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元沦 第一卷:元始 第九十五章:大考前
    走人被人群挤得水泄不通,唯独在正中间,空出了一小片地方。

    在场的元士皆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盯着场上的几人。

    “你是什么狗东西,胆敢管起本大爷的闲事来了。”那大汉半倚着身子坐在地上,将左手抱在胸口,由于剧烈的疼痛眼角都有些抽搐,额头上一时间布满了豆大的汗珠,却依旧看着洛天叫骂道。

    原因无他,只因为洛天的穿着打扮让人看起来就不像是有身份地位的,穿着和那少年几乎差不多的粗布衣,虽然年长几岁,模样看起来却也想是从小山村中走出来的一样。

    “再这么不干不净,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洛天轻飘飘一句吓唬道,看着坐在地上胆战心惊的少年,过去一把将其扶起。

    “多,多谢!”那少年不敢去直视洛天的眼睛,但是嘴里却极有礼貌的说着道谢的话。

    “你怕他吗?”洛天看着躺在地上一脸痛苦的大汉问道。

    “有,有点”少年吞吐说着,脸上红扑扑的几个大巴掌印触目惊心。

    “你敢过去把你脸上的那几个巴掌讨回来吗?”洛天轻声笑了笑,继续问道。

    闻言,那少年猛地抬起头看着洛天,眼中露出困惑,脸上依旧有些心悸,眼神瞥了一眼一旁坐在地上的大汉,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敢吗?”洛天继续问道,一脸平静,看不出丝毫表情。

    少年继续沉默,微低着头,看着地上,不知在想些什么,两手扯着衣服的边角,透露出为难的样子。

    “嗯”

    洛天站在一边等了半晌,忽然听到一阵蚊子般的哼叫,那少年微微点了点头,抬起头来,眼中透着坚决。

    洛天旋即一笑,他不喜欢强迫别人做事,无论自己又怎样的身份和地位,他都觉得没有理由去强迫别人,所以他先是问,而后在等,就是想看清楚少年心中是否住着一头猛虎。

    “去吧!”洛天轻飘飘说了一句,转身看着大汉,眼中透出凶光,很明显是在威吓。

    “你,他妈的……”大汉话还没有说完,洛天直接掏出凡尘,往大汉肩膀上一压,他的身子立刻朝着凡尘那一边重重的倾斜,脸上的惊惧更甚,一脸惊恐的望着洛天,嘴角开始颤抖。

    “啪!”

    少年走了过去,抡起袖子一巴掌打了过去。

    “找死”那大汉恶狠狠的瞪着少年,从牙缝里挤出两字。

    “嗯”洛天冷哼一声,稍稍加了点力道,压的大汉喘不过气来,只得赶紧透出元力来支撑。

    “啪!”又是一阵脆响,洛天从少年眼中渐渐看到了精光,与之前的黯淡无光相比,很明显少年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般软弱。

    “啪!啪!”又是两耳光轮了过去,少年停下手来,看着一旁的洛天嘴角微翘,笑了笑,眼中露出崇敬的神态。

    洛天将凡尘取下,放入了玉符之中,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少年,他只是觉得自己或许是天生这么爱管闲事罢了。

    “滚吧!”洛天盯着地上的大汉,冷冷说道。

    “你,你给我等着。”大汉十分困难的爬起了身,甩下一句狠话,踉踉跄跄的窜到人群里去消失了。

    “多,多谢前辈”那少年一脸感激的望着洛天,急忙道谢。

    ‘前辈?我有这么老吗?’洛天心里嘀咕一句,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叶征”

    “洛天哥哥”那少年刚一开口,从远处立刻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的呼喊,洛天旋即抬头望去,只见武思思正一脸开心的朝自己跑来。

