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心待我如初 第五十章 林知的书房
    在回王城的路上,龙堇始终都把小嘴撅着,覃可可好心好意问他怎么了,他还撅起屁股不说话。莫彩彩让可可别搭理他,她跟可可说,小屁孩想跟林野他们一起骑马走,不想和她们坐马车,他说坐马车的都是女子,他堂堂男子汉是要跟爹爹一起骑大马的。可可失笑,这才多大的小奶娃,怎的现在就知道男女有别了。彩彩嗤之以鼻的认为,这就是龙族的劣根性,妄自尊大的很。她才不惯着小龙堇呢,论他怎么闹脾气,都得坐马车。娘亲教育自己孩子不都是这样的吗,彩彩自认做的还挺到位。

    闹了一路的龙堇在到达目的地后,不情不愿的被莫彩彩抱下马车,没想到的是王后秦琴早早的就在王宫门口等着他们了。龙堇先是愣了一小会儿,接着脸上展开赶路以来的第一个笑容,亲昵非常的往秦琴的方向伸开双臂,甜甜的喊道:“祖母!祖母!祖母抱抱!”

    秦琴激动地走上前,眼含泪光的看着彩彩,彩彩见状赶紧把龙堇递给她。只见秦琴接过小奶娃后,就开始嘘寒问暖起来,“我的小乖乖,路上是不是很辛苦啊?祖母好像见你都瘦了,还晒黑了,哎呦,看看我们家乖乖哟。”

    龙堇用惯了他那撒娇的计量,他抱着秦琴的脖子,接着蹭了蹭,小脸上还尽是委屈。秦琴最不能看到她宝贝孙子这幅模样,心疼的问道:“小龙儿你这是怎么了?”

    “祖母,娘亲不让我和爹爹骑马。”

    ‘小屁孩,这么小就知道跟谁告状最管用...我说呢,这一路都憋在心里,就等这一刻呢吧..哼。’彩彩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满脸无辜的对王后解释道,“王后娘娘,这可不能怪我,是小野不愿意孩子跟着他吃苦,才要我陪着坐马车的。”

    “这样啊,这也对啊,龙儿啊,你还小,等长大了,祖母就让你爹爹教你骑马,可好?我们龙儿多乖巧啊,是不是?”秦琴对哄孩子很有一套,她心知怀中的小龙以为有她做靠山了就可以骑马了,若是再长大点,那肯定是没问题,现在他还这么小,她才不愿看见孩子受到半点辛苦呢。

    龙堇见状没告成,不免脸上又挂上了委屈。彩彩在他身后拍拍他的小屁股,“好了,我们又不是不让你骑马,只是你爹有正事,等你爹忙完了,再让他带你玩,你再这样摆着个臭脸,娘亲可不会像刚才那样轻轻的拍你咯,娘亲会使劲打!你!”

    “哎,不要吓唬孩子,我们龙儿最乖了,他能明白的。”秦琴适时的为龙堇说了句好话,龙堇连忙往她怀里又钻了钻,躲在祖母怀里的小奶娃对彩彩说道,“娘亲,龙儿知错了。”

    莫彩彩显然满意龙堇的及时认错,她转念一想,不如先将龙堇给王后那儿待着,这几日她们定会很忙碌,难免会误了龙堇的日常作息。于是特别真诚的对秦琴说,“王后娘娘,您一定特别想念龙儿吧,龙儿在外面的这些时日也都时常记挂着您,他会问我们何时能回去啊,他好想祖母啊。还特别想念祖母宫里的各种小食。”

    秦琴一听这话,随即明白这是要把龙儿先托付给她啊。她欣然的点点头,“既然龙儿喜欢,那你就让我把龙儿带到我宫里陪我住上一阵吧?”

    “那,那岂不是要麻烦到您?”莫彩彩假装不太好意思的样子。

    “没有的事,那就这么决定了吧。”

    “这,这,这好吧,龙儿就麻烦您了。”

    龙堇昂起小脑袋,他看了看一脸谄媚笑容的莫彩彩,“娘亲,你不要我了?”

