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冥妻 第一百三十七章 耿二狗
    我被付九掐着喘不过气来,他用力左右摇晃着我,突然一松手,旁边的蜡烛火光一闪,一个女人的鬼影子站在我们旁边。

    我咳嗽着大口喘着气,被掐的我已经眼冒金星了,眼前一阵黑的,缓了一会,我才看见这女鬼。

    这女鬼直挺挺地站在旁边,一身大红的古代嫁衣,盖头上金色的囍字还挺喜庆。一阵呜呜呜地哭声,这女鬼怎地在哭啊。

    我喘过气来一屁股坐在炕上,抱怨道:“九哥,你下手也太狠了点。”

    付九坐在我旁边搭着我肩膀,“不狠点这货也出不来啊。你看她的脚。”

    我按照他说的向她的脚看去,一对小巧的三寸金莲,那双鞋不就是之前在门口老三捡到被我扔了的?

    我下意识瞥了一眼老三,老三还纳闷,“老四,你说鬼在哪呢?那眼药水用完了,我看不见啊。”

    我没空搭理他。你想啊,一个女鬼,还是三寸金莲,这少说也死了一百多年啊!“九哥,你说怎么办啊?”

    付九看了一会这女鬼,突然一个翻身躺在炕上,拉过被子给自己盖上,“吹灯,睡觉。”

    “啥?”我心想着付九是多大的心啊,这边站着个一百多年的女鬼,他还睡得着?老三和王敬倒是听话,找了个地方躺下。也是,坐了一夜一天的火车,这还深更半夜了,早就困得快睁不开眼睛。付九见我们都躺下了,他也懒得下地吹蜡烛,“哎,妹子,帮个忙,把灯吹了。”

    突然一阵阴风,这屋里一点光亮都没有了。

    第二天我们起了个大早,那女鬼居然不见了。我打着哈欠出了屋子,耿大柱正在院子里压水。他见我出来,满脸褶子笑着跟我打招呼,“哎呦,起来的挺早啊,昨晚上睡得还行吧?”

    我站在院子里抻了个懒腰,顺便听听隔壁人家有没有动静,“谢谢您,要没有您啊,我们都得睡马路了。”

    付九老三和王敬都出来了,耿大柱拎着水桶走过来,“别急着走,等一会我给你们热点早点吃。”

    “这就不麻烦您了,我们要在村子里转转,找到我们要找的就回去了。”付九把我的背包递给我就要出去。我们也跟在他后头,耿大柱在我们身后喊,“要是没找着就回我家,我给你们做饭。”

    我们出了耿大柱的家,也不知道该往哪走。这村子里人家还真不少,家家户户的烟囱还冒着烟。

    我们来着是为了找什么乱葬岗,我寻思着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那种地方,我们怕村民们觉得晦气也就没问。付九带着我们左逛右逛,走了有一会儿,村里的人都赶着牛去村外的大地耕种了,我们也没见到有什么乱葬岗,只好跟在村民后头再去看看。

    老三快走不动了,回头看一眼离着不近的村子,“我说,要不咱还是回去问问吧,这跟个没头苍蝇似的,这得找到什么时候啊?”

    “就你废话多,人家敬姐都没觉得累,你这体格先不行了?”说归说,其实我也累了。

    走了一路,我发现有点不对劲。我们和不少的村民都擦肩而过,也有面对面来的,他们居然都不抬眼皮看我们一眼,只是低头看着脚下的路。要是这地坑洼不平还有情可原,但是这地连大块的石头都没有啊。

    “你看,那边,是不是有座庙?”老三来了精神头,指着前面不远的地方。

    我踮起脚看着,前面离着不远不近的地方还真有一座不大的庙,但是好像很久都没人去过,那庙看起来有点破旧。

    “那庙不对劲,阴气有点重。”付九嘴上说着,也没有要回去的意思,反倒是加快脚步。

    我们是来找乱葬岗的,怎么改成找庙了?心里吐槽归吐槽,该去还得去。而且庙,那供的都是神佛,阴气怎么会重?

    走过去花的时间比预计得还要长,我已经走不动了,好在这庙就在眼前。要说没人来这庙,这庙门口的杂草倒是被踩出一条不窄的小路。累得半死的我和老三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想进去坐一会歇一歇。

    这庙的匾额已经不见了,大门也破旧不堪,木头门板都碎了,上面还挂着蜘蛛网。老三轻轻拉开门,正好露出能侧身进去的缝,要是来得再大我都怕把门板拽下来。

    我们几个胡乱地扇着眼前的灰,这灰大得都睁不开眼。付九突然喊了一声,“谁在那!”

    我和老三还有王敬动都没动,看着庙里的动静。这破庙的佛像都不见了,只有一个只剩蜡烛的供桌。

    “哪有人啊,九哥你是不是神经了?”老三看了好几圈。

    周围什么影都没有。

    我和老三也管不上这地是干净还是埋汰,一屁股坐在地上。王敬和付九走到供桌前,王敬弯腰一捡,一个小巧的红色的东西被她捡在手里。

    我看着她手里的东西忍不住叫出了声,“这不就是我扔的那只小鞋么?”

    王敬一愣神的功夫,供桌突然被掀开,那下面居然藏了个人奔着王敬就去了!

    王敬晃过人影抓着那人的胳膊一个擒拿手,把他压倒在地,那小鞋也一个没拿住掉在地上。那人拼了命地挣扎,我怕他伤到王敬,拉着老三就要帮忙,没想到那人居然挣开王敬,也不打也不跑,只是捡起小鞋蹲在那一个劲地自言自语。

    “媳妇,媳妇,摔疼了吧?”

    这人蓬头垢面的,外面的衣服破破烂烂,里面似乎套了一件别的衣服,还挺扎眼的。他用脸贴着那只鞋,就跟是他亲人似的。

    “合着这货这里有点问题啊。”老三指着自己的脑袋。

    我怕他突然暴起,拉着老三和王敬往后退,付九却走到他面前蹲下,看着他,“你是谁啊?”

    那疯子只顾着亲近那只鞋。

    “这鞋是你媳妇的?”

    我都怀疑他到底能不能听懂人话。我感觉这庙里有点压抑,想出去喘口气,我刚转身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人。

    “耿二狗!”耿大柱突然出现在门口,急急忙忙跑进来拉着那个疯子,“二狗,你怎么跑这来了,我找你一早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三寸人间〕〔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魔临〕〔谍海猎影〕〔转生眼中的火影世〕〔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