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野营奇遇之山海一梦 第一百九十三章 祭坛之下
    “唉!老弟!实不相瞒,你的来历,其实我就知道了!”

    好战叹了口气,说道。

    这么高大威猛、粗狂豪迈的一个铁塔一样的巨人,居然也能发出这样的无奈的叹气声,柳下不惠听起来,居然觉得有点儿滑稽了!

    几度受到这样的刺激之后,柳下不惠的心态似乎平静多了。

    他笑眯眯地抬起头,看着好战,假装若无其事地问道:“不知大哥都知道了什么?!听起来神秘兮兮的?!能不能说给我听听啊?!我也好帮大哥把把关,验证一下大哥所得到的信息的准确程度!”

    “看来,老弟还是信不过大哥啊!”

    好战明显有些失望了!

    从他的语气里,明显能听出一丝落寞和惆怅。

    柳下不惠突然感到有些羞愧难当了。

    虽然刚见面才不长时间,但好战明显已经把他当兄弟对待了,这个,他也明显能体会得到,但自己呢,却总是疑神疑鬼、思前想后、顾虑重重。

    没办法,谁让自己肩负重任,又是封天军团的军团长,自然不能不处处小小了。

    “唉,大哥!你既然知道我的来历,那么,也该知道我的处境吧?!”

    想到这里,柳下不惠也是长叹一声,郁闷地对好战说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好战怔了一下,突然俯下身来,轻轻地在柳下不惠耳边说了一句话,声音很轻很轻,就连紧跟着柳下不惠身边的小胖子都没听清楚。

    但是,柳下不惠却脸色大变,身体一晃,要不是好战恰到好处地伸出手去扶着他,他就差点儿从马背上摔下来了。

    “这。。。。。。你也知道?!”

    柳下不惠惊恐万分地看着好战,语气充满了惊讶,似乎还有一点点儿的喜悦:“她怎样了?!”

    “哈哈哈哈!老弟,我只能说这么多!”

    好战立刻又恢复了他那豪放不羁的大笑,说道:“该说的,我差不多也都说了,不该说的,我也说了不少了!剩下的,就看老弟自己的了!”

    “大哥,我知道了!你让我想想!”

    柳下不惠闭上眼睛,竭力平静了一下心绪,然后,睁开眼睛,抬起头,看着好战,说道:“大哥,虽然你坚持不告诉我你是谁,但是,我决定了,我无条件相信你!”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无论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一五一十地据实相告!”

    他这么一说不打紧,身后的秋若水、小志、钟小珊都有点儿急了。

    特别是秋若水,她一催战马,加快几步,走到柳下不惠身边,轻轻拉了他一下,示意他别冲动,再多考虑考虑。

    柳下不惠回头看了看秋若水,会意地朝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他的意思了。

    “有老弟你的这句话就够了!哈哈哈哈!”

    好战又是哈哈一笑。

    突然,他在疾行中转过身来,压低声音问道:“好土和好笑两人,是被你们给杀了呢?还是给收服了?!”一边说话,一边脚步不停,脚下的行进速度,居然一点儿也没受影响。

    他的这句话,虽然已经尽力压低了,但是,也恰恰足够柳下不惠和秋若水她们听清楚,再稍微远一点儿的地方,就彻底听不见了,这力道把握的程度,让人瞠目结舌。

    除了柳下不惠外,其他人都大吃一惊,不由自主地勒了一下战马,忍不住要停下来了。

    “不要停!继续走!”

    好战这次并没有回头,只是大步朝前走着,好像根本没看见他们勒马的动作,也没有说出这句话一样。

    虽然极度震惊,但秋若水毕竟也是久经沙场的人了,她只是稍微一怔,看柳下不惠若无其事地纵马前行,她稍作犹豫,然后,一抖缰绳,追了上去,心里却在暗自惊慌中。

    “都已经是好朋友了!”

    柳下不惠淡淡地说道,任凭大白马纵横驰骋,他只是稳坐马背,牢抓缰绳。

    “哈哈哈哈哈!我觉得也是!”

    好战好像听懂了柳下不惠的话的意思,哈哈大笑道:“既然都是好朋友了,那就去前面喝一杯吧!”

    说完,大手朝前一指。

    柳下不惠顺着好战手指的方向看过,果然,在这条宽阔的青石板路的右前方不远处,有一栋约有两层高的青石建筑,掩映在众多的村舍石屋之中,背靠着青色的悬崖峭壁,具有有一种说不出的和谐之美。

    那栋建筑,看起来要比普通的村舍、房屋要大得多,且造型别致,上圆下方。一层是个四四方方的形状,二层却是一个圆形的造型。不管一层还是二层,都有窗户,大小不一,形状各异。

    柳下不惠心里一动,这好像是某个城市的博物馆的造型嘛?!