    “你怎么来这了?”武思思跑到洛天身边,脸颊上洋溢着说不出的喜悦,急忙问道。

    “今天可是你的大日子,我能不过来看看吗?”洛天笑道,没想到还是被这丫头给看到了,原本心想着看场好戏就直接走人的,如此一来又要耽误自己许多时光。

    “这是?”武思思看着一旁刚被洛天救下的叶征,狐疑道。

    “刚认识的小兄弟”洛天随口说着,看着周围人诧异的目光,有些懊恼。

    “走吧!我们回上面去。”武思思说着就要拉着洛天登上器宗的台阶,却是被洛天急忙拦下,这大庭广众之下,洛天可不想平白背上与东阙大名鼎鼎的思美人有什么暧昧的罪责。

    “小兄弟你去吗?”洛天急忙岔开话题问道。

    “不了,我要去找师兄他们,多谢前辈搭救。”叶征再次告了句谢,便急急忙忙的窜到人群中去了。

    “不是你朋友吗?为什么要叫你前辈啊!”武思思一脸疑惑的问道。

    “小事,小事”洛天急忙搪塞道,朝着器宗的阶梯走去。

    刚一踏上阶梯,面前便挡着一人,恶狠狠的盯着洛天。

    “有事吗?”洛天抬头望着那人,是前面见过的欧晋阳,由于武思思的缘故,那次见面两人之间便已经产生了敌意。

    “非器宗之人不得擅入。”欧晋阳义正言辞说着,压根没有正眼去瞧洛天,背手站在石阶之上,颇有一股世外高人的桀骜。

    “是吗?”洛天云淡风轻的反问道,对这欧晋阳虽说也没什么好感,但是也不至于生出仇恨,那日自己也和他交过手,窥元四段的魂元体,就算放在年轻一辈之中那也是佼佼者。

    “师兄你站在这里做什么?”武思思走进,看着欧晋阳的神态便知道又发生了何事。

    “器宗乃铸器师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欧晋阳依旧一本正经的说着,看着武思思脸上浮现一抹尴尬。

    “放屁,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武思思呵斥道,不给欧晋阳丝毫面子。

    “思思你……”闻言,欧晋阳脸上挂着难看,想不通武思思竟然当面斥责起他来。

    “你什么你,洛天哥哥是我朋友,我邀请他来的都不行吗?”武思思有恃无恐的说道,拉着洛天就要朝上走去。

    欧晋阳站在一旁,越想越生气,脸上的神色也越发难看,将身子一摆再次拦住了洛天的去路。

    “让开!”武思思直接吼道,显然对于欧晋阳此时的所作所为开始变得气愤。

    “师傅有严令,今日大考之际,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倘若耽误了师傅的大考,谁来负责?”

    欧晋阳一脸责无旁贷的说道,掷地有声,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充足起来,望着洛天脸上不由泛起一阵戏谑。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上去了,在下面看也一样。”洛天弱弱说道,看着两人的争吵直呼头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跟自己又扯不上多大关系。

    “不行,竟然一定要带你上去。”武思思愤怒道,压根不听洛天的话,执意要硬闯,盯着欧晋阳狠厉道:“你当真不让?”

    “师傅有令,不得不从。”欧晋阳一口一个师傅回绝道,脸上透出坚决。

    洛天心中一阵苦笑,这货看起来不是挺机灵的吗,居然能干出这种蠢事,明明心里爱慕人家,此时为了报复自己,竟然连武思思的感受都不顾了,当真愚蠢至极。

    “欧师兄,师傅让你们赶紧上来。”

    正当陷入焦灼之时,楼门上传来一阵呼喊,看来是争吵惊动了站在楼门上的那几人了。

    “可是……”欧晋阳表情越发难看起来,他很想直接在这里将洛天暴揍一顿,好让武思思知道谁才是当之无愧的年轻才俊,可是碍于目前的形势,自己又不好出手,否则东阙立刻会传自己在师傅大考当日由于嫉恨而大打出手的闹剧,这样一来,不就将器宗的脸面给丢尽了吗。

    “可是什么可是,凌峰那老头都发话了,你敢违抗师命?”武思思一脸小人得意的叫嚣道,拉着洛天兴冲冲的朝楼门上跑去,留下欧晋阳一脸忿恨的站在原地,两手捏拳发出嘎吱脆响。

    走到城楼,其上摆着两座赤红色的炉鼎,鼎壁雕龙刻凤,看上去极不一般。

    ‘这炉鼎?’洛天心中暗叹一声,却是发现此炉鼎跟自己见过的铸器炉鼎皆不相同,平时见过的炉鼎皆是黄铜打造而成,而此鼎很明显用的材料就不一样,更别说表面那些华丽的花纹了,一眼扫过便觉得这炉鼎更加珍贵些。

