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野营奇遇之山海一梦 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转合欢香
    轻轻地关上房门,柳下不惠慢慢地走到床边,扶着床沿,坐了下来。

    对于他来说,这一天过的,确实太过于曲折蜿蜒、惊心动魄了。

    今天发生的一切,此刻,都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地在他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重播着,尤其是和孙玉娇那异常旖旎的那一幕。

    他做梦也没想到,在他心目中****、妖艳无赛、气质高雅、风情万种的孙玉娇,居然和自己有了肌肤之亲,而且,她好像还是第一次!

    这个发现,让柳下不惠心里隐隐有点儿不安。

    他也不知道,平时循规蹈矩、老老实实的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不老实的事情,而那个一向眼睛高于头顶的孙玉娇也居然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而是来真的。

    想到这里,柳下不惠的某个部位,又有点儿不安分起来。

    可能是和夜梦菲分别的时间太长了吧?!

    这,也许就是年轻男人的本能?!

    柳下不惠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孙玉娇现在怎样了?!她又是怎么想的?!

    或者,她当时只是酒醉了,失去意识后的本能反应?!

    那,自己是不是有点儿卑鄙了?!毕竟,趁人之危不是那么正大光明的事儿,更何况,自己这么做,对得起远方的夜梦菲吗?!

    柳下不惠越想越觉得惭愧。

    他一下子躺倒在床上,用被子包着脑袋,包得严严实实的,仿佛只有这样把脑子圈起来,与外界隔绝开来,他的心里才会好受点儿。

    然而,内心的烦躁,却不是这么做就可以轻易消除掉的。

    没过一会儿,他就憋得受不了了,不自觉地松开被子,把脑袋露出来,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外边的新鲜空气。

    对于氧气的急切渴望,暂时赶走了他心中乱七八糟的想法,他张大了嘴巴喘息着,眼睛呆呆地看着天花板,有些茫然无助。

    太烦躁了!

    他一怒之下,脱光了身上的衣服,精赤着着身体,躺在光溜溜的床单上。

    然而,纷乱的心思,让他依然心神不宁、坐卧不安。

    他赌气坐了起来,想了想,盘腿坐下,强迫自己进入炼气状态。

    既然睡不着,心神定不下来,那就练会功吧,他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他盘腿闭目,在意识里,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观空灵一片的天敌,刚开始的时候有些坐不住,下意识地想乱动一下,过了一会儿,方才慢慢进入了状态,心里一片空灵,再无其他杂乱的想法和欲望了。

    在他体内的阴阳之气的来回盘旋中,他仿佛感觉到,自己的阴阳之气在无形中不断地提升着,每流转几个周期,阴阳之气就会增加那么一点点儿,就好像有个细细的管道,不停地把水打入一个密闭的空间容器里,或者就像这个密闭的空间容器了,有一个小小的泉眼,不停地从中喷出水来,而这个密闭的空间容器,就是自己的身体。

    这样下去,会不会再过一会儿,自己的体内就会英文聚集了大量的阴阳之气而崩裂开来呢?!

    惊异之下,他也不敢再过于冒险,只得慢慢收回意念,让阴阳之气的盘旋之势逐渐平复下来。

    柳下不惠觉得很奇怪,他不知道这种情况是不是正常。他只知道,按照常理,内息的增加是很缓慢,肯定不会像刚才那样,每周转几个周期,就能看到内息的增加。如果都按照这样的速度修炼的话,可能外边的人,每个都是绝顶高手了。

    柳下不惠不傻,他也知道,内息方面的修炼,都是需要多少岁月的艰苦磨练才能炼成的,有的人数十年如一日地修炼,也不一定会有眼睛看得见的增长。也许有些天资聪明的人,修炼速度可能会快些,但是,没有个三年五载的时间,也是不会有明显的成效的,除非有人机缘巧合,吃了某种灵丹妙药,或者是接受了其他人赠送的无上法力,否则,都不会有太快的进展的。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这句话肯定不是乱说的。

    但是,自己刚刚体内的阴阳之气,也确实是增加了不少啊。

    对了,那不会是因为胡思乱想而引起的幻觉吧?!