    他知道,上圆下方,是表示天圆地方,这是古人对世界的最朴素的认识。

    他甚至还记得一首诗,是这么说的:

    穆穆圣皇,雍雍明堂。

    左平右墄,上圆下方。

    调均风雨,制度阴阳。

    四窗八达,五室九房。

    南通夏火,西瞰秋霜。

    天子临御,万玉锵锵。

    “这是我们的祭坛!”

    好战指着这栋建筑,笑着介绍道。

    “看起来确实很别致!”

    柳下不惠由衷地赞叹道:“依山之势,就地取材,错落有致,别具一格,既显得与众不同,又庸庸如泯然众人!”

    “真看不出,柳下老弟居然对建筑有这么深的见解啊!看来,真的绝非是浪得虚名啊!”

    看来,柳下不惠对于这个祭坛的评价,很合好战的胃口,他对着柳下不惠,也是不由得叹为观止了。

    说话之间,他们已经到了祭坛。

    “大哥,为什么祭坛这么重要的地方,居然无人看守呢?!”

    柳下不惠看了看祭坛的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就有点儿奇怪地问道:“对于贵盟来说,这个祭坛不应该是总部的核心建筑吗?!”

    “这个,老弟可就有所不知了!”

    好战哈哈一笑,说道:“好战盟在常羊山里,其实并没有多少底盘的!现在我们所站立的地方,就是好战盟总部的中心位置了!”

    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周围的那些村舍石屋,说道:“这些村舍石屋,都是我们盟众所住,虽然看起来杂乱无章,但实际上,每个村舍石屋的位置,都是依据阵法布置的,所有这些村舍石屋组成一个九宫八卦阵,如果遇到不懂阵法的人贸然闯入,就会迷失其中,至死不出!”

    “所以,那个祭坛,其实也就是八卦阵的中心了?!”

    柳下不惠这才恍然大悟,他心念一转,又问道:“那,大哥,如果敌人已经攻到祭坛了呢?!”

    “如果敌人已经攻到祭坛了,那说明,外边的九宫八卦阵已经被破了!就只能靠祭坛自身的功能来阻止敌人了!”

    好战淡淡地说道:“当今世界上,能攻破九宫八卦阵的人,本来就不多,屈指可数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柳下不惠一时语塞,他怎么会知道这些呢?!

    他只知道,九宫八卦阵乃是圣人伏羲所炼就的阵法,伏羲在河图洛书的基础上,内外结合,表里相融,吸收天地之精华,日月之灵气,综五行之变,并阴阳于一体,历经千万年的不断完善、优化、更新,终于形成一种阵法,一旦施展开来,威力无穷,若不识阵法,进入此阵,则总有大罗金仙的修为,也难逃一死。

    “这九宫八卦阵,常用于排兵布阵,纵横沙场,很少固定地用在固定的地方,但一旦确定下来,则此地就会变得十分凶险。”

    好战看着柳下不惠那迷惘的样子,笑了笑说道。

    “功盖三分国,

    名成八阵图。

    江流石不转,

    遗恨失吞吴!”

    柳下不惠突然想起这首诗来,不由自主地大声朗诵起来。

    “不错!不错!”

    好战抚掌大笑道:“九宫八卦阵作为一个阵型使用,其实,也就是一个机关!是机关,就肯定有破解之法!如果知道破解之法,那么九宫八卦阵也就没那么大的威力了。不过,以此九宫八卦阵成型以来,从来没有人破解开过!因为,这个九宫八卦阵,和普通的九宫八卦阵有点儿不同!”

    “这个九宫八卦阵,虽然也是外藏九宫,内存八卦,但是,九宫和八卦并没有完全分开,九宫里暗藏八卦,八卦里暗藏九宫,卦卦相连,宫宫相串,卦里有宫,宫中带卦,每个时辰,宫卦都会位置互边,所以,不是好战盟的高层,根本就不知道破解之法,只知道根据总部的指示,只走那些可以走的地方,而那些不可以走的地方,就是危险区域了!”

    好战顿了顿,继续说道:“每年都会有不少新人会误闯禁区而死于非命,尸骨无存!那些禁区,就是那些不可以走的地方!”

