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彼岸花飞轻似梦 第六十九章 她要赶制嫁衣
    <b>最新网址:虞洛兮听着她的话语,突然间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只见月兮羞红了脸,不痛不痒的在她肩膀上落下一拳:“你怎么净喜欢想些有的没的。”

    “月兮,你知道柳青枫的身份的,你还要如此吗?”她不解,当年信誓旦旦的跟自己说一定要找一个满目只有自己的平凡男子,过不平凡的日子,可如今怎么就偏要找一个不平凡的男子,还要妄想能过上平凡的日子呢?

    月兮更是疑惑,一个侍卫的身份有何值得大惊小怪的,但一番思索之后,大约也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可能是怕他这种保护别人安慰的人,会护不得自己的安危吧。

    “洛兮,我很认真的告诉你,对于他,我是真的不想错过,至于是何种结果,我不想计较太多,最少我尝试过努力过,总比日后在悠长的岁月里,活在无尽的悔恨当中要痛快的多。”若是自己都没有尝试一番就放弃了,那么以后要如何说服自己坦然的接受这一切呢?她不想留下遗憾。

    虞洛兮蓦的就被她的话语感动了,是啊,自己只是一味的希望她不要被情所困,但这种一刀切不让她去尝试一下的方法,显然对她是不公平的,她也不愿月兮留下遗憾,毕竟一辈子那么长,跟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那会是一种漫无止境的折磨。

    “我帮你!”她握住虞月兮的手,笑的坦然又释怀。

    虞洛兮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忙的不可开交。

    从衣柜里翻出一块上好的布料,找了王婆,要她无论如何都要帮自己做出一身样式不落伍的衣衫。

    然后跑到虞泊涯的房间,将那日柳青枫换下还未来得及带走的衣衫报到王婆哪里,让她比这那个尺寸做。

    衣服的事情安排完毕之后,又带着鸢在山庄内的库房里寻觅了一上午,总算找到了她觉得还算上乘的一套茶壶,捎上些月兮藏存的几包好茶,便声势浩大的前往竹院。

    有人见着虞洛兮在库房里呆了许久,又见她带着东西很是高兴的前往竹院,不多时,整个山庄都传遍了:

    庄主从退婚的阴霾中走出来了。

    庄主彻夜不眠,在库房寻了好些宝贝。

    庄主满面春风,带着一堆自己珍藏的物件去了竹院。

    竹院住了两个外来的男子,一位风流韵致桀骜不驯,一位浑身正气刚毅内敛。

    庄主站在篱笆外,含情脉脉的望着那个手扶佩剑的男子。

    庄主开口,百转千折才将那个“柳公子”放出口。

    一传十,十传百,你添几言,我加几语,最后就演变成了不可更改的事实:庄主红鸾心动,心系竹院的柳公子。

    可是那日的虞洛兮,明明就是在谈墨辰带这些恼怒的注视下,将东西交到了柳青枫手里,并言明是月兮准备的而已。

    一转身,就被人欢喜认定成了“移情别恋”的铁证。

    中午时分,虞洛兮、月兮、鸢、张良、无忧、谈墨辰和柳青枫坐在一起用餐,虽然山庄素来都比较热闹,但此刻却是有些热闹过了头。

    房门外,挤了好几个人朝着门内望去,时不时的轻笑,甚至还有人指指点点的说些什么,但是大致的方向都指向了最外侧的柳青枫。

    虞洛兮起身走过去,想要询问一二可是有什么急事,怎么都围在门口。

    一嗓门颇高的妇女开口问道:“庄主呀,你真的是喜欢上了那个柳公子吗?何时大婚呀?我们也好帮你早些准备嫁衣?”

    一番话,毫无悬念的落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耳中。

    虞洛兮很是无语,也不知是谁胡编乱造的,但是也提醒了她一件事,那就是真的要为月兮准备嫁衣了。

    嫁衣繁琐,一针一线颇是废功夫,无论她和柳青枫日后是何结果,但终归她也是要嫁人的,不是柳青枫那便会是别人,于是虞洛兮便开口说道:“那你们还围在这里做什么,看的我们都吃不下饭了,快去准备要绣的花型和样式去吧,一定要抓紧时间哦,可别到时候耽误了吉日。”

    门口的人高声的应着好,嬉笑着便散去了。

    饭桌上的人,神情各异。

    唯有虞月兮一人,笑的花枝乱颤。

    她一笑山庄里人真的是替虞洛兮操碎了心,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了他们的双眼,二笑流言蜚语会将这些传成洛兮红鸾心动,甚至想逼迫一把想让她乘胜追击早日成婚,三笑虞洛兮不做解释还用做嫁衣的借口将他们驱散,日后定会让他们失落许久。

    虞月兮知道,那嫁衣,定是她替自己求的。

    “大家莫要愣着了,吃饭吧!”她开口替洛兮解围,好让她的处境不太尴尬。

    几人便动了筷子,席间没有任何人言语,只有无数道眼光时不时的射向波澜不惊的虞洛兮。

    饭后大家散去,谁都不曾提起方才的那个话题。

    虞洛兮还没来得及开口喊住柳青枫说些什么,便被谈墨辰开口打断:“姑娘毕竟还未出阁,做事还是有些分寸的好。”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走的极快,态度也很是反常,虞洛兮待在原地一时之间竟然想不是自己到底是那句话惹恼了他,方才自己不是一直不曾开口嘛,难道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吗?还是说他是替柳青枫说话的,觉得自己行事放荡毫无底线?

    如此一想,虞洛兮有些苦恼了,怕是因为自己的大胆行径才引得柳青枫反感,心中默默祈祷,万不要因为自己就误会了月兮才好啊。

    她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应该找月兮商量下对策,自己这般行事,确实有些鲁莽了。

    一进虞月兮的院子,就见她双手托腮呆呆的望着天空,脸上笑的痴傻。

    “哎,女大不中留啊,着都还没过门呢,竟开始做美梦了,是不是恨不得马上嫁人呀?”她开口调笑月兮。

    虞月兮回神,满不在乎的笑笑。

    虞洛兮正了正神色问道:“月兮你说,我选的那些物件他是不是看不上眼啊,毕竟身为太子,什么稀罕物件没有见过,咱们送的......”。

    “你说什么?”<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三寸人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万界圆梦师〕〔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