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信息全知者 第八章 落网
    “黄极你大晚上不睡觉,往山上跑什么?没事吧?”王蒙说着,给黄极拍掸灰尘。

    黄极憨厚一笑,并没有回答。

    王蒙见状也没多问了,只是揉了揉黄极的头shu19.cc发说道:“以后晚上不要乱跑,你爷爷会担心你的。”

    黄极点点头。

    对于一个傻子找到这里来,众人在听了梁媛的话后,都认为是黄极瞎跑,误打误撞。

    黄极一句话都不解释,以他傻子的人设而言,其实就是最大的解释了。

    他闲逛到山上,根本不需要理由。

    没人觉得,他能故意找到这,如果黄极刻意去解释,反而很违和。

    王蒙也就随口一问,黄极发个呆,众人也就不多关注了。

    一行人下了山,吕宗民等人被扭送至警车旁,路上面对陈队所有的问询,皆一言不发。

    反倒是梁媛,一路上把什么都说了。

    经过这一天的折磨,她对于自己想要逃避当年的罪责,感到后悔。

    她本没有做过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如果当初就主动自首,两三年也就放出来了,今日也不会落得残疾和毁容。

    “一零七案我参与了,还有去年洛阳古墓博物馆失窃的唐代金佛,也在我父母的手中。”

    “他们……已经跑了吧……”

    陈队没说话,王蒙微微点头,旁边的板寸青年瞪了一眼王蒙。

    梁媛苦笑一声,说道:“我落到这副模样,是我活该,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们,不过金佛我真的不知道在哪,以我对我父母的了解,他们肯定不会带着金佛跑的,一定藏在了某处,若想找到金佛,只能将我父母抓回来。”

    众人对什么文物案并不知晓,他们是来破绑架案的。

    从立案到破案才两个小时,之所以能这么快,纯粹是一个叫吕宗民的绑匪作死,给警方写勒索信。

    陈队见她诚恳,微微点头。

    又看了看虽然很顺从,却一句话不说,眼神阴翳的吕宗民等人,不仅冷笑一声。

    “谁是吕宗民!”

    此话一出,吕宗民面无表情,眼波微动。

    王振胡峰则一脸懵逼,他们彼此之间是不知道真名的。

    吕宗民心里掀起轩然大波:开什么玩笑,警察为何知道我的名字?不可能的,我从来没有暴露过这个名字,就算是当年被抓的人里,也都只叫我眼镜儿。

    虽然惊讶,但他也一副‘这谁啊’的茫然样子。

    陈队见他们是不会说了,也无所谓,抬抬下巴道:“带回去,慢慢问。”

    “梁媛,我们先送你去医院,有什么想说的,先给你处理伤口后再交代吧。”

    梁媛点点头,临上车之际,回头揉了揉黄极的头发笑道:“谢谢你,黄极,你救了我的命。”

    黄极微笑道:“我爷爷说,人要有良心。”

    梁媛一愣,重重点头道:“你爷爷说的对,人要有良心……”

    随即,她开释一笑,尽管脸已经遍布伤痕,可心中颖悟之后,这笑容还是十分的动人。

    “警官,麻烦你们了。”转过身,梁媛平静地坐上了警车。

    黄极目送警方离开。

    放不下才会越陷越深,如果她不是犹犹豫豫,而是早点割舍掉与养父母那虚假的感情,她的人生根本不会如此。

    黄极知道她已经释然,未来只想为自己赎罪,然后重新开始生活。

    而有了她全力的配合,这件案子之后根本不必有黄极再多管闲事的余地。

    “你也要录口供的,不过你先回去休息,明天我再来找你。”王蒙笑道。

    黄极含笑点头,王蒙想了想,干脆送他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果然有警方过来找黄极问话。

    王蒙也在一旁作陪,整个过程十分的轻松愉快,中途村长还跑过来,大力地赞赏黄极。

    警方也知道黄极是个傻子,并且县里已经把这定性为黄极误打误撞发现绑匪,然后双方纠缠,等到了刑警赶到。

    调子已经定了,问题也就没有多么刁钻,基本上就简略的问了一下,做了个记录便离开了。

    之后又有检察院的人过来问道:“你愿意出庭吗?”

