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元沦 第一卷:龙跃渊 第一百一十二章:易升初显威
    天玑怔在原地,望着缓缓从半空下坠的洛天,眼中透出一丝诧异。

    方才的一幕自己全程看在眼里,被洛天如此风轻云淡的就将自己施展的星裂空给破了,实在觉得诧异。

    方才与之对拼,他明显只是一个窥元境三段的元士,可却能将自己鼎元境五段施展出的元籍给破解掉,他想不出原因来,即使他身上具有无比强大的护身元器,就算不死也非得脱层皮不可,可如今却是完好无损的站在哪儿。

    ‘莫非是隐藏了实力?’经过一番左思右想,天玑不由想到这一点,毕竟自己压根看不透洛天的丹田,但是转念一想,他不觉得面前的年纪轻轻的少年会有比自己高的修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而另一边,洛天也站在原地怔怔出神,方才的确是易升出手将对方的元籍给破解掉的,毕竟对方身为鼎元境五段的强者,高出自己又不是一倍两倍,倘若方才仅仅依靠自己去抗,恐怕如今早就被烧的灰飞烟灭了,想到这里,洛天不禁觉得一阵庆幸。

    “老小子,你能猜出这人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吗?”洛天在识海中问道,他目前唯一想搞清楚的就是这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竟会让杀星的人前来寻找,按照云暄的说法,杀星的总坛不是在南丘吗,竟然会不远千里来到东阙寻找,想必此物定然非同小可。

    “这个你不该问我,难道你没有感应到那样东西?”易升不答反问道,语气中透露着明知故问的意思,听的洛天一脸茫然。

    ‘自己感应’洛天心中想着易升的话,难道说这里的宝物和自己有一定的联系,可是……

    “你是说血源珠?”洛天急忙问道,他想起了从踏入这片洞窟开始,丹田处的血源珠便像是找到了养分一半,猛烈运转个不停,但是除了遇到土煞气之外,洛天想不到还有什么因素会影响到。

    “没错”易升轻飘飘回了句,确定了洛天的想法。

    “可是这里并没有土煞气,为什么还会……”洛天如是般说着,却是想不通,话才说到便被易升打断。

    “真是个蠢小子,谁说只有土煞气才会激活这血源珠,只要能够感应到其他的五气珠照样可以激活。”易升训斥道,语气中透着一丝不悦,觉得洛天这一路走来,当真是傻得可以。

    “原来如此!”洛天如突然想通了一般,轻声说道,对这五气珠他还是研究过并且知道一点的,当然,这还得多亏武思思讲解那五柄镇魔剑的时候提及过。

    具体日期无人知晓,只知道那时候神魔两族连连交战,声势浩荡,将整个元宙搅得天翻地覆。

    而此时神族有一位大能,名为倪公宇,是一位极有天赋的铸器大师,相传他的铸器造诣已然达到了地阶的水平,而他历尽艰难险阻,长途跋涉,耗费了数百年的光阴,寻得一块天殒封魔石,准备用其打造出一把神兵,用以镇压魔族。

    可到来却是空欢喜一场,魔族不知从哪儿得到这个消息,派大能去暗杀了这位铸器大师,使得他终究没能打造出一把封印魔族的神兵。

    但是这位神族铸器大师黎公宇却是有五个同样身为铸器大师的儿子,虽说铸器的造诣没有他那般厉害,但也算得上是威名赫赫。

    他的五个儿子分别为黎光、黎烟、黎泉、黎霄和黎耀,他们花费数十年的时间,分别打造出了如今青光剑、紫烟剑、黄泉剑、赤霄剑和蓝耀剑。

    但是这五把镇魔剑功效虽有,却不如神兵,需要配合上天地诞生的五气珠才能彻底将魔族镇压,如此一来五气珠才开始浮现在众人的视野当中。

    金玄黄的玄天珠,木混沌的混元珠、水阴的魂澜沧海珠、火阳的摩柯炎光珠,最后是洛天体内的土煞血源珠。

    这五种宝珠对应着天地五气,目前洛天只知道这五气和五族之间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就比如他体内的血源珠所吸收的土煞气,可以专门对付魂灵一族,但是也只能针对较弱的魂灵,像易升那般强大的,恐怕丝毫起不了作用。

