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初婚有刺芭了芭蕉〕〔修仙界神豪〕〔三国琦公子〕〔超频全人类〕〔无上帝道〕〔时空穿梭从梦境开〕〔剑道第一仙〕〔狂婿之死神归来〕〔跃马大明〕〔九海之王〕〔穆漓夕唐擎〕〔穿书后我成了权臣〕〔天地觉醒〕〔真实之死亡游戏〕〔盛爷夫人是超级大〕〔咸鱼翻身:娘子威〕〔权妻谋臣〕〔庶女无敌:挡我者〕〔世界待我很温柔〕〔皇后每天都在欺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有个小妖精 第二十七章 卿卿
    <b>最新网址:听着苏宴的描述,阿狸的脑子里仿若有了那触目惊心的画面感。他扶额思忖,喃喃自语,“为什么,你说的这些,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月灼见阿狸似乎要想起那不该想起的东西,便将话锋一转,道,“你又是如何到这里的。”

    “那摊主说,离长安最近的,便是江城的两个村,一是满园村,二是桃源村。”

    苏宴接着话茬,继续道,“如今满园村已是满目疮痍,我便想着来这桃源村查探这病源所出,顺便歇歇脚,没想到遇上了你们。”

    只听月灼连忙接着他的话音道,“我们也是这样想的。”

    阿狸此时抬眼鄙夷地瞟了一眼月灼师父,“师父,明明是你自己找错了地方,以为这里是那老叟说的地方罢。”

    月灼见这小狐狸出卖他,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便伸出细长的手指,正对着阿狸的脑门,弹了一下。

    阿狸哎哟了一声。

    “师父?.....你们是....师徒?哪个门派?”

    这么一问,师徒二人都不知话该从何说起,便随意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合欢。”

    “合欢派.....?”

    苏宴心里琢磨着,他也游历了许多地方,也见过许多稀奇古怪之事,眼界也算深的了。江湖上的名门派别也听说了不少,只是这合欢派....从未听说过。

    莫非是一不成气候的小派....

    合欢派......这名字一听,好像有点不正经,也不知派中传授的是哪种道法,修炼的是哪种功夫。

    苏宴想起方才师徒两人亲密之举,恍然大悟,便又觉得羞于开口,只道。

    “原是如此。原是如此。”

    三人洽谈之际,一大早上山砍柴的阿良挑着些木柴回来,进门见家中有客,一副风雅名士的打扮,便喜迎而上,为三人倒上茶水。

    询问一番才知苏宴乃洛阳城中一富家公子,最喜游山玩水。得知三人是朋友,阿良说要为几人做几个小菜边吃边聊,便退到伙房,边准备食材边竖起耳朵。

    阿良家的伙房与卧房,还有客堂是分开的。虽然是分开独立的,但是相距不远,若是谈话声音大点,还是可以听清的。

    阿良想着,这些人吃我的睡我的。也不能白吃我家粮食啊,若是家中真有些实力,那还好说。若是装模作样,定要将他们卖给人贩子。

    瞧这三位公子,细皮嫩肉,相貌堂堂,均是上等的货色啊。虽然没有涉足这方面的生意交易,但如今,外头都在做着这事儿。

    阿良一直想掺和一脚,但他还是有那心没那胆儿。

    可现下这两人在家中已住了几日,也没啥表示,金银珠宝什么的也没有见着,甚至两人连包裹都没有。

    阿良早就怀疑他俩的身份,若是真的富家公子出来游山玩水,那怎会连一个随身携带的包袱都没有呢?

    如今又来一人,进门前阿良已经将他仔细打量一番,同样也没有携带包袱。

    莫非是集体诈骗?来骗吃骗喝的?

    若真如此,他就来个黑吃黑。

    阿良从衬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用牛皮纸包裹,四方形状的一小包药粉。这是阿良去城外将那些猎物走货时,从一长安城的老友那里得来的。

    他说此物是经过曼陀罗花的汁液提取,再与川乌、草乌合磨,形成的药粉。其色如月白,但却食之无味,入食材中也将与食材相融合。

    人畜食之,皆可昏迷三天三夜,醒来后方觉浑身无力,气若游丝,但不伤性命。

    阿良不管那些繁琐的制作工序,他只管这效果好不好。起初,他买来这药粉只想用在山上那些猎物身上,好让自己不用费那么大的劲儿去捕猎。

    没想到,今个儿,就用在他们三个身上。

    阿良将包装拆开,奈何手却抖个不停。他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从未害过人性命。也不知道这玩意是不是真的不伤人命,要是这些人死在他家里该如何是好?

