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初婚有刺芭了芭蕉〕〔修仙界神豪〕〔三国琦公子〕〔超频全人类〕〔无上帝道〕〔时空穿梭从梦境开〕〔剑道第一仙〕〔狂婿之死神归来〕〔跃马大明〕〔九海之王〕〔穆漓夕唐擎〕〔穿书后我成了权臣〕〔天地觉醒〕〔真实之死亡游戏〕〔盛爷夫人是超级大〕〔咸鱼翻身:娘子威〕〔权妻谋臣〕〔庶女无敌:挡我者〕〔世界待我很温柔〕〔皇后每天都在欺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有个小妖精 第五十九章 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苏宴想看看红璃的灯上写的是啥,可红璃将自己的莲状河灯东闪西躲,就是不给苏宴看。

    苏宴没有得逞,垂丧着脸,而红璃却瞟到他那灯上诗,随口念出。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啥意思?

    红璃顿时恍然大悟,叹道:“苏宴,你为何跟树过不去?”

    啥?

    红璃说的义正言辞,一副为树打抱不平的样子。

    苏宴此刻想着,虽然被她偷看了心中所想,还担心日后相处会不会尴尬,怎料到,这家伙的脑子简直是一根筋呀!

    也是,也怪自己写的太直白了。

    直白......还是直白些好。

    苏宴心中暗自庆幸逃过了一劫,奈何有一人不知何时驻足两人身后,夺过那盏莲状河灯一看。

    “你这是?思.春了?”

    他说的轻巧,也不顾及当事人的感受。只见苏宴此刻脸红的像西红柿,咬牙切齿:“关你什么事儿——”

    月灼头也不抬,抢过红璃手中的河灯,照样念道。

    “我想和师父一起过那没羞没臊的生活——”

    什么鬼?

    这么小的灯能写那么多话吗?

    苏宴心中骂咧,月灼更是三观碎了一地,这师父,也太可怜了罢——

    话说这师父好像是谁来着——

    红璃清了清嗓子,板着脸,食指敲了敲栏杆。

    “这没羞没臊,可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啊——”红璃托腮思索,好像怎么解释都不对,不过自己,真的不是那种想法啊。

    是跟月灼师父一起放飞自我的欢乐,是和月灼师父一起diss须臾仙翁的成就感,是与月灼师父一起独霸青丘一方的豪言壮志。

    多想回到那时。

    可是见这两家伙,笑的这般隐晦,莫不是脑子里在想些奇怪的事?

    可是,真不是那样呀——

    红璃真是,跳进了琅嬛河也洗不清了。

    琅嬛河的中央,传来阵阵鼓乐,原是放灯终了,由此曲作为结束之意。

    琵琶声乐阵阵,如珠落玉盘。指尖一拨,那尾音霎时像是化成一颗颗珠玉落入琅嬛河中,清脆一声,不见踪影。

    末了,曲终人散,犹留着河面上漂浮的归思灯,引向远方。

    本是说好今晚再在家中留一日,可月灼却执意要走。

    青盈的爹娘本是催了青盈回家的,奈何青盈固执留下要为三人送行,只留下了窈窈陪着孤身的姐姐。

    青盈的娘轻叹一声,真是女大不中留呀。女儿家有了心思,偏偏自家的女儿又是这样死心眼的人。这丫头,从小到大只会成全。

    窈窈年幼时,爱那漂亮的绣花衣裳,青盈让给了她。

    长大后,众人非议重重,而她却不作辩解,甘愿退居人后,成全了众人的爱嚼舌根之快。

    窈窈也为姐姐甚是不平,如今,要将捡来的姐夫让给这个与她姐姐有着相同样貌的女子,是为哪般?

    姐姐不说,那她就替姐姐说。

    “喂——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留不留下来?”

    窈窈的话语直白,也不婉转一番,让月灼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是的,他该如何回应呢?

