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有个小妖精 第五十四章 看星星看月亮(一)
    青盈也是闻到了一股子醋味儿。

    遂转身,开口道:“娘,方才做饭,醋洒了么?”

    青盈娘不明这话所以,仔细想了想,如是回答,“方才好像是洒了些。”

    这就难怪了。

    天阶月色凉如水,饭桌飘醋阵阵香。

    果然是真香呀。

    一家人不过是想趁月色美好吃顿饭,顺道再各自抒发下心中所感,但看现下这样子,饭是也吃不成了。

    窈窈仍是一脸蛮横,想着先不能输了阵势,越发的上前,离红璃不过一指距离,“说,你怎么扮成我姐的样子?”

    红璃自是不服气,轻蔑地笑了,“你怎知,是我扮成她,而不是她扮成我?”

    本是三个女人一台戏,两个大男人不愿参与进来。可方才红璃这么一说,倒像是给月灼提了醒。

    你怎知,是我扮成她,而不是她扮成我——

    月灼回想着自己这数日的梦境,诡异之处就在于,他梦中必出现的红狐狸,而红狐狸却都是青盈姑娘的音容相貌。

    到底谁是谁,他念着的又是谁。

    月灼有些发蒙了。

    而红璃却直指着月灼,一脸笃定,“师父,我知道你一定是发生了一些事,不过,如果今日你信我,就随我来。不信我,就留在这。”

    红璃说的坚定,月灼眼底闪过一丝犹豫,被青盈捕捉的真真切切。

    “姑娘,我们不认识你。纵使你与我长得相似,也不能说明什么。”

    青盈一脸和善的看着她,其实指节已经被她攥的发白,内心在极度的隐忍。今日,若是一男子在家中这样放肆,她定将他打的落花流水。

    她将目光转移到苏宴身上,充满了狠戾。

    苏宴感觉有森森的目光盯着他,浑身不自在。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便插了一句话:“大家,想必这其中应是有什么误会,不过这人,确实我们认识。”

    说着,他勾着月灼的手臂,往身前拉了一拉。

    月灼见他如此做法,刻意与他保持了一段距离。

    “别碰我。”

    苏宴见他还是如之前那般冥顽不灵,也不懂得变通缓和下气氛。便在他一旁轻声耳语:“配合一下。”

    耳语轻过畔,方知心中凉。

    见他迟迟未回应,苏宴也是很无奈了。

    他又扯了扯红璃的衣袖,伸手掩唇道:“我们还是另想办法。”

    红璃一直在等月灼师父的回应,然而月灼师父却一个眼神也不予她。她的心凉了半截,咬着牙顿出一字一句。

    “好的。师父,今日你决意如此,日后莫要后悔.....”

    红袖一拂,两抹身影已飘然远去。

    月灼永远也忘不了那红衣姑娘方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日后莫要后悔,吃不上好吃的竹筒饭。”

    月灼馋了馋嘴。

    竹筒饭......是什么?听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晚饭草草了事,娘的一番热情全都打了水漂,内心所诉之事也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全拜今日那两个不速之客所赐。

    对于那位与自己有着相同面容的女子,青盈先是由好奇欣喜转变为了抵触与小心翼翼。

    尤其是见她对月灼说了那一番话之后,青盈是觉着两人的关系一定不一般。

    她心事重重,变得沉默寡言,自己的妹妹早就看在了眼里。伸过一瓣早已剥好的柑橘,青盈瞧都没瞧,就接过塞进了嘴里。

    真酸。

    她酸了牙,追着妹妹喊着要收拾她。可房间就那么大,窈窈再怎么也逃不掉。

    窈窈还是被她按在塌上,使劲儿挠着痒痒。

    这是两姐妹旧时最爱的游戏。不过两姐妹都不是吃素的料,通常是青盈占了上风,有时候,窈窈也反客为主。

    青盈终是心情不佳,加上方才被酸了牙。使不上力气,被窈窈一手擒住,治了个没完没了。

    “好了好了,快停下,打不过你。”青盈生来怕痒,止不住的笑。

    窈窈一副打了胜站的模样,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姐姐。那一双明媚如水的眸子里,划过了一丝凄楚。

    “姐,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大不了,随他去好了。”窈窈也不顾青盈的面子,直截了当的说出。

    青盈犟着嘴,“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平日里一副凶巴巴的模样,看似生人勿进,其实,你特别希望有个人能走近你的心里。”

    窈窈继续吃着剥着橘子皮,塞了一片,眉头蹙了蹙,明明不酸。

    “你好像很坚强,其实内心里,是最柔软的。”她补充了一句。

    青盈惊叹于妹妹的洞察力,但是她嘴上是自然不愿意承认的。伪装的久了,连自己当初是什么模样,也忘了罢。

    索性抢过窈窈手中的一整粒,囫囵下了肚。

    这样,就尝不出滋味儿了。

    月灼本是来道别的,可见两姐妹闹得正欢,也就在门外站定了脚步。

    靠着门,思忖着。

    回过神来,正迎上青盈的目光。

    两人像是想要互诉衷肠,话都提到了嗓子眼,又喑哑失声。随即相视一眼,又躲开彼此的目光。

    昔日朝夕作伴的场景历历在目。

    沉寂了半晌。

    窈窈从房中走出,见到两人僵直着身子,头都瞥向另一侧,都不言语。道出一句,缓和了气氛:“你们杵着干啥?”

    她从身后推了一把青盈,青盈正直撞入月灼的怀中。身子还没焐热,月灼就像触电般撒开手,往后退了几步。

    事情似乎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他方才就应该不告而别,一声不吭。

    而他方才的动作似乎提醒了青盈一番,有些事,有些话,就算未说出,未落实,也已经知晓了最终答案。

    他要说的话呼之欲出,青盈眼眸低垂,直接打断了他。

    “你要走,便走罢。”

    月灼先是一怔,而后作了个揖,踏着月色而去。

    一束芒从屋檐斜到了门外,是清冷的色调。那人脚步轻盈,未在地上留下痕迹。直至头也不回地出了那摇曳的木门,青盈的思绪才从他身上拉了回来。

    “你在做什么?姐。”窈窈一脸不悦。

    在她的记忆中,青盈一直是个敢作敢为的女子,简直可以与男子媲美。怎么如今,这番胆小如鼠。

    她不知,青盈的心中此刻是何等的苦涩.....

    守望的春笋还未破土而出,就被另一黄沙掩埋了去。

    也许,真是不该。

    月灼不知那两人去了那里,四周漆黑一片,只有微弱的光伴着自己前行。

    想着方才那红衣女子决绝的模样,他心下一沉,不会是,离开这里了罢。

    想着自己的身世就要不得而知,憧憬着那所谓竹筒饭的香味,月灼真是悔不当初,就不会如那男子所说,逢场作戏也好啊。

    他心中一过那男子的眉眼,模样倒是不差,就是不知为何莫名的心生反感。

    这两人,也许自己的确在何处见过?

    月灼抬头望天,月色微遮,但星辰却是一番璀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