    柳下不惠想了想,又闭目静息,再次进入修炼状态。

    由于这个问题的困扰,他的内心少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很容易就把心地清除得一片空明静寂。

    意念动处,汹涌着充满了整个身体的阴阳之气又开始凝聚起来,汇集成一团透明的气流,在体内来回盘旋起来。

    这次,在引导内息流动时,他特意细心地观察了周围发生的一切,果然,不出他的意料,每次内息流动到他的丹田附近的时候,尤其是下体的那个部位的时候,就会有一股细流从根部流入,汇合在浩然动荡的内息之中,而当内息离开这里的时候,则全无异常。

    柳下不惠心里暗自发笑,这不就像一个真空泵吗?每次内息到此的时候,给这里造成一个真空,而在内息即将离开的那个时候,由于真空的负压,让这股细流被拉进体内,一次又一次地,就像水泵一样泵个不停,如果这股细流真的也是内息的话,那么,这种修炼方法简直就是绝了,真可谓一日千里了。

    他心里一动,记得下午和孙玉娇旖旎的时候,好像也感觉到了内息的增加,根据刚才的细细体会去,他感觉,这两次增加的内息好像并无异常,也就是说,这内息完全是可以和自己的内息融为一体的。换句话说,这样的修炼,也是有效的修炼了!

    只是,这外在的阴阳之气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柳下不惠一时也捉摸不透,索性也不再纠结了,反正多多修炼没啥坏处,于是,他兴致勃发,继续沉醉于阴阳之气的运行中,几乎忘乎所以了。

    当他再次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了。

    东边的天际已经有些发白了,那亮光,也把客栈房间的窗帘镶上了一圈金边。

    走廊里也有些动静了。

    柳下不惠仔细听了听,好像是保洁员在打扫卫生的声音。

    他从床上跳了下来,擦了把脸,伸了一个深深的懒腰,走到窗前,深深地呼吸了一下,虽然一夜无眠,但竟然一点儿也不觉得困,反而更加精神抖擞,精力充沛。

    天,就要亮了!

    等会儿,就要进山了!

    说不定,今天将会是更加凶险的一天,毕竟要深入虎穴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居然有点儿忐忑起来。

    总是这么直直地杵着,好像也不能解决什么问题,还不如躺一会儿养精蓄锐呢,养好精神,不管到时候是斗志还是斗勇,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于是,他身子一歪,斜斜地躺在床上,四肢大开,形成一个大大的大字。

    好吃不如饺子,坐着不如躺着。

    打坐了一晚上的柳下不惠,此刻对这句话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

    他微闭着眼睛,自由地呼吸着,这种无忧无虑的状态,让他十分受用,不知不觉中,都差点要睡着了。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被人轻轻推了一下,发出轻微的吱呀吱呀声。

    柳下不惠一愣,精神一振,睁开了眼睛,这么早,会是谁呢?!还不敲门?!

    已经是这个时候了,应该不会再有小偷小摸进房门行窃了吧?!

    莫非是保洁员,清扫走廊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

    柳下不惠想了想,又闭上了眼睛。

    这时,房门又轻轻地响了几声,柳下不惠强忍着自己,保持现在的状态,一动也不动,假装没有听到外边的动静。

    然而,让他吃惊的是,房门响了几声后,竟然吱呀一声,房间里的光线也变亮了些,而且,这个吱呀的声音比较长,很明显,是房门被推开了。

    柳下不惠心里顿生警惕,手心里也暗暗捏了一把汗,这人是谁?居然能这么轻易地推开房门?!

    会不会是好战盟的杀手?!行刺?!

    应该不会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身上的混元无极金刚琢应该已经报警了啊?!

    正在他困苦思索的时候,又听见吱呀一声,房间里的光线又逐渐变得黯淡起来,房间门又被关了起来。

    接着,就听见一阵极其轻微的脚步声,慢慢地向这边走了过来,柳下不惠不用看就知道,这个人肯定是踮着脚尖,蹑手蹑脚地摸过来的。

    然而,混元无极金刚琢还是没有一点儿的反应!

    看来,好像并没有生命危险!

