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心待我如初 练练手
    <b>最新网址:夜已过半,林野三人仍被困在浓雾里,数百个夜鹰已死在了他两的掌下,但奇怪的是这些死了的夜鹰还会再一次的从地上飞起攻击他们。这样子的车轮战,再好的体力都会消致殆尽。林野让林知先行招架一下,他蹲下身查看仍旧没法活动的莫彩彩。“我给你把穴道解开,你乘机会赶紧离开这里。”说到便做到,林野修长的手指在彩彩身上的几大穴位点了点,彩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瞬间轻松了。可刚才接的林知那一掌着实伤的不算轻,她勉强活动了下麻木的腿脚,林野见她如此吃力,只好伸出手将她环在怀里。彩彩顺势依附着他,将自己的身体调整一下。

    龙樱对她说过,不会灵力不要紧,但必定要学会怎么自救。彩彩想起这番话,闭上眼睛开始调整自己的气息,让身体里的每道气息顺着静脉缓缓流走。林野感觉到怀里的人儿身体发热,他担忧的问道:“彩彩,感觉如何?”

    过了没多会儿,彩彩睁开双眼,脸上的气色已然红润很多,整个人看着都要比之前精神了些许。“我没事了。”她嫣然一笑,离开了林野的搀扶,环顾周围仍然还是黑洞洞的,“这样打下去也不是办法,你们的修为再高也经不起这样无休止的攻击啊。要不,试试飞上天看看呢?站的高看得远,小野。”

    林野二话不说,运起灵力往地面拍出一掌,接着他的身体向半空飞去。在这一瞬,他看清了地面上的一切,他们只是被困在一个小型的包围圈。无数只夜鹰只是在他们说在的圈子里重复的攻击他们,林野再度向地面击出一掌,这样让他更能在半空待的时间久一些。他似乎发现了包围圈的漏洞,‘彩彩说的对,站得高看的远。’于是他集中意念,双手合十,蓝光从指间慢慢溢出,他的头发和衣服在半空中无风自飘起来,林野整个人渐渐的隐没在了蓝光里。

    原本胜券在握的姬无风在听见“唰唰唰”几声好似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后,瞬间慌了神,他知道这是他制造的毒圈被林野他们爆破了。“快带你师叔走。”姬无风急忙让黑衣男子带走覃可可,黑衣男子也知事态不妙,他扛起覃可可就想离开。但他们都没注意到的是,他们以为还不能动弹的覃可可其实已经冲破的穴道,不过由于冲破穴道的力道太猛,有些些脱力,覃可可暂时只能还是任由他们摆布。

    然而,黑衣男子还是慢了一步,他的去路被从天而降的林知堵了个结实。林野带着莫彩彩也从雾气里走了出来,他们身后的雾气慢慢的消失了,夜晚的星空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我的毒圈都能走出来,还真是小看了你们。”姬无风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两,便设计了这个毒圈,专门将养在魔族的夜鹰全都用上,只为今日可以报仇雪恨。哪知... ...

    莫彩彩做了半日的哑巴,心里着实委屈,她恶狠狠的对姬无风嘲讽道:“这个现实就教育你,千万别觉着自己有多厉害,山外有山知不知道,人不做偏要做井底之蛙,你可真行。就你这等小把戏,你自己傻也别当别人跟你一样傻。”

    彩彩的几句话戳的姬无风脸色一会青一会白一会红,甚是可笑。他压制住自己想要杀了她的冲动,不咸不淡的问道:“莫姑娘,你到底是什么人,光凭他两定没那么容易出的来。” 姬无风既然想杀林知他们二人,必定是早已打听清楚他们的修为灵力为何的。可实在想不到,这个看起来没有杀伤力的小姑娘居然会那么有本事。

    “你可别这么抬举我。你要实在想知道,我也可以告诉你。” 彩彩伸了伸腿脚,和林野又向着姬无风靠近了些。“我劝你还是别挣扎了,先把可可放了,我再慢慢和你说你这个毒圈败在哪儿。”

    “我还没有失败,没有。”姬无风看见他们的靠近,脸上的冷汗大颗大颗的顺着额尖流了下来。他开始往后退,直至退到黑衣男子身边。“我没有错,错的都是你们这些人。都是你们逼我的!我没有错,我没错。”姬无风的嘴里碎碎叨叨的来来回回念着这几句话,身旁的黑衣男子担心的看了他一眼,“师傅,师傅!?”

