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冥妻 第七十九章 屋里有棵树
    <b>最新网址:眼看着付九开着车把叶子两人的鬼魂带回冥界,都大半夜的了,我也奔着宿舍回去。我轻手轻脚翻过墙,再绕回宿舍。已经不用再溜回去,杨阿姨已经不在了。

    宿舍里亮着灯,站在走廊里就听见老三的呼噜震天响。这货又开着灯睡着了。

    我轻轻推开门,把外衣裤子一脱就打算睡觉。关了灯,躺在床上,挪了挪枕头,我摸到枕头下面有什么纸一样的东西。

    我借着手机的光掀开枕头,下面藏着一个信封,没有署名,不知道是哪来的,也没有封口,里面好像只有一张纸。反正在我这藏着的就应该是我的。我把里面的纸抽出来,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你快逃。

    不是王敬写的,老三也不会这么无聊。唯一的可能,不知道是哪来的鬼写的。说来也奇怪,一般的鬼都是要我的命,告诉我快逃的,这是第一次。

    我只当做这是个恶作剧,该睡就睡我的。

    我做了一个梦,我和王敬还有老三在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地方,他俩心口都有一个窟窿,没有心脏,我手里拿着一把刀,正要剜出我的心脏,结果被一阵鸡叫声吵醒了。

    自从一开始遇见付九他们回来以后,老三就把闹钟声音设置成鸡叫。他说这时候也没办法养鸡,听点假的也差不多能辟辟邪。

    老三也醒了,我把我随手放在桌子上的信封还有纸给他看:“昨晚上有人来咱宿舍么?”

    老三看了半天:“怎么可能有。再说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不知道,我睡着前是一直就我自己。而且这就是白纸啊,什么都没有。”

    纸的事已经无所谓了。最大的事就是付九说过,今天大老板冥王大人要来找我。我拉着老三就去洗脸刷牙。

    我俩正刷着牙,我就看见镜子里突然出现一个阴森森的影子。我已经见怪不怪了。把嘴里的沫子吐掉:“你来了?”

    今天我这鬼媳妇居然没完全现身,只是有一个轮廓。“不管姐姐提什么要求,你都不许答应。”

    没等我问为什么,她就消失了。头一次见她这么匆忙。

    老三擦干净脸上的水:“你又看见什么了?”

    “没什么。”我拧开水龙头,伸手要接水洗脸,从水龙头里出来的居然是那种虫子!“卧槽!这怎么这么多虫子?”

    老三赶紧凑过来,伸手摸着我脑门:“这也没发烧啊,哪来的虫子?”

    等我冷静下来一看,哪有什么虫子。自从我后背钻出来虫子以后我现在更怕虫子了。

    我和老三洗漱完回宿舍,我又看到被我扔在桌子上那张写着快逃的纸,犹豫半天,一咬牙一跺脚,跟老三说:“快点收拾,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受够了这种被别人牵着鼻子到处跑的日子。有人让我逃,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打电话给王敬,奇怪的是没人接。

    我和老三出了宿舍,老三问我去哪,我怎么知道去哪,我只是不想在宿舍待着了。我去王敬的宿舍房间,门是锁着的,里面没有人。

    她能去哪?

    不过她身体里有我那鬼媳妇的魂,就算冥王生气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我给她留了字条,放在门框上,她拿钥匙的时候就会摸到。

    出了学校,我和老三顺着小路到处走,没敢走大路。县城边上有条河,直到去年夏天为止,我和老三偷偷摸摸去那里游过泳。已经很久没去了,正好去看看,看着条河我还能冷静点。

    我和老三来到河边。还没到冬天,这河水就有些冷。我和老三蹲在河边,我看着河水,他往里扔小石头。

    我见我眼前河边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闪着光,我伸手下去想捞出来看看,没等我碰到底下的沙子,突然水下出现一张惨白的人脸!

    我吓得赶紧收回手,刚想转头跟老三说,却发现老三转头看着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居然有一栋二层小楼。

    这县城边上人烟稀少,这地方什么时候盖的楼?

    “老四。要不要去看看啊?”老三也好奇,是什么样的人家会在县城边上盖楼。

    本来我还在犹豫,正巧这时候付九给我打电话,我一时气迷心,直接挂掉电话,跟着老三就往那二层小楼走。

    这小楼也奇怪,别人家给楼刷漆,别管刷什么颜色,那是人家本家的爱好,但是至少一般人家都会把颜色刷全啊,这楼可到好,就刷了半堵墙的白油漆,剩下的是红砖头原本的颜色。用铁栅栏围起来个院子,院子里都是杂草。

    老三和我在门口看了一会,透着窗子感觉里面不像是有人的样子。

    老三拽了拽铁栅栏,看起来还挺结实,顺着栏杆就爬了上去。他骑在栏杆上对我伸手:“来啊,老四,咱翻进去。”

    我不知道说他点什么好,我一推栅栏上的门,门开了。

    “这门没锁你也不跟哥们说一声!”老三直接翻下来。

    这院子里的杂草看起来有日子没人住了。就是不知道这楼锁没锁门。

    看着这楼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是发生什么事才让人家连油漆都没刷完就不住了?

    我俩没去看房门上没上锁,想找个窗户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我俩围着小楼绕了一圈,虽然有四扇窗户,但是都被窗帘挡住了。

    越是这样,越是勾起了我俩的好奇心。

    我俩来到正门,老三敲敲门:“有人吗?”

    没人回应。说来也是,要是有人住就怪了。我握着门把手试着转转,还真没锁。

    “开吗?”我问老三。

    “开!”这货一脸兴奋。

    我一扭一拉,门就开了。一股腥臭的味道直接奔着我俩就来了。我心说不好,这里面是死了多少人,死了多久才能有这么重的腥臭味?而且好像有水滴在什么奇怪东西上的声音,难不成是忘了关水龙头了?

    我和老三捂着鼻子,小心翼翼地一点点看着屋子门口。这门口什么摆设都没有,干干净净,也不知道是没来得及,还是都被搬走了。

    我俩一小步一小步地进了屋,我俩看清楚眼前的时候被吓了一跳,这屋子中间居然长着一棵树!最要命的是这树顶上的天花板在渗下来血,一滴一滴地滴下来,就像在浇这树!

    我俩准备跑,门突然被锁死了!<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三寸人间〕〔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魔临〕〔谍海猎影〕〔转生眼中的火影世〕〔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