顾子峰。”

    “胡什么。”顾全有立即变了脸色,他不希望一件事情搭上两个儿子。而且,顾子峰已经了他没有参与这件事,他宁愿相信这是真的。

    “慢慢。”黄警官打量了他们一下,八成这是一起家族内部矛盾,这一对男女,男人比女人大好几岁。

    余惠哭哭泣泣的将顾子涵上一次被人动刀子的事叙述了一遍。

    顾全有好几次要阻止她,都被警察制止了。

    “你到底要不要让我们破案?”黄警察严肃的问。

    “当然,可是她的都是猜测,并没有人证物证,猜测是不能算数的。”

    顾全有情绪有些紧张,脸上汗水长流。

    “顾先生,对于这些事情你们不能有任何的隐瞒,看样子,这起案子极有可能和家族内部矛盾有关,你的大儿子呢?让他到我们这里做笔录。”

    黄警官一脸的严肃。

    “他人在省城,而且一直没有离开过。”顾全有还在为顾子峰辩解。

    “叫他来一趟,这件事他的确有嫌疑。”

    “老顾,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儿子出了这样大的事,你必须得让他给我们一个交代。他人没来并不意味这件事不是他干的,他完全可以雇人。”

    余惠眼泪汪汪的,看着让人怜惜。

    “好吧,我打电话让他来来一趟。”

    顾全有看着余惠担忧的样子,他自己也是十分焦虑,知人知面不知心,顾子峰平时虽然表现的还可以,可是他却很少和他表露心迹。

    这样的人是不是很可怕呢?

    这件事多少还是怨自己,他总是不愿意和顾子峰当面提子涵和余惠的事,遮羞布一天不揭,了就没法和他直面这件事。

    顾子峰的电话立即就通了。

    “儿子,你来一趟长乐,警察要向你了解情况。”

    顾全有的语气中有命令也有担心。

    “调查我什么,这件事可是和我没有关系,我一直没有离开省城,再了,什么顾子涵,我不认识。”

    顾子峰语气平和,好象这件事真的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这是你的法,子峰,这件事是我的不对,我应该早些和你的,你赶紧来吧,我们在派出所等你。”

    警察调查?

    顾子峰冷笑了下,他们果然把自己当成了怀疑对象。

    “好吧,真人不做假事。爸,你刚才什么不对,早些和我什么,我不明白。”

    顾子峰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

    “好了,不了,见面,你现在在哪?”

    顾全有满脸的羞愧。

    侥幸会要命的。他原以为自己家大业大,在外面多几个女人多生几个孩子是不会影响到自己正常生活的,没想到,这么些年过去了,是债总是要还的。

    两个儿子哪一个他都不希望他们出事。

    “我在去长乐的路上。”顾子峰淡淡的。

    “这就怪了,你知道警察要找你?”顾全有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是的,我是去长乐市玩,长乐可是个好地主,美女如云,也适宜人居住,而且,爸,上次到咱们家给我妈按摩的女孩子,就在长乐,我云是接她来给我妈按摩的。”

    顾全有听了就气不打一处来,都这会了,他却还有这心思,这样悠闲,难道果真不是他干的。

    “好吧,你直接到市人民医院对面的派出所,我们在等你。”

    顾全有着挂了电话。

    “他来了?”余惠问道,一双眼睛肿成了桃子。

    “是的,正在路上呢?阿惠,你放心,子涵他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顾全有安慰余惠,心中不出是什么滋味,这个女人跟着自己无名无分,从无怨言,子涵出了这样的事,他深感对不住她。

    “老顾,这是不是报应?”余惠哭着将身子靠在顾全有身上。

    张绮丽一直站在一边,顾全有和余惠的话她听明白了,顾子涵的失踪是必然的,他肯定是被他同父异母的哥哥绑架了。这样,她自己就不用承担太多的责任。

    “阿姨,我呢?”张绮丽不知道自己是离开还是一直呆在那。

    “你去病房吧,不定子涵会自己回来,手机要随时开着,万一有事我们好联系。”

    余惠看张绮丽一副无辜的样子,不由得心疼起来。

    这个女孩子看样子也被吓坏了。

    “嗯,一有消息我马上给你打电话。阿姨,子涵那么好的人,一定不会有事的。”

    张绮丽安慰余惠。

    “但愿吧,绮丽,你放心,这件事我们不会怨你的,这是我们自己的事。”

    余惠通情达理的道。

    看来,开什么的花,结什么样的果,这是天定的,怪只能怪自己。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的专属女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陨记〕〔最强赘婿〕〔元婴真人在异界〕〔修真从武侠开始〕〔独家替身:傅少,〕〔进击的龙虾〕〔新之剑解〕〔白夜岛〕〔最强之军火商人〕〔清妾〕〔潜行1933〕〔挣脱迷茫〕〔一刀倾情〕〔洪荒之我为人祖〕〔沸腾太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