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心待我如初 出宫
    <b>最新网址:自那日被林野从熙云殿一路抱回祈云殿,宫中就流传开来这么一个段子,大殿下在二殿下处又看上了莫姑娘,将其抢回了熙云殿,不料被覃大小姐得知,并与二殿下联合起来上门讨说法,最终以二殿下怒砸熙云殿抱回美娇娘,覃可可心碎与之诀别,大殿下不忍美人落泪当下下定决心,痛改前非,重新做人,覃大小姐看其已有悔意,便又投入其怀中给其一个机会。莫彩彩认为这编撰之人很是了不得,不做狗仔真真是埋没了。甚可惜,可惜... ...

    林野刚从外面回来,就见莫彩彩半躺在窗台边,半只胳膊伸出窗外,都给雨水打湿了,也没见她有伸回头的迹象。他皱皱眉,来到她身边将她的胳膊给拽了回来。彩彩懒洋洋的回头看他,脸上堆起一抹淡淡的笑,“你怎么回来了?听你边上的乐童说你今日要和王上商谈水灾之事,这就结束了?”

    “嗯,原本是要谈到很晚。”林野点点头,随后顺势在彩彩身边坐下,将她胳膊上的水擦干,接着继续说道:“王城的地势较高,排水沟也做的很是不错,下了那么多日的雨倒也还吃得消。可除了王城之外的各个城镇都前后遭遇了大水,现在最拍的是这大水过来,而会引发出来的瘟疫疾病。想到此处,父王就命大祭司准备防治瘟疫的灵药。也命我们各自回寝殿收拾收拾,过几日出发去民间走走看看。”

    “去民间?我也要去!”彩彩听到有机会可以出宫,她当然得要跟着的,一方面这出去走走看看的时间谁知道会多久,她可不想在这联系不是很方便的空间跟林野二人远距离交流感情;另一方面,她一到这里就住进了王宫,她很想看看这里的其他地方是什么样子的,看看各地的风土人情。

    林野拍拍她的脑袋,摇了摇头,一脸可惜的说:“我也很想带你去,可父王交代了,这次出宫不得带那么多闲杂人等。”

    “我不是闲杂人等!我可以去帮忙啊,更何况你们带上我,说不定可以帮你们解决一些你们没法解决的难题。”彩彩义愤填膺完,不客气的回拍了一下林野的脑袋。

    从小到大都没人敢碰一下他的脑袋!林野呆愣了几秒,瞬间爆发,“你你你!你你碰我脑袋!可可耻”

    “...你怎么说话都结巴了?还可耻?你不会没让人碰过脑袋吧?”

    林野气呼呼的不想再搭理她,唰的一下站起身来就往门外走去。出门前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句:“你抓紧时间收拾。”

    “收拾什么?”彩彩莫名其妙的咂咂嘴,过了半晌方才反应过来,大笑着从窗台边蹦跶起来,“哈哈,这是要带我一起去了呀!哈哈哈。”

    相隔甚远的廊道内,林野将头轻轻的搁在廊柱上,边上的小厮乐童误以为二殿下又在替水灾的事发愁,殊不知我们这二殿下耳力极好的情况下,把彩彩房里的傻笑听得一清二楚,他堂堂二殿下怎么能在人前毁了以往高冷淡雅的人设,于是乎他就把头埋下来呼哧呼哧的闷着笑,还好修为深,得了内伤也不怕。

    没过几日,彩彩就被通知要出发了。她看看自己收拾的行囊,里面除了几件换洗的衣物,还有些装了灵药的瓶瓶罐罐。值钱的倒是真没有,她在这王宫里白吃白喝,也不知道这里通用的什么钱,是铜钱还是银币?

    “瑶吉,你们这儿的钱长什么样子?”彩彩询问正在旁边倒水给她的小宫女,这小宫女是打从她第一晚住进来就开始伺候她吃喝拉撒睡的。此女还是比较善良听话,也未曾看轻过她这个不知来历的人,还给她讲解这宫里的规矩,就怕她出去乱得罪人,天天盯着她嘱咐宫里不比外面,要谨言要慎行。彩彩经常拿她开玩笑,年纪不怎的大,说起话来堪比小厨房的李嬷嬷。瑶吉每每都跺跺脚红着脸跑开。然后又跑回来,还是红着脸,不过会回嘴了,且就一句:小姐真坏。这等好玩的小丫头,彩彩是很乐意陪她说笑的,开得起玩笑的心都大。

    倒完水的瑶吉,耐心的从怀里掏出钱袋,从里面拿出一枚银币放到莫彩彩手里,她说:“小姐,这是我们人族通宝,无论去到人族的任何城镇都是可以使用的。”

    彩彩接过银币放在耳边轻轻敲了一下,“嗯,有和铃铛一样清脆的回音。”

    “小姐,这是官币,含银量比民间用的都要高呢。”

    “咦,那我有月例吗?”彩彩本不是看中钱财之人,但出门在外,没有钱财榜身,显得格外没有安全感。

    “殿下说了,您想要什么就给您准备什么。”瑶吉笑嘻嘻的把一整个钱袋都交到莫彩彩手里。

    “你都给我了,你不就没钱了?”

