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心待我如初 第三十章 破壳而出
    “滋滋滋..滋滋滋...”

    龙蛋来回摆动的平率越来越平凡,莫彩彩站在林野身旁不敢有丝毫懈怠的给他擦拭着额头渗出来的汗水。而林野已经持续给龙蛋输送了两个多时辰的灵力,蓝光几乎将整个房间都罩在了下面。屋外面,元欢来回踱着步,视线却是始终盯着彩彩的房门。

    “唔...”林野缓缓合起手掌,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而后将自己倚靠在彩彩身上,像这般输送灵力,是极耗费体力的。也不知龙蛋破壳而出后会不会感恩他的大德呢。

    见他虚脱的躺在自己身边,莫彩彩甚是心疼。她轻轻的摸了摸他因耗损灵力而有些苍白的侧脸,“小野,辛苦了。”

    “心不苦,命倒是有些苦。”

    林野小声的呓语把原本还有点自责的莫彩彩给逗乐了,“你怎的还有力气调侃我。”

    “我说的是实话,想我人族二殿下,今日倒是要为这一颗小蛋,费了我好不容易好些修来的灵力,还得是我自己个儿心甘情愿的给他的,这能不叫命苦吗。”

    床上的龙蛋这会倒是不乐意了,一不留神,他尽已然滚到莫彩彩的身边,兀自在彩彩的手指边蹭了蹭,彩彩惊讶极了,“呀!他他他..”

    林野嫌弃的看了一眼那颗蛋,袖子朝他一甩,只见那颗蛋又滚回了原来的地方。随即他指着龙蛋又撂出一句话来,“警告你,她不是你能乱碰的。”

    “小野,他..他还没出生呢,你,你去警告一个蛋,有何意义啊...”彩彩看了眼无辜的小龙蛋,真是替他感到委屈。

    “那也不行。”

    林野在彩彩身边换了个舒服点的位置,将自己的头搁在了她的腿上,一只手揉住了她的腰。“嗯,这样甚好。”他很满意现在的状态,眼睛缓缓的闭了起来。彩彩见他好像真的是在睡觉的样子,心想‘现在你可睡舒服了,我成了你的肉垫子。不过看在你刚才那么辛苦的份上,我就勉勉强强的给你垫那么一会会吧..’

    夜已深了,彩彩看看安安静静躺在身边的林野,再看看同样已经安静下来的龙蛋,她的瞌睡虫好像也在来找她的路上,过了没多会儿,她就已经点了不下三、四次头,就在她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之时,屋外却传来了元欢的叫喊声。

    “您虽是大祭司,可这是二殿下的寝宫,怎可这般胡乱闯进去?”

    “本祭祀夜观星象,得出殿下今夜恐逢有难,还望元公子不要妄加阻拦,切莫耽误本祭祀救人。”

    此时莫彩彩屋外已聚集了好些人,这其中有拦在房门口手执纸扇一脸冷意的元欢,还有跟他面对面站着一心要进去的大祭司心修,而他身后还站着好几个当**迫林肖贤早立太子的朝廷重臣,以及他的女儿心宿。

    彩彩在屋内已然睡意全无,她蹙起秀眉,看了看屋外又看了看还在安睡的林野,‘这个心修可真是无聊透顶,整天没事找事,大半夜不睡觉看什么星星啊...’她现在只能指望元欢可以将他打发走。

    元欢心里何尝不把这个心修问候了好多遍,他正准备让瑶吉去端些下酒的菜来,这样边喝酒边吃菜边欣赏欣赏今晚的月色,也好在夜里一个人不会太寂寞。难得有这番闲情雅致,偏叫这个心修的给打破了。他才不可能让他进去,哼!

