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心待我如初 雾气中的怪物
    <b>最新网址:“师傅,师叔醒了。”一道沙哑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里嘎然响起,姬无风背着手正站在用来关莫彩彩的茅屋前,他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喊他师傅的人,那人身着长长的黑袍,和他一样带着面具。姬无风对他点了点头,而后绕过他走向他身后的茅屋里。

    黑衣男子随即跟在身后,只是他并未进屋,而是站在了门外。

    茅屋里的设施和彩彩那里并无二样,只不过躺在床上的人儿被贴心的盖了层薄被。此刻,躺在床上的人已然清醒,她瞪着刚进来的姬无风,嘴巴使劲的蠕动着,要是能发出声音,怕是姬无风会被她生生骂哭。

    “师妹,别来无恙啊,这几年你过的如何?”姬无风一改往日冷酷无情的模样,用温柔无比的声音询问着躺着的覃可可。覃可可撇过眼去,不想看他。姬无风也不恼怒,他压低声音,温和的接着说:“等事情结束,我带你一起回谷,我们好好孝敬师傅他老人家。”

    可可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事情结束?’她用眼睛无声的询问姬无风。

    “你先躺会儿,过会便知。”姬无风又看了可可一眼,转身便离开了茅屋。屋外的黑衣男子依然保持一个姿势站在那里,姬无风出来后吩咐他道:“注意看好你师叔。”

    黑衣男子点了点头,默然的看着姬无风离开后,转身进了茅屋。

    林知和林野终于在夜半赶到了姬无风信上所嘱的地址,这是位于岐城几公里外的后山上。这里荒无人烟,他们只看见了平时上山打猎的猎人临时搭建用来短暂休息的茅屋,林野感觉到了莫彩彩的气息,彩彩应该就在这两间茅屋里的其中一间里。他并没立即跑过去,而是站在原地,对林知说,“恐有埋伏。”

    还没等林知开口回应,从茅屋后方走出来一个人,那人正是姬无风。他大摇大摆的走到二人面前,嘴角噙着一抹阴沉的笑,“欢迎二位光临寒舍。”

    “这什么时候成你家了?你有家吗?”林知看见他就来气,言语上自然不会放过他。

    果然这句话刺激的姬无风怒气上涌,脸上的青筋都在面具下面暴露了出来,他左边手掌的掌心形成起一团黑色。这时,林野发现了他的动作,瞬间聚起灵力,他不会给姬无风出手的机会。

    只是这会,在空荡荡的后山里居然下起了薄雾,林知用胳膊肘捣了捣林野,提醒他小心。姬无风大笑起来,他浑身聚敛起浓重的黑气,森然鬼魅般的气息在他周身发散开来。

    “他居然入魔了。”林知喃喃道,“好好的人不做,偏偏要去做个不人不魔的怪物。”

    姬无风听到了他的这句话,甚是不以为然,他眼里的杀气肆意,恨恨的说道:“做魔又如何?你们做人的就生来高贵是吗?你们怕是还不知道你们那高高在上的父王是如何鱼肉百姓的吧?”

    “放肆!我父王岂是你能妄加评断的!本殿下今日来就收了你这个逆贼!”林肖贤在林知的心里是神圣不容侵犯的存在,从小在他眼里的父王就是高大威猛不可战胜的人族最伟岸的王。姬无风的无理使林知更想赶紧杀了他而后快。于是林知随手捻起一道白光“咻咻咻”的就往姬无风劈了过去,他的动作太快,林野见状也不甘落后,他的蓝光早已蓄势待发,就在这时和着林知的白光一道向着姬无风劈去。本就被雾气笼罩着的黑暗里两道光束齐齐的朝着姬无风的面门就这么射了过去,然而姬无风站在原地,并未移动。

    “我是不介意被你们一掌劈死,可莫姑娘和师妹,你们打算如何?”姬无风轻伸出左手,释放出黑色的光圈,硬生生接下了他们两的攻击。他随后轻飘飘的一句话,另预备再度攻击的林知他两迅速停止了动作。就在他两没有进行下一步之时,之前的黑衣男子揉着莫彩彩从茅屋里走了出来,并站立在姬无风的身后。

    这一幕在林野看来甚是碍眼,他愠怒的捏紧了拳头。这时的莫彩彩身子还是不能活动,现在的她只能软趴趴的靠在那个蒙着面的黑衣男子身上。但她已经感觉到了林野的气息。这会要是可以动弹,她必定冲上去结结实实的给林野一个拥抱。她家小野真的来救她了呢!

