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有个小妖精 第二十八章 真实与否
    <b>最新网址:月灼师父溜的飞快,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阿狸嘴里碎碎念叨,这师父,做事一半一半的。既然看穿了那女子的真面目,也没给他们留下个解决方法。

    苏宴还在为方才月灼所说的话焦思苦虑着。阿狸在一旁问道,“苏宴,若方才那女子真是九尾狐,你要怎么做?”

    阿狸虽是不经意之问,苏宴也是被他问的一怔。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没想到,《山海经》中的异兽会现身在他的身边。

    他虽喜游历,但觉着游历山水间的那些神怪之说不过是道听途说,只当做茶余饭后的消遣罢了。而如今,听阿狸这么一问,苏宴倒是想好好思考一番这问题。

    阿狸经过长安那事之后,原本无忧无虑、放浪轻狂的性子也收敛了许多。他也才真正了解到,当时月灼师父口中所说的,凡人的心思,所谓什么。

    也许是瑶也的死他还没有释怀。直到现今为止,他还未真正弄清楚,他对瑶也的感情。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瑶也勾结官府,害死同类的做法,真真切切的伤了阿狸的心。

    而如今,阿狸也想知道,眼前这个他眼中所谓的凡人,与他也算曾患过难的兄弟,对他们妖族,到底是怎样的看法?

    “李檀小公子,在下倒是觉得,若是那上古的异兽真化成了人——”苏宴两手托着下巴,道,“若是它为善,人便可以与它结成莫逆之交。”

    “若它为恶,若是十恶不赦,必杀之;但若是有了苦衷,那便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试着感化之。”

    苏宴呶呶不休,只听阿狸道,“苏宴小兄弟,口渴了罢,喝杯茶先。”

    苏宴饮了口茶,继续与阿狸说道,“诶,李檀小公子,说起这九尾狐,你可知,商朝时期的妲己?”

    阿狸翻了个白眼,他不过就是问了个问题,这家伙还没完了。

    不仅没完没了,苏宴还越说越起劲,“李檀小公子,你可知,这妲己,不仅是个绝色美人,还是个痴情的主啊....想那时....”

    苏宴说着,声情并茂,眉飞色舞。最后干脆直接起身,连手脚都用上了。

    阿狸哪里不知道,好歹妲己也算他的一个老祖宗。不过,这家伙因为美色祸国,最后被那位留着白胡子,爱钓鱼的姜老大爷给亲手血刃了。

    这是月灼师父告诉他的众多神话中的一则,当然,对凡人而言是神话,对妖而言嘛,那就是历史了。

    所以那时,阿狸听后,心中更坚定了日后能化形了,必定要化成个男身。若是一不小心化成个倾国倾城的美女子,颠倒众生,岂不是要重复踏上老祖宗走过的路?

    而苏宴此刻还未说完——

    “我最羡慕的,就是她与那殷纣王的爱情,最后竟因为殷纣王,放弃仙身,自刎了.....”

    放弃仙身?自刎?

    阿狸听着他的话,越听越疑惑,怎么与月灼师父所说的有出入呀?

    难不成,他们听的是不同版本的故事?

    “等等....你说?妲己最后自刎了?不是说她是祸国的妖,被姜太公那老家伙给杀了么?”

    阿狸不解,追问道。

    苏宴伸出右手的一根细长的手指,左右晃动着,“那只是民间流传的普遍版本。而真正的结局便是,我方才所说的那般。”

    阿狸不屑,“你又知道了?”

    苏宴眯着眼,一脸坏笑地靠近阿狸,阿狸被他这副样子吓得汗毛竖起。要是那狐狸形态,怕是毛发早入静电般散开罢。

    “因为我看过——《山海密卷》。你可知,妲己原来就为女娲座下的婢女,因殷纣王对女娲不敬。女娲便派妲己前去祸乱朝纲,事成之后,即将位列仙班之时,她竟随那纣王一同死去....”

    阿狸自然是不知道关于妲己的这样一番传说,他不知妲己原来也是仙身,来到商朝,也算是去人间历劫了一番。

    若是历劫,死后也许会魂归天庭,他忍不住追问道,“后来呢?”

    “没有后来了。”苏宴道。

    “为何?妲己不是仙身么?完成了任务不是要领赏么?”

    “她自愿放弃了这个机会,随爱而去了啊.....”苏宴抬眸,白净的脸上一阵唏嘘。

    阿狸有些惊讶,若是苏宴说的这个版本是世人少知的。那么,流传在民间的关于妲己的那番传说,为何要刻意抹黑妲己的形象,让众人为之唾弃呢?

    而那些,所谓的传说,到底是谁编制的呢?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世,怕是传到最后,早已面目全非了。

    任何一个传说,任何一个历史,没有亲身经历过,就不知道它真正的结局。

    不过有个问题倒是让阿狸颇为好奇。

    “苏宴,你说的那《山海密卷》是何玩意?在哪可以看到?”

    阿狸这么一问,只见苏宴又现方才那副脸色,弯着唇角,“李檀小徒弟,你想看么?这里面还有些关于异兽们之间的繁衍之谈。”

    阿狸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根子,也许是害臊了出现了幻听,竟听到远处传来月灼师父的怒吼,“混蛋苏宴,趁我去收衣服,敢调戏我的宝贝徒儿!”

    .......

    阿良在伙房犹豫着,是否将这药粉浸入那刚做好的白米粥中。

    白粥还泛着热气,袅袅烟雾扶摇直上,绕着他的脑袋盘旋,仿若形成了千万双无形的手,扯着他的脖子,不停地重复道,“倒吧....倒吧......”

    阿良战战栗栗,两手手指小心地捻着牛皮纸的两端,上面的粉末跟着摇摇晃晃。啪的一声,药包掉落在地,药粉撒了一地。

    他赶忙抓了伙房的柴火灰洒在上面,将那牛皮纸扔进了炉灶,边碎碎念叨,“不行,这草菅人命的事儿我还是做不了,赶明儿,找个借口,让他们走罢。”

    只是那女子——

    阿良两眼放光,“那三个大男人就让他们走罢。而卿卿姑娘,就问问她愿不愿意留下来做我媳妇儿。”

    阿良出了伙房,将热腾腾的一锅白粥端到两人的面前。阿良见着这两人狼吞虎咽的模样,不住地摇头,心想,真是一点戒备心也没有啊。

    这三人少了一人,阿良问道,“还有一位公子呢?”

    “哦,”阿狸嘴里还含着白粥,咕噜一声吞下,道,“他去收衣服去了。”

    正巧这时,卿卿从里屋出来,换了身男子的衣裳,粗布麻衣大男人的衣裳穿在她身上竟是那样的好看。凹凸有致的身姿完全不用在意穿的是麻布还是绸缎。

    阿良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的衣服能穿在一位女子身上,还是这么好看的一姑娘。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有姑娘愿意与他搭话。

    阿良十几岁的时候,喜欢过村里的村花小莲,可是小莲从来都没给过他好脸色看,说他丑,说他穷。

    阿良也曾想着,若是有一日,一位善良美丽的女子能不嫌弃他,与他过着粗茶淡饭的生活,那他也不追求荣华富贵,宁愿就这样在平凡的生活中相濡以沫。

    他看得愣了神,竟然忘了嘘寒问暖。见桌上的粥还未凉去,便连忙问道,“卿卿姑娘起了啊,饿了吧,快来喝些粥。”

    说罢,阿良拿起一旁的碗碟,帮卿卿盛了一碗,还轻轻地吹了吹。<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