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初婚有刺芭了芭蕉〕〔修仙界神豪〕〔三国琦公子〕〔超频全人类〕〔无上帝道〕〔时空穿梭从梦境开〕〔剑道第一仙〕〔狂婿之死神归来〕〔跃马大明〕〔九海之王〕〔穆漓夕唐擎〕〔穿书后我成了权臣〕〔天地觉醒〕〔真实之死亡游戏〕〔盛爷夫人是超级大〕〔咸鱼翻身:娘子威〕〔权妻谋臣〕〔庶女无敌:挡我者〕〔世界待我很温柔〕〔皇后每天都在欺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有个小妖精 第十七章 瘟疫
    月灼见众人这副模样,于心不忍。

    若是痛快施了法术将长安恢复原来的模样,怕是会被天界追究逆天改命之罪,除非有两全其美之策,不用施法,也能扭转乾坤。

    “老人家,恐怕这长安此时正瘟疫蔓延。还请您如实告知,江城的其他人也是如此么?整日咳嗽不止?”

    月灼师父这一问,这位老叟才注意到问题的重点。

    他见自己的同伴也是如此,咳嗽已有几日,但仍不见好转。以为是一路上受冻挨饿,才得了风寒。如今,长安城的其他百姓也逐渐有了这症状,莫不是.....

    老叟有些吞吐,“公子,难道是我们.....”

    月灼师父不语,低眉思索片刻后,“现在不能妄下定论。我先带你们看郎中罢。”

    “没用的,我们刚从那过来,长安城的医馆已经人满为患了。”人群中有人道。

    ........

    这一方,京兆尹黎干也是心急如焚,坐立不安。

    恐怕此事,要瞒不住了。

    他来回踱步,随手拿起桌上的茶盏,饮了一口,随后抛出,碎了一地。

    黎干大喊一声,“来人!把褰裳阁的那东西给撤了。”

    东西是撤了,黎干还是放不下悬着的心,事情总有暴露的一天。

    只是这一切,与当初那位奇装异服的男子所说的有些出入。黎干再派人去寻他时,怎么也不见那人的踪影,仿若从人间消失了一般。

    但眼下这情况,能瞒到何时算到何时。他试着分析江郎中所说的种种,才把注意力归到这难民身上。

    自城中官府来人,通报他有难民迁徙与此之前,长安城平静如常。而后,官府又通报说有难民因风寒而昏迷不醒,他便有了不祥之感,决定亲身前往查探。

    哪知这疫病传的如此之快,如今大半个长安城,怕是已经染上了疾病。

    .......

    此时的褰裳阁,也是好不热闹。

    众舞姬纷纷告假离去,来来去去,只剩瑶也一人。

    人去楼空,繁华不再。

    瑶也却没料到有一人在这时竟会来此处找她。

    步伐稳健,行若清风。

    “苏公子?”瑶也喜出望外,不敢相信,他竟然会在这时候来找她。

    来者约莫着二十出头的少年模样,一身文人墨客打扮,面如冠玉,身姿爽朗。

    少年名叫苏宴,是褰裳阁的常客。

    苏宴踱步入了内堂。

    “瑶也姑娘,今日,不舞一曲?”苏宴折了扇子,撩袍而坐,如往常一般。

    “苏公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来看瑶也。”瑶也那我见犹怜的面容晕开一丝无法掩饰的欣喜。

    她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情感,有些心思,不让任何人看出半分。

    从她决定坠入这深渊的那一刻,她知道,就要这么一直走下去了。

    名扬长安的褰裳阁歌姬,京兆尹黎干的红颜知己么?

    她一笑,知这滋味如黄连一般,不过是苦中作乐。

    瑶也如往常一般,登台轻歌曼舞。而苏宴,也如往常一般,望着她,浅酌小饮。

    苏宴是从来不点招牌菜过门香的,他来褰裳阁,必是一酒一曲一瑶也,曲毕,人散。

    向来如此。

    高台上的瑶也依然是那众星拱月,不可一世。她在谁的眼里,向来都是如此。有着名伶的傲气,也尽着名伶的职责。

    台下的看客不多,除了苏公子,就剩下三两个兔头麞脑的男人,屈指可数。

    一个转身,她瞧见了一抹清秀的身影。

    是那日的那位公子,他与另一位俊秀模样的男子并肩同时进入了内堂。

    瑶也忘不了那日,竟有如此纯情可爱的男子,犹如一只受惊的白兔。那样慌乱的眼神,她在这烟柳之地,还是第一次见到。

    同时瑶也注意到了他身旁另一位公子。瞧着模样比李檀公子硬朗许多,眉清目秀,眉眼间犹如星河。应是那日她选中了,并未一起赴约的公子。

    师徒二人见褰裳阁外无人,贴在门口的二人画像也已不见了踪影,便大大方方入了这褰裳阁。只是铺面而来的萧条的气息,与这繁花之地有些不搭。

    二人随意入座,如今,这里的上座多得很,当然可以随意挑选。

    疾病的事还没有头绪,月灼只好把那些难民先安置在长安城一处巷尾的房屋里。说来也怪,那房屋虽不显眼,但也不至于让来往的人视若无睹。

    阿狸纳闷,月灼师父是如何做到的。

    月灼做了个噤声的姿势,做了个口型。那是用法力的造出的,别人看不见。

    果然如此,阿狸猜到了十有八九,但不是说不可以用法力么?!