    犹犹豫豫间,他听见窗外有一女子的声音,只得将药粉重新包好,塞回衣内。

    阿良出了伙房,见眼前站的是位体态婀娜,面容姣好的女子。

    这女子估摸二十出头的样子,体态丰盈,娥眉如月,双眸似钩。一席白纱袖裙拖地,只是这裙身,破破烂烂,显得脏乱不堪。

    阿良还注意到,这女子的身上还有些许处带着伤,瞧着伤口的抓痕,似乎是野兽所为。不过就算是灰头土脸也挡不住女子的娇媚态。

    “你.....”

    “小女子唤作卿卿。与家人在山中失散,又遭受野兽袭击,好不容易脱险而出,便到了这。”卿卿咽了一口口水,“大哥可有地方让我休息一下,讨口水喝。”

    “有有有....”

    阿良连声道,也没有再问下去,而是将她带进了客堂。

    一会儿的功夫,四个外人就占满了阿良的小茅屋。

    见眼前来人,三人本起身相迎,可师徒二人却僵着身子在原处,一动不动。

    她是狐狸!

    阿狸一眼识破眼前的这位女子是狐妖所变,只是见她惺惺作态的样子,不知是何目的。再看月灼一眼,他若有所思,也没有当众拆穿。

    那女子抽抽噎噎,瞧见师徒二人,眼中有些复杂之意,但并未理会二人。而是随着阿良一同入了卧房。

    半晌,阿良从房中而出,顿时神采奕奕,精神焕发。

    他清了清嗓子,挺拔了身姿,道,“那姑娘叫做卿卿,之前在山上与家人失散,又遭到野兽追赶,好不容易逃到这。方才给她看了伤口,涂了些药,睡下了。”

    月灼饶有兴趣地打趣着阿良,“阿良,你可真是个好心人啊,见人就带回家~”

    “哪里....哪里....”阿良不好意思地挠头,又觉得月灼的话哪里有些不对劲。

    阿良心想,他这话的意思,应该就是在夸自己吧?

    “嘿嘿....三位接着聊,只是谈话声尽量轻声些....怕打扰里屋那位姑娘休息。”

    阿良说罢,退出了客堂,朝伙房方向走去。

    此刻三人无心再谈论下去,因为此处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苏宴此时也察觉到了师徒二人的异样,便道,“李檀小公子,你们....莫非是觉着方才那女子....”

    阿狸道,“苏宴,你想说什么?”

    苏宴看了一眼陷入深思的月灼,胸有成竹地道,“觉着她也是病患?”

    只听月灼一声冷笑道,“非也。比你想象的,恐怖多了。”

    苏宴不解,想要继续问下去,只见月灼抬头望着天,长发与衣袂皆被风扬起。

    “你知道,山海经的传说么?”月灼背过身子,微微侧头,问苏宴。

    苏宴愕然,心想这人突然问他山海经的事情作甚?

    “在下曾游历四方。神魔鬼怪之事也略有耳闻。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山海经》乃先秦古籍,记载许多奇珍异兽,可谓是一部旷世奇作。”

    “那你知,这《山海经》中,哪类异兽最善化为女子形态,蛊惑众生么?”

    “是九尾狐。善变化,喜食人,其声如婴儿....”

    苏宴说道此处便停住了,再仔细回想方才那女子哭泣的声音,简直如婴儿哭啼一般。他惴惴不安,莫非,他是在提醒那女子是九尾狐所化.....?

    阿嚏——

    阿狸接连打了五六个喷嚏,鼻子痒痒的,还有些发红。

    天空波云诡谲,霞光万丈,此状,是要下倾盆大雨之兆。

    “要变天了呢,徒儿要适当添加衣物,可别着了凉。”月灼望向天边的霞光,道,“我也要去收前些日子晒着的衣服咯。”<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武谪仙〕〔万界圆梦师〕〔三寸人间〕〔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转生眼中的火影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