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吴峥〕〔总裁夫人很逍遥江〕〔靳封臣与江瑟瑟小〕〔江瑟瑟靳封臣全文〕〔总裁私宠妻江瑟瑟〕〔萌宝找上门:妈咪〕〔江瑟瑟靳封臣全文〕〔总裁私宠妻〕〔天降萌宝:总裁,〕〔甜婚入骨江瑟瑟免〕〔王妃是个交换生〕〔范建明李倩倩全文〕〔王者归来范建明〕〔王者归来范建明李〕〔王者归来范建明〕〔叶辰萧初然免费章〕〔上门龙婿免费全文〕〔上门龙婿叶辰下载〕〔龙婿当道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有个小妖精 第六十四章 失血过多
    发生了何事?

    红璃额上冷汗涔涔,粉扑扑的脸蛋儿煞白,连耳根子也一并如此。她一手捂在腹上,似疼痛难忍,发出丝丝呜咽声。身子一歪,倒在了一旁的地上。

    苏宴见她突然如此,立马上前搀扶,可是红璃已经动弹不得,很是痛苦。

    “怎么回事?”月灼不再收敛神色,怒视着鸡汁儿和吐司儿。

    鸡汁儿和吐司儿一脸无辜,方才他们并未做什么呀。这女子,怎么忽然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吐司儿,你方才有伤到她么?”

    面对鸡汁儿的质问,吐司儿迷茫地摇头,“并没有,虽然我一直拿着狼牙棒,但是碰也没碰到她。”

    苏宴怀抱里的红璃抽搐了几下,身下那原本殷红的衣袂再次被血色覆盖,透着煞人的鬼魅暗紫。

    绛唇逐渐褪去嫩色,愈裂愈白。红璃的身子轻的很,似乎比她看上去还要清瘦许多。她一手轻搭苏宴的脖颈,一手无力垂在身侧。

    吐司儿揉揉眼,这男子怀中的美人儿简直就像一朵蔫儿了的垂丝海棠。

    月灼稳步上前,示意苏宴将她的身子放下,好好检查下是否哪里受了伤。

    红璃是清醒的,两个男子将她置身于那块被雨水冲刷的光滑的大石头上时,冰冷的触感使得她身子一震,下腹越发的疼痛了。

    心头一抽,那血液又流的更欢了。

    红璃只觉得下腹一阵刺痛,像那万千绣花小针在她的肚皮上缝缝补补,不停歇不说,还给她狠狠地来了一记,打了个死结。

    红璃半撑着身子,身上原本就穿着湿哒哒的衣裳,而那两大男人倒好,方才干脆地脱下衣物争着为她取暖,如今,霁后初晴,脱下的衣裳干的差不多,俩人自己又穿了回去。

    只可惜她不是男子,若是男子,也能痛快将衣物一扯,何必受着寒潮之苦。

    莫不是,这阴寒之气与体内的炙炎混乱碰撞,走火入魔憋出内伤了?

    红璃欲哭无泪,想要向自家师父求救,可他到底是失了记忆,自身都已难保,怎么还会顾得上她?

    此时红璃突然想起一个人,便扯着嗓子,嗓子受了凉,加上浑身无力,只能发出一声孱弱。

    “须臾仙翁——橙大爷——”

    无人响应。

    苏宴也想起了这个人,忙着帮衬:“须臾仙翁、橙您在哪儿呀——”

    “仙翁——快出来罢——”

    他四下喊着,鸡汁儿和吐司儿俩兄弟和月灼不知所以然。

    过了半晌,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而红璃似乎支撑不住了,浑身越发的冰冷,苏宴还是脱下了自己的外披,留下薄薄的棉纱内衬,把她当粽子般包裹起来。

    两只狼妖忽然泛起了同情心,毕竟这三人是他们遇到过的,唯一知道他们真身还愿意同他们说话的凡人。

    “先找个地好好为她检查伤口。”鸡汁儿放低了声音,“我知道一个地方,你们跟我来。”

