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空穿梭从梦境开〕〔剑道第一仙〕〔狂婿之死神归来〕〔跃马大明〕〔九海之王〕〔穆漓夕唐擎〕〔穿书后我成了权臣〕〔天地觉醒〕〔真实之死亡游戏〕〔盛爷夫人是超级大〕〔咸鱼翻身:娘子威〕〔权妻谋臣〕〔庶女无敌:挡我者〕〔世界待我很温柔〕〔皇后每天都在欺负〕〔白首妖师〕〔鼠行诸天万界〕〔回到古代有空间〕〔帝道独尊〕〔万界仙王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有个小妖精 第五十五章 看星星看月亮(二)
    且不说灿若星辰,就连这漆黑的眸子也如这无边际的夜空一般。

    一个酒坛从高空由小逐大的靠近红璃,红璃痴痴地望着。若不是苏宴及时一拉,红璃想必要被砸个头破血流。

    “咋的,师父不认你,你还想自杀么?”一惊一乍之后,是苏宴的轻叹。

    红璃摇着醉醺醺的小脑袋,与苏宴肩并肩坐在一树下,琅嬛河水轻淌,诉着衷肠。

    她的漆眸里装满了繁星,伸手指着夜空。袖管顺势滑下,露出手臂白皙的一截。

    “苏宴,你看,那是青丘的河灯。”

    “胡说,那明明是星星。”

    苏宴见她醉的离谱,想起她方才肆意挥霍自己钱财的模样,再掏出自己干瘪瘪的钱袋一看,这下,真的是被榨干了。

    从此以后,怕是要流浪街头。

    钱袋里仅剩的银两本是还能支撑他们再住几日,如今全随着酒坛子打了水漂,所以今夜,只能露宿这城北的寒树下。

    好在两人依偎在一起,互取暖意。

    苏宴觉着,有没有地方住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了,这种感觉,还不错。

    他淡淡道,“红璃,既然你师父不愿随我们离去,那我们明日便启程罢。随我回洛阳一趟,我拿些银子细软,再——”

    他说着,可是红璃却一个字儿也未听进,依然指着那星点亮光,“你看,那是青丘的河灯。”

    她呢喃着,终是靠在苏宴的肩上,沉沉睡去。

    犹记几十年前,她随师父一同到青丘的河里放河灯。青丘山上河流百转千回,师徒二人同在一头。因师父说,若是分开了,河灯怕是难聚在一起。

    可年幼的小狐狸儿并不懂事,她趁师父不注意,叼着那并蒂莲状的河灯,偏偏跑到了另一头。月灼师父一个回头,小狐狸儿便没了影。

    那日正值八月十五,是人间的中秋之夜。人间流水放酒,热闹非常。月灼师父也学起他们的模样,不知从何处弄来这并蒂莲模样的河灯,拉着小狐狸儿一同来放。

    小狐狸儿歪着头,只是觉得这河灯的模样好看。可惜不能吃,若是这模样的糕点吃起来应是不错。

    放了灯,月灼师父在这头,小狐狸儿在那头,到后来,也不知两盏河灯汇合了没有。

    回去后,月灼师父恼了,罚小狐狸儿连做三日的竹筒饭。

    小狐狸儿突发奇想,摘来那枣子做成并蒂莲状的糕点。遂了月灼师父的心意,这事也就这样了了。

    于是,红璃的眼中,每看那繁星,就想起那日河灯之事。

    星星点点,煞是好看。

    “我想家了。”

    苏宴愕然,确认肩上的人儿还是熟睡,方知她说的应是梦话。

    便轻言轻语,宠溺地和着她的话语:“好好好。带你回家~”

    虽是这么说着,可是苏宴也不知道,她口中的青丘,该怎么走呀......

    他脱下自己的外披,披在那瘦弱的微微发颤的肩上。她的肩很薄,好似稍微用点力,就会捏碎。

    虽说她是一只狐狸罢,毛发能御寒,抵得过人间上等丝帛做成的衣裳。但毕竟她现在化成了女子,女子畏寒,还是保暖点好。

    苏宴有时觉得自己也甚是有趣,明知身旁人是一只狐狸,自己竟然也不怕她.....

    难道是因为她太可爱了?

    他仔细瞧着这张酒意醉人的脸,灿若桃花。胭红的小嘴一张一合还在说着呓语,喷洒在他脸上的酒香一如那日。

    不行不行,再看,就把持不住了。

    要怪就怪她那师父,为何要给她一副魅惑众生的皮相。现如今,自己倒好,把持不住了就找个凡人女子顶替她。

    苏宴定了定神,又打量了她的腰间,迫使自己转头看向别处。

    不行,虽然知道离火珠在她的体内,不可轻举妄动。

    只是——

    他叹了口气,蜷紧了身子。

    这夜是凉的很。

    月灼一人在不见影子的大街上晃荡着,半天也寻不到踪迹。

    两人到底去哪里了呢?

