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碰到异类就变强〕〔左道倾天〕〔重生之绝世废少〕〔我是唯一的修仙大〕〔郁少宠妻无下限〕〔厉少,你家老婆超〕〔都是为了孩子好〕〔科技之全球垄断〕〔中道〕〔诸天旅道〕〔风起双神〕〔恋战新梦〕〔穿成八零福运小团〕〔爷,夫人是幕后大〕〔太荒吞天诀〕〔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傲娇美妃轻点作〕〔女配她只想考科举〕〔横推从拔刀开始〕〔农家有女甜如蜜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965章
    余长远兵刃在手,出手又快又狠,但见他身子急纵急落,在那青衣人坐骑左右前后不住的盘旋,一对判官笔如毒蛇一般,连刺青衣人身上十二处大穴。

    那青衣人挥剑相迎,只听得“叮叮当当”的笔剑撞击之声不绝于耳。旁观诸人只见一道灰影在青衣人身边越转越快,最后好似有无数人影在围着青衣人奔跑。几名武功稍弱的庄丁最初还是盯着余长远的身影观看,渐渐的眼前一片模糊,只听“砰”的一声,一名庄丁竟然头昏脑胀,脚下一软,登时摔倒在地。

    那青衣人原本骑在马上,居高临下,颇占上风。但是余长远双笔在手,不似初时那般轻敌,围着青衣人不住疾奔,寻找青衣人招式中的破绽。如此一来,青衣人在马上移动不便,反倒缚手缚脚,想要跃下马来,余长远又哪给他空闲?青衣人只得见招拆招,一时间招招受制,大落下风。

    酣斗之间,忽听余长远一声长笑:“小子,知道老夫的厉害了吗?”

    只听“噗”的一声,青衣人左肩被余长远右手判官笔刺中,好在他反手一剑,直刺余长远眉心,用的是“围魏救赵”的打法,迫得余长远收笔回封,是以左肩没有被余长远刺一个透明窟窿。饶是如此,他左肩已经被刺出一个血洞,受伤不轻。

    两人又拆了数十招,青衣人只觉得左肩越来越痛,出招已不似方才迅捷。燕独飞低声对厉秋风道:“看到没有?十招之内,余长远便可大获全胜。”

    厉秋风也看出青衣人左支右绌,不是余长远的对手。当下点了点头道:“燕先生是青海派的绝顶高手,于剑道之上有独到造诣。依燕先生所见,这青衣人所使的是哪一派的剑法?”

    燕独飞微微一笑,道:“厉兄弟,你这是考较燕某了。若是燕某没有走眼,他的剑法应该是衡山派的。只是这人好像学的并不精纯,有些招数似是而非,想来是没有学到家。只是仗着出剑极快,每逢剑招不敌之时便以快剑抢攻,是以才支撑到此时。此人若是闭门苦练,五年之内当更进一步,只是依今日的情势来看,恐怕余长远不会给他机会了。”

    二人谈话之间,场上形势又变。余长远双笔大开大阖,笔锋不住发出“嗤嗤”的厉响,显然是将内力贯注于双笔之上。那青衣人的长剑被他双笔带动,舞动的圈子越来越小。他内力原本不如余长远精纯,有几次长剑险些被余长远震飞。

    斗到分际,只听得余长远一声大叫,左手判官笔搭在青衣人剑身,右手判官笔反手绕了上来,双笔如同剪刀一般,将青衣人的长剑锁在其中。

    青衣人长剑回收,余长远哈哈大笑:“小子,把剑留下罢!”

    他话音未落,双笔转了半圈,内力催动,便要将青衣人的长剑夺过来。

    燕独飞与厉秋风同时摇了摇头,知道青衣人若不弃剑,定然会被余长远震伤。周敬天和朱明眼见余长远胜券在握,松了一口气,脸上都露出笑意。

    “撒剑!”

    余长远一声怒喝,双臂贯注内力,便要将青衣人长剑夺下。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青衣人左掌斗然举起,竟自在自己剑柄之后猛然拍出,同时右手松开,那长剑被他内力激动,加上余长远夺剑之力,登时嗡嗡作响,“呼”的一声,直向余长远面门刺到。

    这一招大出众人意料之外。江湖中人,若是不到了须要脱身逃走的境地,手中兵刃万万不会丢掉。就算是丢掉兵刃,也是脱手一扔转身逃走。但像青衣人这般居然用上了如此拼命的打法,却是众人没有想到的。

    余长远眼前剑光闪动,他心知不妙,百忙之中身子向后一仰,双手倒翻,判官笔笔头向下,只盼能将青衣人的长剑挡住。哪知那青衣人变招更快,趁余长远回手不攻的瞬间,双足在马镫上轻轻一点,身子已然飞起,右手竟然又握住长剑剑柄,半空中连挽两个剑花,分刺余长远双目。

    这一下情势突变,饶是燕独飞这样的剑术高手,竟然也没有想到青衣人会出此险招。但见此时青衣人已经落地,不再像方才在马上时那般束手束脚,手中长剑剑光霍霍,招招抢攻,一时之间将余长远逼得手忙脚乱。

    燕独飞看了几招,突然之间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这小子原来是怕被余长远看出师承来厉,是以才用衡山派剑法来迎敌,只是他未得衡山剑法的精义,使出来未免不伦不类。现下博命之际,他用的才是本门剑法。这小子如此刻意隐藏武功,只怕来头不小。”

    余长远被青衣人抢攻了十余招,虽然连退十余步,但是手中判官笔见招拆招,倒也并未落下风。只是那青衣人剑招快似闪电,他想再似方才那般抢攻已不可能。只得仗着自己内力深厚,用判官笔硬生生的去砸那青衣人的长剑。他知道自己内力远在青衣人之上,若是笔剑相交,定可将对手的长剑震飞。

    那青衣人也看出他的用心,长剑不住抢攻,却避开余长远手中的判官笔。一招不待用老,便即化为第二招,剑光快若闪电,却又不与余长远的兵刃相交。两人翻翻滚滚又斗了数十招,兵刃却碰都没碰一下。

    便在此时,忽听余长远一声大喝,身子一纵,倒退出三丈多远。双笔护在胸前,颤声说道:“你、你是江南慕容山庄的什么人?”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威震九州〕〔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农家福女有空间〕〔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入禽太深〕〔秦时明月之雄霸天〕〔小阁老〕〔伏天氏〕〔玩家凶猛〕〔我真的不是气运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