    水面上泛起涟漪,两只鱼儿欢快地逐尾打趣儿,那只黑鱼一甩尾鳍,狠狠地抽在了白鱼儿的脸上。

    几人行步匆匆,惊了这片安逸,两只鱼儿迅速一沉,在水里淡去了身影。

    怎料到,这看过去光秃的大山,也有如此宁静致远的淡雅小屋。

    整座屋身都是由翠竹制成的,在这植被稀疏的琅琊山,看过去是那样显眼。不过屋子前赫然立着七块怪石,完全将小屋包裹其中,也难怪寻常人发现不了竹屋的存在。

    小屋地处那琅琊山的半山,悬崖峭壁,若一个不留神滑了脚底,底下便是嶙峋死穴。

    琅琊半山,波云诡谲,连云雾也是那魑魅怪异的模样。

    远处飘来一只状如猿猴,头上长着鬣毛,却有牛一样的尾巴,马一样的蹄子,爬满花纹的双臂,绕在月灼身旁直叫唤。

    “足訾——足訾——”

    这团烟雾吵得月灼心烦,似妖不是妖,也没个正经形态。月灼在腰间摸索,也不知那拂尘何时回到了他的手中,伸手一挥,那团紫气云雾尽散。

    又有一团混浊之气在红璃的身上萦绕,不多时,便汇聚成一只狐身却长着鱼鳍的怪模样。自鸣着:

    “朱獳——朱獳——”

    不似狐叫,却比狐叫更为渗人。

    “这些是何物?”月灼忍不住问道。

    鸡汁儿和吐司儿稳步踏行,也顾不上回头看他:“就是山上的云雾。”

    “那为何如此怪异?”苏宴又复添了一句。

    “这可是四海八荒以‘怪’出名的琅琊山,怪石不说,这些个诡诞不经,也是琅琊山一大特色了。”鸡汁儿解释道。

    他这么一说,月灼便看向四处,竹屋外的七块怪石倒像是一张张迟暮的人脸,恐怖如斯。

    也多亏了这七块石头围着这竹屋,不然,这琅琊山地势险峻,哪天稍有不慎,连何时死无葬身之地都不知。

    几人站定在竹屋前的一片土黄色的空地上,屋内的人儿听到了屋外的声响,便放下手中的竹箕,撩起屋前的晶石帘子,落下的晶石帘子相互碰撞,清清余音,锒铛作响。

    屋里出来的小丫头不过十三四岁模样,头上长着一双灰色的毛绒耳,身着银灰色的狼毛制成的无袖短裙,双腕双踝各戴着一圈狼髦。

    小丫头将银灰色的长发绾成一干练的马尾,发丝直垂腰间,如云泼墨。

    稚嫩的眉眼还未展开,但也能看出,这丫头长大后定是个美人胚子。

    “你们两个?”少女一开口,声如银铃,徐徐动听,惊了远山的云雀。

    鸡汁儿和吐司儿讪讪笑着,弓着身子,行动一致地挠头:“蕴藻妹妹——”

    “这是些什么人?”少女注意到了红璃身下的一片红。

    澈眸中闪过一痕,遂道:“快将她带到我房中。”

    终是找到个既舒适又安心的休憩地,屋内四下散着草药的香味。这柔软的触感使得红璃悬着的心逐渐放心,安安稳稳地寐一场。

    尤其是喝过蕴藻熬过的汤药后,更是觉得周身经络畅通,身心惬意。

    这小竹屋难得来这么多客人,小小的空间装不下许多人。

    几个大男人解释了番来龙去脉后,就被蕴藻撵了出去,她留下为红璃换下湿漉漉的衣物。

    换衣时,蕴藻羡慕的盯着红璃的身子瞧了瞧,嘀咕着,若她当初化形的时候,也能成这般模样该多好。

    竹屋外,是蕴藻精心打点的花花草草。

    这琅琊山本就是植被稀少,这些花花草草更是蕴藻寻遍了整座山头,才找到的零星些许。

    花草很普遍,原来怪异的琅琊山,也有普通之物的存在。

    月灼嗅了嗅那株开得艳丽的海棠,刚凑近,就被吐了一脸的口水。

    蕴藻在身后幽幽道:“小心,那花不喜人。”

    月灼举袖擦脸,还好只是如清水一般,也没什么异味,不然要恶心的半死。

    而月灼也似乎记起什么来,转身问道:“她是受了什么伤么?”

    蕴藻眉眼微蹙,打量了一番手中的鲜红衣物,百思不得其解。

    受伤?

    “那位姑娘并没有受伤。”

    “那她为何如此痛苦?”苏宴也上前询问道。

    “哦。”她眉间舒开,疑云见了明亮,“那是癸水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黎明之剑〕〔玩家凶猛〕〔万界圆梦师〕〔三寸人间〕〔武谪仙〕〔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转生眼中的火影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