    “尊您一声大祭司,您可看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心修并未被元欢的话语吓退半步,他看了眼时辰,独自向前又走了几步,直至快走到元欢的面前了,才停下脚步。他向前倾身,而后轻飘飘的说了句话,只见元欢的脸色突的一下变了变,随后又恢复了正常。这短短的一瞬间却被心修看在了眼里。他的嘴角微微扬出一个看似危险的弧度。

    “还烦请元公子让一让。”心修一直背在身后的双手,这时抱了一拳,对元欢施了一礼。

    众人见大祭司对此子如此恭敬,甚是恼怒,其中一人直接站出来指着元欢就喊:“怎敢叫大祭司对你这个毛头小子行礼!你就不怕折寿!”

    元欢压根就没想搭理那人,他心里还在琢磨刚才心修的那句话,‘原来龙蛋之事,是他早就知晓的吗?可为何大王神神秘秘的不让我们走漏风声,这不对劲...’

    见元欢仍旧没有动作,心修的自认耐心也给够了,他预备绕过元欢就想着推门而进。元欢可不是吃素的,他轻轻一点,一道湖绿色的光圈瞬时朝着心修直飞而去。心修反应灵敏至极,悄然一转,已经安全移动到了别处。这时一旁的心宿见父亲差点被打中,她急切的赶紧上前询问,“父亲,可有事?”

    心修摇了摇头,“无碍。”随之他看向元欢的眼里已然隐隐现出杀机。

    “元公子,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对你客气也是看在殿下的份上,但倘若你执意不顾殿下的安危,且看我怎么将你撕碎!”心宿拔出腰里的剑,直直的对准元欢。

    元欢呵呵一笑,“呵呵,当初我就不待见你,可想现在依旧不待见你,心宿姑娘,切莫仗着大祭司的头衔,口出狂言。”

    “你!”能动手就别动嘴,看来心宿真正是个急性子,她已经举起剑劈向了元欢。元欢见此,一晃身躲了过去,手中湖绿色的光圈早已为她准备就绪,就在晃身之际,他的一掌也已推出,心宿的反应并没她父亲来的快,但幸好心修眼疾手快,将心宿一把抱住险险躲过一掌。心宿更是气急败坏,运气灵力挥舞手中的剑又再次刺向了元欢。元欢实在不想与之缠斗,“心宿姑娘,你不是在下的对手。”

    心宿何时受过这般侮辱,她咬了咬牙,未曾想停下手里的剑,而是又加重了一层灵力,‘我今日偏要叫你元欢当场毙命!’

    元欢见此也只能应战,他现在唯一的弊端只是不能攻击只可防守,断不能让心修进入到房内。

    屋外打的热闹,屋内的两人加一蛋,除了在心里默默着急的莫彩彩,其他两个皆是没有任何动静。

    彩彩看见元欢的身影在房门外飘来飘去,但就是没有离门太远。她知道元欢是在想尽方法的保护他们。这反而使她更加烦躁,“放心,元欢的修为远在他们之上。”

    “额?你醒啦?”

    林野的眼睛虽然还闭着,但却点了点头,“你都坐立不安了,我怎可睡得好?”

    这时龙蛋也滚动了两下,莫彩彩的嘴角抽了抽,“小龙人和你还真是心有灵犀,你醒他也醒。”

    “哼,既然我休息好了,那就先继续吧。若是大祭司也动起手,那就不好办了。”林野直起身子,随即伸出手,又接着将灵气输送给龙蛋。只见欢快的龙蛋瞬间安静下来,一动不动的停在原处,不过这会的龙蛋好似不同于之前那会,现在蛋壳上的龙纹越来越清晰,本来还有些泛黄的印子,也已经被正宗的金黄色光芒代替,莫彩彩见状开心的想大叫,他们辛辛苦苦照看的龙蛋怕是要出生了!林野的唇边也扬起一抹微笑,总归没有辜负他的灵力。于是他加了把劲儿,更多的灵力朝着龙蛋而去。