    柳下不惠心里一阵轻松,那会是谁呢?!小胖子?!小志?!秋若水?!钟小珊?!亦或者是,孙玉娇?!

    一想起孙玉娇,他心里不由自主地又是一阵激动,一念起处,某些部位开始高高竖起,柳下不惠虽然双目紧闭,但是,脸上却一阵阵地发烧了。

    他想翻身躲开,又想赶紧穿上衣服。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个人正轻手轻脚地走过来,却仿佛被柳下不惠这突如其来的高高顶起吓了一跳,停了下来,仿佛惊恐而又不解地看着那个帐篷,有些发呆了。

    柳下不惠笑了笑,从这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水味上,他可以基本上断定,这个人,就是孙玉娇!

    这下,他可是彻底放心了!

    孙玉娇这么做,肯定是有她自己的想法的。

    他也正想找个机会,和她好好聊聊呢。

    现在,她居然趁着凌晨悄无人声的时候过来找他,对他来说,也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了。

    但是,目前的这个样子,怎么和她说话呢?!

    在一个大美女面前赤身露体,像什么话?!又说什么合适呢?!

    柳下不惠思前想后,却总是开不了口,只能继续假装熟睡的样子,甚至还发出呼呼的鼾声,但是,他的心,却开始紧张地跳个不停了。

    此刻的他,最希望的就是,孙玉娇看到他这个样子,不好意思地退出房间,然后,他趁机飞快地穿好衣服,打开房门,让孙玉娇再进来,两个人坐在床上,开诚布公地谈天说地,谈古论今,当然,也可以谈情说爱。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没有按照柳下不惠的设想来进行。

    只听孙玉娇轻轻叹息了一声,接着,柳下不惠感觉床垫一沉,孙玉娇居然一屁股坐了下来,把床垫压得更低了。

    柳下不惠更是大囧,一动也不敢动了。

    他是没动,但孙玉娇动了。

    柳下不惠只感觉下边一阵温热,又是一紧,好像是被一只小手紧紧握住了。

    条件反射似的,就在那一瞬间,他不受控制地膨胀起来。

    这一下,不仅把柳下不惠自己吓了一跳,把孙玉娇也吓了一跳。

    柳下不惠再也忍不住了,他一跃而起,再也顾不上连衣服都没有穿的身体了,一下子扑过去,把孙玉娇扑倒在床上,拼命用嘴唇推开她的散落的头发,寻找道她的耳朵,轻轻咬着,低声说道:“玉娇姐,我正想找你呢,我有一肚子的话要跟你说呢!”

    话音刚落,孙玉娇一下子站起身来,正压在她身上的柳下不惠措不及防,一下子被抖落在地上,他哎呦一声,用胳膊支起半个身体,不知所措地看着孙玉娇。

    “就知道你和她有一腿,还不承认?!现在没话说了吧?!”

    这个声音很熟悉!

    糯糯的,软软的,甜的发腻,软的发酥!

    这是钟小珊!不是孙玉娇?!

    柳下不惠不由得大吃一惊!下意识地手脚并用,往后边退了几步,顺手从旁边扯来一把椅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地遮在身前,惊恐地看着钟小珊。

    “小珊?!”

    他红着脸,诧异地问道:“怎么是你?!你来干什么啊?!”

    钟小珊板着脸,走到床的另一边,坐了下来,拍了拍床单,说道:“快到床上来啊,光着身子,别着凉了!”

    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被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柳下不惠。

    “这个。。。。你先出去一会儿!等我穿好衣服再进来,好不好?!”

    柳下不惠指了指房门,哀求道。

    “咋啦?!害羞了?!”

    钟小珊冷笑一声,说道:“刚才不是还说正想找我的吗?这么才这么一会儿,就要赶我出门了?!”

    “那。。。我。。。我不是认错人了吗?!”

    柳下不惠有点儿理屈词穷了,只得支支吾吾地说道。

    “认错人了?!”

    钟小珊眼睛一瞪,小手在床单上用力一拍,说道:“抱着我,咬我耳朵的时候,怎么就不说认错人了呢?!嗯?!说啊!”

    “不就是因为认错人了,才。。。。才咬的嘛?!”

