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扶得起的阿斗〕〔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诱婚入局〕〔与黑暗神交换身体〕〔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持盾至极的上野〕〔银龙的黑科技〕〔钞能力大佬的日常〕〔末世少女前线〕〔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我炼制的成功率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有个小妖精 第八十一章 本性难改
    式银殿内死气沉沉,大家都望着这叠叠高的尸体,大眼瞪小眼。

    剩下的那些狼卫兵们,见二饼大势已去,而如今这五皇子又苗头正好,风皆吹向了这处,众人立即放下狼牙棒和刀枪,立即归顺了宝石。

    “新王在上,从今日起,您就是式银狼王。”

    胜利来的这般快,宝石有些不适应。这刚柔阴阳剑的大招还没放,居然就这样躺胜了?

    寥寥无几的妖狼卫兵簇拥宝石登上王座,为宝石拭去那王座上的灰。宝石不得不感叹,这前后差距也太大了。

    所以,就是拥有了这刚柔阴阳剑就无敌了么?以后再也不怕什么逆贼,侵入者了么?

    兵器在手,天下我有。

    他现在终于理解那位叫做须臾仙翁、橙老头说的话,人剑合一,无招胜有招。

    所以,有时候努力了半天,没有机遇,就还是一条咸鱼。不对,咸狼。

    只要找了一件称手的兵器,自身有没有一身盖世武艺根本不重要,全靠武器撑着。

    宝石坐在王座上,抒发一段语重心长的感慨。

    红璃忽然明白了,也想起了月灼师父之前在青丘对她说过的那传说。

    混沌之初,那盘古开天辟地,不就是用了那把开天斧么。

    那轩辕皇帝,若是没了那旷世神剑轩辕剑,还能斩妖除魔,斩了那蚩尤么?

    想来想去,一件趁手的兵器是何等的重要。

    红璃瞧了瞧月灼师父手中懒散的烦恼丝,心中连连摇头轻叹,以后找兵器可不能找这样的,一定要找个靠谱的。

    本以为光复日落西山的式银族是多么艰巨的一项任务,可如今宝石就这样轻易了结了这场硝烟薄弱的战争,也算对得起他的死去父王,他的兄弟,他的族人了。

    只是可惜这往生镜,竟这样毁了.....

    式银殿内腥味浓重,眼前之景实在不令人赏心悦目。宝石命剩下的那些从良的狼卫兵们清理了那些尸体。

    最好的清理尸体的办法,就是丢下那琅琊山的悬崖,随着那花草鱼兽,一起碾作尘泥。

    在搬动否无尸体的时候,从她的怀中掉出一个小瓷瓶。

    瓷壁够厚,掉在式银内殿的地上骨碌滚动了几圈,滚到了宝石的脚边。

    那瓶塞自然脱落,从倾倒的瓷瓶中缓缓流出了一阵甜腻味儿。

    宝石两根手指捻起那瓷瓶,凑到鼻尖一闻。

    居然是儿时酥糖的味道?

    那酥糖化了,糖浆从瓶口滚着空气中的散尘缓速蔓延到瓶底,瓶底上悬挂那一颗饱满盈盈的蜜浆,尽管已经凝成了一粒圆珠。

    啪嗒——

    落在了宝石的狼髦裘上。

    那狼毛不经打理本就容易打结,可这狼髦裘已经经过蕴藻的一番精心打理,本应是一顺到底。可如今这蜜浆低落在上,一撮狼毛瞬间黏糊到了一块儿。

    “你,过来。”

    宝石唤了那狼卫兵。

    狼卫兵唯唯诺诺地小步上前,躬身询问:“狼王,何事吩咐?”