    青盈嘴上不说,但她的眼里还是充满着希冀,只希望,那个人,能留下一句。哪怕是说‘再留一晚’,也好。

    脑中浮现过往种种,初遇之后,他在她家中呆了一月有余,短短时日,自己不知何时起了这般心思——

    那日,他伤好了之后,见青盈一人在磨豆子,一麻袋的豆子落在槽里,不停的跳跃弹起,腾空落下。

    青盈使出了全身力气,才推得磨盘走了几分,而后,便是寸步不动。

    她喘着气,气息连绵起伏,惊了方才停留在磨盘上的雀鸟。

    张开自己的双手,满是一道深一道浅的红印子。井然有序,一道接一道地排列着。

    叹了口气,就算这双手已满是茧子,本是柔夷却成了这般厚实,可也是推不动这千斤坠。

    石磨的木把上还留着她手心的汗渍,茧子的细屑。

    不论是手,还是肩,她担着的,是很重了啊。

    月灼斜倚着木门,睨了一眼那正唉声叹气的人儿。

    “难得见你这副模样。”

    月灼的伤刚好,回忆起前几日被青盈暴力相对,身上的青紫处不禁又痒痒起来。

    他稳步上前,抡起袖管,接过青盈手中的石磨木把,可劲儿推起来。

    别说,这磨豆子可真累人的,他一个大男人如此,更别说青盈还是个姑娘家了。

    眼看着颗颗饱满的豆子经过磨盘的残酷挤压变成糊状,顺着石磨的边缘踌躇流下,白皑皑一片。

    这?就这?为什么不找头驴?

    月灼终是明了,原来青盈家收留他,不过是把他当头驴使唤。

    而青盈此刻也说起那前任磨豆子工作的那位——累死的骡子。

    原来不是驴呀,是骡子。

    月灼叹了口气。

    两人相视一眼,按藏不住的,是青盈喜上眉梢的悦色。

    从那之后,有些心思悄悄发生了改变。

    她不再对他粗鲁相待,而是时不时地露出一副小女人的姿态。月灼也是个明白了,吓得心慌,时常找借口避之。

    若是青盈娘了解到,自家女儿就是从磨豆子这开始对这个野男人动心的话,她定是会责怪她的老伴儿。

    青盈爹也是委屈,他不是没试过,只是,他实在是——推不动那石磨啊!

    初生那心思,而后越埋越深。

    奈何他此刻要走,终是留不住他。

    窈窈这么一问,也是问出了她心中所想。

    她在等着那人的回应,但是沉默却让时间凝固了一般。

    终是——

    他终是开了口,但却字句斟酌,“留不留下又何妨?我终是不属于这里。”

    千等万等,等来了这句话。

    不过,有了他这句话,青盈终于能将这份心思弃之如敝履,亦或是,永远掩埋在心底。

    那未破土而出的嫩芽,还是别让它往上生长了,烂根在地底罢。

    青盈终是笑了一笑,这一笑,云淡风轻,与风月无关。

    “毕竟住了这么久,窈窈是不舍得你离去。我们相逢也是——”那个字她终是说不出口。

    而后又顿了顿,“既然你今日要离去,那就定要收好我方才给的银子细软。”

    红璃与苏宴一听,耳根子都软了,立刻提了神。

    耶~月灼师父有钱了~

    他们又有钱了!

    可怎料月灼居然将手里的钱袋又送回青盈手中,他方才本是不想收,但他那时脑中一片迷茫,再回过神来时,她已远去了踪影。

    无论如何,他也是不能收的。

    而红璃与苏宴两人看着那袋银子甚是眼馋,心中更是抱怨月灼师父为何要将此物还回去。

    给了就是给了,岂还有还回的道理。

    就如感情,给了就是给了,岂还有收回的道理。

    就在几人为钱袋争执不下的时刻,北面的城门忽然一声巨响,整面铁门轰然倒地。

    只听一人声如洪钟:“都怪你,老大算准了时刻,你那破爪子弄这破门弄了半天,害的我们都迟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武谪仙〕〔万界圆梦师〕〔三寸人间〕〔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转生眼中的火影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