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时小说家〕〔义武道〕〔种田在无尽海域〕〔黑金继承人〕〔来到地府开酒馆〕〔随身山海世界〕〔重生之至尊天帝〕〔斩尽天上仙〕〔我是洪荒纸片人〕〔陌黎九天〕〔真五行大陆〕〔红狐之森〕〔我夺舍了太阳神〕〔魔迹仙踪〕〔配角的修炼手册〕〔刺客圣契〕〔仙山上〕〔在艾泽拉斯大陆作〕〔超神无敌〕〔梵修罗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匠心 468 浪子回头
    接下来两天,阎箕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找许问,也没有给他们安排其他的工作,许问得到了暂时的休息时间。

    于是正好他也可以继续去悦木轩,与陆问乡联系安排石灰回转窑建筑安装的过程。

    陆问乡可以说是把悦木轩在西漠的进一步发展赌在这上面了,全力以赴,开始进行资金与材料上的调度。

    许问也没别的事情好做,就跟他一起探讨接下来的方案与流程,进一步细化设计图纸,还顺带写了一份建筑施工与将来水泥调配生产人员的培训方案,非常正规。

    与此同时,绿林镇内城的消息不断传来,令许问与陪他一起去的许三大开眼界。

    倪天养那天离开悦木轩之后,就直接回去了内城。

    他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先去不知什么地方搞了一束荆条,脱了衣服背在背上,然后回去位于竹笛巷的自家门口玩起了负荆请罪。

    他这当然是做戏,但他做戏也做得非常扎实,跪在离家门口不远的地方,一荆条一荆条地往背上甩。

    很快,他的背就变得鲜血淋漓,血水顺着鞭痕往下流,滴在了地上。

    周围人家都出来了,一开始还在指指戳戳地嘲笑,但没过多久,所有人都闭了嘴,有人上前去劝阻,还有人敲开了倪家的大门,去劝倪天养的媳妇赶紧出来,劝劝她夫君,怎么说也是倪家的独苗呢,现在还是一家之主!

    倪天养的媳妇并没有马上听劝。这些人话风一转,刚才还在说倪天养不孝,这时就开始指责倪天养的媳妇狠心,看着自己夫君变成这样还没表示。

    又过了好一段时间,等到倪天养的背后一片血肉模糊,没有留下一寸好皮肉的时候,他媳妇终于捧着牌位,一身缟素地从门里出来了。

    倪天养一见牌位,立刻放下荆条号淘大哭,跪着用膝盖走了过去,对着牌位拜倒。

    他哭得非常之惨,周围邻居和路人里有些心软都跟着抹起眼泪来了。

    又等倪天养哭了一阵,他媳妇这才把牌位交到他的手上,弯腰将他扶起。

    倪天养哭得气得都喘不过来了,接过牌位,小心翼翼捧在怀里。

    然后夫妻两个相互搀扶着走了进去,看上去是个大团圆结局。

    这件事动静非常大,根本不需要陆问乡特别打听就传了出来。

    谁都喜欢浪子回头的故事,就连传话的人都在赞叹倪天养终于有良心了,倪家后继有人。一边夸,一边还隐隐埋怨倪天养的媳妇,嫌她出来得晚了,明显是对丈夫心里有怨。

    “这家伙还真会做戏……不过他媳妇有怨气也是应该的,刚过门就被冷落了这么久,还要一个人操持公公婆婆的丧事。哼,我看给教训还是给得少了!”许三听完故事,愤愤不平地说。

    “的确是会做戏,教训也的确是少了,但倪家嫂子还真未必是心有怨气。”许问说。

    “啊?”许三没懂。

    “我看也是。倪家这位新娘子看来挺有心机,对丈夫也足够情深意重。她明显看出来倪天养想干什么了,提前出来,说不定人家还会觉得倪天养受罚太少,赎罪不够。现在她刻意拖延时间,给自己招了骂名,但倪天养的目的达到了。浪子回头,啧啧,多好听啊。”陆问乡赞同许问的看法。

    “她有意的?要给倪天养圆场子?不至于吧?才嫁进来不到一年,连倪天养的面都没见过几次吧?”许三的家里虽穷,但父母很恩爱,他有点不太理解倪天养媳妇的做法。

    “有些女人三从四德,嫁了人就全心全意为丈夫着想,也是有的。”陆问乡说。

    “我觉得不是。”许问想起了倪天养那个绣工精湛、灵思巧妙的荷包,摇了摇头,“那种女人,不会有这样的心机。”

    “有道理。”陆问乡想了想,又有点不可理解了,“那她图什么?”

