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元沦 第一卷:元始 第十章:乐极生悲
    天边泛起鱼肚白,洛天早早的便起身进入打坐吸纳,待得众人起身,洛天也已经完成了灵气的收集。

    略微整理,吃过点东西,众人便开始上路,朝着黑宏蚁巢穴中进发。

    一路上虽说有些烦闷,但是也不至无聊,洛天一路上上蹿下跳,欢脱的跟个野人一样,好似全身有使不完的精力一般,或追赶饿狼,或狩猎麋鹿,或上树,或与程伟切磋。

    不得不说程伟这黑胖子,的确是皮糙肉厚的紧,一拳打在他身上,就如打在巨石一般,他丝毫不为所动,洛天却叫苦连跌。

    一路上众人是有说有笑,聊着东阙中发生的一些趣闻,洛天找寻着机会,也是不断询问,只想着更多的去了解这片天地,众人也见怪不怪,都耐心的一一解释与他知晓。

    路上也陆陆续续碰到一些散外元士,但对洛天一行人也没多加理会,随意瞅了一眼,便都朝着曙境东北方向而去。

    程雄见此,转头对众人说道:“看来果真是出了天财地宝,如此多的元士齐聚一堂,却是十几年都没有过了。”

    洛天走在一旁,听完眼睛转了一转,脸上划过一抹狡黠,问道:“大哥可有兴趣,过去探探,说不定会遇到好东西。”

    一旁的程伟听闻,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你会有此一问,看你这没出息的样。”

    洛天瞟了一眼,喝道:“我怎么了,莫不成二哥对那些宝物一点心思都没有?”洛天越说着,脸上浮现一丝自满,如今的他,一心只想着怎么能够在这方地界,混的风生水起便怎么来,全然忘却了自己的初衷。

    程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表情有些担忧,严肃道:“的确,天财地宝谁不想要,但是在要某样东西时,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耐,如今我和二弟都非伤即残,你和孔秀还只是元体,凭什么去和众多元士分一杯羹,怕是到头来,宝物没落着,先丢了自己的小命。”

    闻言,洛天也不再言语,但是内心里却也愤愤不平。

    众人行了大半日,此时已近黄昏,程雄忽的停住步伐,朝前方望去。

    此时前面出现一大片沼泽地,枝叶缠绕,林影森森,看上去十分危险。

    “好了,只要再穿过这片沼泽,离黑宏蚁的巢穴也就不远了,今晚在此稍作歇息,待明日再赶路。”程雄说完,率先放下行囊,坐到一旁,众人见此也纷纷在一旁歇息。

    一夜无话,洛天依旧天还未亮便开始修炼,只见洛天独自站在一旁,狠狠的捶打一块长满青苔的巨石,如发疯了一般,眼中全是狠厉。

    手上露出斑斑血迹也全然不予理会,只是拼命的捶打,脸色难看至极。

    一旁孔秀不知何时站在洛天旁边,嘴上不停喊着“洛天,洛天你没事吧。”

    洛天完全没有听见,依旧狠狠地捶打着巨石,孔秀一脸焦急,急忙一把将发疯的洛天拉住,洛天猛地回头,恶狠狠顶住孔秀,眼中布满着血丝,仿如一头凶猛的野兽,龇牙咧嘴。

    孔秀急忙安抚道:“洛天你醒醒,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慢慢呼吸。”

    洛天缓缓闭上眼,口中重复着控制两字,过了半晌,才镇定过来,缓缓睁眼,眼中透着些清明。

    孔秀急忙将洛天拉到一边,劝慰道:“你太心急了,须知这样很容易着魔的。”

    洛天回忆了刚才的自己,完全变了个人,却不知为何会如此,忙向孔秀问道:“书生,为何我会如此?”

    孔秀叹了口气,缓缓道:“造成这样的不是外力,完全是你,是你自己给自身的压力太大,对自己的期望过高,才会如此,记住,一定要学会自我控制,若不然便和这曙境的野兽无异了。”

    听完,洛天才算理解,只是想不通,为何成了元体,一点点压力竟会让自己有如此大的变化,终是想不通。

    待众人收拾一阵后,便又开始上路,程雄看着洛天脸色有些疑惑,却也说不上来是哪儿不对劲,毕竟清晨发生的事他也不知,孔秀也没告与他知晓。

    众人缓缓趟过黑沼泽,虽沿途有些坎坷,但并未对众人造成太大的麻烦。

    出了黑沼泽,继续朝着曙境北方向行了几里,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棵棵苍天巨树,遮天蔽日,显得阴森诡秘。

