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一株仙灵脾 第二十一章 如此责罚,有压力哦
    <b>最新网址:果然,只听陈震又道:“另外,此事虽暂时平息,若万一天意宗找上门来,挑衅本宗,为两宗和气计,今日小伍在太上院内画押证词,将公之于众……”

    “不行!”秦映霜听得此言,不由大怒,直接打断了陈震。

    这种一旦天意宗找事儿,就直接把伍仙月给卖了的操作,实在是太没品了。

    尤其她不确定伍仙月是否在太上院实话实说的情况下。

    这种已经算是丑闻的破事儿,如果公诸于世,必然对伍仙月的声誉,造成毁灭性打击。

    她猛地跨前一步,双手拦在伍仙月身前,带着哭腔,委屈不已地大声道:“你们怎么能这样?”

    陈震也是一脸义愤:“是啊,我也觉得,怎么能这样?”

    随即,他话锋一转:“可是丫头,如果天意宗真的找上门来,我们怎么办?”

    “我跟爹爹说......”

    秦映霜不说了。

    除非秦其峰离开玉华宗加入众生门。

    一旦他敢介入,代表的就是玉华宗和天意宗杠上了!

    玉华宗家大业大,不会为了你秦其峰一个人的行为埋单,对上号称是修真界第一大宗的天意宗!

    “魏满子是自杀的,就不能好好讲理么?”实在想不出应对办法的秦映霜只好憋屈地道。

    “如果是玉华宗,天意宗或许还会坐下来讲道理,可惜我们众生门不够资格啊!”陈震不无悲怆地道,“而且事实上,就算讲道理,我们也理亏,你觉得是不是?”

    “爹爹说了,魏满子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怪还得怪你,去一趟程材星,招来这么个神经病!”秦映霜气不过,开始蛮不讲理了。

    伍仙月脸色一变,朝陈震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连声喝止道:“小霜,怎么跟陈太上说话呢!”

    秦映霜也意识到自己这话太过了,连忙便要跪下赔罪。

    她跪不下去,因为她确实没有说错,陈震没脸接受她的道歉。

    陈震喃喃道:“怪不得小霜,确实,我才是最该被惩处的那个人……说来也怪,不是小霜提醒,我还没想过,怎么就会招上这么个神经病?”

    伍仙月闻言一惊,仔细观察了一下陈震,神情凝重地道:“陈总执,属下总觉得您可能被惑术缠身,奈何看不真切。个人建议,还是请秦道友帮您仔细查探一番!”

    随后,伍仙月便冲着秦映霜道:“小霜,给你父亲传个讯,麻烦他过来一趟,能尽快赶来最好,免得夜长梦多!”

    “真的?”陈震有些惊疑不定。

    他自己就是医修,而且是众生门天赋最好的太上,却一点也没察觉有什么不妥之处。

    “我不能给您肯定回答,只能凭直觉判断。我修为不够,得秦道友出手方可。”

    “哦?那行,我回瞻仙洞府等他。”陈震说完,转身就走。

    众生门长老以上都有自己的独立居所,瞻仙洞府就是陈震的家了。

    不过他才刚启程,突然一拍脑袋:“忘了正事儿了。”

    随后便冲着秦映霜道:“小霜,小伍也会参加下界天选之争,若你师徒皆能在修真界天选之争中取得佳绩,我众生门搭上全宗,也誓保小伍周全。这是常执会上我们几个老东西全票通过的议案!”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激励秦映霜的绝妙办法。

    你不努力,就极可能亲手把自己的师父送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送走陈震后,伍仙月连家门都不入,居然朝山门方向走去。

    本来极其向往出去走动的秦映霜有些不知所措。

    都乱成这个样子了,师父还有心情到处溜达?

    她想了想,决定以委婉的方式提醒下伍仙月,便道:“师父,我爹说他到留圣山了。”

    伍仙月顿了顿,回头问她:“你能帮上忙不?”

    “……能。”

    本来想要借此机会,给秦映霜上节思想课的伍仙月一愣:“你能帮什么?”

    “要是爹应付不了,我可以帮忙喊我娘。娘是医修,可能更适合帮陈总执,要不我……”

    秦映霜见得伍仙月脸色越来越难看,声音也越来越小,直至再也不敢说下去了。

    蒲杰心里又好气又好笑。

    他气的是秦映霜还没看透伍仙月的苦心,笑的不按常理出牌的秦映霜居然一点也没说错,只是伍仙月选错了切入点。

    他大概能想到伍仙月问秦映霜的初衷。

    无非是既然帮不上忙,我们就应该做我们该做的事,比如潜心修行,不要一直做虚度光阴、一事无成的人什么的。

    可是你不是才求了秦映霜帮忙喊秦其峰出马么,说不定真的还需要她娘驰援呢?

