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一株仙灵脾 第八章 见到帅鸽哥就花痴
    <b>最新网址:有些时日不见白小白了,秦映霜有点激动,围着这畜牲又跳又叫着。

    而白小白呢,也极其配合地跟着秦映霜的节奏摇摆。

    只是这庭院对它而言,实在太小,又担心磕着秦映霜,显得有点笨拙。

    你特么不是能变成土狗大小么,为什么要瞒着秦映霜?

    蒲杰本来想趁着找白小白释惑的机会,顺便一起问问的时候,秦映霜突然停了下来,朝白小白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大眼珠子骨碌碌地乱转,蹑手蹑脚地跑回实验室。

    在确认伍仙月已经进入科研状态,忘我投入后,她迅速跑了回来,爬到白小白背上,连声催促:

    “小白,带我去上次说找到宝贝的那地儿,咱们瞧瞧还有意外收获没。”

    “咩......”白小白瞪着巨眼望着实验室方向,有些畏畏缩缩。

    “哎呀,反正离宗门不远。乖嘛,不用担心,师父在设法配制临仙散,没空搭理我们的。”

    这妮子转身就忘了伍仙月的叮嘱,居然怂恿白小白带她出宗门!

    不过她这个时机掌控得很好,伍仙月确实在琢磨着炼制以仙灵脾为主材的临仙散。

    当时伍仙月跟秦映霜说起这事儿时,蒲杰就在边上,听得一清二楚。

    伍仙月的才华,也是蒲杰生平仅见的。

    她研究仙灵脾这么久,可不仅仅是冲着仙灵脾那莫可名状的效果去的,而是试图将仙灵脾的药性功能最大化,并有助于修士修行。

    其实想想也是,一姑娘家卖那啥药的,实在是太违和了。

    按伍仙月估计,这个配方,怕是得花上很长时间才能搞定。

    也正因为她一门心思投入到“科研”当中了,对秦映霜才会疏于管教。

    秦映霜最终以再也不喜欢白小白为由,逼得白小白只好托着她,前往自己曾经发现宝贝的地方。

    “那个,白同志!”

    蒲杰想了半天,不知道该如何跟白小白套近乎。

    后来想到白小白说他俩本是同类,干脆以同志呼之。

    本来一直不搭理蒲杰的白小白,被这种不伦不类的称呼给喊愣了。

    秦映霜会错了意,一下就从白小白背上站了起来,伸长脖子四处打量着,小脸激动得通红,摩拳擦掌地道:“小白,发现什么了,是宝贝还是精怪?最好是强盗打劫!”

    很明显,她最期待的是后者。

    可是你才出你家大门不远,真有强盗的话,你们这个众生门得挫到什么程度.....

    “咩!”

    蒲杰听不懂白小白到底说了什么。

    只见得秦映霜有些气馁地坐到白小白的背上,支着胳膊鼓着腮帮一脸失望,就明白肯定离秦映霜的预期相差极远。

    白小白依然屁都不放个,蒲杰也懒得再跟这畜生套近乎,显得自己求他似的。

    他已经想明白了,白小白知不知道这法子,不是关键,关键是它为什么要这么说。

    白小白高估了秦映霜的这种能力,以为蒲杰能跟秦映霜沟通,于是想拿这个所谓的法子跟蒲杰达成协议,大家各自安好。

    至于为什么白小白会故意透露自己的秘密——这特么是秘密?

    伍仙月这个主子亲口说了,它不过是什么魔羊,听口气拍马也及不上神兽。

    冒充白泽,展示幻境,不过是欺负老子不了解修真界,故意显摆罢了。

    不过呢,和自己是灵植不一样,白小白是一头雄兽。

    如果秦映霜知道它除了长得不像人,其他跟人没什么区别,会不会很膈应,并从此疏远它?

    这才是白小白真正想要自己替它保守的秘密。

    说起来,白小白一直装傻不就完事儿了?

    然而不是!

    成为一株草的蒲杰,扪心自问,如果自己是白小白,一样会忍不住与一株草精沟通。

    因为孤寂啊。

    整个世界都对自己沉默着,真的会憋疯的。

    它如此喜欢能读懂兽语的秦映霜,也应该有这方面的原因。

    既然咱俩又没什么利益冲突,不过是抱团取暖,用得着一上来就彼此不对付?

    只要你挑明意图,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尤其老子肯定打不过你的情况下。

    真把你逼急了,一口吞了老子,伍仙月会因为我把你给宰了不成!