    就在这时,林知眼尖的看见覃可可半眯着的眼睛。他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没看错,可可在对他眨眼,示意他向下看。林知顺着指示,眼光随着可可的脸慢慢移动到她垂着的手。可可的手指在动,她在数数。‘3...2..’林知瞬间明白过来,他嘴角邪邪的一笑,默默运气灵力,就在可可的手指比划到‘1’时,林知“咻”的一下,一掌击向了黑衣男子。而黑衣男子肩上的可可早已在林知动作之前就准备好翻滚跳跃起来,林知随后一跃而上接住了快要倒地的可可。这一套动作华丽流畅,莫彩彩眼睛都看直了,直夸林知好厉害啊。一旁的林野拽了拽她的衣袖,“我刚才救你的时候可比他现在好看多了。”彩彩连忙点头,狗腿似的讨好,“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林野这才仰起头,唇角含着点点笑意。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黑衣男子被林知的这一掌击打的不算轻,嘴角已溢出鲜血。姬无风见状,浑身抖动的厉害,他的眼白部分很快爬满了红色。在他身边的黑衣男子从未见过他这幅模样,害怕的大叫一声,“啊!师傅,你!你的!你的眼睛!”

    林知也看到了他的神态不对,于是抱起虚弱的覃可可纵身一跃,跃至林野他们那里与之汇合。这时的姬无风不止眼睛变成了红色,连身上的衣服也开始碎裂,束在身后的头发也随之四处飞散开来。且在这一刻,他脸上的面具骤然脱落。在看见面具下的姬无风的一瞬间,莫彩彩“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她游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可怖的脸。现下的这张脸脸上没有面皮,脸上布满横七竖八的红色肌肉,脉络明显的凸起在表面,还有那双眼因为没有面皮的缘故整个都凸显在外面。再看下去,彩彩怕是要吐了。她强迫自己淡定点淡定点,不要歧视残疾人。

    “你,你怎么成这样了?”覃可可面露不忍,她这无缘的师兄正常的时候虽说谈不上有多高大威猛,可也仪表堂堂,当初师傅也是看此人长相端正,人品应差不到哪儿去,才会老眼昏花的收他做了徒弟。如今的这幅样子,怎叫她不感到意外。

    姬无风张开没有嘴唇包裹的嘴巴大笑起来,露出来上下两排明晃晃的牙齿和鲜红的牙龈,这样一来的他更加显得恐怖异常,像极了被人扒了皮的样子。待他笑够,他看向众人,“我如今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是不是很可怕?呵呵呵,可那又如何,我还活着不是吗?我第一次重生,是师傅赋予我的,可师傅他老人家不要我了,我该何去何从?!”姬无风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他想到这世界上唯一活着的疼惜过他的人已经不要他了,他心里的委屈和痛苦能够跟谁去说,他只是想给自己的亲人报仇,他哪里来的错?他没错!

    “你也不看你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师门哪能容你。”可可打断他思绪,愤愤然的吼道:“哪有徒弟会给师傅下毒的,你怕是古今第一人!你还害的师傅被王上误会,差点背上欺君的名头,从那以后师傅再也不愿出谷,他心里的痛你又怎能明白!你是他教过最好的徒弟,看看你现在什么鬼样子,你根本不配再提起师傅!”在覃可可的心里其实更多的是恨其不争,虽说她是从小跟在师傅身边的,可论到资质,这个半路的师兄却比她更甚。师傅最后一次跟她说的话就是,如若再见到无风,能留责留矣。何其感叹师傅对姬无风的感情,即使做出再愚蠢不过的事,师傅也想留他一命。

    姬无风仰起头,眼泪随着夜风吹散,他用手拭去眼角的泪珠。接着双手握成拳头,对着林野他们冲了过去。

    林野几人见状,纷纷往后退了十来米,彩彩扶着可可又往后退了退,退到了林知他们身后五十米开外。林知和林野对视一眼,二人都运起灵力,一起对着盲目冲来的姬无风就是致命一击。这样的一击对于普通人来说,不是死就是重伤,然而,对于现在的姬无风而言已感觉不到疼痛,他稳稳的接住了他们的攻击,随即吐出一口黑血,又站起身向着他们的方向猛冲过去。

    “老二,他还是不是人,你看他吐的血是黑色的。”林知诧异的皱了皱眉。

    林野摇了摇头,他也是第一次见着有人吐黑血,据说魔族的人血也是红色的,那这个姬无风到底是什么?