    说完,他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那,是不是,刚才如果没有大哥的引导的话,我们刚才可能已经误入禁区了?!”

    柳下不惠听得心惊肉跳地说道。

    “是的!”

    好战笑了笑,说道:“即便你们没有进去,这里也会派人引诱你们进去的!而一旦进去之后,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了!除非有人进去引导你们出来!”

    好险啊!

    柳下不惠暗自庆幸。

    “你肯定在想,如果来了千军万马,这个九宫八卦阵还能不能扛得住?!是不是?!”

    好战笑了笑,问道。

    “是!”

    柳下不惠无法抵赖,只能乖乖地承认:“如果对方人多,都一拥而上呢?!”

    “那也无妨!”

    好战大笑起来:“当年诸葛武侯的那个八卦阵,只是仅仅用了几块石头,还是在宽阔的江边,就能抵御东吴十万大军的侵袭,更别说这在深山野林里,用这么庞大数量的房屋构成的巨型九宫八卦阵了!纵使有雄兵百万到此,也会束手无策的!”

    说着,他顿了一下:“要破此阵,必须识此阵,只有找准生门进入,才可活命,否则,都是死路!当然了,要是有圣人或者超圣人级的修为的话,本身就已经超越天地的限制了,当然,再厉害的阵法也拿他们没办法了!不过,如果让圣人或超圣人级的人物来出面的话,那基本上也到了毁天灭地的地步了!那个时候,什么都是空的了,更别说这阵了!哈哈哈哈!”

    “圣人以下,无敌的存在?!”

    柳下不惠笑着说道。

    “基本上是这样的吧!”

    好战笑了笑,伸手推开了祭坛的大门,说道:“既然现在还没有毁天灭地,咱们就还是先去大吃大喝一番再说吧!”

    说完,回过头来,对大家说道:“马匹就随便放在这里吧!回头有人会把它们还回小镇子上的游骑兵的!”

    一边说着,一边大踏步地跨进门去。

    从外面看,祭坛是一个两层的建筑。但等柳下不惠跟在好战踏入祭坛的时候,他才发现,里面,其实就是一个大大的空间。

    一层的四方形建筑,除了四周的围墙和围墙上的门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空荡荡的,连屋顶都没有。一眼看上去,看到的是二层那个圆形建筑的屋顶。两层建筑从外面看起来,是上圆下方的建筑,从里面看,就是上圆下方的一个偌大的空间。

    两层空间叠加在一起,看起来就更高了,再加上又很大,所以,就构成了一个又高又大的封闭空间,人一进去,就感觉森严可怖。

    最为奇怪的是,整栋建筑,除了墙壁和门窗之外,连一根柱子都没有。

    这么大的挑空,居然没有支撑用的梁和柱,柳下不惠有点儿看傻眼了!

    “哇塞!大哥!你们的这个祭坛可真够宏伟壮阔了哦!”

    柳下不惠从一踏进来的那一刻,嘴里就赞不绝口,眼睛里也冒着好奇而又惊叹的光芒。

    小志、钟小珊、秋若水和小胖子,甚至就连煤炭双妖,也不知不觉中被这么大开间的空旷给惊呆了。

    好战哈哈一笑,并没有说话,径直走到这个建筑的正中间附近,停了下来,朝着柳下不惠他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过去。

    柳下不惠收回依依不舍的目光,朝和他同样惊奇的小伙伴们招了招手,把他们收拢起来,一起走到好战身边。

    “都站稳了哦!”

    好战看大家都已经围绕着他站好了,就笑着说道,说完,双手一拍。

    顿时,只听“吱呀”一声,整个地面突然下沉!

    就跟电梯一样!

    只是,没有周围的护栏!

    大家都“呀”的一下,惊叫起来,不过,随即就适应了这种急速的下沉。

    柳下不惠突然想到了北邙山的时候,他们也曾有过同样的经历。

    “大哥!这地下,也是祭坛吗?!”

    柳下不惠有些好奇地问道。

    他心里明白,这里应该就是常羊地宫了!

    果然,好战淡淡地说道:“这里,就是常羊地宫!也是好战盟的总部所在!”

    “大哥,这部电梯怎么像浮萍一样,还会前后左右移动呢?不是应该仅仅只是往下走吗?”

    柳下不惠感觉脚下的这块地板就像飘在水面上的木板一样,悠悠荡荡,荡荡悠悠,时而向左,时而向右,时而又猛地下沉,时而又瞬间停止,让人捉摸不透,到底要去向何方。

    “这是随机路线,也是出于安全考虑而设计的一种机关!”