    就在此刻,门外的元欢猛然头脑一晕,心修看准了这个空子,忽然射出一枚符咒,元欢为躲避符咒,闪身远离房门,心修捏出一道黄色光束,趁机“嘭”的一声就将房门打开了。

    莫彩彩被吓了一跳,她第一反应就是紧紧的将龙蛋抱进了怀里。林野脸色不佳的看了一眼屋外,腾出一只手,甩出一道蓝色的光圈,又将房门给关了起来。

    元欢也知自己中记,眼里寒芒大甚,“好一个大祭司。”他直接对准心修的面目就挥出一掌,心修也不落下风的推出一掌向前迎去。二人瞬时打成一团,心宿则是被刚刚房门打开的一瞬给惊着了,现在的她呆愣愣的站在原地,‘我看见了,看见了什么?!为何林野会和莫彩彩会在一张床上?!’

    屋外打的热火朝天,屋内则是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就在莫彩彩相拥入怀的刹那间,蛋壳本身开始破裂,彩彩明确的听见了“咔嚓”一声,她赶紧让林野先停下来,林野也听到了那声,他立马停下了动作,和彩彩一起静声等待。

    “咔嚓,嘭,啪..”

    随着蛋壳的破裂声越来越密集,二人的眼睛直溜溜的盯着一点也不敢移开。只见从蛋壳里率先伸出一只毛茸茸的小手,接着又是另一只,然后等了片刻,“啪”一颗圆溜溜的小脑袋从蛋壳里伸了出来,小脑袋上最明显不过就是那双咕噜咕噜直转的大眼睛。他两只小手趴在蛋壳上,脑袋搁在边边,目光直视彩彩和林野二人。彩彩张嘴结舌的看着刚出生的小龙,“他,他他,他不应该是一条龙吗?”

    蛋壳上的小脑袋点了点头,奶声奶气的说了句,“我是龙,还是彩彩娘亲和小野父亲的龙宝宝。”

    这会换成林野怀疑人生了,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小家伙,“你怎知我两名字?不对,你怎么乱喊人?!”

    “啪!”彩彩猛地一拍自己的脑门,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林野没给刚才的话给吓着,倒是被彩彩吓了一跳,忙问:“你怎么了?”

    彩彩绕了绕头发,万分无奈的解释道:“我恐怕得先给你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听了可千万别闪到腰。是这样的,我之前好像应该是忘了有这事了,额,我那时候听龙嫂说过,她家龙蛋出生前,是决不允许有除她和龙樱之外的人在旁看着的。因为,小龙在破壳而出时见到的第一人,他就会将他认定是他的母亲或者父亲。而且,在小龙出生前,和他最为亲近的人他也会认定那是他的父亲或..母亲。”

    “什么?!!!”

    林野这会真是有点后悔答应莫彩彩提出的鬼主意了,让他来帮忙孵蛋,然后呢,平白无故多出一个龙儿子?他的儿子?那万一哪天龙族来找小龙,那要他怎么办,会不会龙族的人一生气就对人族出兵?天哪,这算怎么回事...

    “父亲...抱抱。”蛋壳中的小龙并不知晓他口中的父亲都要被他吓死了。

    莫彩彩搓搓手,预备将蛋壳中的小龙抱出来,林野一屁股将她移到了边上,自己从蛋壳里把小龙抱了出来,顺手还把床单给小龙披上。彩彩莫名的看着这一切,‘至于吗,这么心疼儿子啊...’

    哪知林野心里只是不想彩彩去碰触除他以外的男性而已,特别是现在的小龙,还光着腚。

    “彩彩,去将蛋壳收起来。”

    彩彩依言抱起蛋壳找个地方放好。

    随之,林野皱着眉看着床单里的小龙,对彩彩说道,“事已至此,还是先将屋外的那群人打发了再说。”

    彩彩的目光也投向了小龙,在床单里的小龙甜甜的向着彩彩一笑,彩彩情不自禁的跟着一笑,她的母爱就快泛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大明最后一个狠人〕〔转生眼中的火影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