    二人虽有疑惑,但也没忘记反击。他们都是越战越用的人,就怕遇见武功低修为低的打的多没劲儿,今日也正好拿姬无风练练手,打死也不用愧疚的那种。

    覃可可很是意外的看着三人缠斗在一起,在她印象里,姬无风用毒很是高明,可武功底子却是不行的。但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林野和林知二人联手才勉强高出他一半,若论单打独斗怕是吃力的很。一旁的彩彩却是看愣了,三人动作之快,她是真的瞪大了眼睛都没法看清楚的,这时的她倒是有些后悔平时懒惰导致现在的她一点灵力都不曾在身。

    天色慢慢的亮了起来,三人依旧打的难舍难分。彩彩稍稍分了下心,她是不担心林野他们的,可速战速决不是更好。就在她分神之际,她看见那个一直站在姬无风身后的黑衣男子,也同她两一样远远站在别处观战。彩彩心里陡然生出个主意,她悄悄的对可可说可几句话,只见可可点了点头,同彩彩一样眼里露出邪魅的光芒。

    时间一久,姬无风感觉到一丝力不从心,他现下决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于是他对着林知二人狠狠的推出一波黑色光圈,直至身疲力竭。林野见状,立马拽住身前的林知,将他往后一推,而他自己已然运起周身的灵力,蓝光再次覆盖住空荡荡的山腰,姬无风的那一黑色光圈完全被林野的蓝光挡在了光环外面,林野的手上再一使劲儿,黑色光圈刹时被击的支离破碎,心心点点的落入已经大白的天空。姬无风也随之倒了下去,他的身体在肉眼可见的逐渐开始腐烂,空气中还弥漫起一股股臭鸡蛋味儿。

    “你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林知捂住口鼻走上前,地上的那个人现在还能算人吗?

    姬无风显然没有力气再开口,他张着嘴,胸口不停的起起伏伏,手指艰难的伸向他的左后方。林知朝着那个方向看去,“覃可可,你们在作甚?”

    “没做甚,就是看他不顺眼。”覃可可在刚才休息过一阵后,已恢复了七八成的力气。她听莫彩彩的怂恿,二人乘着他们打架之时,快速闪到喊她师叔的黑衣男子身旁,一巴掌打过去,哪知那人很不经打,让她直接就给打晕了。

    林知扯了扯嘴角,没事惹什么女人啊...

    莫彩彩怕黑衣男子不老实,亲自喂他吃了一颗她自制的安眠药。哼,睡死你。

    两个姑娘见这边战况结束,林家兄弟大获全胜。再看看地上的姬无风,莫彩彩忍不住还是吐了。林野闪身来到她身边,将她的脸别了过去,还给她顺了顺后背。“别看了,伤胃。”

    覃可可伸手进怀,掏出手绢捂住口鼻,慢慢的走进姬无风,预备蹲下身,林知拉了她一把,“别离的太近。”可可摇摇头,“没事,我是医者。”林知听这话只好放下手,可可随即蹲了下去。她看着奄奄一息的姬无风,他身体上的皮肤随着腐烂的程度早已层层脱落,现在的他没有衣服包住的地方,尽然已露出了森森白骨。这样快速的腐烂,可可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她咬了咬牙,“你,怎么回事?”

    “师,师妹,我,制成了,化骨仙丹。吃了它,我,我就,能报仇,报仇了。”原本将死的姬无风再也没有气力说话,在看见覃可可的时候,还是苟延残喘的对可可解答了疑问。就像以前,他两在一起研究药理,可可总会问一些在书上见过,却不理解的疑难杂症。而他就会耐着性子与可可说上一遍他的理解,并教会可可如何看懂书上的病例。往事历历在目,不过却永远回不去了,姬无风闭上了眼睛,最后喃喃的说道:“我,我想,回,家。”

    “师兄...”可可轻声的喊了一声,却没有人再回应她了。姬无风死了,他的死状极其的残忍,连林知都不忍再看下去。他将可可拉了起来,并轻轻的揉入怀里,柔声劝慰道:“乖,别看了。”可可依言闭上了眼,将头埋入林知的怀中后,放声哭了出来。平时嘴上挂着要清理门户,可真到了这个时刻,覃可可心里像翻到了辣椒瓶般,火辣辣的生疼。

    “我知道他对你们来说罪大恶极,但他始终是可可的师兄,不如将他带回去给可可的师傅吧,最后姬无风也说了,他想回家。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的是他的师傅,他肯定是想回去陪着师傅的。”莫彩彩说出心里的不忍,她拉了拉林野的衣角,“小野,应了我,可好?”

    林野自然是没有意见,“好。可可,你什么意思?”

    覃可可在林知怀里闷声闷气的回了一句,“好。”

    见三人都这个意思,林知也自是应允。现在已是天明,四人经过一夜的折腾,也早已饥肠辘辘,随即大家就决定先行下山,在做之后的善后,林野脱下外衣将姬无风的尸骨包起来,背在身上。林知随即扛起了黑衣男子。彩彩和可可二人互相搀扶着跟在他们身后。彩彩下山前看了一眼她人生第一次遭遇绑架的地方,‘人生处处的惊喜啊... ...回去还是得修习修习灵力。’<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转生眼中的火影世〕〔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