    好战笑着说道:“这部像电梯一样的东西,整个好战盟之中,只有4人能用。”

    “大哥,这常羊地宫,地下是不是就只有四层啊?!”

    柳下不惠心里一动,假装好奇地问道。

    “当然不是了!常羊地宫,总共有六层,第一层空间最大,由好酒、好色、好财和好气居住,并且负责守卫;第二层空间次大,有好土和好笑居住并守卫!”

    好战哈哈大笑着,说到这里,还朝柳下不惠这边点了点头。

    柳下不惠一阵大囧。

    好战继续说道:“第三层,就是我们即将要到底地方,是我住的地方!空间最小了”

    话音刚落,柳下不惠只感觉脚下一阵,整个地板稳稳地停了下来。

    “四层的空间是所有地下层中,空间最大的一层,现在,作为议事厅和器械库、仓库之用;五层,就是盟主所居之处,六层,是一个地牢!”

    好战刚刚说完,柳下不惠就惊叫起来:“大哥,这部电梯是直达的?!”

    “是的!怎么了?!”

    好战一边带着他们走出这块区域,向旁边的一扇门走去,一边扭过头来问道。

    “如果是直达的,也就是说,咱们可以直接到达三层,而不需要经过一层和二层,那为什么还需要守卫呢?!”

    柳下不惠好奇极了!

    “哈哈哈哈!你说这个啊?!”

    好战一听,又哈哈大笑起来:“每个能用这部电梯的功能的人,他们的权限是不同的!权限不同,电梯所经过的路径也是不同的!”

    “什么意思啊?!”

    柳下不惠一脸懵逼地看着好战。

    好战好像也明白了柳下不惠的困惑,笑着解释道:“就像住在第一层的好酒、好色、好财和好气他们,他们可以直接到他们所居住的一层,如果他们想到二层、三层、四层,就必须一层一层地通过,也就是说,必须得到下层的同意,才能通过!”

    柳下不惠眨巴了几下眼睛,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越住的靠下,权力越大,对不对?!”

    “也可以这么理解吧!”

    好战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

    这一层的空间确实有点儿小。

    几乎除了这块活动的地板外,就是对面的一个房间了。

    不过,虽然空间比较小,但那也只是和祭坛一层那个偌大的空间相比较而言的,现在,他们八个人站在这里,居然一点儿也不感觉拥挤,很空旷的感觉。

    外边的空间大,房间里的空间更大。

    “大哥,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间啊?!”

    柳下不惠万万没有想到,好战居然有这么大的一个房间。

    不对!

    不是一个房间!

    房间的后墙上,还有一扇门,很明显,那里还有一个房间。

    “那怎么办?!你也不看看,你大哥的身材这么高大,房间小了又怎么睡得下呢?!是不是啊?!哈哈哈哈!”

    好战关上房门,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也是啊!”

    柳下不惠一边上下打量这间房子,一边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这个房间很大,正中间放着一张大大的桌子,桌子周围摆着几张椅子,靠墙的地方摆了几张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书籍。

    看到这里,柳下不惠突然想起自己在太山的时候,秋天给自己装饰的那个住所来了,跟好战的这个居所,又是何等相似啊?!

    “大哥?!你也喜欢看书啊?!”

    柳下不惠看着书架上五颜六色的书籍,饶有兴趣地问道。

    “偶尔看看而已!”

    好战一边往桌子上摆放杯盘,一边说道:“别看了,大家都走了半天了,应该也又累又饿了吧?!都来坐下,饭菜马上就来!”

    小胖子一马当先地就近找把椅子坐了下来,还没坐稳,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柳下是我哥,他既然叫你大哥,那我也叫你大哥吧!大哥!你怎么知道好土和好笑在我们手里呢?!”

    这么多话,让小胖子一口气说出来,真的可以称得上是奇迹了!

    而且,说了这么多话,还能保持着逻辑性,那就更是难得了。

    小志、秋若水、钟小珊也都扶着桌子坐了下来,眼睛也都疑惑地看着忙碌的好战,等待他的答案。

    煤炭双妖他俩还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坐在桌子的一边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大家。

    “这个,不用大哥来解释,还是我来说吧!”

    好战还没说话,站在书架前面的柳下不惠突然转过身来,笑嘻嘻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小胖子惊奇地问道。

    “这还不简单?!”

    柳下不惠笑得更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三寸人间〕〔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魔临〕〔谍海猎影〕〔转生眼中的火影世〕〔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