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元沦 第一卷:元始 第十六章:星曜
    呼呼从远处刮来一阵凛冽的寒风,洛天背依着树,悠闲地坐在一旁。

    寒风袭来,却是没来由的一个激灵,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手臂,表面已经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见鬼了,这曙境竟然还有这么冷的夜晚。”洛天眉角微皱,嘟囔着。

    说罢,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大惊小怪,很明显此时身处的十方秘境和曙境不是同一个地方,哪怕相同,这里还住着一个神通广大的怪老头了。

    想到这里,洛天不由得有些心悸,似乎一想起白日的种种,便越发的对那个名为伯一的老头感觉到恐惧。

    现在静下心来想想,更加觉得不简单,仿佛自从踏入这里开始,自己就已经被隐藏的一种力量给控制住了,似乎就连那怪老头都好似神秘力量的一颗棋子。

    洛天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个心思,望着天边斑斑星辰,就着潮湿粘稠的月色,蜷缩着睡下了。

    四周一片静谧,透着些模糊的月色,撒下一层光辉投射进茅屋中。

    屋内十分简单,一张古朴方桌,几把竹椅随意摆着,一张简洁的木床摆在角落。

    伯一此时背手站在窗前,眼中透着深邃,嘴角含着一抹不明深意的浅笑,紧紧的盯着屋外洛天的方向。

    “数不清多少载岁月了,就连我的记忆都在岁月的啃食下变得支离破碎起来。”伯一喃喃道,脸上越发觉得沧桑起来。

    下一瞬间,好似猛兽经过长时间的潜伏狩到了猎物般,变得兴奋,下意识的舔了舔略微干枯的嘴唇,眼角眯成一条缝,用一种极度压抑的喜悦低沉说着,“快了,快了。”

    一夜无话,夹杂着寒风,天际渐渐透出些清明。

    “.啊嚏”从一旁传来一阵骚动,寻声望去,洛天缓缓睁开惺忪的双眼,将自己抱的更紧一些,双手揉搓着裸露的两臂,表情有些难受转而变得幽怨,埋怨道,“死老头一定是存心的,明知这么冷的天还把自己独自丢在外面受冻,要不是身体结实,当真被活活冻死不可。”

    发泄了几句,便迅速爬将起来,抖擞了会儿身子,舒展着全身的筋骨。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缕缕阳光撒在四周,却是尤为舒适。

    洛天此时不知从哪儿搬来一块巨石,双手举在头顶,正吃劲的练习着深蹲,汗水早已经顺着脸颊滑落,打湿了衣襟。

    茅屋门缓缓打开,伯一佝偻着背缓缓从屋内走出,一晚上没见,此时的他却比昨日显得苍老了许多。

    不知是刻意为之还是事实如此,伯一走起路来都有些颤颤巍巍,一步分成两步走,手中不知从哪儿摸来一个花洒,缓缓走出门外,正撞上洛天放下巨石,安静坐在一旁打坐。

    伯一见此,也没言语,如同看一件原本就存在的事物般,缓缓走到花圃中,精心的呵护起花圃中的药草。

    又是大半个时辰过去,洛天缓缓从打坐中做起。眼中透着喜悦,对于晋升为元士一族的他来说,所有事情都过于新鲜和刺激。这浩瀚的求知欲,似乎一直在激励着他不断前进,不断去探索和努力。

    洛天伸出右手,细细瞧去,只见其右手掌心隐隐浮现出一个指甲盖般大小的正方体,在掌心缓缓的旋转着。

    洛天盯着此时略微泛红的正方体,脸上有些疑惑,想起来了程雄当初对他说过的话

    “元体和元士的最大区别就是元晶了,那是元士的标志,也是元士元炼的一切动力和来源。”

