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夜云轻〕〔这个明星来自地球〕〔诸天尽头〕〔瓷界无痕〕〔农门辣妻:痴傻相〕〔网游之成为BOSS〕〔苏醒的神明〕〔这个废物你惹不起〕〔绝世神君〕〔镇阴棺〕〔仙侠世界大玩家〕〔大明不可能这么富〕〔庶女绝色,鬼帝大〕〔奸佞国师妖邪妻〕〔逃婚王妃很逍遥〕〔一切从篮球开始〕〔万界之从巨蟒开始〕〔网游之通天之门〕〔大小姐的贴身僵尸〕〔我有无数神剑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专属女友 第287章 张秋然撒泼
    成浩楠怎么能知道这其中的故事,何家明当然高兴了,他一个人着急着离开,是担心激动的情绪被自己老爸看出来了。

    何家明能不高兴吗?

    在不知不觉之中解决了这样一个难题,让他一时高兴的有点摸不着北。

    还好,用不着自己动手就解决了。这只能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自作孽,不可活。郭静姝给自己掘了座坟墓,即使她要向他们家提出任何补偿,都比让那个孽种生出来的好。

    何家明回到酒吧,在音乐声中疯狂的胡乱跳了一阵子,释放了激动的心情,然后在休息室里四仰八叉躺下来,不知不觉的就进入了梦乡。

    张秋然直到半夜还没有看到男人回家,着急的不行,男人的电话没有人接,就打给了何家明。

    “妈,找我爸就找吧,找我干什么?”何家明不情不愿的。

    “你这个王八羔子,我跳广场舞回来就没见着他,打电话没人接,不问你问谁?要是你爸被人绑架了,可就惨了。”

    张秋然还是一副不饶人的样子。

    “妈,绑架他?别搞笑了,我告诉你,你不用找他,他这会在医院里,郭静姝流产了,跟前没人陪。”

    “流产?怎么回事?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张秋然的嗓门提高了好多度。

    “流产是她活该。妈,我早就不想看到她那张脸了,太恶心人了。再了,我现在根本不需要司机了,我们白养着她干什么?我看还是辞了吧。”

    何家明如释重负的。

    “她是怎么流产的?怎么不告诉我?”

    “她开车的时候自己不专心撞到了栏杆上,把我们的车都撞坏了,这怨谁呢?现在我们家的车已经拖到维修中心去了,这次可不是个数目。”

    何家明轻描淡写的。

    “是她一个人?”

    “不是的,是我让她送我的朋友,妈,这次出事的人是她,要是我的朋友,那可就惨了。”

    张秋然立即叫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真是没有良心的东西,她好歹也和我们相处了这长时间,我们都有感情了,好好的孩子没了,这还了得?你这孩子,好好的你干吗要让她开车送人?你不知道她是怀着孩子的吗?”

    真是个傻瓜。人家都要骑到她脖子上拉屎了,她还这样子,要不是这次成浩楠帮了她的忙,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妈,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你是我妈不是别人,我们一直白养着她,这要是放在别人家,早把她开了。”

    何家明没好气的。

    “你可是给我们捅篓子了。家明,你可千万不能要辞了她的话,女人怀上孩子十月怀胎是容易的吗?你不是女人,当然体会不到。这也就奇了,她流产了应该给她男人打电话啊,怎么反而让你爸在医院陪她。”

    何家明心想,这是怎么了?她这会好象还能灵醒一下子,早干吗去了?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要不是你生了个聪明的儿子,这样的事情还不知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他男人太晚了,来不方便,妈,你不要这样气,不就是在医院陪一下子吗?平时你天天在外面跳舞,还不是我爸一直在家中陪着她。”

    何家明打了呵切,意思很明白,他困了。

    “行,我知道了,你这个兔仔子,总是给我生事。不了,你早点休息吧。”

    郭静姝竟然流产了,这确实让张秋然十分意外。

    其实她也早有辞了她的打算,却一直张不开口,更何况,他们签的有合同,要是提前解除合同的话,有违约的嫌疑。

    张秋然在家中呆着,怎么也睡不着,平时两口子在一起惯了,身边突然没有了男人,她感到空落落的,一点睡意都没有。

    看看家中,好久没有打扫卫生了,天天在外面忙着跑,自从郭静姝去给儿子当司机,屋子里到处都乱的不成样了。

    张秋然打开柜子,想要整理一下衣柜,却看到挂在最里面的一件红色的外套,看着挺好看的。张秋然将衣服拿出来,却看到衣服口袋里鼓鼓的样子,里面好象有东西。

    掏出来一看,竟然是一张产检报告单。

    张秋然仔细看了,顿时气得两眼冒烟。家属一栏中,赫然写着自己男人的名字。

    天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

    张秋然只觉得大脑“嗡”的一下子,头一下子大了。莫非,郭静姝流产的这个孩子,是他的种?

