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心待我如初 情敌上线
    <b>最新网址:“偷得浮生半日闲啊……”暖和的阳光洒在某个俏丽的小脸上,这个人儿对着窗台伸了个懒腰,“好叻,今天工作完成~耶”

    “瞧把你累的,不是让你别着急交任务的嘛,把你自己累坏了我可心疼坏了的!”

    莫彩彩头都没转,真不想理这个二货。今天周一,她潇洒了两天,本来在家和林野斗智斗勇的就要花些脑细胞,来到公司本来想着赶紧做完实验也好放空一下,正打算这么做,这烦人精就进来了。这烦人精叫寻意,是她的上级领导,从她来应聘,就开始烦她,她已经把话挑明过许多次,让他别浪费时间,哪晓得这人脸皮比桥墩子还厚。

    见彩彩没理他,寻意也没生气,还是笑眯眯的往她跟前凑,“彩彩啊,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我们好久没出去约会啦,你不想我吗?我好想你啊。”

    “你能不能别瞎扯,谁跟你约会过,还有,我跟你不熟吧。”彩彩实在不想搭理他,打他两初次见面,她就感觉这个人和她不是一类人,那种感觉里还夹杂着厌恶。不是寻意长得丑,反而这个寻意是一表人材,还才高八斗,他们公司里的女员工每个都认为寻意是男神,而且寻意为人处事也深得他们的心,办事效率极高,但却十分低调。可彩彩总觉着这人没那么简单,心底里告诉自己要离他远一点。

    莫彩彩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不想再和他单独待下去,寻意见状,也不好多加阻拦,只是还在喋喋不休:“彩彩,亲爱的彩彩,你就给我个机会吧,我只想带你吃个饭。”

    这一次,彩彩理都懒得理他,直接绕过他,走了。

    寻意的笑容渐收,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周身也随之散发出紫色的光芒,他身后实验台上的试管直接崩碎了一个。“呵,小彩彩啊,这个时空的你还是冥顽不灵,真让我伤心。可那个人不在你身边了,你迟早是我的。”

    公司门口围了一群人,一群人中间好像有个认识的背影,彩彩慢慢从人群里掰开一条缝用力往前钻。以前她肯定是对这种围观的事情不感兴趣的,可今天不知怎么地,下意识里她认为这里面围着的是整天窝在她家沙发上的林野。

    “咦,林野?你怎么在这?”

    果然是这个二货,只见他双手交叠在胸前,冷着一张脸,彩彩忽地想笑,以他们这几天的相处,她知道林野脾气古怪的很。那天吃饭可可热情的给他夹菜,他丝毫没去吃那个菜,只是一味的吃自己的。好在可可并不当回事,彩彩事后问他怎么那么不给面子。他说他不碰别人碰过的东西,也不喜欢别人来碰他的。说完还别有深意的看了彩彩一眼,彩彩浑身一震,也没再多说什么。

    林野在人群里看见了彩彩,再看到她有些坏笑的脸,咬着后槽牙往她身边走,在她身边站定后,拽起她外套上的帽子,拽着就走,“我来接你下班。”

    众人看着这一幕,心里哑然,原来是来接厂花的。(估计是从彩彩进公司那天起,就有人传出彩彩是他们的厂花,长得漂亮,人也和善。。。)

    彩彩抬起头鄙视了林野一眼,小手在空中挥了挥,表示不满。“你这样我好丢人啊,林野你给我撒手!”

    “不,我乐意。”林野拒绝的干脆利落,让他等那么久,哼,就不让你低调!

    “... ...”

    “彩彩,你这是?”某个不识相的拦在了他们面前。

    这回换林野身躯一震,他眯起眼睛,看向来人,“呵”轻呵一声,直接绕过。

    彩彩有些莫名,但她也不想理这个拦路的。不过这个拦路的并不这么想,他继续跟着他们,一路走一路说:“彩彩,这人你认识?你别跟他走,他不是好人。我护送你回家好不好。”

    “我认识他,不用你操心。”彩彩没什么好口气的说。

    林野突然站住,手却没松开,他看了眼跟着他们的人,语气带着点森然:“我不想看见你,寻意。离我远远地,也离彩彩远远地,这句话我不会说第二遍。”

    寻意也跟换了一张脸似的,口气里俨然带着恨意,“林野,你以为这是哪里,你也不再是以前的你。你才是那个应该远离彩彩的人,你我都知道,你再这样下去的后果。”

    “你俩认识?你两这对话,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彩彩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

    “我会希望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过这个人。”林野撂下这句话就松开彩彩的帽子,转而拉起她的手,从寻意身边离开。