    洛天当然也清楚,昨日来到此地,鬼使神差般突破到窥元境,便是知晓了体内有了元晶的产生,可是如今这怪异的现象,却是自己不知道的。

    一边想着,心中懊悔不已,当初就该多问问程雄关于元士的特征,也不至于如今出现一点变异便不免想到自己是不是又元炼到了一个错误的岔口。

    一边想着,眼角余光撇了眼远处佝偻着身子一直忙碌的伯一。

    看着伯一,洛天便觉得胸口压着一口闷气,没好气的白了一眼,也不加理会。

    而此时的伯一如同一尊石像般,半蹲在一颗紫色的药草前,半晌也未有所动作。

    洛天收起心思,又看了眼右手掌心的红色元晶,实在想不出所以然,准备起身四下转悠一圈找些食物和水充饥。

    心里想着,刚抬起头,迎面便撞上一张满面皱纹极度扭曲的老脸,老实如洛天这种心境,也难免被吓了一个激灵,迅疾往后蹬了两步,于老脸拉开距离。

    “死,死老,伯一先生,你……”洛天极力平静的说着,奈何对着这张死气沉沉如同阴府爬出来的脸,却是心中波澜起伏难以平静。

    闻言,伯一也未说话,如同一具没有丝毫感情的干尸,要不是眼中那丝极为隐晦的震惊,却不会让人觉得此时自己面前的是个活人。

    洛天看着伯一,心砰砰直跳,直凸到嗓子眼,似乎下一刻会随时炸裂开来。

    他想爬起来,迅速从伯一的视线中逃离,逃的越远越好,不管是上天还是遁地,只要别再让自己看到那张死人脸就行,这是他心中此时唯一的想法。

    奈何想法很好,想要操作起来却是毫无可能,洛天只感觉自己全身都被伯一的眼神给锁死了,似乎就连呼吸也要得到伯一的首肯才能勉强的呼吸。

    这是洛天与生俱来感觉到的从未有过的恐慌,这种恐慌胜过了自己一生中所有濒临死亡的一瞬间都不能达到的惊惧。

    似乎只要伯一一个念头,自己全身的汗毛血液乃至一个微小的细胞都能成为自己的敌人,都能被看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时间依旧过着,可是在洛天眼中,此时的一秒比一年还要久不可耐,此时的他面部有些扭曲,脸上红一块紫一块,脖颈处的血管狰狞突兀着,眼中布满血丝,快要瞪出来了一般。

    “天元体?”伯一终于开口说道,声音尤其沙哑低沉,但其中隐藏的惊异丝毫不加掩饰。

    “不对不对,星曜印记是真的。”伯一脸上带着疑惑,眉头越骤越紧,眼中从最初的震惊转成了困惑继而转变成焦虑。

    “老,老头。”洛天坐在地上,死盯着伯一,仿佛被人用力卡住了脖子,用尽全力憋出一句。

    闻言,伯一立刻清醒过来,看着下方奄奄一息的洛天,有些诧异,当即体会,急忙将身子缩了回来,慢悠悠朝着一边走去,缓缓坐在一旁竹椅上,半眯着眼看着远处的天空,不知想些什么。

    伯一刚离开,弥散在周边的压力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洛天心有余悸的大口呼吸着,眼神中那份来自心灵深处的恐惧迟迟未消散半分。只感觉体内的血液,如同沸腾的热油,随时会从体表皮肤炸裂出来。

    “将这个吃了。”传来一阵云淡风轻的话音,洛天正待望去,只见一株淡蓝色的不知名花草落到自己面前。

    洛天听话的拾起,看着这株药草,外貌和寻常的薰衣草极为相识,也没多想,整株丢进嘴里快速咀嚼起来。

    一旁的伯一见此,微微一笑,举起手中茶杯品茗起来。

    半刻钟过去,洛天渐渐的恢复过来,刚才的窒息和体内翻滚的穴脉如同风暴中的大海渐渐平静下来,只是双手依旧不受控制的轻轻战栗着,眼中虽说没有之前那般的惊惧,却是掩饰的极好。

    下意识望向一旁的伯一,洛天再也不敢如之前那般的放肆,此时的他才深知,眼前的老头如同天地间的主宰一般,只要是稍稍违背了他的心意,他会在一瞬间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伯一似乎察觉到了洛天的心悸,微微招了招手,对着洛天一脸慈祥温柔的喊道:“过来小子。”

    洛天闻言,几乎不带停滞,缓缓走过去,如同一个机器接受到了命令。待得走进时,洛天虽说不敢抗拒分毫,却是本能的和伯一保持了几步的距离。

    见此,伯一躺在椅子上,如同看喜剧一般,哈哈大笑起来,又对洛天招了招手道:“走进一点,我又不会吃了你,方才倒是怪我了,这人啊,有时就是容易被内心的情绪左右,是我失礼了。”

