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军工重器〕〔混沌天帝诀〕〔阿南和阿蛮〕〔最强上门女婿〕〔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最强上门狂婿〕〔扶乱唐〕〔洪主〕〔民国之远东巨商〕〔当满级大佬翻车以〕〔谁动了我的韭菜〕〔我只想安静的做个〕〔我不会武功〕〔掌家小萌媳〕〔秦风张欣然〕〔我家皇后又作妖〕〔贵妃请自重〕〔诸天降临〕〔绝世龙卫〕〔网游之强化系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有个小妖精 第七十三章 内奸是谁
    式三郎瞧了宝石一眼,这孩子,短短时日不见,出挑地越发清隽了。

    也越来越像自己了。

    他将那碗见底的羹汤轻置案几上,瞧了几位兄弟一眼,众人皆默不作声,低头用膳。

    而他也敛去眼中的愤懑,收起眸中的刀锋,磨的柔和。

    内殿上已无闲杂人等,连之前的狼女内侍也一并退出内殿。只留着式三郎的贴身内侍候在内殿口,以便随时传唤侍候。

    式银狼王高举酒杯,音色洪亮:“来,今个儿就俺们自家几人,大家先一起喝一杯。”

    狼王正要畅饮,微微皱眉,将酒杯往身后一扔,换了方才斟酒的酒壶痛饮。

    长满狼毛的手臂胡乱拭去嘴角的琼酿,他不解地问了一声:“宝石,怎么不喝?”

    宝石若有所思,朝式银狼王行了个礼,“父王,宝石决定不再饮酒了。”

    “哦?这是为何?”

    今日的式银狼王又穿上那戎装,端起一本正经的模样。

    “之前我下山,其实是为了去寻那涂山国君,想为父王分忧。”

    “啊!你这小子,居然偷摸着去找俺大哥了——”式银狼王双目放光,一副期待的模样:“他说什么了,有没有想俺了?”

    宝石沉思许久,豁然道:“唔,父王,其实我没见到他。”

    式汤圆蔫了气,垂丧着脸道:“吾儿,说话可别这样大起大落,父王年龄大了。”

    宝石接声道:“虽然没见上国君大人,但却在殿外听到了国君大人的传音入密。国君大人说,叫我们父子俩可别再把酒当水喝了——”

    式汤圆一听,立刻将手中的酒壶一抛,只听得瓷片碎裂的声响。

    大哥说的话,岂能不听?

    宝石陷在回忆中,他这一去涂山,没能见到国君大人的面是有些遗憾,但能听到他的声音也是不枉此行啊。

    怪不得父王如此崇拜他,那声音简直是——

    算了,找不到词形容,反正很迷人。

    红璃三人互相打了个眼色,他们三人早已商量好。今日的早膳,只是装个样子,拒绝食用。

    于是三人酒入口中,就各自找了机会偷摸着吐掉。

    上次已经吃了一次亏,绝对不会再上第二次当。

    式汤圆见三人有些拘束,便热情如火为三人的碗中各夹了一些菜肴:“哈哈!贵人!客气啥~多吃点~”

    三人也尴尬的很,毕竟式银狼王亲自夹菜,不吃岂不是很不给面子?

