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初婚有刺芭了芭蕉〕〔修仙界神豪〕〔三国琦公子〕〔超频全人类〕〔无上帝道〕〔时空穿梭从梦境开〕〔剑道第一仙〕〔狂婿之死神归来〕〔跃马大明〕〔九海之王〕〔穆漓夕唐擎〕〔穿书后我成了权臣〕〔天地觉醒〕〔真实之死亡游戏〕〔盛爷夫人是超级大〕〔咸鱼翻身:娘子威〕〔权妻谋臣〕〔庶女无敌:挡我者〕〔世界待我很温柔〕〔皇后每天都在欺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有个小妖精 第六十九章 式三郎
    几人从酸枝红木屏风后走出,各个清隽俊逸,品貌不凡。

    最为突出的还属那狼王的第三子,式三郎。

    他一双凤眸里透着些许意味不明,落定在案几边上的两位男子身上。

    月灼捕捉到那极其细微的目光,还未追寻,式三郎便迅速移开。

    狼王用最粗犷的声音高声道:“三位贵人,这便是俺的几位狼子,式大二三四郎。还有一位小子,名叫宝石,前些日子偷跑下山玩儿去了,至今未归。”

    最粗犷的声音,应当配上最萌系的动作。说罢,式银狼王又用他的络腮胡子蹭了蹭柔软的白兔布偶。

    几位狼王子看的淡然。自家的父王便是如此,只要穿着那戎装,他便记得自己曾是那涂山国君手下赫赫有名的狼将军,只是不知为何晚年迷上了这怪癖,让逆贼有了可趁之机。

    几个儿子也试图劝说过自己的父王,让他把心思多放在管制琅琊山的秩序上,可他一度沉迷于打点花里胡哨的可爱玩意儿,也无心于自己的一小片江山。

    终是要败在那个不争气的父王手中。

    式三郎的眸光凌冽,一抹异动在众目睽睽之下顷刻敛去。

    余留半分笑意,恭敬上前,对着三人行了个礼:

    “请贵人安好。”

    这男子彬彬有礼,样貌也是儒雅翩翩,看的红璃有些晃神。

    其他几位狼王子也一一上前,对着三人作揖行礼。

    一个接着一个,红璃目不暇接,根本来不及细看每一位的容颜。

    式银族的狼王子们各个都相貌出众,再细想那狼崽宝石的眉眼,成年之后简直就与式三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红璃不自觉的咧嘴一笑。

    苏宴见红璃这副痴傻的模样,猜出了三分,便特意在一旁推敲:“看上哪位,可跟你师父说一声,再跟狼王说一声。”

    红璃羞红了脸,小声在苏宴耳边解释,“我没那个意思。”

    苏宴目光轻佻,扬起一抹觎笑,“那就把那心思收回去,小心我告诉你师父。”

    红璃不悦扁嘴。

    良久,那苦等的菜肴才逐一呈上。

    琅琊山是狼族的地盘,平日里其他种族的妖兽不敢踏足,有那胆子大的或者误入其中的一两个特例,总会被狼儿们抓来做成菜肴。

    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山鸡就是菜肴食材常客。

    那家伙,有着烦人的叫声不说,长着短小细长的两条腿,跑起来脖子一伸一伸的,狼儿们早就看这族不顺眼了。

    口水滴在了跟前的鸡肉上,苏宴提醒了两句,红璃才慌忙拭去。见了这日思夜想的鸡肉,红璃连下腹时不时针刺般的疼痛也忘得一干二净。

    月灼睨了这鸡肉一眼,竖起了寒毛。桌上全是荤菜,一丁点儿素菜也没有。他忘了,人家是狼族,食肉很正常。红璃是狐狸,喜肉食也很正常。

    只是这苏宴——

    月灼投来鄙夷的目光。

    苏宴停下瞧了一眼,没有理会,还是大口大快朵颐起来。

    自从自己的钱袋空了之后,好久没有这么饱餐一顿了,且还是这么丰富的一餐。

    只是他觉得诧异的是,这狼族,好像不那么爱吃生肉。

    桌上的菜肴都是经过精心烹饪的,简直就和凡人吃的一模一样,甚至更上一层。

    所以如今,妖吃的也这么讲究么?

    红璃更是顾不得其他,不管生的熟的,只要是鸡肉,来一桌子她便吃一桌子。

    式银狼王开怀大笑。

    “三位贵人这是对俺们这旮沓的菜品很是满意啊。”

    说罢,又胡乱抹了一通自己的络腮胡。

    几位狼王子看着三人狼吞虎咽的模样,而自己食之则是细嚼慢咽,轻缓尝味。便有几分愕然,随即一同展露出礼貌性的微笑。

    有时候,还是要学会换位思考的。

    式三郎率先站起,手持酒杯,躬身轻语:“敬三位贵人,愿三位贵人能倾力相助,协助父王早日惩除逆贼。”

    说罢,他仰头一饮而尽。

    那凤眸余光故作不经意飘到了月灼与苏宴身上。

    而两人也起身,与他对饮。

    红璃正欲起身,酒杯已经端起,却被苏宴拦了下来。

    “蕴藻姑娘嘱咐过,你此时不适宜饮酒。”

    月灼睨了两人一眼,眸光泛起涟漪,却在下一刻抹平了去。

    酒在口中,觉得有些酸涩。

    他艰难地吞咽了下去,面露难色:“这什么酒?”

    式三郎唤来了在内殿外等候的贴身男侍,道:“这是何酒?”

    式三郎的狼侍从不知何故被叫到内殿,听得二人盘问,他小心翼翼地答道:“是梅子酿成的酒。”

    “原是如此,难怪有一股酸涩之感。”

    式三郎淡然一笑,屏退身旁的贴身狼侍从,接过月灼的话继而道:“若是贵人喜欢,三郎可叫人专酿一壶。”

    “不必了。”月灼婉言谢绝。

    他心下喃喃:这狼王子是不懂得看脸色吗?他方才喝这酒时的神情像是爱喝的模样么?

    神婆低哼一声,拄着拐杖退出内堂。

    三人与式银一家的这顿饭从酉时吃到了亥时。

    吃撑了的红璃躺在妖狼女侍安排的房内,温馨舒适,甚得她的心意。

    床榻上铺了一层绵软的狼毛毯子,她摸着这触感,简直能与自己的狐狸毛发相媲美。

    这么晚了,本想好好歇息。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方才那一顿饭吃的她独自撑得圆滚滚。一起身,胃中倒腾一番。

    还是出去走走罢,消化消化。

    不知此时月灼师父和苏宴在做什么呢?

    这两人同住一间客房,就在她的隔壁。

    红璃一想到俩冤家同住一间屋子的气愤模样,噗嗤一笑。

    可这是式银狼族安排的,两人也不好意思浪费妖狼族的资源,再让他们腾出一间屋子来。

    本以为两人会为了同住一间屋子吵得不可开交,可似乎没什么大动静,看来两人相处的还不错。

    莫非,两人吃饱喝足,这就睡下了?

    红璃心中激起那蠢蠢欲动的窥视念头,走到房屋口,听到窸窣的细微声响。

    果然,两人发生了什么吧?

    红璃面露狡黠之色,将脸凑近那窗子。

    红烛身晃,烛芯摇曳,两人的影子映在窗棂上,拉的老长。

    细细一看,其中一个影子头上居然长着一双尖耳。

    不好!

    那不是月灼师父和苏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武谪仙〕〔万界圆梦师〕〔三寸人间〕〔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转生眼中的火影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