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空穿梭从梦境开〕〔剑道第一仙〕〔狂婿之死神归来〕〔跃马大明〕〔九海之王〕〔穆漓夕唐擎〕〔穿书后我成了权臣〕〔天地觉醒〕〔真实之死亡游戏〕〔盛爷夫人是超级大〕〔咸鱼翻身:娘子威〕〔权妻谋臣〕〔庶女无敌:挡我者〕〔世界待我很温柔〕〔皇后每天都在欺负〕〔白首妖师〕〔鼠行诸天万界〕〔回到古代有空间〕〔帝道独尊〕〔万界仙王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有个小妖精 第七章 贡镜帝君(一)
    若不是我亲眼见到,我是怎样也不会将贡镜帝君和女装大佬这个词联系到一起的。

    纵使师父已经告诉过我,贡镜帝君有个奇怪的癖好,但我就当贡镜帝君如他一般,哪个大神没有个见不得人的癖好呢!自家的师父不也是如此嘛!

    一路上,我可没少听路边的妖精们夸贡镜帝君的盛世美颜。

    在它们的形容下,我的心是万般期待。

    百年来,整日瞧着师父的脸,哪怕他是再好看,再耐看,就好比你整日吃着同一种口味的肉,吃了百年了,也该吐了。

    妖精们说,百年前的青丘大会,有幸见过的人都知道,贡镜帝君那时的回眸一笑,可是惊了成群飞过青丘山顶的青鸾。青鸾盘旋三日,久久不愿离去。

    只可惜,贡镜帝君行迹波云诡谲,见过他的人少之又少。他呢,平时也不爱社交,不像师父,三天两头就到别的上神那串门喝酒,还不爱带上我,老叫我给他做人类爱食的那种白花花的食物,叫做米饭。

    如今在我眼前的,可是活生生的贡镜帝君啊!只是这谜一样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帝帝君,我师师父让我把这信物给你...”

    我撇了一眼木桌上的鸡毛,只是这鸡毛,也没什么特色之处,贡镜帝君会稀罕吗?

    “哦?我的小灼灼还说什么啦?”

    贡镜帝君收起了她锐利的爪子,化为了一双修长白皙的玉手,两指拈起鸡毛,摇曳着显眼的九尾。

    “师师父还说,让让我来当您的信差...”

    “宝贝儿,别害怕,”她举起鸡毛仔细打量着,“说话别支支吾吾的,当心闪了舌头。”

    她这一说,我更不敢发出一句声音了。

    “不过,”她忽然明媚一笑,“看来小灼灼真的很喜欢你。”

    我一惊。

    贡镜帝君若有所思,“想当年,我朝思暮想的这世间极为罕见的物什,用千年修为跟他换,他说什么也不肯给我,哪怕一根也不行。”

    贡镜帝君所说的世间极为罕见的物什,就是--这根鸡毛?

    我承认,这根鸡毛确实比其他鸡毛颜色鲜艳点,但是鸡我见过,特别是什锦鸡,合欢洞那一带一抓一大把,毛色就跟师父这根鸡毛大同小异。

    她却还陷在回忆中,一脸惋惜,“我的小灼灼虽然很冷漠,可是一想到他的脸我就忍不住--”

    只听一旁的小白鼠干咳一声,一脸不悦。

    冷漠?我的师父冷漠吗?

    我满脸的问号?

    “对了,小灼灼让你把他的毛给我,你想要什么来交换呢?我看你资质平平无奇,这要修炼到什么时候才能成个像样的小妖精呀!不如,我就把这千年的修为给与你--”

    我还未来得及说话,见贡镜帝君单手一挥,只觉得身体神清气爽,而后充满了力量。

    想那我心心念念的千年修为,本是我该刻苦努力一千年,不知该经历如何的磨难考验,如今,眨眼功夫,我就...拥有了?

    而贡镜帝君似乎心情愉悦,根本把送信的事抛在脑后,开始自顾自儿的把玩起鸡毛来。

    若不是我提醒了一句,她似乎忘了我的来意。

    “帝君,那送信的事儿--”

    “嗯?信?什么信?”

    贡镜帝君一脸茫然。

    “这样吧,帝君,我看这只小狐赶了这么久的路了,应该是有些累了,今日先让它在圣殿里歇息下罢。”

    白术连忙接过话茬儿,一个眼色帝君便知晓。

    “也好,白术,你自会替我打点一切。”

    说好的一日,贡镜帝君的圣殿好似看不见天际,我便也不知过了几日。

    只是已经许久不见了师父,竟然有些想念。

    就在此时,房间的门竟然自己开了。

    门口站着个白衣白发的人,我看不清他的面庞,但他的身影高挑清瘦,身上还带着一股熟悉的香气。

    是那日贡镜帝君身上的味道。

    狐一族的嗅觉很是灵敏,只要闻过一次,绝对不会忘记。

    何况那日贡镜帝君莫名其妙的将千年修行送与我,我愈发觉得这几日自己的灵力有所提升。不过,若是师父知道,莫不是要怪我不学无术,走旁门左道了么?!

    虽然跟着他也是不学无术...

    “帝君找你前去圣殿,速速跟我来。”

    “你不是帝君?”

    “我是白术。”

    白术?那只小白鼠?

    我一言不发的跟在他身后,虽然没看到他的正脸,但是从他的背影来看,也是个让人着迷的人。

    不过这圣殿真是大,走了这么久,他到底要带我去哪儿见帝君呢?

    想那日,我只觉得一阵晕眩便回到了如今的房内,什么帝君,什么白术统统不见。房里有食物有浴桶,一切都是如此的周到。我不知道怎么来的,也不知道外面通往哪里。似乎圣殿里的一切,都是个迷。

    忽然之间,我只觉得胸口闷得慌,周围的气息好像都不对了,这好像是--

    杀气!

    只见白术转过头来,那赤色的瞳孔似乎要渗出鲜血。

    我猜的没错,那是一张可以与师父的颜相媲美的脸庞,有着师父的俊秀,也有着贡镜帝君的柔美,只是这绝美的脸上竟是如此的凶神恶煞。

    他的牙齿似乎比我的还尖,就在他要咬断我的脖子的那一刻,一个熟悉的身影将我拥入怀中。

    好像师父...

    不对,不是师父,是帝君!

    “白术,你这样对我的客人可不太好。”

    “帝君!”

    “白术,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贡镜帝君伸手抚上我脖颈的伤口,“小狐狸,你说你呀,纵使我给了你千年的修为,你还是这么弱不禁风,怪不得你师父--”

    她没有再说下去,怀抱着我,起身看着眼前这个白衣白发的男子。

    瞬间她又转变了态度,“诶呀,小术术,你总是这样!那件事人家会想办法的啦!害得人家总担心你会做傻事!”

    “帝君,您...帝君,我...”

    白术的目光一下柔和了许多,他低下头,沉默不语。

    “好了,白术,你且退下罢,我想和这只小可爱聊会天。”

    白术却迟迟不动,脚像生了根,笔直的站在那儿。

    “小术术!”

    耐不住贡镜帝君的软磨硬泡,白术终究还是走了,最后贡镜帝君还跟他说了句,“不准偷听哦~”

    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的我,竟然要和贡镜帝君独处聊天。

    师父说的没错,我就是胆小,谁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就像那只该死的小白鼠莫名其妙的要杀我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武谪仙〕〔万界圆梦师〕〔三寸人间〕〔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转生眼中的火影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