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心待我如初 第五十二章 倔强的眼泪
    人族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朝廷官员的跟跌变换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林肖贤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两个儿子出去一趟的收获可真真不小,先是查到了岐城有魔族的人出现过,现在可好,又查到了他的大臣们头上的问题。其他都可从长计议,可现放在他眼前的一张名单,却叫他不得不正视。这名单是他大儿子连夜给他送来的,说是他们几个吃完晚饭闲着也是闲着就去了相府,原是想着送覃可可回家的,结果一行几人都对被关押的许淮德兴趣很大,最主要是名单一天没问出来,他们总觉着愧对父王。几人就又对许淮德进行了盘问,终于把贿赂的官员名单都写了出来。这不,他才睡着没多久,就被林知给闹醒了,说是等不了天亮,这名单上的人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若是不及时关注,那许淮德被关押在相府的消息一走漏,就会给那些人机会找空子开脱。林肖贤细细的看过名单,并用红笔勾勒出几个他认为可以同许淮德一起处以死刑的大臣。这次的古城事件着实让他伤神,他做王那么久,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身边的人心叵测。

    这几日王宫的上空都弥漫着一朵朵愁云,莫彩彩带着龙堇在花园里散步,就连小龙堇都感觉到近日来周边的人心情都不太好的样子。他看花园里的花都谢了,连一只小蝴蝶都没看见,甚是无趣的很。彩彩察觉到他有些不对,就问道:“怎么了这是?”

    “娘亲,最近爹爹都在忙什么呢?”

    龙堇索性不走了,拉起莫彩彩的手来回晃动着,一双大眼睛在滴溜溜的直转。

    “想你爹啦,娘亲也想他啊,不过我们要理解你爹爹啊,你的祖父身边出现了不好的臣子,他要帮助你的祖父去把那些坏人都赶走,这样你的祖父才会安全,我们才会安全。龙儿,娘亲这么跟你说,你能听明白吗?”莫彩彩并不想编辑一些谎言欺骗龙堇,即使他现在还小,她也不能够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说谎,小孩子的教育就是看小的时候,身边人怎么做事的,他都是能感觉到,能学起来的。

    龙堇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娘亲,龙儿明白了,爹爹在做保护我们大家的事,等爹爹忙完,龙儿要好好抱抱爹爹,爹爹辛苦了。”

    “我的好龙儿,真棒!”莫彩彩甚感欣慰,真不愧是她从小带在身边的孩子,真是又懂事又体贴的。她已被龙堇的几句话感动到了,感动归感动,就现如今的这个情况,她也很想帮帮林野,可是要怎么做呢......莫彩彩就定定的站在了原地。龙堇见她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又晃了晃她的手。“娘亲!娘亲!娘亲...”

    接连几声叫唤后,在苦思冥想状态的莫彩彩终于回了神来,她不好意思的对龙堇笑笑,“嘻嘻,娘亲刚才神游了,神游了。”

    “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这个坏毛病,别老是随地神游啊?”

    莫彩彩和龙堇听见这个声音的同时,一起像那个声音的方向跑了过去。只见一大一小的两个人一个抱住了来人的腰,一个抱住了大腿。来人正是她们刚才一直念叨的爹爹林野,林野笑呵呵的将小的那个一只手抱了起来,另一只手揉过了大的那个。

    这画面刺激到了走在后面的元欢和林知,两人撇了撇嘴,直接就绕过了他们,往前方走去。

    “你们两刚刚在这做什么呢?”林野温柔的看着怀里的两个人,见他们身上衣服单薄,脸上露出丝丝不悦,“还穿那么少,想显的更苗条一点还是怎么着?”

    莫彩彩还在闻着林野身上专属于他的味道,且听他这话,却是充满着关心的意味,于是满心欢喜的抬起头来,“我在这又没什么衣服,王后娘娘倒是给龙儿准备了好几套,可他天生怕热,我想着小孩子带冷一点也没多大问题。”

    “龙儿自己知道什么是冷什么是热,你这做娘亲的怎么就随着他的性子来了。”

    “你要是怕他冷着,那回去加了便是。可我认为,男孩子这点秋风吹一吹,并不防事啊。”

    彩彩不以为意的将林野的话怼了回去,林野本来还想着这几日过于忙碌冷落了他们二人,今日早早的往回赶就想陪着他们一起吃个饭再在王宫里逛逛玩玩。哪知他的好意关心却被莫彩彩一句话怼了回来,他冷哼了一声,回怼道:“毕竟不是你亲生的,你尽管不放在心上便是。”说完就松开了莫彩彩的手,抱着龙堇头也不回的往祈云殿走去。

    本来走在他们前头的元欢二人被后面的他们说话的声音吸引住停住了脚步,想看看情况。结果就看着林野一脸阴沉的单手抱着小龙堇往他们面前走来,林知刚想跟他说两句,他当没看见似的直接就在他两让开的中间走了过去。二人莫名其妙的看着已经快速做了没影儿的林野,再转过头看了看还待在原地的莫彩彩。两人互视一眼,都觉着还是各自追一个比较稳妥。元欢自然是选择了上去询问莫彩彩,林知则是一溜烟的想跟上林野的脚步。

    元欢来到莫彩彩身边,见她两眼发直,唇畔抿的紧巴巴的样子,心说,‘这两人不会是吵架了吧?就为了穿衣服这事?’