    果然,伍仙月一叹:“小霜,我说过,你爹娘非本宗之人,他们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你若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咱们师徒缘分怕是到头了。”

    秦映霜连忙转身往回跑:“师父,我懂了。您放心,我一定潜心修行,争取早日能依靠自己,让咱们众生门不再求人!”

    她是真怕伍仙月赶她走。

    “回来!”伍仙月叫住她。

    秦映霜怯怯转身,噙着眼泪道:“师父,您给我安排任务吧,我保证在最短的时间把书架上的书全部记完!”

    伍仙月心一软,伸手将她拉入怀里,揉了揉她的小脑袋:“道理你懂了,但是还不够,记住你今天的话,言必行,行必果!”

    “嗯嗯!”秦映霜紧紧留着伍仙月,生怕她一言不合又要赶自己走。

    伍仙月捏了捏她的鼻子,娇笑道:“嗯,咱们小霜既然如此懂事,怎么能不奖赏一下,所以呢,走吧!”

    秦映霜担心师父又在逗自己:“师父,真的出去玩儿啊?”

    伍仙月神神秘秘地道:“出去是一定要出去的,不过不是去玩儿。跟你讲,我要动用我的终极宝贝做一件大事!”

    秦映霜真的是嫌众生门总部地方不够大吗?绝对不是!

    她是嫌这日子平淡枯燥,缺乏新奇。

    如今听得伍仙月这架势,俨然一副要刀兵相见的阵仗,不正合了她的心意,什么看书修行之类的,一下就撇脑后去了。

    “师父,对头是谁,别到时候把我藏起来,我帮你加油!”

    伍仙月轻轻敲了她一下,笑骂道:“一姑娘家,成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的,成何体统,忘了师父终极宝贝是啥了?”

    “半尺霜……不对!小白……也不对……啊,明白了!师父,您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

    秦映霜终于想起自己才是师父口中那个终极宝贝,那兴奋劲!

    伍仙月递了张有些皱巴巴的白纸给她,拉着她继续往山门方向走去:“咱们这次去找的是临仙散辅材的替代之物,师父也没具体线索,得你帮师父一下。”

    末了提醒道:“揣兜里,别放进储物袋。”

    “我知道的。对了,师父……”秦映霜回头望着家门,欲言又止。

    伍仙月知道她在看什么,冷哼道:“别担心,就算我走到天涯海角,它也不会跟丢。”

    “师父……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它这次呗,好不好嘛?”

    “不好!”伍仙月冷哼了一声,随即停了下来,“滚过来,还嫌我不够累嘛。”

    白小白立马如箭一样从庭院里飙了出来。

    到了伍仙月跟前后,为了方便伍仙月踏到它背上的时候省点劲,干脆四肢一踩,巨大的身体居然硬陷入地面,直至伍仙月抬脚就能踩到背上为止。

    伍仙月抱着秦映霜,纵身跳了上去,道:“先去增潮埠。”

    “咩!”

    白小白欢快地叫了一声,轰然起身,撒丫子就往山门冲去。

    “慢点,不赶时间的。”伍仙月拍了拍它。

    白小白应了一声,开始慢悠悠地摇向山门。

    伍仙月伸手理了理秦映霜有些散落的云鬓,道:“关于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我不再重复保密的重要性,现在特别强调两点。

    第一,任何情况下,不要暴露圣株及其分株的来历;

    第二,任何情况下,不要暴露小白的实力。”

    “是!”秦映霜忙不迭的点头。

    不仅是伍仙月原谅了白小白,最重要的是,她能帮上师父的忙。

    蒲杰看不懂。

    临仙散本来已经炼制成功了,你还需要找什么辅材的替代之物?

    就算你要找,总得告诉秦映霜到底是什么辅材吧,就这样让她找,能找到?<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七零旺家俏娘亲〕〔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小阁老〕〔绍宋〕〔我的仙侠被入侵了〕〔黎明之剑〕〔三寸人间〕〔玩家凶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从1983开始〕〔十年屈辱秦立楚清〕〔我真的不是气运之〕〔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