    “照你这么说,此地就藏着五气珠的其中一种喏”洛天思虑半晌,总归是想到了事情的关键,试探道。

    “你个傻小子总算是想到了,只是不知在此地的是其他四种的哪一种。”易升欣慰笑了笑,语气又变得疑惑起来。

    “唉,管他哪一种,只要知道此地藏着什么东西就好办了,待把那人给处理掉,再慢慢找寻也不迟。”洛天自以为是的说着,脸上洋溢着贪婪和无谓,如今有了易升的帮助,就算面前站着一个尊元境的大能他也无所畏惧,这狐假虎威的道理被他运用的恰到好处。

    “哼,说的轻巧,你当老夫还是鼎盛时期吗?老实告诉你,按照老夫如今的状态,恐怕实力还没你面前之人强,你可不要觉得有了老夫的帮助,你就可以在这片天地中肆意妄为了。若不是看在你帮了老夫许多,才懒得管你死活。”易升训斥道,语气中尽是些斥责贬低之意,冷酷无情地给洛天泼了一盆凉水,彻底打消了洛天藏在心里的小心思。

    “是是是,算我不识抬举了好吧!可如今你要是不帮我,我只得死给你看了。”洛天一脸萎靡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和无赖。

    “你小子还跟老夫耍起了无赖,我又没说不帮你,看着你眼睁睁去死。”易升也是一脸无奈的感叹道,似乎拿这洛天一点办法都没有。

    见易升松口,不再像之前那般,动不动就教训自己,洛天一脸贱笑道:“那还等什么,还不抓紧出来把那货归零?”

    “先别急,我看他样子似乎心生惧意,你干脆把他吓跑得了,省得让老夫耗损修为去帮你斩杀。”易升再次找了个借口搪塞道,却是一味的拖沓,语气中也充满了强烈的抗拒感。

    洛天一听这话,瞬间便不乐意了,脸色一变再变,越发的难看了,当场便在识海中吼道:“你妹的,你当他傻啊,还吓跑,人家可是堂堂鼎元境五段的强者,除非现在蹦出个尊元境的大能,否则绝无可能吓跑他。”

    须知鼎元境强者在整个东阙都是极难找寻到的,就算有也只是一段或者二段,而且还是在大家族中担任长老的重职,更何况是鼎元境五段的强者,那都几乎可以与北滨城韩家的最强者比肩了。

    洛家有洛擎,数年前就已经达到鼎元境大圆满,除此之外便是鼎元境五段的大长老仇驰。

    坐镇于南宫家的,到的确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尊元境大能,名为南宫野,据说还有一位鼎元境大圆满的上卿长老,却不知是何人。

    而上官家的最强者便是早前见过的刚突破鼎元境大圆满的上官锐,其次便是身为上官家家主的上官傲,他的修为比洛乾还要高出一段,已经达到了鼎元境四段,虽说刚突破也是不久。

    由此可见一位鼎元境五段的强者无论是放在哪里,都是一方霸主的存在,想到这一点,便不由让洛天觉得更加诧异,因为杀星的存在,他忽然觉得这些强者变得不值钱起来,早前出手暗杀自己区区一个凡体,就动用了三名窥元境大圆满的元士,如今更是派出一位鼎元境五段的元士来找这五气珠,他越发觉得这个杀星的底蕴大的有些吓人,不说别人,反正自己是彻底被吓到了。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杀星中的人,因为他知道,他们除非不遇上,只要遇见必会交战,而且他们实力非凡,无论是修为、元籍方面,亦或是格斗的技巧、心性、意志方面都被打磨的极好。

