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元沦 第一卷:元始 第八十二章:玙山
    琤河水缓缓流淌,发出动听的声调,清脆嘹亮却又婉转柔和。

    美乐配上美景,更有美人相伴,可如今洛天却是站在一边眉头紧皱,豆大的汗水挂在额头顾不得擦拭,聚精会神的盯着炉鼎中的一把宝剑。

    铸器师铸造元器,首先需要的不是一大堆材料也不是炉鼎和魂锤,而是元器器谱。

    无论是炼丹还是铸器,首先需要找到的便是丹谱和器谱,其上精确写着所要炼制的元器名和需要炼制所花费的材料多少以及投放顺序,这些可以称为先天必要条件。

    有了器谱,便可以知道这把元器需要那些材料,以及材料炼化的先后顺序。

    如今洛天铸造的便是一把一星元器,名为‘讽刺’,其所需要的材料一共有七种,其中主材料青铜母矿,其次需要的辅材料便是朱砂、木晶丝、火铜、青金石、天霜草液和蜜蜡。

    其中木晶丝、青金石、天霜草液可作用于大多数一星到三星元器的辅材料。

    一天匆匆而过,洛天此时已经是第六次尝试铸器,前五次都以失败告终,有一次是因为元力释放过猛,还没有到凝炉那一步便已经将炉鼎内的材料给焚烧殆尽。

    后面几次虽然说顺利到达凝炉这一步,可是每每都是魂锤敲了几下,便直接听到一声巨响,紧接着炉鼎内的器胚便化作一团黑漆漆的污浊物沉入炉鼎化作燃料。

    这是第六次,也是洛天几近崩溃的最后一次,他紧紧盯着炉鼎中漂浮的宝剑,逐渐静下心来,吐出一口浊气,缓缓控制着魂锤去敲击那柄一星元器蜂刺。

    “铿……”外界听不到任何声响,只能看见魂锤每一次敲下,都会冒出一阵火星。

    武思思站在一旁也是一脸紧张的盯着炉鼎,前面几次的失败虽说都在预料之中,可是却担心洛天没有从中领悟到任何技巧,一味的凭自己主观感觉肯定失败无疑。

    “八、九、十……”武思思心中默默数着魂锤落下的次数,看着洛天使用魂锤的方法却是有些疑惑,他似乎并没有依靠魂识去一点点查探器胚的细微变化,而仅仅是用力度和规律去随意敲击器胚。

    这种敲击的方法一般是铁匠用来打造凡铁的,可是如今却被洛天用来敲打元器,没有魂识去探查其中的细微变化,这元器定然是成不了的。

    “十七、十八、十九……”武思思心里依旧在默默数着,可是他知道洛天如此随意的敲击下去定然会以失败告终,也不对这次抱有太大的希望。

    “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武思思的眼中透着震惊,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决断,没想到如今依然接近了尾声,可是洛天的魂锤依旧在继续的锤炼器胚。

    “三十五、三十六”武思思刚一数完,便看到器胚发出一阵耀眼的金黄光芒,这便表示洛天铸造的这把一星元器已经成功了。

    “砰!”洛天撤出释放元力的双手,魂识刚一撤出魂锤中,便觉得有些头晕目眩,一个没站稳,直接摔倒在地。

    “洛天哥哥”武思思急忙跑过去扶起了洛天。

    “怎么样,成了吧!”洛天眼中透着惊喜,虚弱的喊道。

    “嗯”武思思下意识的望了一眼飘在炉鼎中的那把一星元器,开心的点了点头。

    洛天闻言,欣慰的闭上了眼,他现在最需要的便是休息,整整一天一夜,他已经没有间断的连续铸造了六次一星元器,虽说有五次都以失败告终,可是现如今自己的元力和魂识都已经达到了临界点,他需要长时间的休息恢复。

    躺在武思思怀里,洛天睡得像个婴儿般香甜,嘴角微微上扬,似乎还在梦中享受着铸器成功的喜悦。

    “你也真是拼命。”武思思柔声说着,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纤纤玉指整理着洛天蓬乱的头发,静静等候着。

    ……

    此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处深不见底的矿洞,两旁被开采出数不清的岔道,石壁上随处可见斑驳的绿色晶石,散发点点荧光,寻着坑道一直向里走去。

