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差一步苟到最后〕〔系统逼我做皇帝〕〔斗罗之无尽融合〕〔大周之庶女妖妃〕〔太荒吞天诀〕〔农门贵女有点冷〕〔渡劫之王〕〔我的佛系田园〕〔喜欢你我说了算〕〔环球挖土党〕〔米奈希尔之力〕〔笑傲不群〕〔我家娘子只想种田〕〔BOSS来袭:甜妻一〕〔兰若仙缘〕〔氪金成仙〕〔我真要逆天啦〕〔末世女小七的农家〕〔拼搏年代〕〔红楼之快活人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有个小妖精 第六十五章 天癸水至
    “天癸水至,经脉初动。她本是早该来,只是拖到了这时候。”

    蕴藻轻叹,缓缓吐出:“这姑娘身子从外看似寒凉,但内里又炙热的很,我从未见过如此矛盾的体质。”

    蕴藻本是独居在琅琊山的一只小狼妖,因父辈皆是对这草药颇有兴趣,自己从小也受到了影响。长大后便独自留这竹屋中,研究药理医学,不问世事。

    只是偶尔有些妖狼们会在山间碰见,那些妖狼们也不为难她。因知道她的名声,也知道,她身上也是有五百年修为的。

    妖狼的修为,成形后的模样,可是浑然天成的。有的历经千年修炼,终得孩提之貌,也有的才修炼百年之余,却落得鹤发老叟模样。

    狼族与狐族不同,狼族的性别是稳定的,不论今后修成的年龄大小是怎么样,性别却还是一如既往。

    每个种族有每个种族的规矩可言。

    “何为癸水?”月灼询问。

    鸡汁儿和吐司儿也是一脸迷蒙。

    “便是女子成年之兆,暗流涌动,经脉互通,正是除生产外女子最虚弱之时。”

    “那该如何是好?”苏宴道。

    “现在不知,不过,我试试能不能调理。”蕴藻思虑了一番,又道:“明日谁愿意随我前去采几味药材,为这位姑娘调理身子?”

    鸡汁儿和吐司儿自告奋勇,苏宴自是想要前去的。

    再看向月灼,他目光向别处,一言不发。

    苏宴心头一转,若他们全去了,独留下红璃一人,遇到了危险可怎么办?

    他便指着月灼道:“得有一人留下照顾红璃,你就留下罢。”

    苏宴话语一出,又觉着哪里不对。微皱眉,方才脱口而出的话又想反悔。

    自己竟然平白无故为这两人制造独处的机会——

    “不,还是我留下,你随他们去吧。”苏宴立即改口。

    只见月灼眉眼勾芡着笑意,“还是我留下罢。”

    比起以身涉险去采那药材,倒不如待在这更舒心。

    而且——

    他还能得着机会逼问这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狐狸。若是没了这障碍,想必她能说的事就更多了。

    他装作不经意瞥了苏宴一眼,苏宴并未发觉。

    方才又是自己口舌之快,现在与月灼争议谁留下也没什么意义。好歹也是红璃的师父,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苏宴默不作声,只是觉着心中有隐隐的不安。

    “鸡汁儿,吐司儿,你们也要一同前去么?”蕴藻再次确认。

    俩狼兄弟爽快点头,月灼和苏宴惊奇不已,这俩兄弟似乎是善良的妖兽啊。

    明明乐于助人,却偏要装作一副恶徒的模样。

    蕴藻背上背篓出发,几人也纷纷学着她的模样,找了竹屋外一角闲置的几个背篓,背在身后。

    独留月灼在屋外看着那几块怪石发呆。

    月灼这才注意到,这几块怪石不仅模样不一,连色彩都各不相同。

    从左至右数起,第二块怪石的人脸,似乎与方才不同了。

    月灼咬着下唇,若有所思。

    忽然,石头中走出一鹤发黄须的老者,手中握着一个姿态饱满的橘子。

    “又见面了,老弟。”

    “你认识我?”月灼眸中闪着疑虑。

    须臾仙翁、橙眉间掠过三分迟疑,捋须停留半刻,忽道:“你的失忆还没好么?”

