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元沦 第一卷:元始 第五章:采花大盗
    一夜无事,待得玄灏大梦初醒,已是第二日午后。

    观程雄等人依旧在一旁看护着,未曾离开,只是程伟脸上却是郁郁寡欢,时不时地看了眼玄灏,不耐烦的吃肉喝酒。

    见玄灏起身,孔秀端着水肉迅速赶来,查看了眼伤势,见无大碍,遂也安下心来。

    一旁程伟也是急匆匆走来,破口便斥道:“你是真能睡,我等在此足足等了一个上午,若不是孔秀死乞白赖的求我们留下,谁还顾得上你。”

    闻言,玄灏看了眼一旁的孔秀,心想着此人当真是心善的很,萍水相逢却对自己体贴入微。

    想着想着却有些跑偏,倘若是个女子也就算了,偏偏还是个男人,莫非此人有什么断袖之癖,对自己……心里虽这般胡想,话可不能乱说,紧接着面露感激之色,对孔秀说了句谢谢。

    孔秀听完,微微点头,笑道:“相识便是有缘。”

    说完看了眼此时荣光散发的玄灏,一脸惊羡道:“你的体质当真淬炼的极为不一般,哪怕是大哥受了你如此重的伤,怕也是断断活不成的,而你一介凡体,却能好的如此快,当真是佩服。”

    孔秀口中的大哥,便是程雄无疑了。

    记得初见时,程雄也如是这般说道。只是此话听在玄灏耳中,却不是滋味。

    他也不能跟众人说,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早就死透了,才让自己钻了空子,得以借尸还魂,硬是借到了这四十亿年前的元宙。

    “过奖了,或许是我还有心愿未了,上天不收我罢了。”玄灏挤出一丝苦笑,自嘲般说着。

    说话间,孔秀递来一只烤肉腿,像是狼鹿身上的。玄灏见此,也不矫情,接过来道了声谢,便大口朵颐起来。

    吃完东西,玄灏跟着程雄等人一起上路。原本是不准备带他一起的,此行任务凶险,况且玄灏只是凡体,奈何架不住他的苦苦哀求和孔秀在一旁的说情,只好带着一起上路了。

    一路上倒也自在,没遇到什么险阻,众人在一起有说有笑,谈天说地,倒也不寂寞。

    行了一日,天色渐渐暗下来,众人找到一处溪边,点起篝火,围坐一堆休息。

    此时远处丛中传来一阵骚动,众人纷纷望去,只见猛然跳出一个大汉,只见他肩上扛着一头成年斑斓鹿,两手各提着数只山鸡野兔,笑呵呵的朝众人走来。

    “哈哈哈,我说二哥,你这中途离开这么久,现在才回来,莫非就是为了这些野味不成?”

    人群中一瘦小个子,名为孙礼的人打趣道。

    大汉便是程伟无疑了,听闻此话,也懒得反驳,依旧笑呵呵的,只是傻笑,丢下野物,便独自坐到一旁喝起酒来。

    一切看在玄灏眼里,只见他悄悄往程伟方向挪了挪,片刻间,闻到一股酒香,只感觉身心舒畅不已,一脸浮夸道:“好香啊!”

    玄灝跑到程伟身边,一脸艳羡问道:“二哥,这是什么酒?好香。”

    程伟听言,一脸自豪,正欲夸夸其谈,转头看了一眼玄灏那炽热的目光,也不说话,将酒壶揣进怀里,佯怒道:“小娃娃家的,懂什么。”

    吃了一顿训,玄灏面露尴尬,也不言语,倒是一旁的程雄看着玄灏陶醉的样子,劝说道:“你把酒拿出来,给玄兄弟尝一口,他如今伤势未愈,喝点你那酒,伤势恢复的更快。”

    程伟听完,独坐一旁,有些扭捏,终是不肯。

    孔秀见此,走到程伟身边,两人不知密谋谈些什么,过了半晌,程伟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将酒递给了玄灏,佯怒道:“只准喝一点,别到时身体承受不住,又责怪我的不是。”

    玄灏笑嘻嘻的接过酒壶,就着嘴里还未下咽的鹿肉,小饮了一口。

    入口一阵绵柔,仿佛吞下去的不是酒水,而是一团云雾,顺着喉咙缓缓下滑,只感觉全身暖洋洋的,十分惬意舒畅。

    还不待程伟询问,又是举起酒壶猛灌了几口,顿时只觉得全身燥热难耐,脸颊通红。

    “好酒”玄灏破口一声大喝,异常的豪爽,却没注意到周边的气氛有些怪异。

    程伟愣了一会儿,急忙夺下酒壶,一旁孔秀脸色略显担忧,试探问道:“身体可有不适?”

    被此一问,玄灏狐疑了一阵,望向周边众人,皆如看傻子一般看着自己,痴痴道:“莫非这酒?”