    洛天细看去,心中一惊,只见这些巨树,一棵棵老树盘根,茎叶尤为茂盛,一条条手臂粗细的树根缠绕在树干上,宛如一条条树龙盘旋其上。

    跟着程雄进入林中,左拐右绕,道路十分曲折,阳光也几乎透不进来,仿如一个迷宫。

    洛天心想着,倘若自己独自来到此地,怕是转死也转不出去,这里没有路没有方向,全靠着程雄的记忆,众人才走了出来。

    正当洛天想着,程雄一行人突然止步,望向远处说道:“到了,这里便是黑宏蚁巢穴了。”

    闻言,洛天急忙小跑过去,凑近看时才发现,眼前错落有致的陈列着五棵巨树,凑成一个‘回’字形。

    说是巨树却是比方才看到的还要粗广许多,怕是要七八人环抱。

    顺着一条条蜿蜒盘旋的树根朝上望去,每隔一段,便会有一张树网,如撑开的四角大伞般,十分壮观。

    树网连接着临近的巨树,和中间的那棵更为黝黑的巨树,上下错落有致。

    “大哥,此次我们要找寻的究竟是什么?”洛天疑问道。

    程雄望着远处,一脸希冀道:“此次的任务是要找到黑宏蚁后,并取得蚁后的腹巢。”

    洛天听完,一脸狐疑:“腹巢?取来腹巢做什么?”

    程雄笑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世间万物形形色色皆有其作用,有的可以制丹,有的可以炼器,也有的可以当做药材医治病患,而这黑宏蚁后的腹巢便是被用作药材,我们也是受人所托,其中的详细待得日后再与你说罢。”

    听完,洛天也恍然大悟,没想到这世界还是被自己想简单了,这形形色色的万物,的确是皆有其妙用。

    见众人踌躇半晌迟迟不肯行动,定然是在找寻黑宏蚁后的准确方位了。

    此时五棵巨树,蚁后只可能藏身其中一处,这的确是犯了难。

    正当想着,只见西北角的巨树一侧,缓缓爬出十数只黑宏蚁,站在地面看去,只能看出其个头较大,如寻常人拳头般大小,全身漆黑,想必这黑宏蚁的名号便由此而来。

    洛天也不着急,众人并未有所行动。

    等了半晌,洛天时刻在五棵巨树周围扫视,突然定睛东北一侧,只见一只黑宏蚁悄悄探出头来,左右摇晃似乎在观察四周,而这只黑宏蚁与方才看到的也有较为明显的区别。

    个头之大相比孩童的头颅,而其两条腿异常发达,如螳螂的两条刺勾一般。洛天心中大喜,这不就是时常守护在蚁后身旁的兵蚁吗?

    心有所想,洛天也不顾及众人,独自抄起一把大刀,便朝着东北角的巨树爬去。

    程雄见此,立刻惊呼道:“洛天回来,不要莽撞。”

    闻言,洛天回眸一笑,一脸的自信得意。心中想着,瞧好了各位,今日我便要当这一回英雄,正愁没地方发泄体内的灵力,正好拿这群黑宏蚁开刀。

    洛天顺着蜿蜒环绕的树根,没一会儿便爬到树腰间,还不待上前,此时从一旁爬出几十只黑宏蚁。

    离得近了,便能清楚的看到,这些黑宏蚁兵蚁与其他蚂蚁体态并无二致,只是出了奇的大,头胸腹三部分皆是黝黑不已,而这前足也十分壮硕,带着密密麻麻的尖刺倒勾。

    几十只黑宏蚁纷纷朝着洛天的方位赶来,嘴里还吱吱作响,观其口器,也是尤为的发达,怕是一般的硬物都难免被其切断磨碎,洛天细看不由得一惊,其口中还滋滋冒着黑色的液体,液体滴落在树干之上,便被腐蚀出一个黑洞。

    虽说有些惊慌,但是却不认怂,洛天抄起手中的大刀,跳将上去,站在树网上,望着那密密麻麻的黑宏蚁,手起刀落,便将面前的那只黑宏蚁一分为二,轻松带走。

    见如此脆弱,洛天嘴角微扬,一脸轻蔑的挖苦道:“蚂蚁就是蚂蚁,只是个头稍大的蚂蚁而已。”