    而且伍仙月的储物戒里,还有老子那么多的分身。

    以她的水平,恐怕还是能承担老子本体损失的。

    幸亏白小白终究还是畜牲,绣花枕头罢了,只是看上去聪明,想不到这点上去。

    不过万一他某天想通了这个道理,我可咋办?

    嗯,咱得赶紧设法跟这畜生搞好关系!

    成了好朋友,这些担忧自然就不成立了。

    拿定主意的蒲杰,决定放低姿态,委曲求全,必要时喊它一声白大爷也没啥——

    老子就是这么没底线,怎么滴吧!

    ......

    白小白又停了下来。

    不仅停了下来,蒲杰感觉它居然在害怕。

    害怕的缘由,在于他们迎面走来的一个青年道士。

    蒲杰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想破口大骂老天不公!

    此人年不到三十,身着雪白道袍,头戴覆斗形、画着翩飞仙鹤的道冠。

    乌发不羁,剑眉英挺,星眸蕴道,削唇微翘,带着一股洒脱的味道。既显得青春飞扬,又给人以成熟稳重的观感。

    棱角分明,身材修长高大却不壮硕,但又不会给人以单薄的错觉。

    不仅不单薄,蒲杰甚至觉得此人充满了力量。

    这种力量让人面对他时,总有下意识地想低头膜拜的念头。

    这世间怎么能有长得如此完美的男子?

    反观自己......尼玛的,不说了!

    那人远远地冲着正抱着白小白的羊角、仔细打量着他的秦映霜挥了挥手,温和地打着招呼:“小姑娘,你好!”

    “大哥哥好!”

    秦映霜脱口而出,才想起这称呼问题可大了……

    她的脸一下子就红得跟柿子似的,想从白小白背上跳下来迎将上去,又觉得女孩子家应该保持矜持,先前就唐突了,可别把对方给吓跑了!

    只是这样一来,画面就变成了一个傻姑娘,骑在巨兽脖子上,抱着巨兽的羊角,如花痴一样望着对面的帅鸽哥发傻。

    这让蒲杰非常不爽。

    可能是出于对这个男子的嫉妒。

    更可能是因为他自己都没发现,秦映霜被他看光了,占有欲驱使着他,见不得这个女人对其他男人犯花痴。

    尤其自己还是秦映霜钦定的灵植宠的情况下。

    他开始疯狂给白小白传递着讯息:

    “喂,快把这人模狗样的家伙赶走,你瞧那孙子的眼神,怕是想抢走你的小霜呢!”

    蒲杰觉得白小白作为伍仙月的宠兽,却对秦映霜这个认识没多久的小姑娘热情得过分了,甚至比对伍仙月这个主子还舔狗,应该会和他同仇敌忾。

    就算你不赶走这个小白脸,至少也得托着秦映霜绕道而行吧。

    哪知白小白依然对他不理不睬,反而跑到那人面前,稍稍耸动着脖子,示意秦映霜下来与那人交流。

    秦映霜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跳了下来,小手搅在一起无处安放,脸也红得比天上的彩霞还艳丽,声若蚊蝇地道:

    “......这位师兄,是哪位师伯或师叔门下,可面生得紧。”

    他们还没走出众生门本部山门,秦映霜自然就认为这男子是同门。

    男子显然类似经历较多,一看秦映霜那样儿,就知道咋回事,难免就有些尴尬地微微一笑。

    “咳咳,贫道魏满子,与贵宗天选总执陈震交好,近日前来拜访于他。

    因陈道友事务缠身,贫道不便打扰,便依他建议,在留圣山附近随意走动下。

    能有幸遇到你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也算是不枉来贵宗这一趟。

    却不知小姑娘是哪位道友门下?如果方便的话,可否引荐引荐。”

    秦映霜脸更红了,不过不是情窦初开那种娇羞,而是比魏满子更甚的尴尬。

    尴尬对于秦映霜而言,只是一种表情,却束缚不了她的本性。

    这不,她勇敢地直视着对方,非常得体地持礼应道:

    “原来是魏前辈!晚辈秦映霜,家师轻云峰慈云洞府伍长老。魏前辈稍安勿躁,容我先与师父请示一下。”

    秦映霜说完,就摸出一道传讯符打了出去。

    随后,越发自然的她,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大眼睛又开始骨碌碌地乱转,歪着脑袋上下打量着魏满子,突然又再打了一道传讯符给伍仙月。

    蒲杰倒是一点都不意外秦映霜的反应,反倒是长长地松了口气。

    原来这个魏满子是个老怪物!<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七零旺家俏娘亲〕〔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绍宋〕〔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黎明之剑〕〔三寸人间〕〔玩家凶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从1983开始〕〔十年屈辱秦立楚清〕〔我真的不是气运之〕〔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