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初婚有刺芭了芭蕉〕〔修仙界神豪〕〔三国琦公子〕〔超频全人类〕〔无上帝道〕〔时空穿梭从梦境开〕〔剑道第一仙〕〔狂婿之死神归来〕〔跃马大明〕〔九海之王〕〔穆漓夕唐擎〕〔穿书后我成了权臣〕〔天地觉醒〕〔真实之死亡游戏〕〔盛爷夫人是超级大〕〔咸鱼翻身:娘子威〕〔权妻谋臣〕〔庶女无敌:挡我者〕〔世界待我很温柔〕〔皇后每天都在欺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有个小妖精 第二十六章 苏宴
    <b>最新网址:“所以,情郎死后。你从此就伤心欲绝,再也不想绽放了?”

    桃妖愕然,转头看着说这话的那位男子,此男子身形高挑,玄色金边长袍下的他浑身散发高贵之气。

    眉宇间惊艳了众生。眉若利剑,目若朗星,举手投足间都比他身旁的另一位男子多了份器宇轩昂。

    阿嚏——

    阿狸打了个大大的喷嚏,用手指搓了搓坚挺的鼻梁,碧绿色的长衫上似乎沾染了方才的浊物。

    桃妖嫌弃地看了一眼阿狸,她平日里最讨厌那娘里娘气的男子。

    想着不久之前,她还盛开的时候,有一看着挺儒雅的男子在这里瞎转悠着,见什么都要吟一首诗。见那摇头晃脑的模样,她忍不住捉弄了他一番,哪知他哭哭啼啼地离去。

    想比之下,桃妖更讨厌娘里娘气的痴傻书生。

    “才不是什么情郎。他不是....有妻儿么?”

    桃妖的眉目间有些许消沉。蓦然间,回过神来,她又插着腰指着师徒二人道,“要你们多管闲事。”

    说罢,呲溜一声,人就不见了。

    只留下师徒二人怵在那大眼瞪小眼,互相无奈地耸了耸肩。

    夜已深,师徒二人结伴回了茅草屋,入塌而睡。

    次日清晨,月灼还在睡意朦胧中,转而忽感到面前一阵气息,犹如海水般带着一丝咸甜。

    月灼睁开惺忪的睡眼,此刻他,衣襟半敞,锁骨壑壑,如墨的发丝随意地散在身后。

    阿狸看的入了神,不经意间羞红了脸。

    月灼想看看这狐狸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便装作睡意未醒,揽过阿狸的脖颈,顺势将他推向塌内。

    小巧的木塌经不住两人的重量,呀呀作响。

    月灼半睁眼,忍住笑意,将一条腿压在阿狸的身子上。

    “师父.......”

    阿狸挣动身子,险些喘不过气来,“快放手.....”

    月灼师父当做没有听到一般,自顾自地呼呼大睡。

    只听一声——

    “你们......”

    一位身形高挑,儒雅俊美的男子刚进门,见到此番场景,直愣愣地杵在门口。

    月灼师父这才睁眼,只不过他方才怡然自乐地神情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鄙夷。

    “你怎么在这?”

    苏宴不解,笑道,“我怎么不能在这?”

    月灼松了手,阿狸这才透过气来,如得救了一般。气还未顺,着急解释道,“师父,我方才想着帮你买点食物充饥,谁知在那里就碰到了苏兄弟。”

    苏宴听阿狸称他为兄弟,受宠若惊,不由得将目光移向阿狸。

    “呵,阴魂不散。”月灼嘟着嘴,小声的说了一句。

    ............