    此时坑道深处透出两个人影,一男一女,正是消失了多日的云暄和洛雨妍。

    此时两人四下转悠,不知在找寻些什么,两人神情皆是有些凝重,望着前方,停住了脚步。

    “没想到上官家竟然在此处豢养冥兽。”洛雨妍脸上还留有一丝心悸,诧异道。

    “这倒是常理之中,想必上官家近几年来一定在谋划什么大动作。”云暄微皱着眉头,缓缓分析道:“这里就我们见过的冥兽境界都不太高,也只能与寻常窥元境的元士相比较,而且从数量上来看,完全比不上家族中的大军。”

    洛雨妍从怀里掏出一颗乳白色的珠子,嘴中默默念着咒语,只见那白色珠子缓缓脱手漂浮在半空,缓慢的旋转起来。

    “果然还是没有丝毫线索。”云暄冷冷说着,眼中透出一丝失落,继续说道:“我们来此处已经三日,却是连金玄黄的气息都未能感知到一星半点。”

    “莫非师尊消息有误?这玙山中压根没有天玄珠,可是师尊并无理由欺骗我们。”洛雨妍狐疑道,想起了师尊龙渊前几日传给自己的消息。

    那天是来到蔚明城的第二天,两人刚准备去寻找洛天一起去解决青舫的难题时,却是突然从天咫魂玉中收到了师尊龙渊发出的消息。

    原来那日在星玉城与龙渊匆匆一别之后,龙渊便直接前往大屿山寻找黄龙灵源的下落。

    玙山是一座方圆几十里的玉矿山脉,坐落于星玉城以南,属于上官家的私有财产。

    而玙山四周包裹着一座座延绵的山峰,这些山峰拼凑在一起,被唤作大屿山。

    大屿山相比玙山来说,没有太多的玉石矿脉,而且大屿山之上生活着数量庞大的冥兽,但却不似曙境那般混杂不看,修为如此高深。

    大屿山上的冥兽境界修为都比较低,常常被东阙的世家子弟前往捕捉加以驯服,用来充当脚力。

    但是冥兽不同于寻常野兽,冥兽夺天地造化修炼,具有灵智,岂肯甘心被驯服成为元士的坐骑,所以往往能够以冥兽充当坐骑的元士皆是修为高深的大能一类。

    龙渊在当天便从大屿山寻到一点黄龙灵源,准备返回中州之时,却是透过手中的魂澜沧海珠隐隐感知到了一丝玄黄气,可是时间紧迫却没有去寻找,所以只好委派洛雨妍去玙山找寻那颗天玄宝珠。

    洛雨妍和云暄急急忙忙赶到星玉城,来到玙山坑洞之中,找寻了数日,却只是在坑洞里看到许许多多的牢笼,每个牢笼中皆是关押着两三只低阶的冥兽。

    “徒劳无功,与其在此浪费时间,不如早早返回皇城,须知此行的目的还没有完成。”云暄心里一直藏着事,这件事有关于洛天的安全,他不想怠慢,否则洛天的性命堪忧。

    “从陵阙关出来我便觉得你心事丛丛,你向来不关心家族中的心衰,为何这次会随洛天一起出来?”洛雨妍何等聪慧,她一眼就看出了云暄心里有事,只是他清楚云暄的性格,只要他不愿意说,你再怎么去问,也是徒劳。

    云暄缓缓抬头盯着洛雨妍,眼中透着深邃,他不愿意将这件事告诉她,因为云暄心里也不太清楚这件事是否是自己想多了,但是按照云暄的性格来说,就算为了预防万一,他也不得不去做,因为他要保护的那个人是他唯一当做亲人去看待的。

    “你果然还是那般冷漠,不过我也能猜出,你此行肯定也是为了洛天,毕竟在家族中也只有你们两个是惊人的相似。”洛雨妍平静说着,脸上却是有些落寞。

    “有些事你知道了没好处,就连如今的洛天我也不会跟他多说。”云暄冷冷甩出一句,径直朝前走去,留下洛雨妍独自站在坑洞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

    “呃……”

    北滨城,琤河一角,一阵秋风席卷,洛天缓缓睁开惺忪的双眼,只感觉胸口有些压迫感,微微动了动身子,只感觉全身酸痛,不由的发出一阵低沉的呻吟。

    ‘软软的?’洛天感觉头下垫着一块柔软,睁开双眼,却是看到武思思正趴在自己胸膛处睡得十分香甜。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洛天心里狐疑一句,脸上露出些尴尬的神情,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就如此枕着武思思的腿睡着了,一阵芬芳袭来,让洛天有些陶醉,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摸向武思思的脸庞。