    他边走边思虑着,以至于过了那棵树,淡去了两人的背影。

    寻迹无果,兜转之际,他不自觉得又回到了青盈家门口。

    抬头,眼中错愕。随后目光一瞥,准备移步而去。

    身后那人轻唤一声,月灼顿感脚尖战栗。

    “你回来了。”

    原是青盈在等他。

    月灼忽然一怔,这夜如此寒凉,她竟一直站在这儿等他?

    青盈的话不多,只是默默开了木门,也不多问,就道一句:“外面冷,还是屋里暖和。”

    他迟疑不动,愣是许久,才动了身。

    终是入了那屋,烛光摇曳。

    青盈为他盏了灯,那屋永远为他留着。

    窈窈已睡下,爹娘更是不知今夜发生了何事。月灼回了屋中,和衣而眠。

    两屋子不过相隔几步,青盈一步三回眸,而月灼,终是未看她一眼。

    这夜,冗长的很。

    红璃差点儿摔在地上,惊醒。

    虽然苏宴的肩臂宽厚,可是他自个儿也睡得东倒西歪,导致自己重心不稳。这一惊,也醒了酒。

    不知何时,自己也像月灼师父一般,爱喝这酒了?

    她依然觉得酒难喝,只是这酒似乎神奇,只要一沾,后来发生的事就浑然不知了.....

    晕晕乎乎的,但是很是舒爽。

    她伸了个懒腰,忘了一旁还有一人,惊了他的梦魇。

    苏宴揉着迷糊的双眼,声音低迷:“你醒了?”

    红璃打了个寒颤:“我们怎么在这里?”

    苏宴一脸迷茫:“不是你先花光了钱,然后,我们就在这了。”

    “花光了钱!”红璃大惊失色。

    努力的回忆着先前的片段,却发现自己已经断了片儿了。

    苏宴如是点头,叹道:“虽然如此,但我可以回洛阳拿些银子细软,就是这路上,怕是要吃点苦。”

    早知道这小子有钱,但钱终有那么一日要花完,也只能如此。想要回到青丘,还得让自家的师父想起自己才行。

    毕竟,是他带自己到人间历劫的,没有他,也不知道接下来事情发展的方向啊——

    师父每次都自己先不靠谱了。

    红璃心中埋怨,嘴里未说出,苏宴从她的脸上便知她又是为月灼的事烦心了。

    “要不,我们再去找他?”苏宴缓缓道出一句。

    红璃欢欣鼓舞,“就等你这句话了。”

    ...........

    小狐狸儿还未放弃她得了失忆症的师父,于是,没了钱银的两人,只得另想一计。

    首先,得找个没人的地方找自己师父好好谈谈才是。不过,要怎么才能让月灼师父出来呢?

    小狐狸儿的眼珠滴溜溜的一转,有了。

    想来也怪,自从这喝了酒之后,就可以随意从兽形和人形中相互转换,莫不是,谁又偷偷帮她开了挂?

    想起月灼师父对狐狸的毛发素来有感觉,那么,狐狸的叫声应是对他有吸引力。兴许,还能想起什么。

    目前看来,自家的师父除了失忆,其他没什么问题。

    失忆就要按失忆的法子治,解铃还须系铃人,他是中了狐毒失忆的,那么就要通过狐狸唤起他的记忆。

    红璃本是想咬他一口的,她下了山才知道,原来狐牙是带毒性的。可是,在青丘上,她也多次咬过师父,并未发生什么呀。

    难道是,狐狸来了凡间,就发生了变异?

    想想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若是再咬一次,变成桃源村那些人的样子可不好了。

    于是小狐狸儿趴在那屋子的窗口,小声叫唤着。苏宴在一旁望风。

    屋内有了动静,小狐狸儿喜形于色,准备好师徒相认的稿子,还未开口。青盈爹披了见外衣出来,喊道:“谁家的阿猫阿狗,大晚上的扰人清梦。”

    他再仔细一听,不对,好像是狐叫声。

    拾起身边的竹扫帚,扛在肩上,身体微微发颤。

    苏宴掩了小狐狸儿,红璃一跃,敏捷地从另一侧逃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武谪仙〕〔万界圆梦师〕〔三寸人间〕〔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转生眼中的火影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