    而自己又因为元晶的原因,必须得不停地寻找璜墟玉才能再次突破,如此一来,一日找不到,自己的修为便会一日固定在窥元境,无法得到突破,长此以往,后面吃亏的必然还是自己。

    如此一来,他定然不会错失眼前的这个机会,放跑任何一个会对自己未来造成威胁的人,哪怕他天生厌恶杀人,可人都是自私的,尽管他还要去寻找一个人并带她回家,光是这一点,他也会毫不留情的去铲除这些道路上的绊脚石。

    见洛天站在原地半晌,一张脸接二连三地变化不断,天玑不明所以,但是一回想起,之前洛天轻松化解掉自己元籍的那一幕,他便不敢妄动,如此便也由得洛天和易升在哪儿互相吹嘘了大半天。

    “好小子,看来还真是我看走了眼。”天玑犹豫了会儿,终是开口说道,字里行间虽带着夸赞的成分,但是语气中却是藏着怀疑的态度。

    “不知这一招,你是否能够接住。”

    天玑语带讥诮,纵身一跃在半空中,俯瞰着洛天,手中的宝剑不断在半空挥舞,画着奇怪的符号,只见他眼中透着浓厚的杀机,顺带着喷出一口精血溶于那些奇怪的符号之中,看来是用上了他的本命杀招。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些极其强大的元籍,而想要去施展这些元籍,除了必需的滂沱元力之外,还需要元士的精血。这精血可是相当于元士的寿命,用一滴便少一年的,当然了,有时候一些元籍不需要精血也能催动,但往往会因为精血的加入而威力倍增。

    很显然,如今天玑施展的元籍,便正是那些需要用到精血,才能完全施展的极其强大的一类元籍。

    天玑也正如洛天心中所想,虽然知道他有所依仗,但是毕竟想不通是何物,所以还是决定再讨教一次,既然讨教自然就不能掏出一些寻常的东西去丢人现眼,而是要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

    “星……骑”

    天玑话音未落,便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轰隆轰隆的震天轰鸣,洛天抬头一看,只见天玑背后浮现出千军万马的威势,一个个燃着赤色烈焰的战骑,仿如从虚空来的一般,大吼大叫的朝洛天扑来。

    “星骑?”洛天喃喃念着这二字,眉毛微挑,脸上浮现一抹慌色,眼中弥漫着惊恐,但其眼眸深处却是隐藏着一丢丢的贪恋,那贪恋还在增长。

    此时的易升犹如千军万马的大元帅一般,只要一声令下,其后的千军万马便会悍不畏死的朝着洛天杀来。“酷帅炫”这是洛天给天玑最后的评价,依旧苦中作乐的说笑着,他知道这一战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烈焰滔天,滚滚热浪如同火山喷发的岩浆一般,翻滚着朝洛天扑面而来,整个钟乳洞仿佛快被烤化了一般,逐渐开始变形。

    “战”随着天玑一声大喝,大手一挥,其后燃着烈焰的千军万马纷纷嘶吼叫嚣着朝洛天气势汹汹地冲了过去。

    “易升”洛天急忙喊道,这是他第一次如此严肃的叫着易升的全名,可见他此时心中的惧怕程度已经到了尽头。

    “想办法靠近他身边。”易升快速回道,语气中透着深深的焦急,似乎比洛天还要担忧。

    “靠近?他身边?”洛天吃惊的喊道,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一脸的不可置信,面对如此声势浩荡的元籍,自己怎么可能穿的过去,靠近到他身边,这岂不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吗。

    “别耽误了。”眼看着千军万马就要冲到洛天眼前,易升却不知洛天为何还在原地呆呆发愣。

    “妈的,拼了!”洛天此时抱着赴死的决心,大喝一声,将凡尘猛地朝着那片赤色火焰扔去,纵身一跃,心中开始运转法诀,透出元力,双手捏着印决,身形暴涨,迅疾奔到前方,将半空中的凡尘一把捏住,以自身为中心卷起一阵飓风,朝着天玑猛冲过去。