    听到这一句,洛天才算是将悬着的一颗心降了下来,如此说的话,方才也不是这老头对自己起了杀心,如此想来却也在情理之中。

    也不见怪,瞬间得意忘形的说道:“你可要好好控制控制自己的情绪了,真担心不经意间会被你活活玩死。”洛天嘴上说着,心里却是想着一定不能对这死老头掉以轻心,需要时时防备才行。

    伯一又是一笑,一把抓过洛天的右手,看向其掌心处,整个动作又把洛天吓得一身冷汗。“你个老玻璃,刚才还说……”洛天正准备训斥,还没说完,发现没有恶意,顿时闭嘴,乖乖站在原地不敢动作。

    “小子,你老实说,你是天元体吗?”伯一望着洛天,一脸严肃道,显然对洛天接下来的回答极为期待。

    洛天被此一问,也是感到诧异,他对天元体并不陌生,从孔秀哪里得知凡体通元结果往往被分成四类。

    一类是通元失败的要么终身成为肉体凡胎,更不幸的便是当场死亡,都没有好下场。

    第二类便是侥幸通元成功成为元体。

    第三类如同自己一般,通元成功,体内穴脉呈现黄、绿、青、蓝四种颜色被称为冠元体。

    而第四类便是如同天顶一般的存在,穴脉呈现紫色,直接跻身为元体大圆满便是天元体。

    不知此时伯一为何有此一问,洛天虽然有些疑惑,却也不敢隐瞒,照实道:“不是,小子通元成功后是四阶冠元体。”语气平淡,却也掩藏不住内心里的那点骄气。

    话毕,伯一微微点了点头,好似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又仔细端详着洛天右手掌心中的那枚方体元晶,自言自语说着:“的确是星曜印记,但却不是通元造成的,难不成这‘三圣体印记’还能后天给予不成。”

    听着伯一口中的话语,洛天又是没来由的头大,实在听不懂其内的意思,心中只重复着‘三圣体印记’几个从未所闻的词。

    “何为三圣体印记?”洛天终是不甘心,壮着胆子问道。

    闻言,伯一抬头,眼中思虑半晌,缓缓道:“这个算是密辛了,只怕你生活的整个元宙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告诉你此事了。”洛天听完,翻了个白眼,心中对伯一这种耸人听闻的做法表示不屑。表情露出不解,轻轻‘哦’了一声。

    伯一继续道:“这通元成功,有冠元体和天元体之分,世人都已知晓,而世人不知晓的是,这天元体无非也就是元体大圆满,只是单单从境界上来说的话,六阶冠元体勤加修炼也一定可以赶上万中无一的天元体了。”

    听完伯一所讲,洛天才想到这一出,的确如此,我怎么没有往这一层去思考了。

    程雄当初只是说成为天元体只是天资和领悟都是非凡,可是这元炼一途有谁说得准呢,倘若有个六阶的冠元体比天元体更加的刻苦修炼,那两者的区别岂不是微乎其微了吗。

    这就如同龟兔赛跑的故事中一样,如此浅显的道理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想到。

    见洛天有种恍然大悟的表情,伯一喝了口茶,继续道:“其实不然,世人想不出其中的区别,那是由于这元宙中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诞生过一个真正的天元体了,就连六阶的冠元体都只是凤毛麟角。”

    洛天静静听着,期待着伯一说下去,如今的他,迫切的想知道这元宙有关于元士的所有密辛。

    伯一又继续说道:“这天元体其实是一个总称,只是叫起来方便些罢了,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就是‘三圣体’了。”

    见伯一讲到了重点,洛天虽有疑问也不敢惊扰。

    “而这三圣体的标志便是方才所说的三圣体印记。这三圣体印记顾名思义分为三类。

    一类是日曜印记一般会隐隐浮现于人的左眼中。

    一类是月曜印记,一般浮现于人右眼中。

    一类是星曜印记,一般浮现于人双手掌心处。

    此三类便是通元成功后引发天地特殊传承的天元体印记了。”

    洛天听着,下意识伸出掌心,看着自己右手掌心处,那枚缓缓转动着的方体陷入沉思。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七零旺家俏娘亲〕〔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绍宋〕〔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黎明之剑〕〔三寸人间〕〔玩家凶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从1983开始〕〔十年屈辱秦立楚清〕〔我真的不是气运之〕〔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