    黄极看着他发呆,乡里乡亲地都说:“他还出什么庭嘛,那个梁医生不是都知道嘛。”

    此事,又过了几天,村里突然来了一大群警察,甚至还有很多胡子一大把的老头。

    乡亲们都很奇怪,心说难道案子又有变化。

    唯有黄极十分淡定,这群人来的第一眼,他就看出了目的……

    来找金佛呢。

    梁媛的父母已经被抓到了,并且犯罪事实已经供认不讳,今天是警方带着人来指认赃物所在地的。

    对此,黄极丝毫不意外。

    女儿被绑架,父母跑路了,这本就不合理,更何况,还有那封信上,‘吕宗民’特意要求把梁媛父母找到。

    如此,警方是绝不可能放任那夫妻俩跑掉的。

    黄极凑在王蒙旁边,王蒙告诉他:“这俩人还没出省就被逮回来了,现在已经什么都交代了,他们说四百万都花了,只剩下十几万。倒是金佛藏在水库里,这不,来指认呢!”

    对于这话,黄极面色古怪。

    随后,他又凑近其他警察,在附近围观,通过感受信息,很快了解得比王蒙更清楚。

    不,甚至比在场所有的警察,都更清楚。

    四百万花光了?真不老实啊。

    金佛很重要,是禁止交易的重要文物,那些老头也都是来辅助挖掘和及时保护的。

    夫妻俩对此的确老实交代了,但是四百万都花光了,却是鬼话,他们只取了一百万,用做隐居藏身时的花销,其余还有三百万埋在了另一个地方。

    不得不说,很狡猾,似shu11.cc乎早已做了多重准备,没有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金佛与钱不在一块,一旦被抓到,便交代出更重要的金佛,而钱则可以故意说花光了,顶多上交十几万。

    实际则剩了三百万,只等刑满释放后,找个机会挖点出来,不至于穷苦。

    “三百万啊。”黄极看向水库的另一头的某处。

    那里,地下两米的地方,埋着三百万!

    没人可以在黄极面前隐瞒事实。

    夫妻俩手指着水塘某处,然后警方拍照,之后几名博物馆的人立刻把小水库抽干,然后开挖。

    整个过程,夫妻俩虽然指的是金佛埋藏地,心里想的却是:另一边还有三百万啊……

    黄极都不用感知信息太久,很快就知道了钞票的确切藏地。

    不过,对于这事,黄极却没有说。

    虽然是赃款,但是黄极已然决定自己收下了。

    实在是,他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合理解释自己为何知道这种秘密。

    既然说不清,不如不说。而不说,这钱莫非就给这对夫妻俩以后过好日子用了?

    “想得美……”

    黄极看了看天穹,这个世界太复杂了,人类正一无所知地被一个外星文明圈养着。

    知道这个秘密的他,必须要做些什么,而这一定需要很多钱,非常非常多的钱。

    尽管黄极心里已有无数种方法赚钱,可随手就捡三百万横财,倒也是很好的。

    这个案子,对于他而言,已经了结。这钱,警方本也没法追究,倒不如作为自己的启动资金。

    至于那封信,聪明的吕宗民,已经认下了。

    当吕宗民发现铁证如山,又有梁媛等很多人证后,为了给自己减刑,他说:我想摆脱王振和胡峰的‘钳制’,所以故意留下这封信,属上自己的真名,希望警方找到我。

    相比起王振胡峰,吕宗民是个狡猾的聪明人,他把自己包装成了一个间接自首的人,并说自己在写信时,心里很愧疚,很忏悔,所以留下真名。以此,来打动法官。

    这也是他的律师劝说他认下的,并以此周旋,哪怕理由很牵强,律师也有的是办法圆回来。

    这种事,黄极已经通过感知在场人的信息,确认过了。

    虽然警方也感觉有疑点,但也想不到是谁,更没有去追究。

    很简单,因为结果是圆满的。

    所有人都落网了,如今只要东西再找回来,案子便结束了,案子过程中的少许疑点,无人会在意的。

    “只要结果是好的,那么所有人,都会主动去解释其中少许不重要的疑点。”黄极叹了口气,记住这个经验。

    尽管勒索信的事,警方没有多想,但黄极还是觉得自己这事办得不漂亮。

    “我还是太笨了。”黄极那一刻,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方式提醒警方,所以直接代替绑匪写了封信。

    当然,他用的是地上随便捡的纸,并且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对于黄极而言,真没有什么痕迹能够逃脱他的眼睛。

    除非警方也有信息感知,否则不可能知道这信是谁写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七零旺家俏娘亲〕〔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绍宋〕〔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黎明之剑〕〔三寸人间〕〔玩家凶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从1983开始〕〔十年屈辱秦立楚清〕〔我真的不是气运之〕〔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