    他举着橙子,在月灼的天灵盖上砸了一下,月灼顿感头骨就要裂开,怎料须臾仙翁、橙手中的橘子还安然无恙。

    这橘子,莫非是石头做的?

    月灼疼的不能思虑,哪怕只是小小的疑惑,也让他此刻的痛苦倍增。

    “怎么?还没反应?那再来一下。”

    须臾仙翁、橙举起手中的橘子跃跃欲试,却连遭月灼的闪躲。

    他离了老远,斥声道:“别过来。”

    须臾仙翁、橙悻悻道:“你这小子,不知我那同胞弟弟是怎么和你相处的。老夫好心想帮你,你却——”

    同胞弟弟?他说的莫不是梦中常出现的那个酗酒老头?

    月灼嫌弃地睨了一眼,怏怏不乐:“我忘了,能有什么办法。”

    天灵盖上传来的痛感不那么明显了,但那老头一敲,也敲得他的神志豁然开朗。

    “这东西?有何用?”

    月灼掏出腰间的蔫儿了的烦恼丝,在须臾仙翁、橙的眼前一晃儿。

    须臾仙翁、橙突然两眼冒金光,接过烦恼丝在自己的胡子边蹭了蹭,满心欢喜。

    而烦恼丝呢,突然精神抖擞,垂丝条儿浑然立起,因是见了自家的兄弟。

    “我那弟弟的胡须,你可要好好珍惜呀。”须臾仙翁、橙随后又补充了一句,“这可是个如意玩意儿,你强他则强,你弱他则弱。”

    这么神奇的么?——

    月灼仔细打量着那烦恼丝,模样平平,实在是看不出。

    叙旧结束,烦恼丝又乖巧的回到自家主人身边。尽管主人之前将它无情抛弃无数次,它依旧对他不离不弃。

    竹屋内的有些声响,月灼连步上前,须臾仙翁、橙也一同前去。

    见那红璃换了身素净的淡黄色衣裳,发丝蓬松,如梦初醒一般。

    看过去像一只窝在草芥中受了惊吓的黄鹂。

    红璃安稳的睡了一觉,醒来时,便感到周身的气神恢复了些。瞧见在跟前站定的二人,惊喜道:

    “仙翁~”

    “乖孩子。”须臾仙翁、橙捋须点头,慈眉善目,这狐狸儿明显比这只鸑鷟懂事有礼的多。

    红璃见月灼与须臾仙翁、橙并肩站在一起,喜上眉梢:“师父,你莫不是记起来了?”

    “并没有。”月灼冷冷回她,但这些日子见了这么多人,透过他们的言行,他些许也猜到了些自己的来历。

    于是既来之则安之,就先披着这个“师父”的身份,待了解更多之后再商榷。

    想着要下了竹塌,可红璃发现自己的身下不再是先前那舒适的软巾,而是胡乱缠绕着一重又一重的白布条,简直将她整个人绑在了竹塌上。

    “怎么回事?”

    红璃心中一激动,瞬间暗流涌动,身下的白布条红了一大片。

    “师父——救我——”

    红璃惊慌失色,想着自己流这么多血,怕不是要死了。

    月灼心中犯嘀咕:想必这小狐狸儿也是不谙世事,自己若是她的师父,至少也要告诉她女子成年之兆。

    不过想来也是,女子之事,男子怎么会了解的透彻。

    红璃吓得肝胆俱裂,眼看就要昏了过去。只听须臾仙翁、橙细心跟她解释了一番,这是女子的必经之路。

    红璃纳闷,既然如此,月灼师父怎么从未跟她说过。

    而且瞧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红璃心中的愤然更是到了极致。

    一不小心,便把这竹塌给点着了。

    糟了,体内的那股炙炎之热又失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柯学验尸官〕〔玩家凶猛〕〔威震九州〕〔小阁老〕〔诸界末日在线〕〔明日之劫〕〔世子很凶〕〔伏天氏〕〔海贼之苟到大将〕〔三寸人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