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有个小妖精 第三十三章 现形(四)
    <b>最新网址:方才在涂山脚下所发生的事情,在村子里传开了。

    月灼成了村子里的除妖大师,正巧配着他这一身道士的打扮。村民们又送食物又送酒的,月灼见着那酒,就如狐狸见了鸡一般,馋的直流哈喇子。

    三人受到了村子里的拥戴,月灼杀狐的事迹也逐渐成了老少皆知的一件事。

    只是可怜那阿良,孤身一人,举目无亲,又惨死山林间。月灼等人并没有将他的尸体带回到桃源村,怕吓着众人。

    他的胸口处有一个偌大的血窟窿,透着森森白骨,让人不寒而栗。

    三人就索性将他埋在涂山脚,也算是魂归土地了。

    阿良的房子也就空了出来,三人便顺理成章的住在里面。因瘟疫之源头还未寻找出来,三人决定再住几日,直到找出疫病的源头,才能离开。

    只是自那日阿狸被白狐咬了之后,他的状态就一日不如一日。连着三日了,他都滴水不进,干咳不止。

    之前,月灼师父已用法力治好了阿狸被白狐所咬的伤口处,只是这几日,伤口处却有青筋暴起,犹如两条青虫,在阿狸的脖颈间交错盘旋。

    阿狸轻启他那发白干裂的唇,缓缓道,“师父.....”

    床边的月灼见阿狸醒了,握住阿狸无力的手,他的手,越发的清瘦了。

    苏宴撩开青色的布帘,端着一个瓷碗小步挪了过去。

    “水来了。”

    月灼扶着阿狸起身,阿狸的半个身子轻靠在月灼的肩上,气若游丝。他小口地触及瓷碗的边缘,怎料,刚碰到水,就是一阵猛咳。

    苏宴见状,愁眉不展,小心地提醒了一句,“李檀小公子这症状,与那疫病.....”

    只听月灼道,“你若怕染上,你可以走了。”

    苏宴一怔,杵在原地不动。

    他不是怕,他是在担心阿狸啊!

    看着此刻病恹恹的阿狸,他心中有些触痛。他是想要那个充满活力,能与他嬉戏打趣儿的李檀小公子回来啊!

    “我不走。”苏宴的语气坚决,眼中也透着决然之意。

    月灼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又漫不经心地丢给他一块干净的帕子。

    “不想染上,就把帕子遮在脸上。”

    这月灼看似冷言冷语,但话语间其实是在关心他?

    苏宴的思虑被阿狸痛苦狂躁的撕喊声打断了。

    阿狸扭动着身子,两手在脖颈处乱抓,细长白皙的脖子被他抓出一道又一道血痕。而他却还是不肯罢手。

    月灼与苏宴立刻上前,一人按住阿狸的一只手臂,可是阿狸倏然使出了浑身的蛮劲,挣脱了二人,二人顺势跌倒在地。

    起身再看时,只见床榻上卧着一只断尾红狐,哪里还有阿狸的影子。

    “.........”

    苏宴哑然失色。

    月灼也是怔了一怔,随即压制不住心底的笑意,低着头捧腹大笑。

    只听那断尾狐狸幽怨地发出一声,“师父!!!”

    师.....父.......?

    苏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那只狐狸叫月灼......师父?

    方才在床榻上还奄奄一息的李檀小公子怎么不见了?

    那它是?

    李檀小公子!!??

    这李檀公子竟然也是狐狸精所化??!!

    那它的师父....不更是.....

    苏宴的心中连连惊叹,惶惶地看了一眼月灼,转身要逃。却被月灼扯住了头发,一把拉了回来。

    “去哪....?”月灼的嘴角扬起一抹诡异。

    苏宴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哆嗦着腿,双手合十,嘴里不住地念叨着,“饶命啊....”

    月灼却不肯罢休,张大嘴巴,用手朝里指了指,“我肚子饿了,现在就要吃了你。”

    苏宴吓到差点没当场去世,只听身后的阿狸又幽幽道,“师父,别吓他了,快帮我看看,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阿狸在塌上绕着圈走着,它的身体何时变成了这样娇小的一只?

    还有,尾巴呢?它那美丽柔软的尾巴呢??

    月灼噗嗤一笑,摊手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阿狸忿忿道,“放.....放什么厥词。师父你法力无边,就帮帮我吧,我可不想成为一只没有尾巴的狐狸。”

    “那我就把你变成一只旺财吧。”月灼讥笑道。

    他料到阿狸会缠着他要死要活的,可见它这副模样,真是比刚刚那副即将西去的模样好看多了呢。

    月灼蹙眉思索着,也许,疫病的源头已经找到了。

    正如苏宴所说,阿狸方才的症状与那些感染疫病的百姓一模一样。那些身染疫病的百姓,怕不是因一人被狐狸所咬,狐狸身上所带的毒液就注入了体内。然后,其他人与之接触,一传十,十传百......

    而阿狸本就是狐狸,它不会死去,而是因为这毒液,现了原形。

    ...........

    那日狐狸精杀人的事情在村中已经愈演愈烈,提起狐狸,村民们更是咬牙切齿。

    于是,月灼就把阿狸变成了一只短尾狐狸狗,俗称博美犬。

    有尾巴总比没尾巴来的好,阿狸也想通了,暂时先这副模样过着罢,总比被人认出来是狐狸的好。

    于是,阿狸有了个新名字,叫做旺财。

    这日,阿狸与苏宴坐在家门口看着日落,月灼在客堂内悠闲地喝着村民们献上的酒。

    “嗯——”

    他闻着这酒香,远没有青丘山上的酒味儿来的香醇。只是在这凡间,也凑合着罢。

    自己找出了疫病的源头,也是该庆祝一番。待明日了,再告诉村子里的人,以后不要滥杀生灵,就不会有疫病发生了。

    至于那些已经染上疫病的人该如何处置——

    只要找出第一个被狐狸咬的,染上病毒的人,再将他的脖颈处,那嵌入肉中的狐狸牙拔掉。那些连带着染病的人,症状自然而然就会逐渐消失不见。

    因为那狐狸牙会随着时间嵌入凡人体内,越来越深。所以百姓们浑然不知,是这个原因引起的瘟疫之症。

    阿狸两条前腿直立,狗腚子着地,端坐着,晃着短尾巴。它不知道月灼师父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为什么不再一次把它变回人形,而不是把它变成一只狗。

    而且,它对旺财这个名字很是不满意!

    只听一旁的苏宴讪讪道,“李檀小公子,我现在还是不能习惯,你这副样子。”

    “汪汪汪~嗷嗷嗷~”

    阿狸感同身受,见苏宴与自己有了共鸣,连声附和着。

    哪见苏宴皱着眉头,苦笑着,一手抚上它的头顶,“别叫唤了,你这副样子,再怎么说,我也听不懂啊......”

    日落了,月灼惬意地浅酌一口,望着门口那一人一狗迎风流泪的背影。

    嗯....真是舒坦呢......<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