    寻意也没有再追上去的想法,只是站在原地。

    看戏的众人小心议论着,他们中大都数认为,是冷脸帅哥和他们的寻大帅哥为厂花争风吃醋,寻帅哥不敌冷脸帅哥,败下阵来。要是让彩彩听到,估摸着得笑趴,她自己可没有自己是厂花的这个觉悟,她一直认为自己很普通,而且有点糙。

    看他们逐渐走远的背影,寻意的目光也越来越寒。

    两人并肩走着,“林野,你怎么了?”莫彩彩小心翼翼的问。

    林野没说话,也没停下脚步。

    彩彩乖巧的没在追问,心想,这货又怎么了,难道他跟寻意有仇?

    一路无话,他们回到了家,林野直接踏入厨房去做晚饭了。莫彩彩倒了杯水,狗腿一样跟在他身后进了厨房,殷情的递上去,“大厨,要不先喝口水?”

    林野看了她一眼,嘴角起了一丝笑意,‘这小东西比以前倒是会做人了些。’

    “你出去吧,去玩会儿,一会就能吃了。”林野接下彩彩手里的水,抿了一小口,继而把她赶出厨房。彩彩笑嘻嘻的点点头:“大厨您忙,我这就退下!”

    莫彩彩觉着她的胃现在已经极度离不开他了,想到每天都有好喝的汤和好吃的菜,她就特别期待回家。覃可可这段时间也常去蹭吃蹭喝,林野还是没有太多的笑脸,但可可无所谓,她是去吃饭的,又不是去相亲的,她家彩彩欢迎她就行了。

    “你是说寻意这个大帅哥和林大厨不对盘?”

    “小点声!”

    彩彩一把捂住可可的嘴,这丫头怎么老是一惊一乍的……

    “那那,他俩怎么会认识的呢?难道以前是同学?”可可小声的和彩彩猜测着,“也许是大学的时候又同追一个女生,结果两大帅哥掐起来了,那个女生选择了林大厨,寻大帅哥对他恨的不要不要的……”

    可可把故事说的绘声绘色,彩彩都觉着那是真实发生过的了,边听边点头,还时不时插上两句自己的意见。她们两在彩彩的房间里聊的忘我,从低声细语,到后来越说越兴奋,可可有时候说着说着还蹦哒起来。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林野早已经满脸黑线,他从小耳力就极好,今天本想带上耳机不再去听小姐妹两的悄悄话,哪知这个覃可可的声贝已经盖过了耳机里的音乐,他只好叹口气拿下来,静静地听她们之间的对话。林野不得不佩服可可的逻辑性,故事情节居然和现实不谋而合到百分之80的样子。他想起来一个人,那个人的思考方式和覃可可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假如哪天他们有机会见个面,那就有趣了。林野无声的笑笑,他很享受现在的生活,但如果能更近一步,或许他会更开心。

    转眼就要元旦了,林野这天带着彩彩出门逛街,说是要置办几件衣服,新年新气象。

    外面很冷,尤其是湿度高的南方,彩彩最喜欢一件黑羽绒服穿一个冬天,又耐脏又耐寒。逛街什么的,都太冷了,又太浪费时间。可可常说她的邋遢性格放在她那张脸上真是遭了天谴。这不,连林野都看不下去了,哪有姑娘家整天穿的黑漆漆的。

    他们来到一家女装店,店员看见林野,两眼都在放光,赶紧对着镜子照了下,整理好着装,笑容可鞠的迎上去,“先生,给女朋友买衣服吗?这是我们家这一季的新款,您先看看?”女店员手指向一排打着高光的衣架,彩彩看了一眼,‘哇,不是红的就是绿的,太花啦……’注意到彩彩略带嫌弃的眼神,林野环顾四周,往前走了走,来到另一排衣架旁,从中间选了一件衣服递给彩彩,“去试试。”

    他拿的衣服是长款白色羽绒服,帽子上绕了一圈细细的白色绒毛,摸起来很有手感,衣服袖口点缀着小颗的珍珠,腰间有一条装饰用的刺绣腰带。彩彩点点头,拿着衣服走进试衣间。女店员见正主离开,悄然靠近林野,一改脸上的工作式笑容,妖娆万分的开口:“帅哥,你看要不要留个手机号,我们店有活动打折的话可以给你优惠,更方便我们联系啊。”话没说完,芊芊玉手已经往林野放手机的口袋而去。林野头一低,眼神锐利的扫过她,周身泛起寒气,不需要他开口,女店员已经被这一股突如袭来的冷意给吓退了几步,这时,恰好彩彩换好衣服走出试衣间,“林野,你看。”她在林野面前转了一圈。“好看吗?”