    “把这瓷瓶一同丢下那琅琊山。”

    狼卫兵领命,从宝石手中接过那瓷瓶,一个不注意,那蜜浆从瓶中漾出,弄得满手都是,沾了一狼爪的蜜浆。

    狼爪上的狼毛瞬间粘合,打结到了一起,硬生生地撕扯开来有些疼痛。

    狼卫兵心中抱怨,却也不敢直言。只得忍着那满手的粘腻,步伐匆匆离去。

    宝石轻叹一口气,若不是他原生的发色就是银白,怕是此刻已是愁白了发。

    该拿这破碎的往生镜如何是好。

    对了,他脑中灵光一现。

    半山腰那橙色老头就是神仙来着,说不定能修好这往生镜。

    这厮想着,那厮就听见那熟悉的声音。

    “是谁在叫老夫~”

    几人迎声望去,只见那须臾仙翁、橙手握一只橘子,晃悠着矮胖的身子,从内殿口走了进来。

    “仙翁,您为何会来这~”

    红璃见着那须臾仙翁、橙,喜上眉梢,大老远朝他打了个招呼。

    宝石终是拨开云雾见月明,眉上的愁云散去,一缕光和着此刻的月色,从式银内殿的琉璃瓦顶筛过,映在他愈发沉稳的俊颜上。

    来的真是及时。

    “白胡子老头。”宝石一时口无遮拦,才意识到自己这时的身份,立刻改口道:“仙翁。”

    须臾仙翁、橙将手中的橘子一捏。

    呲溜——

    手中的橘子瘪了一道,橘子汁儿顺着须臾仙翁、橙的手指缝儿向四处喷溅而出,整个式银内殿瞬间没了那血丝腥甜味儿,残留下的是橘子的清香。

    月灼眉头微皱,这老头受伤的东西,可真是个百变的玩意儿啊!什么功能都有。

    那须臾仙翁、橙净化了式银内殿污浊的空气,走到几人跟前。

    月灼二话不说,夺过他手中的宝器仔细端详。

    “让我看看。”

    手心上空空如也,须臾仙翁、橙也不着急,只是哼哼笑着。待那橘子呲了月灼一脸的橘子汁儿之后,他才稳稳当当地接过从月灼那又丢回来的橘子。

    “不是我说你,你年龄这么大了,做事也没个分寸。好歹我也算是你的长辈,怎么对长辈这么不敬呢?”须臾仙翁、橙傲娇撇嘴,“还不如那几个孩子。”

    月灼莫名被说了一顿,稍稍一动气,那腹处的伤口便又疼痛了起来。须臾仙翁、橙瞥了一眼月灼的伤口,无奈摇头,扯了他腹处的已经变得暗红发硬的布条。

    “你看看,吃了我的药,不就没事了么?”

    那伤口处已经覆上一层血痂,只是这血痂的模样不太好看,歪歪扭扭形似蜈蚣。

    “仙翁,您真是料事如神。您有如此神通,为何不——”

    宝石话还没说完,须臾仙翁、橙便倒插一句嘴。

    “好小子,你想说,老夫为何不帮你杀了这式银狼族的叛贼,那你的族人们也不会惨死。”须臾仙翁、橙瞧着宝石,啧啧摇头,“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说罢,他举起橘子重重地敲了一下宝石的头。

    落下一句话:“有些事,天意不可违。有些事,却能逆天改命。正如你想让老夫修好这往生镜来救你的母亲,老夫可以帮你修好,但你却救不了你的母亲。”

    宝石心下一沉,声音压得极低:“为何?”

    “少年,知道你的母亲是怎么死的么?”

    “她是被父王气死的。”

    宝石垂首,眸中掠过些许哀伤。

    “往生镜可以改变过往,却改变不了本性。”

    “你阻止不了你父王的本性,也阻止不了你母亲爱你父王的本性。所以,不管你溯回到何时,你父王母后终是不得善终。”

    须臾仙翁、橙字字珠玑,却深嵌宝石的心坎里,触动了他心底的那根弦。

    因果往复,源于那因,如何开花结果。

    他终是明白了这个道理。

    “所以,你得将这往生镜让给更需要它的人。”须臾仙翁、橙瞥了三人一眼,“就是他们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黎明之剑〕〔小阁老〕〔三寸人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林薇薇傅西爵蚀心〕〔我的仙侠被入侵了〕〔玩家凶猛〕〔魔临〕〔颤栗高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