    竹笛巷的消息还在不断传过来。

    倪天养回家之后立刻戴起了孝。他爹娘的丧事本来还有一点没有料理完的,他直接上手,办理得妥妥当当,为人行事都非常漂亮。

    倪天养媳妇第二天没有出门,第三天外出与邻居与闺中密友交际,提起倪天养就一脸娇羞,夫妻显得非常恩爱。

    于是周围越发一片夸奖,觉得他以前是被鬼神迷了眼了,现在醒了过来,倪家有了希望,老人也可以瞑目了。

    第四天早上,许问出门,先去联合公所看了一眼。

    阎箕不在,据说一早就出了门,月龄一队正在预备新的任务,可能这一两天就要再次出发,并不知道会去哪里。

    于是许问再去城外看了看那些逢春人。

    他们已经正式安顿下来了,不够充足但足以裹腹的食物与温暖的环境让他们的气色恢复了不少,见到许问时都千恩万谢,恨不得给他们建个生祠。

    许问点狼狈地走了,离开之后他才意识到,没有见到徐二郎,不知道他上哪里去了。

    他有点忧心,但想了想,他之前是为了家乡人才到处打劫的,现在应该不至于这样做了吧……

    他重新进了绿林镇,到了悦木轩,进门就看见了一个人。

    那人正大马金刀地坐在上首,非常不耐烦地用手指敲着桌子,好像在等人的样子。

    陆问乡陪在旁边,眼睛觑着那个人,表情有些古怪。

    一见许问,陆问乡马上站起迎了上来,松了口气道:“你总算来了,再不来我得使人去找了。”

    前几天许问也是差不多时间来的,可能还要更晚一点。他看向旁边那人,问道:“这位是来找我的吗?”

    此时那人正好转头,与他对上目光。

    许问先是礼貌地笑笑,点了点头,然后才反应过来,不可思议地问道:“倪天养?”

    “对!你总算来了。你现在可以去打听一下我的名声,看看我配不配做这个监工!”倪天养大声说道。

    许问打量着他,还是有点不太敢认。

    三天前的倪天养,油头垢面,黑眼圈重得遮了半张脸。

    而现在的他,头发面部干干净净,衣衫整洁合体,袖畔袍侧还绣有几枝修竹,把这个又矮又瘦的年轻人衬托得修长风流,还有几分帅气。

    简直像变了个人一样,难怪他一开始没认出来!

    不过,许问的目光很快落到了那几枝修竹上,微微一笑:“你这衣服是你媳妇给你做的?”

    “对!”倪天养一拍脑袋,想起一件事,从旁边拖过来一个包袱,不耐烦地甩在他们面前,“这是她让我带给你们的东西,多余。”

    与传言不同,倪天养的脸上并没有柔情,看不出什么恩爱,但表情也不像说话那么嫌弃。

    陆问乡伸手解开,发现里面是一件衣服,两个腰包。

    “衣服是给你的。”倪天养伸手一指陆问乡,“包是你们的。”接着指向许问,探头往他身后看了看,“今天你一个人来的啊?”

    也就是说是他跟许三两个人的。

    许问拿起那个包看了看,明显是个工具包,可以放一些常用的锤凿钎刀等工具。这个包设计得非常巧妙,收纳合理,取用方便,明显花了不少心思。

    “那就多谢了。”许问笑了笑,把两个包都收了起来,道,“我们打算先依照设计,建个回转窑的样品。陆老板已经把建窑的地点选好了,人手基本配齐,我们现在一起去看看?”

    许问的言下之意非常明显,倪天养大喜,马上直挺挺地站了起来,大声道:“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