    柳下不惠红着脸辩解道。

    “那你摸我胸的时候,也是因为认错人了吗?!”

    钟小珊的眼睛瞪的更大了。

    “这个。。。。。”

    柳下不惠一下子语塞了!

    他脑子一转,灵光一闪,反问道:“对了,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呢?!还有啊,你进来也不敲门,我怎么知道你是谁啊?!说不定还是个小偷小摸,或者是杀人越货的土匪大盗呢?!”

    “欧呦!了不得了哦!居然会转移话题了哦!厉害!厉害!”

    钟小珊丝毫没有被他的问题干扰到思路,继续问道:“不过,我还是要问,你刚才说,有一肚子的话要跟我说,是什么话啊,我现在急不可耐地想听呢!快说!”

    说完,小手在床单上又是用力一拍,吓得柳下不惠一个哆嗦。

    “你先出去,等我穿好衣服就告诉你!”

    柳下不惠怯怯地说道。

    “拉倒吧!告诉你!你不告诉我,我就不出去!”

    钟小珊毫不让步,针锋相对。

    “你要是再不出去,我就。。。。就。。这么走过来了哦?!”

    柳下不惠鼓起勇气,憋了半天,终于红着脸说道:“你一个小姑娘,这样做什么后果,你知道的!”

    “嘿嘿嘿嘿!”

    钟小珊居然一点儿也没害怕,反而笑了起来:“就你那玩意儿,我刚才都摸过了,还怕看见?!真当我是小孩子啊?!”

    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微笑地看着柳下不惠:“要不,你看看,我还是不是小孩子?!”

    说完,作势要脱掉身上的衣服。

    “别闹!别闹!”

    柳下不惠大惊失色,他急忙上前一步,一把拉住钟小珊正在脱衣服的手,使劲儿地往下按。

    要命的是,他这使劲儿一按,竟然把钟小珊的小手按在了他那高高的突起上了。

    柳下不惠顿时一阵大囧,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钟小珊也一脸无辜地看着他,脸上还有点神秘、紧张和好奇?!

    柳下不惠怔了一下,随即把手用力一甩,甩开钟小珊的小手,一手从床上抓起自己的衣服,一溜烟地溜进卫生间,“砰”的一声,把卫生间的门死死地关上,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好半天,他才定下神来,三下五去二地把衣服穿好,顺便洗漱完毕,照了照镜子,勉强挤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想了又想,又戴上了头罩和口罩。

    这下好了,整个人,只露出两只炯炯有神,而又躲躲闪闪的眼睛,这样也好,即便见了钟小珊,依然会有些尴尬,但是,遮掩了大部分表情,会好受多了。

    经过这一番衣着和心里上的打扮,柳下不惠终于压抑住忐忑不安的心情,硬着头皮走出了卫生间。

    让他大吃一惊的是,就在他在卫生间里的这不大一会儿,他的房间里居然又挤满了人,个个都是黑衣劲装,黑头罩,黑口罩,都只露出两只眼睛,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几乎分不出来谁是谁,谁又是谁!

    不用说,肯定是小志、秋若水、小胖子他们,对了,还有煤炭双妖哥俩。至于具体哪个是哪个,就不是一下子就能分清楚了。

    最重要的是,钟小珊去哪里了?!不会躲在床下边了吧?!

    他甚至还偷偷瞄了一下床下边,却发现床下边也空无一人。

    没有发现钟小珊,倒是让他暂时心里平静了一下,万一她也在的话,或者这些人都是她叫来的话,那就尴尬了。

    不过,短暂的震惊之后,他马上就平静下来了。

    简单地扫视了一眼之后,他心里马上就有数了。

    这里的黑衣人,恰恰也是五个人!

    “你们要不要这么吓人啊?!”

    他勉强挤出了点儿笑容说道。

    毕竟,刚才和钟小珊的那一幕,真的有点儿不堪入目。

    反正脸大部分都被口罩遮住了,真实的表情到底是哭还是笑,谁也看不出来。

    这一帮人居然都没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都是这么一动不动地站着,直直地看着他。

    他有点儿发毛了!

    难道这些人不是小志他们?!