    程伟冲身过来一脸恼怒,当场赏了玄灏一个暴栗,怒吼道:“你可真是疯了,不要命了?这酒是我调来专门给元士滋润血脉的,一般元体喝上两口都会承受不住,你可倒好,以为喝的是平常酒水吗?往死里喝!”

    玄灏听闻,故作讶异,心里暗衬,酒精浓度不高又喝不死人,怕是你个黑胖子护酒才是真的。

    但转念一想,众人的神情不像是在演戏,莫非这酒真有他说的那般厉害,只是自己还未发觉。

    此时程雄呆坐一旁,望着玄灏,思虑许久,眉头微皱道:“或许玄兄弟在受伤之前便是名元士,其元炼的境界甚至比我更甚。

    按常理论,寻常元士受如此重伤早已魂归九天,而玄兄弟却是失忆兼被废了修为。”此话一出,满堂皆惊,纷纷点头,觉得言之有理,不然也无法解释一个凡体会有如此强健的体魄了。

    闻言,玄灏也有些惊讶,当即问道:“大哥,这成为元体,需要准备那些条件?”

    见有此一问,程雄回过神来,缓缓道:“这元炼如探寻天道,一般人想要元炼,便要先确定此人是否元体,就拿我们生活的东阙来说,人口何止千万,而其中没有资格成为元体的只占十之一二,只有极少数人是天生的凡体,无法改变。”

    玄灏听得十分认真,也不言语,自顾耐心听着,程雄继续说道:“而这想要成为元体,第一步要做的便是通元,而这通元说的浅显一点,就是找一位已经成为元士的人,通过元力,来帮助你打通体内的八脉十二穴。”

    一边听着,玄灏心里想着,这通元也太玄乎了,还要找个元士打通全身穴脉,正想着,不自主问道:“那这通元会失败吗?成功几率有多大?”

    见玄灝有此一问,程雄眼神变得深邃许多,长叹一声道:“倘若失败了,运气好点的会落下些隐患,或减少寿命,或长年病魔缠身,亦或是终生残疾,而运气不好的便会直接夭折。

    须知这元炼不可一蹴而就,一切都得稳扎稳打,甚至有些人通元成功成为元体数年亦或数十年都无法迈开那一步成为真正的元士。”说完及其隐晦的望了眼一旁的孔秀。

    顺着眼光望去,孔秀缓缓低头,露出羞愧,尴尬道:“元炼一途,在我的见解中更重要是炼心,而非修为,修为或有高低之分,但这心境却是不会有上下之别。”

    这一番见解,听在玄灏耳中,却是尤为来的醒悟。

    此时一旁的程伟听闻,却是哈哈大笑道:“炼心有个屁用,若是遇见比你修为高的敌人,他会坐下来和你谈心吗?”一番话说的众人皆是唏嘘不已。

    见气氛有些紧张,玄灏急呼道:“那啥,我看时辰不早了,明天不是还要赶路吗?都早些歇着吧!”就此,众人纷纷散去,各自找地方睡下了。

    天际透出一丝微光,格外凉爽,整个天空还是灰蒙蒙一片,点缀着两三颗星辰。

    倏地,只见林中飞速闪过几个黑影,约莫片刻,黑影齐齐来到一处隐蔽的洞口。

    细看之下,原是玄灏、程伟、孔秀三人。

    只见三人全身衣物有些湿润,怕是穿梭于丛林间沾染上的露水。

    玄灏望着洞口,怔怔发愣,一脸困惑问道:“二哥,我们大清早不睡觉,来这里做什么?”

    闻言,程伟一脸的不悦,翻着白眼说道,“我说你那这么多问题,问了一路了,能不能消停会儿,头都被你问炸了。”

    显然这一路上没少受此折磨。反观玄灏也是一脸憋屈,大清早睡得正香甜,就被这黑胖子阴阳怪气的叫醒,还说带自己看奇观,奔驰了一路,没活活累死。

    正想着,程伟扒开洞口前的一些杂草,率先走了进去,玄灏也没多想,紧跟着钻了进去,孔秀最后。

    不得不说这洞口极为隐蔽,旁人不仔细看断难发现。

    进入洞中,往里走,越走越是狭窄,只堪堪能容一人侧身而过,有些地方还需要蹲下身来才能穿过,三人便前后有致的缓慢移动。

    如此,大约走了近半个时辰,四通八达也不知通向何处。

    玄灏跟在其后,越往里走,只觉得汗毛倒竖,一股寒意袭来,仿如掉进冰窟,让人瑟瑟发抖。

    须知这曙境可是常年无一例外的炎暑天,却没曾想会出现此等神奇之地,当真匪夷所思。

    正当玄灏百思不得其解时,前方的程伟突然停住了步伐,喃喃道:“到了”

    说完回头瞅了眼玄灏,此时的玄灏一张古铜脸冻得通红,头发和眉毛上皆盖着一层冰霜,如老者般。

    程伟一脸的幸灾乐祸,哈哈笑道:“我说玄老弟,早前跟你说过让你带上棉袄,你非不听,如今倒好,吃苦头了吧。”