    “还有一个呢?覃可可哪去了?姬无风你最好什么都没对她做,不然我让你连想死都是一种奢求!”林知的焦急已然溢于言表,他没看见活蹦乱跳的可可,他怎能放的下心。

    “小子,就会逞口舌之快。”姬无风看都没看林知一眼,他一把从黑衣男子怀里揉过莫彩彩,直接用手掐上了她的咽喉。“林野,你看清楚了,这位姑娘的命就在我思量的一刹间。”

    莫彩彩的眼角渗出了眼泪,她不是吓着了,而是这一掐的的确确是用上了劲道,她的咽喉处被掐的生疼。‘该死的姬无风...’

    见此场景,林野的双手开始不自主的颤抖,一旁的林知感觉到他的不对劲,微微皱起了眉头,“老二,你怎么了?”

    话音刚落,只见林野周身的蓝光大盛,姬无风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他松开了掐住莫彩彩的手,下意识的将莫彩彩移动到身前作为挡箭牌。“林野你最好看看清楚,莫姑娘可还在我的手里。你若是敢妄动一下,我定拉着她一起陪葬。”

    “老二,你若是误伤到彩彩怎么办,先看看情况再说。”

    林野将林知的劝说听了进去,蓝光缓缓的淡了下去。他厉声道,“姬无风,你想如何?”

    “呵呵呵...”姬无风笑的甚是阴邪,“我想你去死啊!”

    “就凭你也想我去死?”林野抬高下巴,蔑视的看着他。

    姬无风最是受不住这样的语气和目光,他几近疯狂的大声吼道:“你是林肖贤最宠爱的儿子,我要让你死无全尸,让林肖贤痛不欲生!让他尝尝失去亲人是什么滋味!让他下半辈子都在悔恨中度过!”

    “做梦。姬无风,你这辈子都没机会看到我死。”林野也是怼死人不偿命的主,他最讨厌别人威胁他。

    “是吗,那我就让你心爱的女人先去死好了。”姬无风虽然说过不伤害莫彩彩,可现在是林野在逼迫他,那就别怪他食言了。就在他即将手起刀落之时,背后的黑衣男子突然大喊一声,“师傅!小心!”原来是林知乘着空隙已闪身靠近了姬无风,在他明显的空门处一掌劈了过来,姬无风反应还算及时的将莫彩彩往林知身上丢去,想让莫彩彩替他接下这一攻击。莫彩彩整个人被他抛起,幸好林知收回了半成的灵力,顺势接住了落下的彩彩。但彩彩还是被林知的一掌给击中了,她现在只感觉胸腔里翻腾倒海的,喉咙里有咸滋滋的,若是能张口,应该会吐出一口血来。‘林知!本姑娘记住你了!’

    眼见莫彩彩已经安全,林野二话不说就提起灵力冲到姬无风面前,姬无风岂敢怠慢,抓着徒弟就往后退去。他一边退一边说,“师妹还在我手里。”

    这话一出,林知立马对着林野大喊:“别杀了他,救人要紧。”

    林野脚下一顿,“速速将可可放了。”

    姬无风也站住了脚步,他悄声吩咐了黑衣男子几句,黑衣男子看了眼林野他们后,快步转身离开了。没一会儿,覃可可被他从另一间茅屋里带了出来,比莫彩彩幸运的是,可可已经可以说话,她这时看见空地上的林知他们,赶紧大叫:“林知,老二,快来救我!”