    “这就是给您准备的,是殿下说,您会需要这些。”

    莫彩彩看看手上的钱袋,心里美滋滋的。“瑶吉,帮我把这个放进我的行囊里吧。”

    “是,小姐。”

    在瑶吉的协助下,莫彩彩的行囊终于收拾妥当,她见没什么可以做的,想在出发前再找一下覃可可,从那次苍南池事件后,可可都好久没来找她玩了。于是她问瑶吉:“我若是要去找覃家小姐,可以直接出宫吗?”

    瑶吉点头,“当然可以,殿下吩咐过,小姐您想去哪就去哪。不过,您得事先跟殿下说一声。”

    “那他在哪儿?我去找他。”

    “乐童跟奴婢说殿下今日没有出门,这时候应该还在寝殿休息吧。”

    “甚好甚好,乐童如今越发的会做人了。”

    “……”瑶吉默默鄙视了一小会自己的主子。莫姑娘刚来这的时候殿下就吩咐她来照顾她的饮食起居,才开始那会瑶吉心里是害怕的,她就经常找殿下身边的乐童吐露担心自己做不来的心声,可没几日相处下来,莫彩彩为人处事都十分满她的意,一点也不骄纵,还时时跟她说我们都是人,何有贵贱之分。乐童与她都是从小跟着二殿下的人,自然深得二殿下的信任比别人多,她现在很希望莫姑娘能和二殿下在一起,她觉着莫姑娘的心思单纯,还对她家二殿下是用了真心的,这样什么都不图的姑娘在这王城定是没有的。她们二殿下也就外人看着瓜薄无情,其实十分护内,做祈云殿的奴婢是打心底里的骄傲!莫姑娘得知她与乐童有些交际后,常常让她打听二殿下这日做了什么,有哪些烦心的事。本以为她也是那种整日喜欢粘着二殿下的人,殊不知她只是知道后就自己躲进房里,忙活起来。忙完再出来以后把考虑好的事情告诉他们,让他们去和二殿下交流,而且也不会没事主动去找二殿下,不会献殷勤,就只是默默付出。这样的莫姑娘,瑶吉心里是万分喜欢的,也想着尽量帮助她和二殿下,希望两人能圆满。

    寝殿内,林野好整以暇的坐在书桌旁看着书,他察觉出有人一阵风似的进来了。

    “小野,我要出宫找可可!”

    “跑慢点儿。”瞧瞧他这殿里养的小东西,有时候是还真磨人了些。“找她做甚?”

    莫彩彩跑的是急了些,这不也是想着早点出去看看可可近况。她先顺顺气,而后拿起林野面前的水杯一饮而尽。林野看到也没做声,又帮她把水添满。彩彩感谢的看了他一眼,咕咚咕咚,又喝了下去。

    喝完水,彩彩这才说道:“我想去找可可,自那日熙云殿以后她就没找过我了,我挺想她的。”

    “她被她父亲关了禁闭,自然是出不得门的。”

    “因为她去了熙云殿?”

    “小东西,你怕是不知道覃相不怎么看中我那个大哥吧。”

    这话说的怪异,他大哥以后是极有可能做上王位的,覃丞相不愿意女儿飞黄腾达?

    “覃丞相是不是对林知有些误会?”

    “可能吧。我劝你也别出去了,反正覃可可也是要和我们一起出门的。”

    这消息来的着实太好了,彩彩喜形于色,当即跳到林野身边,抱着他的脑袋,吧唧,一嘴亲到他的脸颊上。

    林野再次石化,这人怎么说亲就亲!他又被轻薄了?!

    不等林野反应,彩彩已溜回自己的房间。她答应过他不再亲他,可实在没忍住,这也不能怪她,嘻嘻。

    房内寂静无声,林野轻抚被亲过的脸,暗暗地跟自己说,‘不能让小东西自己一人亲的那么开心,我也得亲回来才是。’

    这日天空仍阴沉沉的,好在没有再继续下雨。林肖贤站在城墙上眺望已经出发的林知几人,自言自语道:“望你们能一路平安。”

    “王上,莫要担心,两位殿下已然是出类拔萃,这次的任务也可当是他们人生中的一场小小的历练。”站在林肖贤旁边的覃丞相安抚道。他已入花甲,声音却掷地有声,想来这身体也是健朗的很。

    “嗯,覃相说的是。”林肖贤想来也对,暂时放下心来,转身回宫。<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转生眼中的火影世〕〔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