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差一步苟到最后〕〔系统逼我做皇帝〕〔斗罗之无尽融合〕〔大周之庶女妖妃〕〔太荒吞天诀〕〔农门贵女有点冷〕〔渡劫之王〕〔我的佛系田园〕〔喜欢你我说了算〕〔环球挖土党〕〔米奈希尔之力〕〔笑傲不群〕〔我家娘子只想种田〕〔BOSS来袭:甜妻一〕〔兰若仙缘〕〔氪金成仙〕〔我真要逆天啦〕〔末世女小七的农家〕〔拼搏年代〕〔红楼之快活人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有个小妖精 第四十九章 江城美食街
    半个月后。

    虽然那日那橙色老头提醒他们月灼师父就在江城内,可红璃还是拖着苏宴先去确认了满园村和桃源村是否还有残余的瘟疫病人。

    而后才来到这江城,红璃的这种迷之行为让苏宴怀疑她到底想不想找到自己的师父。

    虽然小狐狸儿谨记师父的教诲,做事必得要瞻前顾后,先处理好之前的事,才能往后发展。

    但小狐狸儿对于轻重缓急之事似乎没分的那么清楚。

    一来二去,琐事也耽误了些时日。

    红璃与苏宴在江城的大街上晃悠着,东瞧西望。

    这江城,和自己想象的有些不同。似乎没有那么萧条,但要论客流量和繁华程度,还是长安城首屈一指。

    街上人群熙攘,两侧摆满了各式摊点。

    乳白色的布条上用毛笔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欢喜团”。

    红璃两眼放光,跟着人群,凑了过去。

    苏宴一回神,身旁的红璃不见踪影,再注目一望,那抹红色的倩影在那“欢喜团”的摊子下,那摊子飘香阵阵,好不热闹!

    摊子的主人一身素白短打,头戴白色布帽,摊位旁横放着一个简陋的铁架子,架子上置放着一口锅,锅下燃烧着几根柴火,噼啪作响。

    摊位上的滚油香和芝麻香入了红璃的鼻息,她深吸一口气,惊叹道:“好香啊。”

    她换上了一件女子的朴素便衣,扎着玲珑小巧的双髻,未施粉黛,素面朝天。仅是这般,也还是挡不住男子在她身上不时的停留下余光。

    但那些不怀好意的余光很快就被她身旁那位俊朗的公子扫了去,苏宴站在红璃身后,高挑的影子没过她的头顶。

    那摊贩动作利落,揪起面前一大块面团中的一小部分,揉搓成圆球状,来回在芝麻堆中滚搓,使得芝麻均匀遍布之后,再用竹筷夹起,方才滚烫的油锅中,慢慢炸至金黄。

    “要吃么?”

    见红璃不停地咽着口水,苏宴付了钱,捧着一碗,拿着竹筷,和红璃退到一旁。

    欢喜团其状如球,外滚芝麻,内为红豆甜沙。咬一口,外酥内软,甜而不腻。

    红璃的嘴边沾了油渍和芝麻粒,苏宴伸手自然地为她擦拭,之后,才知道自己一时忘了情。

    红璃吃的正欢,也未想那么多礼节之事。只是苏宴叹道,这小狐狸儿,为了吃,居然可以把最看重的自家师父抛在一边。

    入了江城,茫茫人海,也不知何处去寻月灼的身影。

    而这小狐狸,前一秒还闷闷不乐的模样。一旦看见了食物,就完全迷失了自己。

    苏宴想着,觉着好笑。

    一碗只有三粒,红璃一不小心吃完了。回味儿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忘了给苏宴留一粒尝尝味道。

    苏宴也不在意,他本身就对吃的没什么兴趣。再说,他游历大江南北,这欢喜团,他早也品尝过它的味道。

    见红璃已吃完,他又拉着她来了一处。还未到此处,大老远的,红璃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鱼腥味。

    几条小鱼在竹筐里蹦跳着,红璃伸头一看,居然还有只长着两条长须,面露窘态的鲶鱼。

    小贩一瞧,什么时候竹筐里乱入了一只丑鲶鱼,难不成是和这一群母鲫鱼谈情说爱之际就入了他的网?