    说罢,手中的大刀不断飞舞,左砍右劈,不消一盏茶的功夫,便将数十只黑宏蚁超度了。

    此时洛天也累出一声大汗,望着下方众人,兴奋喊道:“大哥上来,他们很菜的。”闻言,众人皆是一笑,急忙跟着上去。

    洛天率先朝着树干洞中进去,进入里面却是一片幽静,原来这树干竟然都是空心的,沿着树干两边壁上,上下错落有致的长出许多平滑的台阶,就好像巨大的灵芝,长在两边。

    洛天顿时觉得新奇,左一下右一下自顾自的跳将玩乐起来,程雄三人紧跟其后,也是缓缓向下而去。

    众人跳了半个时辰才算是到达了底部,这却是比树干本来的高度还要低出不少,怕是延绵到了地底深处。

    众人来到底部,却是没有看到希望中看到的黑宏蚁后,此处只有一滩绿色的粘稠液体,夹杂着些白色的蚁卵。

    踌躇半晌,一旁的程雄越看脸色越是阴沉,焦急喝道:“不好,我们上当了,此处是蚁后旧巢,它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换个位置,看来这黑宏蚁十分诡诈,我们都被它们骗了,赶快离开这。”

    众人闻之,皆是恍然大悟,急急忙忙朝着上方爬去,洛天也是一脸震惊,没曾想着黑宏蚁如此的狡诈,竟然精心设局引自己上当,怪只怪自己蠢,居然着了道,却是坑苦了程雄他们。

    众人正爬着,只听得上方一阵骚动,众人望去,此时上方两边堆积着数不清的黑宏蚁,吱吱作响,好似嘲笑般。

    洛天心中本就有气,看到此景更加不受控制,口中大骂一句,提着大刀加快脚步朝着上方爬去。

    只见那密密麻麻的黑宏蚁也不下来,只是站满两排,口中滋滋作响,纷纷吐出黑色液体。

    “洛天小心。”正当洛天全力爬着时,一团黑液正好朝着洛天头顶滴去,一旁的程雄见此,急忙大喝,将洛天拉到一旁,却没来得及躲闪,粘上了点黑色液体,只听滋啦一声,程雄的右臂便被灼出一个黑洞。

    程雄见此,强忍着剧痛,散出隐隐的红光,遮住了伤口,才没有继续蔓延。

    洛天见此,眼珠瞪得奇大无比,这黑色液体当初也见过,却不以为意,没想到威力这般厉害,倘若方才滴中自己,自己又没有元力,那岂不是死定了,越想越是觉得恐怖,不由得乱了心智,跟个木头一般,一动不动。

    “洛天,洛天,你清醒清醒。”程雄使劲的摇晃着洛天,嘴中大喊,奈何洛天不为所动,依旧如个木头般。

    程雄见此,实在无招,大喊道:“孔秀,保护洛天,把他叫醒。”孔秀急忙赶上来,扶着洛天拼命的呼喊着,却是没有一丝成效。

    如此,只见程雄程伟两兄弟散出元力保护自己身体,在上方开道。孔秀便扛着失魂的洛天一点点朝上移动。

    向上望去,这黑宏蚁的数量不减反增,看来是铁了心的要将众人扼杀于此地了。

    观其程雄二人,皆是一面砍杀着黑宏蚁,一面运用元力抵抗着毒液。奈何这毒液就像倾盆的暴雨一般,实在难以保其周全,两人身上也或多或少的添了许多伤痕。

    只见程伟重锤一挥,便有数只黑宏蚁夹着一声惨叫,坠落到下方,偷的一点空闲,程雄大喝道:“大哥,俺的元力快要耗尽了,这上面密密麻麻的一片,看来我们今日真的要丧命于此了。”

    程雄听闻,也未言语,看了一眼下方的孔秀和洛天,抡起长枪,又继续杀将上去。

    下方一心照护着洛天的孔秀也是不好过,被一滴毒液滴落手臂,正迅速的腐蚀出一个黑洞,奈何没有元力的保护,只能任由黑洞逐渐扩散。

    孔秀一脸焦急,也顾不得许多,只一心想着把陷入昏沉的洛天弄醒,情急之下,一巴掌拍去,“啪”的一声脆响,洛天眼中透出些微光。

    见其有用,正待再一巴掌时,只闻上方传来一阵惊呼“孔秀当心”却是程雄百忙之际嘶吼而出。

    只见话音刚落,一大片毒液挥挥撒撒,朝着孔秀二人覆盖下来,洛天眼中渐渐变得清晰,还不等有任何动作,便只感觉自己身体被人用两手抡起,朝着一旁扔去。

    待洛天看清之时,眼中停留的画面,便是孔秀哪一脸欣慰略显沧桑的笑容,嘴中似乎还喃喃说些什么。

    “书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七零旺家俏娘亲〕〔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绍宋〕〔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黎明之剑〕〔三寸人间〕〔玩家凶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从1983开始〕〔十年屈辱秦立楚清〕〔我真的不是气运之〕〔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