    他迅速在心里过了一遍小志她们几个人的大概体型,小志和秋若水的身材娇小,虽然曲线很完美,但穿上这种黑衣劲装之后,曲线应该被束缚得差不多了,整体而言,应该属于削瘦型的,小胖子身材相对比较高大威猛,穿上这身衣服,应该显得更加粗壮高大,煤炭双妖他俩身材比小志和秋若水粗壮些,但要比小胖子瘦小些,所以,总体来说,应该是两个特别娇小玲珑的体型,两个比较正常的体型,有一个比较高大的体型,这样,才是小志她们几个人的组合。

    然而,眼前的这几个黑衣人的体型组合,却跟他想象中的高矮组合不太相符合。

    虽然一眼看去,可能并不是非常准确,但是,很明显,这里的五个人,身材、体型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差别。

    如果非要说有差别的话,应该也只是眼神里有些差别吧。

    完蛋了!

    柳下不惠心里一沉,这些人肯定不是小志她们!

    既然不是小志她们,那么,肯定是好战盟的人了!

    不过,身上混元无极金刚琢还没有拉响警报,暂时应该还没有生命危险,想到这里,柳下不惠的心里稍微轻松了一点儿。

    “都是好战盟的朋友吧?!是好财副盟主派你们来的?!这么这么不懂事儿啊?!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敢擅自进入我的房间?!”

    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之后,柳下不惠就立马底气十足了,他指着这几个黑衣劲装的人,厉声呵斥着。

    一边呵斥着,一边走到床边,假装很生气地坐了下来,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你们都出去!快点儿出去!”

    柳下不惠把脸转向窗户外边,连看都不想看他们一眼,挥了挥手,不耐烦地说道:“另外,告诉你们的好财,就说,我今天不去常羊山了,没空!”

    说完,身子一倒,躺在床上了,顺手拉起被子,一下子盖在身上,蒙着头,朝这几个人大喊道:“好走,不送了!出门的时候,记得把门关上!”

    说完,又把被子盖得紧紧的,还故意打出呼噜声,想告诉屋里的这些黑衣人,我已经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柳下不惠悄悄把被子松开了一些,留出一点点儿缝隙,侧耳听了一下。

    房间里鸦雀无声,一片静悄悄的,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柳下不惠仔细听了听,好像什么也听不见,除了自己在被窝里沉重的呼吸声,和砰砰的心跳声。

    他们走了?!

    柳下不惠心里大喜,一下子掀开被子,坐起身来,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心里顿时无比地敞亮和舒爽!

    然而,当他扭头的那一瞬间,他顿时像是被定住了一样,惊吓得几乎肝胆欲裂了!

    那几个黑衣人,居然还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站着,就那么默默地注视着他,仿佛亘古以来,就一直站在那里看着他,从来没有移动过一样。

    “卧槽!”

    柳下不惠被这么一惊吓,真的有点儿上火了!

    “你们是不是有点儿过份了啊?!”

    他指着门口说道:“我告诉过你们好财,让他在下边等着,再说了,现在到八点了吗?!你们这么早就来骚扰我,这是待客之道吗?!”

    他顿了一下,平息了一下怒气,说道:“现在,我警告你们,赶紧出去!别以为在你们好战盟的地盘上,你们就可以这么为所欲为了!”

    他把身上的被子丢在一边,慢慢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对着这几个黑衣人,轻蔑地笑了笑,右手轻轻一晃,手掌里瞬间出现了一把寒光闪闪的鬼头刀,足足有一米多长,轻轻一挥,刀光万丈,寒气逼人,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从眼睛的余光里,他看到,那几个人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他心里暗暗一笑,原来,也不过如此啊!嘴里却沉声说道:“我只喊三个数,倘若我的三个数字喊完,你们还呆在我的房间里的话,那么,我相信,你们留在这里的,只会是尸体!”

    语气之阴沉、险恶、歹毒、凶残,柳下不惠自己听了都起鸡皮疙瘩。

    “三!”

    他更是不待这帮人有任何反应,上句话音刚落,“三”字就脱口而出了。

    那几个人好像一时没了主张,相互之间,面面相觑起来,几双大眼睛在那里滴溜溜直转着。

    “二!”