    “可可!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林知见到覃可可上上下下的打量,就怕她哪里受了伤,哪里被欺负了,接着又紧张地询问,“你有没有中毒?你伤哪儿了没有?”

    平时可可就嫌弃林知话唠,当下林知的话语听在她耳中,别提有多暖心了。她回以他一个甜美的笑容,并且说道:“我没事!你放心!”

    姬无风最见不得覃可可对他人露出这样的微笑,他对着覃可可一甩衣袖,覃可可顿时脸就僵住了,嘴巴也不能再动。‘姬无风,你胆敢对本小姐下毒!?’此时的可可只能用眼睛怒瞪着姬无风。

    “你对她做了什么?”林知见状,恨不能上前夺下覃可可。

    “我说过,我只想你们去死。要是你们满了我的意,她们二人都会相安无事。不然,全都要陪我一起死。”

    说着说着,姬无风便开始运起灵力,周围的雾气更浓了,渐渐的能见度越来越低。这时,林野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赶紧让林知掏出元欢的解药,两人各自服下一颗。再看向莫彩彩,她没事人似的朝着他们二人眨眨眼,‘别喂我,我又不会中毒。’林野点点头,对她说道,“我知道,我不会乱给你吃药。”彩彩又眨了几下,林野再次点点头,“我懂,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再受到一丝伤害。别怕。”

    林知甚是无语的看着二人,“她都没说话,这你都能懂她的意思?老二,若不是你以为的意思,那可就丢人了。”

    莫彩彩斜了林知一眼,‘哼,我家小野完全理解了我的意思,好嘛!’

    “这个不用你操心,你还是关心一下怎么把可可救回来吧。”

    “这还用你说,只不过这雾气又是怎么回事,他能指望这等小毒就能奈何的了我们了?”

    “我看未必,这雾气里好像有东西。”

    事实却是被林野这张乌鸦嘴给说中了,在如浓墨般的雾气里,出现了“嘶嘶嘶”的怪声。林知和林野将莫彩彩围在中间,三人都戒备了起来,怕是来者不善。

    正如他们预料,一道暗影在林知那个方向瞬间略过,“小心!”林野出声提醒,就在此刻,又是一道暗影往他的方向俯冲而来。

    林野迅速的捻起蓝光“啪嗒”一声下,他击中了向他冲来的暗影,只听不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这叫声可比夜枭的叫还要来的尖锐刺耳。莫彩彩眨了眨眼,她这会真想堵住快要被叫声刺破的耳膜。林知反手也加入了战局,他所在方向的暗影乘机朝他飞来,他抡起就是一掌,不其然的同样又是一声惨叫。二人集中精力注视着四周,现在这个情况,即使是点了灯也会被深深的黑暗给吸走。莫彩彩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她不是怕黑,只不过这也太黑了,她都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瞎了...这时林野的话传入她的耳中,“你的眼睛没事,因为你没有灵力,所以才什么都看不见,别害怕,有我在。”彩彩这才稍稍安下了心。

    “老二,这怪物是什么?”林知抽空询问道,他对动物倒真的是不如林野了解的多。

    林野想了会儿,说道:“应该是来自魔族的夜鹰,和我们人族的夜枭是亲戚关系。不过,这里的夜鹰好像是被人在控制着,我们要小心些,此等怪物怕是不见血腥不罢休。”林知点了点头,他断不敢大意行事。就在他两在雾气里与夜鹰搏斗的时候,姬无风站在外面将里面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他仍然在不停地运用灵力,这些夜鹰已被他训练多时,杀不杀的了他们,他暂且不知,但肯定能将他们伤到体无完肤。想到这里,姬无风开口大笑,“哈哈哈哈..因果循环啊,林肖贤,哈哈哈....”

    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黑衣男子,默默的在面具下发出嗤嗤的笑声。动弹不得的覃可可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她暗自发力,牙关紧紧的咬住,她要冲破禁锢,她要去救他们。<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转生眼中的火影世〕〔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