    穿过那片赤色的火焰,只见一个个身披铠甲,全身火红面容狰狞的军士从自己两边划过,他几乎能清楚的看到他们每一张脸背后的愤怒与绝望,能听到他们口中的咆哮与不甘,散发出来的声势浩荡,如同在自己体内架起了一张大鼓,此时正拼命的嘭、嘭、嘭地敲打着。

    洛天先是以焊地飞煌斩穿过了那片赤色的火焰,此时却是无法再穿过那一片千军万马,只可惜没有开启两极斩的第二篇,否则定然有办法能够穿的过去。

    “对了!”洛天突然想到,兴奋的大声叫道,而后急忙运转法诀,学着天玑那般,朝着凡尘猛地吐了一口精血,而后再一次施展焊地飞煌斩。

    只见此时洛天迅速转化为一阵飓风,身上包裹着一层薄薄的蓝色光圈,每每有赤色烈焰军士碰到自己,便会被瞬间撞为齑粉。

    这蓝色光圈很明显是易升为自己提供的,而自己的任务便是穿过这千军万马,直到靠近天玑身边。

    “哐当!”

    一阵清脆的声响扩散开来,只见天玑半蹲着身子,做出拜佛的姿势,两手并拢,将凡尘紧紧的夹在两手之间。

    凡尘的威能朝下席卷,嚯的一下将天玑的黑色面罩给划开,露出了一张阴沉狰狞的脸,看起来也就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形象。

    “哼!”只见天玑嘴角微翘,显然这个罩面,便将洛天的底细给彻底摸明白了。

    “呲”

    从洛天处忽的点出一指,那手指娇小细嫩,一看就是四五岁小娃娃的手指,指尖上还冒着一点莹蓝色的光芒,看在天玑眼中如同见了鬼一般,立刻显出惊慌,眼中的神采瞬间变得黯淡无光,露出无尽的空洞。

    天玑万念俱灰,只想着快点解脱掉洛天的束缚,逃离此地,虽然他的思想已经在为逃离做好了准备,可是他的动作却是如蜗牛一般慢了下来,四周的一切都仿佛静止了一般。

    一指轻轻点在天玑的额头,看起来是那么轻柔,那么随意,一点也不像是取人性命的杀招。

    轻轻一点,如同点在了水面上,泛起了阵阵涟漪,水波荡漾开来,天玑脸上直到现在,还是一片生机勃勃的红润,眼中的惊惧依旧如此明显,嘴唇微张,似乎想要再说些什么,却是压根听不到任何的声响。

    “唰!”

    荡漾开来的水纹,如倒放一般,猛地朝回一缩,聚集到了天玑的额头上,只见天玑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枯萎,瞬间失去了活人该有的气血,脸上以及眼中,曲绕的爬满了黑色细窄的纹路。

    维持了半晌,天玑从头到脚整个身子瞬间开始枯萎,如同干枯的的树叶一般,脸色变得恐慌阴沉,体表干皱,毫无血色,瞬间变得暗沉如死灰般,整张脸拼命的挤压,将两颗眼球挤得突了出来。

    天玑死了,一个鼎元境五段的元士,被易升轻飘飘一指,便成为了一具干枯的尸体。

    整个过程看似用时很长,但是洛天知晓,仅仅片刻功夫,或许只是打个哈欠的时间,便已经结束了,只是那份恐惧在心里荡漾开来,让人久久不能释怀而已。

    易升初显威,弹指一挥间,便灭掉了一个鼎元境五段的高手,洛天心里已经知道易升修为深不可测,可依旧被他那杀人的方式给震惊到了,原来杀人并不需要动刀动枪,也不用运转厉害的元籍,只需要轻轻一点,便能将一个活人,身为元士的活人,给随意的消灭掉。

    直到现在这一刻,发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这一刻,洛天才清楚的认识到,生命是多么的脆弱,而那些高不可攀的元士,又是多么的低贱。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手术直播间〕〔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