    “好看,你人比较好看。”

    “……”头一次听到林野夸她,彩彩差点磕掉下巴。

    “你刚才进来被门挤了?”

    “小没良心的,夸你还不知道谢谢。好了,就这一件吧,再换一家看看。”林野宠溺的拍拍彩彩的头,拿起彩彩换下的衣服去到柜台边付钱。彩彩怪不好意思的,连忙跑上去说:“吃你的喝你的,怎么还好意思收你的礼物。我自己来吧。”柜台的收银员很习惯这种套路,男人带女人来,女人先客气客气,接下来还是男人给钱。彩彩已经掏出钱包拿出银行卡递给收银员,林野拿过她的卡,塞进自己口袋,再拿出自己的一张黑卡,“我的钱比你多,这张卡也是你这辈子工资加起来也不够的数目,乖,旁边等着。”

    收银员还算镇定,毕竟看到过的有钱人也不少。而彩彩就已经目瞪口呆,她一直认为跟她挤一间小屋子的还整天没事可做的男人是个无业游民,甚至有一段时间被可可给灌输了林野其实是个鸭子的观念。啧啧,难道真是?不然怎么会那么有钱... ...林野瞥见她的表情,一会惊讶一会了然一会又不敢置信一会暗自笃定,好笑的捏捏彩彩的脸,“你怎么能在一张脸上做出这么多表情。”

    “别捏我。”啪,彩彩一巴掌打掉他的大手。

    林野双手一起上,捏住她的两颊,还揉了几揉,甚有手感。他满意的说:“我想捏就捏。哼”

    “哎呦喂... ...”彩彩直翻白眼,啪啪又去打他的手。

    一旁的收银员和女店员那叫个羡慕嫉妒,这是什么神仙眷侣,在这就打情骂俏了么,还让不让人活... ....

    两人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一个还在试图去揉捏,一个小手乱挥地阻止,就这样闹了半晌,衣服结完账,两人只好打道回府了。因为某个大小姐说她饿了,想回去吃某个大厨做的菜。

    白天出去玩累了的彩彩倒在床上就睡着了,林野怕她睡得不安稳,还悄悄给她床边放了安神丸,顾名思义,这个丸子是帮助睡眠安神用的。安神丸是林野自己琢磨出来的,散发出来的香味很淡,小小的一颗,不一会就会自然挥发掉,也不会留有什么痕迹。看着床上恬静的人儿,林野好像怎么看也不够,小东西啊,你也不问我到底是哪儿来的,也不问我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就这么放心和我住在一起,是你的心太宽还是... ...

    忽然,林野关上房门,收起脸上的眷念,转过身对着客厅里的站着的一个人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那个人一屁股落在沙发上,客厅里的灯顿时全都亮了,他长着一副和林野差不多的脸,只是线条更坚硬些,身高也和林野一样,这身材倒是比林野更结实点。那人翘起二郎腿,看似心疼的说道:“我来看看你准备什么时候带我弟媳妇儿回去,她那可爱的大儿子可快要把他爷爷搞得快崩溃了。”

    林野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淡淡的说:“他说自己可以搞定的,他那么喜欢含饴弄孙,那就继续带吧。我也没见孩子的奶奶说什么,大老爷们儿还矫情。”

    “你这话被他老人家听见可是会伤心的,死小子。”

    “别装了,有事说事。”

    “没意思,真的,林野,你真没意思。当初弟媳妇怎么会看上你。哎。”

    “你特地跑来我这儿找练?”

    林野作势举起右手,刚发出一点蓝光,沙发上的人打了个响指,蓝光消失。

    “呵,几天不见,功法到有些进步。”林野的眼睛微眯起。

    沙发上的人摆摆手,“别,我可没时间和你练架,说正经的,我真的是来告诉你,老爹已经答应湘湘,让她出来寻你了,我只是快了她一步,提前告知你。让你有个准备。”

    “哦。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林野听完他的话还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很直接的请他离开。沙发上的人见怪不怪的甩甩胳膊,也没再说什么,唰一下消失在了沙发上,客厅里的灯也都灭了。

    等了一会儿,林野才慢慢站起身,在窗户旁洒了一层粉末,粉末撒完一会儿就消失无踪了。我不会让任何人骚扰到你现在的生活,小东西,你想要的,我都会陪着你一起实现。<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大明最后一个狠人〕〔转生眼中的火影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