    “小孩子家家的,不要乱说话,祖母那里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娘亲是让你先去那儿享享福,过几日再接你回来。”彩彩对龙堇眨了眨眼,示意他听话。

    “哦,好吧。”

    就这样,小龙堇被王后秦琴开开心心的抱回她的寝殿去了,莫彩彩看着他们越走越远,心里还是有一丝不舍得,覃可可拍拍她的肩,“正事要紧。”

    “嗯,明白。”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对方,后又一起往林知的寝殿而去。

    她们坐马车相比林知他们骑马的自然要落下很多路,之前几人就商议过,等她们两到了王宫后第一时间就去到林知那儿集合,要是他们不在,就先在那里等他们。算算时日,他们应是比她们要早到了两日有余,也不知他们处理的如何了。彩彩在路上还问过可可要不要先回趟丞相府,可可拒绝了,她说这时候回去怕控制不住自己会将软禁在府里的那个禽兽给杀了。这可能也是林知当初让她们回来后先前往他那儿的目的吧。

    覃可可熟门熟路的带着莫彩彩躲避了熙云殿内的侍女守卫们,一路直达林知的书房。免去了繁琐的礼节,彩彩轻松了许多。她赞许的对可可说道:“覃大小姐不愧是我最亲亲的亲人啊,最懂我心了。”

    “呵呵呵,我就是害怕他们对我跪来跪去的。所以每次来,我都抄小道,这还是林知自己对我说的,他自己也那样。据他说,那也是托了林野的福。”可可不愿居功的将林野两兄弟供了出来,她有时都在想,这两人真不适合生在王家,都是受不了拘束的性子,可以后其中一个还要去承担起做大王的责任,想想也是挺难为他们二人的。

    不曾想原是林野的杰作,彩彩心下有些许哑然,沉默了片刻,抬眼望了望这个房间,她还是被林知的书房内的藏书惊着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进来,林野的书房她是进过的,但论到书籍和豪华度,远远比不上林知这儿。“啧啧啧,林知的书房也太讲究了吧。”

    可可能理解彩彩现在的心情,她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反应是和她一模一样的额,也着实被吓了一跳。林知的书房从外面看并无多大得感觉,但凡你只要走进去,当你抬起头来,你会看见高于有四层楼之高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书,且这书架后方又是一个样子的书架,再在后面又是一样。而且最离谱的是,这里的书架都是用上好的不会腐朽的象牙木打造的,为了使阳光能照进来,书房的四周都是像屏风般的墙体,可以随时打开到另一个方位。要是到了夜晚,书房里的顶梁上会射下来白色的光源,因为这里面书多,林知是从来不允许在这里面点火照明的。他用来采光的都是硕大硕大的琉璃明珠。

    “彩彩,在我心里面,林知是最像王上的一个儿子了,你懂我意思吗?”可可小声的在莫彩彩耳边嘀咕到。

    彩彩连忙点点头,“同感呐!”

    二人原本还一脸正经,而后又笑开了。

    “谈什么呢,那么开心,也说给我听听啊。”

    白日里真的不能说人,彩彩同可可一起看向门口,就见林知大摇大摆的进了来。两人识趣的转移了话题,“怎就你一人?林野和元欢呢?”

    “你两就知道关心他们,你们没瞧见我身心疲惫吗?”

    可可看看他,脸色是差了点点,不过他讲话时掷地有声,气息稳定,也不像是疲惫啊。“哼。”可可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你如此勇猛,还真看不出哪儿疲惫。”

    彩彩在一旁干笑,“连女神医都这么说了,你还装个什么咯。”

    “好,好好,两位貌美如花的姑娘,容我喝口水,喝口水。”林知讨好般的说到。这书房内只有一处给人落座歇脚的地方,靠近最里面书架处摆放了一张梨花木的茶几,上面放着可可爱喝的茶和彩彩爱吃的一些小点心,林知指着桌子上的东西,“瞧,早知你们今日会到,特地为你两准备的,还不随我去试试?”