    师徒二人几乎全程靠着口型交流,在外人看来,两人此刻动作亲密,更像一对恩爱伴侣。

    前方的苏宴起身,饶有兴致,朝师徒二人径直走来。

    “二位有些眼熟?”苏宴凝神思考,恍然大悟。

    “你们不是那日在台上——舞着《六幺令》的姑娘么?原来是公子啊。”

    “原来二位公子的癖好如此让人耳目一新。”

    这声音很是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谁知月灼师父突然将阿狸拥入怀中,将阿狸的头埋入他的胸口,“什么姑娘的,我们两个明明就是大男人。”

    苏宴的唇角勾起,了然一笑,对着二人作了个揖,大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此刻的阿狸快要喘不过气来,拼命挣扎,月灼师父才将他放开。

    “你可要离那人远点。”

    阿狸不解,方才他连那人的样子都没有看清,就被师父按在怀中。

    “为何?”

    “不知道,感觉不像好人。”

    不知何时瑶也下了高台,她向苏宴行了个礼后,朝师徒二人的方向走来。

    美目盼兮,巧笑倩兮。

    阿狸看的愣了。

    “二位公子,别来无恙。”瑶也的双眸似水,她走到阿狸的身旁,想要牵起他的衣袖,却比不上师父手快,将阿狸往身后一拉。

    “瑶也姑娘,在下有事想问姑娘。”

    “公子?何事不妨直说。”

    “瑶也姑娘,褰裳阁到底在做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月灼的脸上虽是笑着,但从他的言语中,感受到了凌冽之意。

    阿狸一惊,连忙扯了扯师父的衣袖,师父今个儿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岂不是要打草惊蛇了?

    声音不大,只有三人能听到。

    瑶也姑娘怔了怔,她也没料到,竟会有人问她这样的话,莫不是被人察觉什么了?

    她仔细瞧着这两位公子的眉眼,竟与那日跳《六幺令》的姐妹二人有些相似。

    于是才如大梦初醒一般,原来那日在褰裳阁,黎大人离开后,瑶也还想着给二人些赏钱,作为这舞的报酬,谁知两位姑娘不见了踪影。

    如今,一切已明了,两位姑娘便是这两位公子。

    月灼依旧穷追不舍,已经把她逼到道德的角落,再一步,她若再往前一步,便要摔个粉身碎骨。

    如今的长安发生了这事,怕是她和黎大人都不能预料的。

    之前,有位奇装异服的男子对她说过,若她串通黎干做着贩卖狐皮狐肉的勾当,就帮她去寻妹妹。

    为了妹妹,她是做什么都可,哪怕出卖灵魂。但是日夜的梦魇,让瑶也已经不再认识自己了。活着,真不如死了般。

    如果能让一切早些结束,那么她是不是能在断壁前悬崖勒马呢?

    “我说,”她一字一句道,“是我...是我让褰裳阁的人去捕杀狐狸...”

    “还有谁?”

    瑶也如鲠在喉,紧拽着自己的衣袖,指节也变的煞白,她不敢说,她怕再说下去...

    “没有了。”瑶也鼓起来劲,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有底气。

    这一切都逃不过月灼的法眼,他深吸一口气,如释重负般,“你带我们去,我们便不报官。”

    月灼师父目光一瞥,见阿狸的脸色已如白絮般煞白惨淡。

    阿狸自是不能接受的,纵使他以往已有过怀疑。但是他多么想证明,他喜爱的瑶也是无辜的。

    更何况,阿狸万万不能接受的是,瑶也竟然已经自招了。这些话从她嘴里说出的时候,阿狸觉着自己的心里像被刺了一刀。

    如芒在背,如鲠在喉,此刻也是这副感觉。但已经与那日不同了。

    本来此刻苏宴应是要离去的。看着瑶也与方才那两位公子相谈甚久,苏宴有些好奇,凑了过去,“你们在说些什么?”

    月灼见他又起意过来,便勾着他的肩迅速转过身去,将他拖到了几米外,冷冷道。

    “告诉你,别再骚扰我家徒....我们....”

    苏宴觉着这两人还挺有趣,但他们似乎丝毫没有让自己加入的意思。他也是个识趣之人,两袖一挥,嘴角挂着笑容,扬长而去。

    瑶也生生地望着那两人,一阵心焦,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苏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武谪仙〕〔万界圆梦师〕〔三寸人间〕〔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转生眼中的火影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