    其余的狼王子见几人聊得欢,也没地插嘴,纷纷瞥了式三郎一眼。式三郎察觉到周围眼色,也故作不知,继续夹菜、吃菜。

    良久,一桌子的菜几乎吃了一半。

    耗着时间,又不能真吃,三人坐在此处这么久,愣是对着筷子啃了半天,什么都没下肚。

    式大郎束着一个长长的尾辫子,银色的长发丝滑柔顺,一点也不毛躁。身形高大略显粗犷,真是头发随母,身材随父。

    式二郎不像爹也不像娘,一头银灰色卷毛,倒很像他已故的王叔。

    式三郎则是众王子中长得最好的,且最温文儒雅的,一身浓密的狼毛似乎并未影响他的气质。银灰色长发若河川,披肩悬挂,那自小而来的艳羡目光都随着柔发一并顺了去。

    式四郎的性子乖僻,平日里话不多。其他哥哥都年长他许多,唯有自己的五弟与自己年龄相仿,有些心里话也只会对自己的五弟说。

    但他对自己父王的怨恨甚至比其他兄弟要深一些。

    自己的母后生前最疼爱他,而那糙汉子却一心在那小白眼狼身上,式四郎不是不知道。

    最后,母后爱而不得,恨之入骨,含泪而去。式四郎,是哭的最惨的那个。

    哭了不知多久时日,也不见他父王来吊唁一日。

    此番,心中便有了恨。

    这么说来,老大老二对自己父王的不满也更是显而易见。

    身为狼族嫡系长子,也是最像式汤圆的那位——式大郎,似乎不怎么得宠。论文韬武略,他丝毫不输给他的弟弟们,而自己父王偏偏宠爱那最没用的草包。

    年龄最小的宝石。

    为何?就是因为他生的白净,长得最像他的老相好小白眼狼么?

    式大郎心中怨念日夜积攒,却终日隐藏心底,不敢有丝毫抱怨。

    而老二,式二郎本有机会脱颖而出,却选择了与自己的大哥报团取暖。他更看重兄弟情谊,因在他年幼的时候,头下山去玩,被入侵的兔族欺负,幸得大哥路过相救。

    自此,他便把大哥放在心上,凡是都以他为尊。式大郎在式二郎的心中位置,更胜过他的父王。

    老大老二结成一派,老四老五相互照应,似乎只有老三被众兄弟排外。

    为什么呢?

    因为他太娘了呗。

    好歹一堂堂式银狼族三王子,整日里行若弱柳扶风,噙着一双含情目。其他兄弟就纳闷了,是不是母后将他生错了性别。

    而式三郎倒是像个女子的样,但好男色这事儿,除了他的贴身内侍,族里是不知的。

    这么想来,也就五王子看着最有志向,但是脾性还是不够沉稳,还需历练一番。

    式银狼王心中早就有打算,只是族中出了逆贼,打着式银族的旗号四处坏事做尽,无非就是想串谋他现在这个位置罢了。

    所以他一直迟迟不立储,若他此时选择哪位,那就成了这逆贼的下一个目标。

    身为父亲,还是得护好自己的子女才是。

    式汤圆只觉得,这顿饭,吃的格外沉闷。

    突然,内殿口传来嘈杂声。

    一位狼卫兵将一人五花大绑,拖到内殿上。

    “何事喧哗——没看到俺们正在吃饭呢么!”

    式银狼王语毕,起身上前,却见那被五花大绑捆着的人居然是——

    神婆?

    式汤圆不可置信,睁大了布满血丝的双眼。

    “怎么回事?!”

    其中一位狼卫兵斗胆上前,躬身答道:“王上,她便是那逆贼。”

    “何出此言?”式汤圆依旧不信。神婆是他到琅琊山之后第一个遇到的贵人,可谓是与他并肩作战的开国功臣,虽然不能文也不能舞,整日只会神神叨叨,行为也很古怪。

    但他依旧不信,位高权重的神婆会是那觊觎这位子的逆贼?

    等等——

    位高权重?

    莫非,这神婆早已蓄谋良久?

    怪不得他让神婆算算那逆贼是谁,神婆却一直含糊其辞。原来早就将这式银一族玩弄于鼓掌之间了么?

    神婆本就年岁已大,加上被绑定结实,鹤发鸡皮紧紧贴地,连个翻身的姿势都做不到。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抬起她厚重的六眼皮,煞白的双目盯着式银狼王:

    “王上,老身.....老身是冤枉的.....”

    那双渗人的瞳孔已将眼珠放到最大,细小的黑点不过眼白的三分大小。众人视之,皆作怪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武谪仙〕〔万界圆梦师〕〔三寸人间〕〔魔临〕〔林薇薇傅西爵蚀心〕〔小阁老〕〔我的仙侠被入侵了〕〔转生眼中的火影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