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心待我如初 我的男朋友
    <b>最新网址:“元旦公司组织部门聚餐,要带家属的那种,要不你陪我去?”

    “家属?我是你的什么家属?”

    “咦,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陪我去!”

    “有好处吗?”

    彩彩瞪着林野,鼻孔都撑大了一倍,这货居然坐地起价。

    “好,我陪你。”林野笑眯眯的答应下来,“不过,你得先告诉我,我是你的什么家属。”

    彩彩想也不想脱口而出:“男朋友。”

    林野愣了一下,随后笑的更加灿烂,语气也更加轻快:“好,很好,晚上给你加个鸡腿!”

    “那再加个鸡胸吧,上次炸的那个好好吃吖……”某个小猪跟在林野身后屁颠屁颠的诉说她对某某食物的念想……事后,彩彩想想好像哪儿不对,不过算了,是林野又不是别人,嘻嘻。

    聚餐设在某高级餐厅里,领导特地订了两个大包厢,彩彩带着林野找到包厢号,刚踏进门,早就等在那里的寻意已经上前给彩彩送上一束花,包厢里的同事们起哄:“哟哟……”

    彩彩颇有点尴尬,她身子往后仰,想远离那束花,她对花粉过敏的,这个寻意是不是出门没带脑子,老给她找麻烦。林野脸带不悦地挡在了他两中间,“拿开。”这话就像冻成冰块的水,冷飕飕的飘向寻意。寻意手上的动作虽停住了,但丝毫没有让步,眼里慢慢积起恨意。这时,包厢里都安静了下来,大伙都不知道怎么打破这个局面。

    “彩彩!你是在等我吗?我来啦,宝贝儿!”覃可可出现在包厢门口,一个箭步冲向彩彩,来了个满怀。

    彩彩真心感谢她的好可可,来的真及时!

    “你喊谁宝贝呢?覃可可,你给我换句称呼。”林野不满的看向覃可可。

    覃可可耸耸肩,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意思是就不,你能拿我咋滴?略略略略……

    “你们两够了!我们还是先进去吧。”彩彩左手拉着可可,右手拖着林野,绕过寻意,走了进去。

    寻意现在才叫真正的尴尬,他低下头藏好失落的心情,自己鼓励自己,‘这个世界和你的不一样,我不会输给你。’再度重新回到人群中的他已经调整好状态,笑容灿烂的和众人说话。包厢里的大伙也都心照不宣的略过这个饭前小插曲。

    大伙依次落座在大圆桌旁,彩彩被可可和林野夹在中间,两人跟斗鸡似的,用眼神威胁着对方,彩彩懒得理会,心里只想送他们两字:幼稚。

    “咳咳。。”穿着一身笔挺西装的中年男人举着酒杯站了起来,“我代表公司向大家表示一下,今年大家都辛苦了!”

    “不辛苦,领导最辛苦!”不知道是谁抓紧一切机会拍着领导的马屁,带了个头,把两个手拍的啪啪响。大火不好意思不拍啊,于是就跟着一起拍,中年男人表示很欣慰,点点头,示意还有话说。“我们公司呢,最看中各位的归属感,有了这归属感啊,办事才更尽心。所以今天,邀请各位带上家属一起来吃个饭聚一聚,希望让你们的家人们也看到你们服务的公司是人性化的,是有集体精神的,是蓬勃向上的,是... ...”

    这个领导一说起话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彩彩看着满桌的菜,内心里把这个男的从上都下问候了一遍。林野压根没去听那男的慷慨激昂的讲话,他只关心会不会把彩彩饿着,平时这个点,他两已经开始吃饭了。“是不是饿了?”他问对着饭桌发呆的彩彩,彩彩点点头,小嘴一憋。

    林野最受不了看到彩彩这个委屈的表情,他拿起筷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夹了一块硝肉放进她的碟子里,“吃吧。”彩彩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夹起肉就往嘴里送。吃完还朝着林野笑了一下。林野老脸都给她笑红了,赶忙又去夹菜给她。

    坐在一旁的可可十分不屑,我也可以夹菜给彩彩的,哼,就你能就你能。

    中年男人用余光瞟了他们一眼,正欲发作。寻意站起身,举起酒杯,“领导,我们会在您的带领下为我们公司在原有的基础上创下更辉煌的业绩!”这一番话说的着实漂亮,中年男人很满意的点头,和他碰了一下酒杯。寻意一饮而尽表示对领导的尊重,中年男人更加满意,直夸:“小寻啊,你就是他们年轻一代的代表,你就是他们要学习的榜样,楷模!”除了闷头吃菜的三人,其余大伙也都附和,他们对寻意也是真心的佩服,要能力有能力,要颜值有颜值。

    覃可可从一堆虾壳里面抬起头,低声问:“彩彩,你爸妈不在国内,我自然是你的家属啊,你带我来不就行了,怎么还带上大厨了?”