    柔暖细滑,如同在摸一块温玉般爽手。

    洛天忽的想起了什么,急忙收回了这只不受控制的手,轻轻拍了拍武思思的玉肩。

    “嗯……”武思思睁开双眼,恰好便撞上了洛天略微泛红的脸颊,开心说道:“洛天哥哥你醒了,你这一睡又是一天一夜,等的我都睡着了。”

    听完武思思说着,洛天急忙起身,看着她的玉腿,脸上露出歉意。

    “不碍事的,我可是元士。”武思思立刻明了洛天眼中的歉意,急忙站起身,轻松笑着说道。

    “那个……”洛天看着武思思,却是一时语塞,看向一旁的炉鼎,急忙岔开话题,说道:“刚才铸造的蜂刺还没有开光,我马上来开光吧。”

    洛天说着,急忙走到炉鼎旁,将那柄宝剑捏在手中,又从玉符中取出凡尘,一手刀一手剑,刀剑交叉举在半空。

    “铿……”

    传来一股极为清脆刺耳的声响,随着一阵金星划过,剑身之上立刻露出锋芒的寒光。

    武思思站在一边,面露惊异,呆呆看着洛天的行为,极为不解。

    “洛天哥哥你手里的是什么?”武思思好奇走了过去,一边问着一边打量洛天手中的凡尘。

    凡尘捏在洛天手中,样子丑陋,表面坑坑洼洼,如同一块破旧的石板,其表面泛着蓝色的荧光,看起来有些古怪。

    “给”洛天轻飘飘一句,眼中带着玩味,将凡尘直接递给了武思思。

    武思思眼中透着疑惑,她立刻想起了那日在青丘帝府之中,洛天就是拿着眼前的这把石板刀硬生生的与那把魔剑相抗衡。

    “这……”武思思接过凡尘,惊呼一声,却是没有攥住,让凡尘直接掉落在地,插入土中。

    “好重啊!这到底是什么?”武思思一脸震惊的看着洛天,却是从他脸上看出了一丝讥诮,不由问道。

    “你试试能拔的起来吗?”洛天也想看看如今这把凡尘的重量,轻声问道。

    武思思看着洛天一脸的不可一世,也不胡乱,双手仅仅捏着刀把,用力往上抽着。

    抽了几下皆是徒劳无功,武思思开始透出元力,只见绿色的元力缓缓流入双臂之间,武思思猛地一抽,才算是把凡尘从地上抽了出来。

    洛天见此,一脸的惊喜,没想到这凡尘如今的重量,竟让一个窥元四段的元士都要运用元力才能举的动。

    武思思吃力的举着凡尘,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汗珠,举了一会,双臂都开始轻微的颤抖了起来。

    洛天见此,急忙一把夺过,捏在手中,却也不感觉太吃力。

    “这到底是什么?”武思思再次强调一遍。

    “这也是一把元器,名为凡尘,只是却不完整,只是一把断刃。”洛天也没有藏着掖着,直言说着。

    “凡尘?”武思思狐疑道,微微摇了摇头,表示从来没有听过凡尘的名讳。

    “你帮我看看这是什么品级的元器?”洛天突然想到,既然元器有品级之分,那这凡尘定然也有品级,却是想知道以方便自己以后修补。

    武思思细细的打量着凡尘,用手指在上面敲了敲,翻来覆去的看看,却是一脸的困惑。

    洛天看着武思思困惑的神情,苦涩笑了笑,问道:“看不出来吗?”

    “嗯”闻言,武思思摇了摇头,却是看不出这是什么品级的元器,但是根据自己知晓的关于元器的记载,继续说道:“我曾经听爹说过,黄阶和玄阶的元器虽说可以大幅提升元士的能力,但是依旧算不得强大。

    真正强大的元器除了能够产生器魂之外,还能够生出灵智,能够与元士心魂相连,作战之时,甚至可以人器合一。”

    “人器合一?”洛天嘀咕着,想象不出这是一种什么境界。

    “但是这些都是地阶以上的元器才会有的,整个元宙数千年似乎也找不出一把地阶的元器,就连神魔元器都已经消失匿迹好多年了。”武思思继续说道,眼中透着希冀。

    “神魔元器?”洛天不解,继续问道。

    “这是听凌峰那老头说的,神魔元器,便是神族和魔族使用的强大元器。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武思思解释道,看着洛天手中的凡尘,脸色变得凝重。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