    “土包子,连‘火纹鼎’都不认识,还有脸说自己是铸器师。”

    正当洛天看着那赤色炉鼎出神之时,识海里猛地想起了易升鄙夷的话语。

    “火纹鼎?难不成这炉鼎也跟四大神木一样有品级之分?”洛天在识海中问道,对于铸器师这方面的东西,易升肯定不自己知道的要多的多。

    “那倒没有,只不过这些由特殊金属材料打造而成的炉鼎比起寻常的炉鼎好处还是有点的。”易升一口否决到,而后缓缓解释道。

    “比方说?”洛天急忙问道。

    “比方说元力可以更大限度的透入神木之中,消耗会更少一些。”

    洛天听完,没有急着答话,让易升接着往下说,但是等了一会儿,依旧沉默。

    “没了?”洛天狐疑道。

    “没了”

    “就这个?”

    “就这,你还想听什么?”易升被洛天问的有些发火,呵斥道。

    “那也太没劲了,只是能减少些元力的损耗,听起来并没有什么用嘛。”洛天思虑了一会儿,无趣道。

    “坐井观天,你知道个屁,光是这一点有时候就能决定铸器师的成败,还没什么用。”易升呵斥道,显然对于洛天不经过大脑的断言极为恼怒。

    吃完易升一顿训,洛天仔细思考着铸器时决定成败的因素。

    铸器一共分为起炉、熔炉、炼炉、凝炉、魂锤五个阶段,算上最后的开光,一共有六个阶段。

    除去凝炉和开光不需要使用元力之外,其余的四个步骤皆是需要不断地输入元力,而且在铸器的过程中,往往需要考虑到元力输入的松弛,尤其是在炼炉和魂锤的时候,尤其要注意元力透入的轻重。

    一星到三星元器对于自己如今的元力来说还算能够应付,倘若到了后面更高品级的元器需要花费的时间会成倍的往上涨,如此一来,倘若修为不够,没有源源不断的元力输入,铸器的成败便不言而喻了。

    怪不得铸器师身上常常备有一些恢复元力的丹药,这些元丹往往价值不菲,却是被如吃糖豆一般糟践,如此一想,洛天旋即释然,看来易升的话并没有耸人听闻,而是自己又把事情想的过于简单了。

    “洛天”身旁忽的传来一声意外的呼喊。

    洛天回过头去,看到了武思思的哥哥武豪,正笑脸盈盈的朝自己走来。

    “武兄”洛天抱拳回了一礼。

    “真是好几日没见到你了,前几日思思丫头突然回来,问他那几日去哪里野了,他也不说,我一猜就知道定是和你一起出去了。”武豪脸上挂着笑意,随口说道。

    正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洛天听完武豪的这番话,心中却是有些说不出的尴尬,武思思那几日的确是和自己外出,而且帮了自己不小的忙,但是从武豪嘴中听出来的却是又隐隐的责备之意。

    “洛天哥哥”伴着一声呼喊,武思思急忙从人群中挤到了洛天身旁,指了指身旁的几位老人,开始为洛天一一介绍道:“这是宗主凌峰,今天就是这老头要大考。”

    武思思指着身旁一袭紫袍的老者说道,闻言,洛天施了一礼,尊敬道:“见过宗主。”

    “免了,你就是洛天,早些时日东阙传的沸沸扬扬的青帝传承说的就是你吧!”凌峰慈眉善目,看起来有几分和蔼可亲,打趣道。

    “前辈说笑了。”洛天随口回了一句,盯着凌峰胸前那枚三月铸器师标志,心中生出一丝艳羡。

    武思思一一介绍,洛天一一敬礼,心中直呼头痛,自己放浪无羁惯了,面对这几个老东西,当真是有苦说不出,就算是装样子也让他极为反感。

    见过众人之后,洛天再次将目光投到了一旁那两座火纹鼎上,既然是好东西,那他自然也想据为己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七零旺家俏娘亲〕〔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绍宋〕〔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黎明之剑〕〔三寸人间〕〔玩家凶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从1983开始〕〔十年屈辱秦立楚清〕〔我真的不是气运之〕〔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