    小贩本想放那鲶鱼一条生路,转念一想,这糊汤粉用鲶鱼做料也是不错的。

    二人立于摊位前,扑面而来的是那鲜美的米香鱼鲜味儿。

    糊汤粉的汤汁,采用的是野生三两寸长的小鲫鱼熬制而成。野生的鲫鱼,肉质密实,筋道,味道鲜美。

    为了喝上这一碗现做的糊汤粉,红璃与苏宴足足等了一个时辰。

    只听小贩唉声叹气:“昨夜里熬的鱼汤下粉已经卖完了,二位来的晚了,只能现熬。”

    红璃心想,现熬算什么,要不是怕吓着这些人,就不用那么麻烦,她还能现吃这些生鱼,味道岂不是更鲜美。

    苏宴摆摆手,一脸和气:“无事,这味道太诱人,多等一会又何妨。”

    鲜鱼汤下粉入肚,再配上那小贩刚出锅的“油酥子”,真是美味至极。这油酥子长条状,干瘪瘪的,虽然咬一口,声音脆的很,但红璃还是更喜欢喜团那酥软带甜的味感。

    苏宴已吃饱喝足,可一转眼,红璃又不见了踪影。

    见那面摊前人如长龙,红影在人群中摩挲踮脚,愣是挤不进那里。

    苏宴稳步上前,走到她身侧,见她好奇的眼珠滴溜溜直转,望着他:“这是什么?”

    苏宴抿了抿嘴:“就是普通的面条。”

    “那为何这么多人?”红璃不解。

    “也许是江城的人比较喜爱面食罢。”

    苏宴话音未落,红璃便一个劲儿的吸着鼻子:“你闻到什么味儿了吗?”

    一晃眼,人又不见了。

    香味儿勾着红璃的魂,这味道她是再熟悉不过了,鸡汤啊!

    浓滚滚的汤汁加上些许蘑菇朵儿在里,用勺子一搅,香味儿瞬间入了心房。

    苏宴颠颠自己的钱袋,从长安到江城,这一路的开销比自己游历那些的日子里花的还多。再这样下去,两人都要吃土了。

    喝完鸡汤,红璃似乎记起了什么,大呼:“对了,我们还要去找师父。”

    苏宴一手撑着下颚,静静地看着她囫囵吞枣的吃相,道:“你终于记起你那倒霉的师父了。”

    红璃讪讪一笑,要不是自己受不了这美食诱惑,一定不会耽误去找师父的时间的。

    她心中念叨:师父,千万不要怪徒儿,徒儿还是时刻记挂着你的。

    此时,月灼正帮着青家两姐妹摆着摊。

    身上的伤还未好,青一块紫一块的,又被这两姐妹逼迫磨了一早上的豆腐,到这时才草草的来这城南的集市口摆摊。

    窈窈擦好桌椅,青盈将一沓碗有序的叠放在桌上,端来一桶又一桶凝固的豆腐花,招牌一展,竖直的立在地上,横写着四个大字——青家豆腐。

    满摊子都是豆香味,路人一闻,便知道是青家豆腐开张了。

    “老样子,来两碗。”

    青盈把铲起一大勺豆花,装入碗中,撒上葱花,淋上秘制汤汁儿,芳香四溢。

    “你的。”

    “这是你的。”

    “我不要葱。”

    窈窈见一新来的面孔,是一位中年男子,摇着头发出‘啧啧’的声响。

    “大叔,你是第一次吃我们家的豆腐罢。这小葱拌豆腐,没了葱,可犹如人没了灵魂。”

    那中年男子被窈窈这么一说,又转了话语:“来点葱。”

    三两下,今日份儿的豆腐就卖完了,好在自己早上多做了些备着。趁月灼早上歇息的那会儿功夫,青盈又偷着磨了些豆子。

    开市了,客人越来越多,姐妹两人手忙脚乱。青盈让月灼回去再提两桶来,也许两桶还不够卖。

    月灼一脸的不情愿,磨豆腐做苦力不说,还要忙着做生意,他这是算,入乡随俗?

    还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他只不过蹭她家的一碗饭吃,就被他们家人随心所欲的使唤了?

    现在也不是争论道理的时候,月灼只好硬着头皮往城北走着。

    从城北那头而来,红璃发现,这江城简直就是个宝藏之地。

    若是允许,她宁愿不回青丘了,等找到月灼师父,就说服他在这定居下来。因为一路上,实在是太多美食可选了,从城北到城南尽头,简直是香飘十里.....

    三季美汤包,远山绿豆糕,炸虾子,谭记水饺......

    红璃掰着手指数着,发现十根手指也数不过来,这菜色还不带重样的。

    走了一大段路,发现前方的人忽然又多了起来,红璃嗅到了美食的味道,拖着苏宴的衣角,眼神示意。

    苏宴无奈,也只好从了她。

    心中暗暗地想着:也许美食才是她内心深处最重要的,师父什么的,都是过眼云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柯学验尸官〕〔玩家凶猛〕〔威震九州〕〔小阁老〕〔诸界末日在线〕〔明日之劫〕〔世子很凶〕〔伏天氏〕〔海贼之苟到大将〕〔三寸人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