    张秋然一屁股坐在床沿上,象丢了魂似的。

    她尽力在大脑中回想以前的事,根本想不起什么。

    一定是了,要不然郭静姝流产了,为什么他却要守在医院?张秋然越想越是了,真想不到,自己平时待她象亲妹妹一样,她竟然偷了他的男人。

    张秋然再也不坐不住,抓起衣服,拿了那张报告单,直奔医院。

    已经凌晨一点多了,老何坐在郭静姝的床头,十分郁闷,原以为自己老来得子,家丁兴旺,没想到这样的好事也黄了。

    孩子没了,怕只怕郭静姝不会善罢甘休。

    还好,郭静姝被何家明的一顿话给吓住了,但是好歹也得意思一下吧,按照现在的市场价,借腹生子一个孩子下来也得几十万元。

    郭静姝受了这场大难,实在困了,睡着了。

    突然,病房的门被撞开了,张秋然怒气冲冲的一把拎起老何的衣领,骂道:“不要脸的东西。出来。”

    她凶悍的样子把病房里所有的人都惊醒了,郭静姝看到她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心想,坏了,一定是被她看出什么来了。

    老何身材瘦,经不住张秋然的力气,被她一把拎出了病房外面。

    “你这是干什么?医院里人多。”老何有些心虚,话的声音也极。

    “你这会知道人多了?要不是给你这张老脸留脸的话,我直接在房子里就撕了你。”张秋然两目圆睁,穷神恶煞的样子实在有些狰狞。

    老何实在受不了她这副样子,推了她一把,张秋然身子往后退了两步。

    “你到底发什么疯?家里出了这样大的事,你不管,和我凶什么?”

    张秋然从包中拿出那张化验单,朝男人脸上砸去,骂道:“你看看看这个?你这个老不要脸的,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来。”

    老何拣起化验单,看了看,心咯噔一下子,这个郭静姝也太不心了,竟然把这个让她发现了,而且,她怎么会在家属栏目中,写上他的名字呢?

    “开什么玩笑?这是从哪儿来的?”老何静了静神,冷静的。

    “你要不要去问她?我真是引狼入室。离婚。”

    张秋然叫嚣了一声。

    “你这是干什么?我不调查清楚就乱发言,我告诉你,这是那一次我陪静姝去医院检查,她开玩笑在上面写的,这能明什么问题呢?医院门诊那么多人,谁管你写什么。”

    反正孩子都没有,查无实据。老何也不是白活了那么多岁,张秋然再怎么闹都无所谓。只要不承认就行了。

    “是吗?这种事也能浑写的?要是没有事实,她敢将你的名字写在上面?”

    张秋然依然不依不挠的。

    “这样吧,你能不能今天不要在这里闹,静姝刚刚流了产,都流产和生孩子是一样的,有事以后再。”

    老何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哄她。

    “不行,你把她给我叫出来,病房里人多,我不想让你们难堪。”

    张秋然根本就放不下,她平时在男人面前强硬惯了,发生了这样的事让她太没有面子了。

    “你这是做什么?在这个时候闹事觉得有意思吗?根本没有这回事,我都这样大年纪了,还会做出那样的事来?”

    老何一再退让,心情也变的恶劣起来,本来,郭静姝流产他就已经心存愧疚了,没想到竟然又出了这样的事。

    “不行,今天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不然的话,我就进去了。”

    张秋然倔脾气也上来了。

    “你这是干什么?”老何已经被她逼的红了眼,扬起手来就是一巴掌,声音在静悄悄的夜里显的格外的响亮。

    “你?”张秋然没有料到男人会对自己动手,她惊的嘴巴张多大。

    “打的就是你。”打了老婆的老何反而舒坦了好多,这些年这个婆娘一直骑在他在头上,把他压的腰都弯了。

    人常女人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张秋然太过分,一点面子也不给他留,当着一屋子的人给他难堪,他也忍了,可是她没完没了,让他烦够了。

    “哇。”张秋然哭了一声,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娘”一声“爹”一声的号了起来。

    “起来。”老何看她果然使出一副泼妇的样子,一时也慌了,都这个点了,这个女人却没脸没皮的闹起来。

    “嗵”楼道里各个病房的门都打开了.

    “干什么?”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值班医院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朝他们走来。

    张秋然看到了人多了,不但没有要起来的意思,而且将身子倒下去,直直的睡到了地板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的专属女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重生九零小军嫂〕〔穿越之郡主玩转古〕〔太古龙神诀〕〔猎户家的小悍妻〕〔沈浪苏若雪〕〔玩转电竞:大神萌〕〔极品农民混都市〕〔状元是我儿砸〕〔昭仪凤歌〕〔重生药王〕〔李教授的首尔悠闲〕〔覆手〕〔天道制霸计划〕〔超维术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