    彩彩在艰难的剥着螃蟹壳,还时不时吮吮手指上的蟹膏,听到可可的问话,她只好暂时停下手里的动作,附身过去和可可说:“他们又没规定要带几个家属,我平时都在吃林野的,现在有好吃的当然不能落下他。”这话本来不该让林野听到的,可无奈他老人家听力极佳啊。此时的林野正在喝汤,刚进嘴的汤就差喷出来了,他心里暗骂:辛辛苦苦给你天天熬汤做饭,都成老妈子了。捡人家现成的人情顺水推舟,看我回去不给你上上课,下次就别想再出来!

    宴席已经进行了一大半,寻意也没再找过彩彩的麻烦,他们也是坐的离对方比较远(当然是林野刻意为之的)。二十多个人的大圆桌,他两几乎是一个在东,一个在西。

    然而,事情远没有林野想的那么顺利。在临近结尾的时候,寻意摇摇晃晃来到彩彩身边,他的双颊泛红,看起来喝了不少了。身上也有一股浓郁的酒味,彩彩皱起眉头,不想理他。寻意还是开了口:“彩,我是来跟你旁边这位喝酒的,你不知道吧,你旁边这位可是千杯不倒的酒神。”随即他举杯转向林野,挑衅的说道:“林野,我们两可是好久没有一起喝过酒了,来,喝一杯。”

    “我不跟不相干的人喝酒。”林野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吃着碟子里的菜。

    众人议论纷纷,有些看不下去的就说:“你谁阿你,人家敬你酒,你不喝也就算了,还这么没礼貌,我们这可不欢迎你这样的人。”“就是就是。。。”“可不是吗,架子真大,他以为他帅了不起啊。”“。。。 。。。”

    覃可可吃着西瓜,看着他两,有一种在看偶像剧里男一和男二为了女一吃醋斗殴那种桥段的感觉。当事人彩彩不愿意见到林野被欺负,正预备开口怼那些多管闲事的人,林野在桌子底下拍拍她的手,意思稍安。他自己可以解决。

    只听林野正色道:“各位,我是彩彩的男朋友。我在这里先谢谢各位平时对彩彩的照顾。”

    “什么,什么,你两背着我什么时候暗通款曲的?”

    “... ...”莫彩彩真想掐死这个好闺蜜,不会用词就别用嘛。可可的惊讶不是假的,她还以为彩彩视男人为粪土呢。她仔细瞧瞧林野,果然抓住女人的胃也是可以抓住女人的心的。可可给林野竖起了大拇指,林野接收到她的赞许,挑了挑眉,脸上写满了骄傲。

    还站在那里的寻意已经满脸怒意,手里的酒杯就差给捏碎了。

    众人也都知趣的不再开口,人家都是男女朋友了,你寻意就别插上一杠子了吧。事实证明,厂花的眼光着实高。

    莫彩彩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她并不排斥林野,那她排斥林野是她男朋友吗?好像也没那么排斥... ...天天有好吃的,也不用自己动手,不用喊外卖,长得也不赖。那就先让他当着吧。彩彩暗下决定,给林野一个名分,从今天起,他就是她莫彩彩的男朋友了。

    林野见彩彩并没有反驳他的话,心里自是很开心。但现下还装出一副淡淡的模样。

    讲话的中年男领导这时走到寻意身边,拍拍他的后背,安慰着说:“小寻啊,姑娘千千万,就算了吧,哈。走,咱们继续喝酒去。”寻意知道这是个台阶,他微笑着点头,跟着领导走回座位。

    聚餐结束,大家意犹未尽闹着要去唱歌。彩彩不感兴趣,林野更不感兴趣,就连可可都兴趣缺缺。于是三人和众人打了招呼就离开了。

    三人商量去江边转转,消消食。

    夜晚的江风吹得人脸都疼,三人都一阵哆嗦,还是决定先回彩彩家喝杯热茶坐着消食吧。<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大明最后一个狠人〕〔转生眼中的火影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