    彩彩感觉到了元欢的气息,她抬起头,望了望天,唏嘘着说了一句,“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眼,我就看到了他,英姿勃发又淡雅如画,我选择了他,认定了他,甚至想为他永远留在这里。我对自己说过,放下一切,只因为这里有他。”

    “嗯。”元欢淡淡的嗯了一声,他心疼眼前的莫彩彩,在他眼里的莫彩彩活泼乐观,热情坚毅,像今日这般皱着眉头两眼无神的莫彩彩,他真的很不喜欢。

    “我很喜欢龙堇,我很爱他,我看着他出生,我带着他成长,他不是我亲生的又如何,我了解他我才会放任他。”彩彩像是在对着自己解释,她的龙儿是龙族,龙族天生惧热,越是寒冷身体素质就会越强。林野他不懂,他什么都不懂!彩彩越想越觉着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她倔强的就是不愿意让它掉下来。

    元欢实在看不下去的上前抓住她的双肩,激动地对她说,“你何必为了一句话就变成这样,若是你在这里不开心,我可以立刻带着你和龙堇离开。”

    “你别跟我开玩笑,我现在没心情跟你闹。”彩彩一巴掌挥开元欢的手。元欢见状,只好将手收了回去,咬了咬嘴唇,微微的叹了口气,转而拍拍彩彩的头,柔声安慰道:“回去吧,你的眼泪不该在我面前流,你要在林野面前,让他心疼才是。他可能忘了龙堇是龙族,天生与我们不同。”

    “哼,他是猪脑子吧!”彩彩气鼓鼓的将眼泪憋了回去。

    元欢看着她又好气又好笑,“走吧,你这个样子可丑了。”

    “你才丑呢,你以为你谁啊,信不信本姑娘再给你一个过肩摔!”

    “别别别,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是女子,不是君子。”

    “是是是,你是女王,女王...”

    “呵呵呵,小嘴太甜了,呵呵呵..”

    元欢见着终于被他逗乐的莫彩彩,脸上也跟着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彩彩同他相视一笑,肩并着肩一起往祈云殿走去。

    早已回到祈云殿的林野其实心里已经后悔刚才对彩彩的讽刺,他站在门口就这么看着外面发愣。林知抱着龙堇走到他身旁,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跟龙堇说道:“你这爹爹平时是有脑子的,刚刚那么对你娘亲,我估摸着他的脑子那会儿该是离家出走了。瞧他现在,脑子肯定又回来了,哼。”

    龙堇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将小手握在一起趴在林知耳边悄悄的说道:“伯伯,龙儿是龙族,爹爹都不知道龙儿根本不怕冷的,爹爹笨死了。”

    “噗嗤”林知憋不住笑了出声,他这笨弟弟居然有一天会被个小奶娃鄙视,这简直太让他舒心了。

    “林知,你给我滚回你的宫里去。”林野直接发了逐客令。

    “哎,你可不能在龙儿面前说脏话啊,会不会教育孩子啊,真是的。”林知有恃无恐的对他做了个鬼脸,做完鬼脸,他将龙堇放了下来,正儿八经的对林野说道:“不是你哥我说你,龙族天生的怕热,你给忘了是不是?人彩彩哪里也没做错啊,你刚才发什么臭脾气,好好地大姑娘毫无怨言的给你带儿子,还帮你这帮你那儿,你就这么对待人家的啊?我若是她,我当场就该给你两嘴巴,好教你做人的道理。”

    身为兄长,也真的是好多年没给自家弟弟上过课了,讲完这番话的林知颇感到对自己的一阵骄傲。

    林野瞄了他一眼,并未反驳他,“等她回来,我再跟她道歉吧。”

    “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林知很满意林野的回应,“男子汉就该对自己心仪的女子能屈能伸。”

    “...还是请你出门左拐吧。”

    林野绕了绕眉心,他就知道不能指望林知能正经过一盏茶的时间。林知却不肯挪步,好戏还没看上呢,岂能现在走。心知林知这家伙的心思,林野也不再管他,抱起龙堇就往外走。

    “你去哪儿?不等了?”

    “我去接她。”

    说完,林野便匆匆的往花园方向而去。林知看了一眼疾步而行的自家弟弟,却是起了份为他担忧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林薇薇傅西爵蚀心〕〔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我的仙侠被入侵了〕〔转生眼中的火影世〕〔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