    午时,苏宴将自己的境遇说与了师徒二人听。

    原来,那日,苏宴在房中等候许久,却还未见到三人归来。隐隐感到有不祥之意,便忍着痛去寻。

    他看着褰裳阁内那不长的楼梯,是用上等的紫檀木制成的,仔细一闻,还带浓郁的檀香味儿。

    恍惚间,他竟看到那楼梯化为一条浑身光滑,紫红色纹路交错的巨蟒,巨蟒的信子细而殷红,一伸一伸地摆动着。

    一双见不着眼白的双眼发着森森绿光,似乎要把苏宴生吞活剥。

    苏宴一个踉跄,跌倒地上。腹间的伤口有撕扯感,苏宴低头一看,伤口处又有些鲜红渗透而出。

    晃眼,他再定睛一看,哪里是紫红色绿眼的巨蟒,原来不过是木梯而已。

    苏宴一手搀着木梯的横杆,一手捂着伤口处,一步一步地挪向那层层起伏的阶梯。

    每落一脚,他的腹间伤口处便要痛一次。

    苏宴咬着牙,身后的衣衫已湿了大片。过了半晌,终于如释重负般走完阶梯。

    他步伐紧凑,轻踏地面而不敢用力。还未走到褰裳阁门口,便见一些官兵迎面而来。

    苏宴连忙找一处藏身,幸得他常来褰裳阁,知这紫檀雕花木栅栏里的上座处,有一处空位有升降的作用。

    只要拨动一侧的荷花高灯的莲身,那座塌就会升起,直至与歌舞高台相对。起初是用来提高宾客的观赏效果,没想到此后成了噱头,吸引来更多的宾客上座。

    然而如此特殊的座位,褰裳阁内只设一处。高台升起后,底下就会成为一镂空之地,此地也不知通向何处。

    但此刻时间紧迫,苏宴也顾不得其他。那些官兵来势汹汹,想必定是来者不善。

    他扭动莲身,跃入这四方洞中。而高台未一直往上,而是升到一半,便落了下来。

    那群官兵一惊,只听得一声巨响,扬起一阵尘灰,方才见着的那模糊人影便凭空消失了?

    “给我搜——”

    其余地官兵得了命令,立刻行动起来,不放过任何一处。

    此番苏宴跌落一处,竟觉得有些刺眼。他的身上已经伤痕累累,加上方才那重重一摔,真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雪上加霜。

    苏宴见得眼前一阵明媚,才知是那刺人的日光。他便豁然开朗,此地定是另有出口。

    而他此身所处,正是那日师徒二人所见的青瓦白墙。

    苏宴见这边普通的白墙处不时冒出尘灰,便用手作拳,敲了敲。

    有回响声,此面墙是空的!

    他在墙的四周摸索着,终于在那藤蔓缠绕处找到了一处隐藏极密的出口。门后,一阵阵过门香的味道夹杂着血肉的腥臭扑面而来。

    他是极其厌恶这过门香的香味,苏宴甚是不解,为何长安城的百姓都对这味道一往情深。

    苏宴是不喜这味儿的,反之,他还觉得恶心作呕。

    而今,更与这腐肉烂皮的腥臭味相融合.....

    苏宴觉着自己的胃里正翻江倒海,随后呕出一大片食物残渣。

    他紧闭双眼,再也不敢看那一只只,血淋淋的尸体。

    那些.....是什么?

    他没看清,也不敢再看,便朝着远处的另一扇石头门慌乱离去。

    那扇门是褰裳阁的另一处出口,出口处是长安城外的一处偏僻石头墙。石门开启,又很自然地关上。

    苏宴不敢相信,竟然就这样轻易地,出了城?

    他回头望了一眼石头门,仿若与这扇门连接的那个通道,犹如人间炼狱。怕是地府也不过如此罢。

    幸得他身上还带着些散碎金子,便到城外摆摊处,置换了些朴素的衣物与充饥的干粮。再回头时,见长安城门已封,城外的石墙上粘贴着阿狸与月灼二人的画像。

    原来那日,长安城的集市出发生了一件大事。京兆尹黎干命官府在城内外粘贴贼人的画像,以戒众人。

    褰裳阁的歌姬瑶也也参与其中,妖言惑众,落得身亡的下场。

    京兆尹黎干将她的尸体抛入那群难民之中,又抓来江郎中与那些身患疾病的百姓,说他们是处心积虑策划了这一场阴谋,要谋害长安城。

    于是,黎干将所有病患连同瑶也的尸体一同葬身火海。

    有两个同谋现已脱逃,黎干就算是倾其权利,也要将这两人捉回长安。

    这是苏宴听那摊主说的,那摊主前些日子带上了身家已离开长安城。长安城不同往日,他也没什么再留恋的,想去再寻一处可安生之地。只得边走边做些小生意,来解决温饱问题。

    摊主说,幸亏离开的早,再迟些,长安封了城,就走不了了。

    苏宴思绪万千——

    想到那些无辜身亡的病患与江郎中,还有瑶也——

    落日余晖照着他的身影,细细影子被拉长,斜向一处。苏宴咬牙切齿,攥紧拳头,随后,又松开手,骨节分明的手指无力垂到身侧。<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武谪仙〕〔万界圆梦师〕〔三寸人间〕〔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转生眼中的火影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