    “哇,有心了有心了。”莫彩彩见到好吃的立马拉起可可的手往桌子那儿走。

    林知见到二人落座,他笑着也跟着坐了下来。

    三人闲聊了一会在路上碰到的无关紧要的琐事后随即进入了正题,林知知道两人心里在想什么,他想了想还是直接的说道:“我们一回到王宫,父王就急招了我们,他听我们讲述了整件事情。父王十分火大啊,现下是人证物证都已聚齐,许淮德必死无疑,但他为了免于死刑,索性将其他三处的善堂都禀告给了覃相,父王已连夜派人前往收拾善后。”

    “那他还死不死的了?”可可问出心中疑虑。

    “这要看父王最终的决定。”

    林知的话让彩彩很是不舒服,她插嘴问道:“那那些他贿赂的人呢?你们都查到了吗?”

    “暂时只查到了几个人,许淮德现在就是不愿意给出全部名单。”

    “哼,他当然不愿意给,只要给了他不死也得死。”

    彩彩这才想起,当时审阿西,有哪些人在许淮德的邀请之列时,阿西说他也不知道,他只负责送孩子,那些达官贵人们都是许淮德自己迎接的。如此谨慎做事,想必那些人的身份定是见不得光的大官。

    “我们再等等老二他们回来吧,他们今日去相府了,去会会许淮德,哦对,老二带了彩彩的神药。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安心喝口茶了。”

    林知说完就为自己倒了杯茶,欣然的尝了一口,而后满足的吁了口气。

    “那你也不早说,害的我两如此担心!”覃可可一巴掌拍向正在品茶的林知,也是林知反应灵敏,轻松地闪了过去。

    “谁让你们一进门不先关心关心我...”

    “你...!!!”

    眼见可可即将暴怒,彩彩赶忙抱住她,“既然这样,我们就在这里等消息呗。对,我们何不听听,这位大殿下之前怎的会中了欧阳绍的毒,这事他还没对我们说过呢。可可!”

    经彩彩这么一说,覃可可原要暴跳的心情一下降了下来,她锐利的眼神直直的看向了林知,“交代交代吧,不要逼我动粗。”

    林知心想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前程往事了,你们可真是...”他刚想打个马虎眼,可覃可可又是一记要杀人的目光向他袭来,他只好砸了砸嘴,“唉,在彩彩你们到古城之前,我都会每日前往市集那里打听疫情的事,那日说巧不巧的遇到了阙红楼的小莲,我见她脸色不太好,然后就聊了两句,这不是怕她有病吗。”说到这儿,林知看了眼可可,可可冷冷的示意,“继续说啊。大殿下一向心善的很。”

    “你,你别误会,我真的只是想知道她是不是有疫情,而已!”林知的解释显得格外的苍白无力,莫彩彩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她好心地替他转移话题,“别提这些不相干的,快进入重点。”

    “嗯,哦,是,是啊,事情呢,就是那小莲与我讲到她没几日要嫁给欧阳绍了,又说欧阳绍的府邸是古城里最大的,他愿意娶她做六姨娘,是她的福分。我一想,一个大夫怎会如此豪横,就想着会会他吧,没想到他对我一见面就下了毒,我就想着你还有什么能耐吧,结果他就对我下了禁锢之术...”

    “呵,你没做什么,人家会对你下毒?”

    覃可可一脸的不信,当她是傻子吗?她就知道林知的嘴里七句真,八句假。

    “句句属实,覃可可,天地良心啊!”

    “我呸!你就是也想吃吃逼供神药,是不是?”

    “你太伤我的心了,可可。”

    “... ...”

    见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莫彩彩无奈的摇摇头,‘还能不能回归到正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林薇薇傅西爵蚀心〕〔魔临〕〔玩家凶猛〕〔烂柯棋缘〕〔梦回大明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