    玄灏也不知是冻得说不出话还是气的,一脸鄙夷的盯着程伟,心中腹测道“你个黑胖子,无耻至极,早知道你要来这鬼地方,打死也不来。”

    心中虽这样想,脸上却是无力做出表情,早已被这严寒冻僵了。

    突然,只感觉一阵暖流袭遍全身,玄灏回过头,正好看见一旁的孔秀将身上的棉袄脱下给自己披上,笑道:“玄兄弟,披我这件吧,你伤势未愈,别冻得伤上加伤了。”

    玄灏见此,鼻子有些微酸,极为感动,却是心里想不通一直以来这孔秀对自己莫名的好感到底图什么。

    自己这一没钱二没权的,实在难以理解,也不矫情,感谢一番便披上了,关键还是自己太冷了。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玄灏渐渐恢复了知觉,环顾四周,只见自己此时正站在一个极为开阔的洞穴中。

    入眼处皆是一片璀璨晶莹,散着淡淡荧光,仿佛童话仙境般。

    周边耸立着一块块水晶般的坚冰,如到了水晶矿脉中。紧接着孔秀上前递过来一个小瓷瓶,朝一旁走去。

    玄灏站在原地,有些失了神,却不知该干些什么,看见一边角落处的程伟此时半勾着腰,不知在摆弄些什么。

    玄灏缓缓走去,心里想着,我倒是要看看这个黑胖子,大清早不睡觉来这个鬼地方,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来。

    凑近一看,只见程伟手中真的出现了一朵鲜花,玄灝差点一脚没踩稳摔个狗吃屎。

    丫的这黑胖子当真是大老远跑过来玩花的,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大清早不睡觉,跋山涉水,还被冻得半身不遂,竟然……就是来玩花的。

    玄灏此时心中那个气啊,恨不得手中有把大刀,把这黑胖子五马分尸了去。

    一旁秀才见玄灏怔在原地半晌,表情有些难看,误以为出了什么事,走来关切问道:“玄兄弟,你没事吧?”

    当即玄灏才反应过来,指着程伟道:“二哥这是在做什么?”

    闻言,孔秀笑道:“是我疏忽了,玄兄弟可能不知晓此花,可是你昨晚却没少喝由此花酿制的美酒哟!”

    当下玄灏才反应过来,立即会意,笑道:“想起来了,二哥给那酒取名‘凤翔露’,说是只有极寒之地清晨才会开花的凤舞花配上露浆果合着露水酿制七七四十九天才有所成。如此说来,此花就是……”

    说完看了眼正小心翼翼的程伟,觉得十分有趣。

    玄灏走进细看,心想这黑胖子说的果真不假,这凤舞花当真只有极寒之地清晨时分才会开花。

    细看之下,此花倒是和寻常所见的喇叭花有几分神似,只是这花身却呈蓝紫两种颜色,颜色逐渐向两边递减。

    其次花杆通体青白,其上展露一片火红花叶,仅此一片,看上去十分妖异。

    而从不同角度观看此花,会发现此花形状一直在变,直到透着那片火红花叶向上望去,配合着光影,却是会看到凤舞的奇观,这花名起的当真十分贴切。

    待得看向程伟,玄灏却是没来由的一笑,心想这黑胖子平时做什么事都大大咧咧咋咋呼呼的,如今可倒好,一不吵闹而不使性子,仿佛变了个人。

    只见他此时小心细致的将瓶口对着那片火红的花叶,只轻轻一颤,将叶面上的那几滴晶莹露珠尽数装进瓶中。

    然后便是伸出手指将花蕊拈入瓶中,其次是花瓣,最后才是那花叶,只见花叶一旦摘下,顿时化作一团赤色烟雾,被程伟顺势装入瓶中,如此一来,凤舞花的收集才算是告一段落。

    玄灏跟着看了一会儿,也学着有模有样的收集起来。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不觉竟过了一个多时辰,当第一缕阳光,透着山间的隙缝照射下来时,全场的凤舞花仿佛受到了惊吓,纷纷合拢花瓣,那花杆上的火红花叶也紧紧包裹着,严密紧实。

    “他娘的,这么快,才收集这么点,还不够我喝十天半个月的。”采花一结束,程伟便露出了本来面目,骂骂咧咧的朝洞外走去。

    迎着朝阳,三人不紧不慢地朝着营地走去,一路上玄灏又问了孔秀不少关于通元的事情,心里暗暗算计着。

    待回到营地,已是晌午,程雄等人早已等候了多时,怒斥着程伟瞎胡闹,收拾整理一番,众人便又朝前赶路去了。

    走在半路,玄灏悄悄拽来程雄,一脸诚恳道:“大哥,可否帮小弟一个忙。”

    程雄当下会意,诺诺点头道:“兄弟,不妨直说。”

    闻言,玄灏也不扭捏,一脸请求道:“我想通元。”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手术直播间〕〔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