    柳下不惠假装看不见他们的动作和表情,两只眼睛直直地望着天花板,嘴巴里不紧不慢地数着数字,手里的鬼头刀攥的更紧了,鬼头刀的刀尖甚至已经开始微微颤动,嗡嗡作响,慢慢地,开始从刀尖上射出一条条锋芒来。

    “刀芒?!”

    那些人再也忍不住了,指着柳下不惠手里的鬼头刀,大声惊讶地尖叫起来!

    一边尖叫,还一边恐惧地往后退缩着。

    从声音听来,他们的惊讶,绝对不亚于刚才柳下不惠看到他们时的惊讶。

    “一!”

    柳下不惠话音一落,更不多说,手腕一翻,鬼头刀挟带着风声,照着这几个人站立的位置,拦腰砍来。

    风声呼呼作响,隐隐有风雷之声。

    刀锋闪闪发光,寒光四射,煞气逼人!

    然而,柳下不惠这么威力四射的一刀,居然扑了个空。

    一刀斩过之处,空无一人!

    这五个黑衣劲装的人,竟然跑了?!

    按理说,这一刀斩空,柳下不惠应该感到十分失望或者惋惜才对啊!

    可是,并没有!

    看着这一刀堪堪斩到了尽头,柳下不惠的手只轻轻一抖,一米多长的鬼头刀瞬间不见了踪影,他仅仅露出的两只眼睛里,却反而有了一丝丝的笑意。

    “还算识相!”

    柳下不惠轻蔑地笑了笑,轻声说道。

    他内心里,本来也没有把这几个一刀劈成两半的想法,只是想把他们赶出去而已。

    看到他们出去了,柳下不惠淡定地走了过去,抬起脚来,“哐”的一声,把门重重地踢上了。

    门被关上的那一刻,柳下不惠立刻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地,浑身无力了。

    他背靠着门,怔怔地坐在地上,心里开始砰砰地乱跳起来。

    这种场面,虽然在影视剧中看到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是,在现实中,这绝对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啊!

    这种惊险、刺激,说起来可能很好玩,但真的面对的时候,柳下不惠有点佩服自己了,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勇气?!

    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心情平静一会儿。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气儿来,睁开了眼睛。

    眼前出现的让他几乎魂飞魄散了!

    他眼睛看到的,居然是钟小珊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并且,贴得很近很久,几乎两个人的脸都靠在一起了,柳下不惠甚至能感受到钟小珊呼吸时发出的轻微的气息,有一种淡淡的香味,令人想入非非的那种女人香。

    他赶紧又闭上了眼睛,紧张地大口呼吸着,顿时,浑身充满了钟小珊的香味。

    “你醒了?!”

    钟小珊看着他,笑眯眯地说道。

    柳下不惠没有说话,只是闭着眼睛。

    “别装了!”

    钟小珊伸出手去,拉着柳下不惠的耳朵,说道:“你刚才那么威猛,像只狮子,现在怎么像只小兔子了呢?!”

    说完,轻轻地朝柳下不惠的脸上吹了几口气。

    她口气里的香味更是迷人,柳下不惠在紧张之中,也感到无比的愉悦。

    “香吗?!”

    钟小珊用手抚摸着柳下不惠的脸庞,笑眯眯地问道。

    “香!”

    柳下不惠实在是装不下去了,索性睁开眼睛,看着钟小珊,实话实说道。

    “这才对嘛!”

    钟小珊微笑着说道。

    一边说,一边轻轻地拍了拍柳下不惠的脸颊:“那,你知道这是什么香吗?!”

    钟小珊笑得更甜了。

    “什么香?!”

    柳下不惠心里一惊,警惕地问道。

    “我好像和你说过,在用毒方面,我也是高手?!”

    钟小珊淡淡一笑,问道:“你还记得吗?!”

    “记得!”

    柳下不惠有些恐惧地回答道,他这才发现,这个小姑娘,非常不简单!

    “记得就好!”

    钟小珊笑吟吟地说道:“这个香,就是传说中的九转合欢香!”

    “九转合欢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三寸人间〕〔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魔临〕〔谍海猎影〕〔转生眼中的火影世〕〔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