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碰到异类就变强〕〔左道倾天〕〔重生之绝世废少〕〔我是唯一的修仙大〕〔郁少宠妻无下限〕〔厉少,你家老婆超〕〔都是为了孩子好〕〔科技之全球垄断〕〔中道〕〔诸天旅道〕〔风起双神〕〔恋战新梦〕〔穿成八零福运小团〕〔爷,夫人是幕后大〕〔太荒吞天诀〕〔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傲娇美妃轻点作〕〔女配她只想考科举〕〔横推从拔刀开始〕〔农家有女甜如蜜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987章
    厉秋风自幼便在蜀地长大,听到过很多孟知祥父子的传说。只不过徐承宗所讲的事情他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虽然知道此时情势危急,杀机四伏,却也听得颇为出神。

    只听徐承宗说道:“孟知祥在蜀地不断扩张势力,而后唐朝廷之中却是风波不断。李存勖每日里与伶人、宦官鬼混不算,而且还提拔了许多伶人做官。他有一个近臣名叫郭从谦,此人虽然不是伶人,却被李存勖任命为伶人的首领,又是后唐大将郭崇韬的侄子,是以深得李存勖的宠信。只是伶人之间也分为几伙,相互之间不断争权夺利。郭从谦是其中一伙的首脑,每日里带着伶人争风吃醋,互相构陷。宦官趁机弄权,陷害忠良。整个后唐朝廷从上到下,一片乌烟瘴气。后来郭崇韬得罪了皇后,被皇后指使宦官诬陷郭崇韬造反,结果李存勖下令将郭崇韬乱棍打死。郭从谦失了靠山,就此失势。与他对立的一派伶人趁机与宦官联手,要致郭从谦于死地。

    “其时叛军蜂起,后唐各地都是一片大乱。李存勖虽然居于深宫之中,最后还是得知了消息。他是马上皇帝,听得叛军作乱,当即要亲自带兵平乱。此时皇族宗亲李嗣源被叛军裹胁,成了叛军领袖,带兵直扑京城。李存勖自恃武勇天下第一,便统率大军与李嗣源大战。只不过酒色早已淘空了李存勖的身子,使得他不复当年之勇。而朝廷中的忠义之士这些年来也被杀的被杀,被逐的被逐,留在李存勖身边的尽是些宵小之辈。李存勖与李嗣源打了几仗,都是大败而回。他知道局势已不可逆转,只得带兵撤退。而伶人首领郭从谦此时被李存勖任命为从马直指挥使,负责率领皇帝亲军。他见李嗣源大军逼近,李存勖已是势穷国孤,是以趁李存勖歇息之时,竟然率领亲军卫队造反,围攻李存勖。一场混战下来,李存勖中箭身亡,这位称雄天下的马上皇帝就此毙命。

    “李存勖死后,李嗣源做了后唐皇帝。孟知祥在蜀中听到朝廷大乱的消息,心下暗自庆幸。李嗣源登基之后,便好行文蜀地,要孟知祥到朝廷做官。其实是怕孟知祥忠于李存勖,在蜀地做乱。孟知祥知道自己若是进京,必然要被李嗣源所害,是以他借口久居蜀地一隅,才疏学浅,不具做京官之才,不能奉诏。李嗣源见孟知祥公然抗旨,知道他已生了异心。不过大乱初平,后唐军力不足。孟知祥又在蜀地经营多年,羽翼已丰,一时之间无法将其消灭。是以李嗣源也不敢与孟知祥翻脸,双方暂时没有动手。

    “只不过孟知祥大权在握,早已不甘心受后唐朝廷羁绊。十几年后,他终于在蜀地做了后帝,建国号为蜀,世人称之为后蜀。孟知祥做了皇帝之后,下诏封孟昶为东川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孟知祥虽然立国,不过后蜀所辖之地只有东、西两川,而东川的规模又远在西川之上。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乃是朝中文臣之首,是不挂名的丞相。孟知祥此举,实际上是昭告天下,孟昶是后蜀的皇太子。

    “孟知祥做了后蜀皇帝,总算遂了自己多年的心愿。只不过此人太过命薄。正月登基做了皇帝,当年七月便得了重病。弥留之际,他下诏封孟昶为皇太子,代理朝政。这份圣旨发下去的当晚,孟知祥便一命呜呼。刚刚成为皇太子的孟昶就成了后蜀皇帝。

    “孟昶这人十分聪明,他知道朝中大臣都是久随孟知祥的老臣,自己压服不住。而且有几人还手握重兵,若是知道孟知祥已死,只怕立时便会做乱。是以孟知祥死后,孟昶秘不发丧,与几名亲信大臣商议对策,派亲信夺取了成都的宿卫军权,将朝中的重臣控制在掌握之中,这才诏告天下新君登基的消息。在他登基几个月后,连杀数名权臣和飞扬跋扈、素有野心的统兵大将,大权得以巩固。

    “此后孟昶任用贤臣,励精图治,相对于战乱频繁的中原来说,孟昶治理下的后蜀可以说是如同天堂一般。只不过多年之后,孟昶却也渐渐骄横起来。时人在文章中说,蜀地十年不见烽火,不闻干戈,五各丰登,斗米三钱,都下仕女,不辨菽麦,士民采兰赠芬,买笑寻乐,宫廷之中更是日日笙歌,夜夜美酒,教坊歌妓,词臣狎客,装点出一幅升平和乐的景象。

    “孟昶自以为大业已成,每日里喝酒吟诗,说不尽的逍遥快活。他广征蜀地美女以充后宫,妃嫔之外另设十二等级的美人,其中最受他宠爱的是一位被称为‘花蕊夫人’的贵妃。这位贵妃不仅姿容美丽,而且娴良淑德,又善能吟诗作对,深得孟昶的欢心。”

    徐承宗说到这里,略停了停,对厉秋风道:“花蕊夫人的名字,厉大人可曾听说过罢?”

    厉秋风点了点头,道:“有关这位夫人的传说流传于蜀中各处,我自然也听说了许多。据说这位夫人是当时天下第一美女,入宫之后艳压群芳。后来大宋灭了后蜀,花蕊夫人随孟昶一起被迁至汴京。听说宋太祖和宋太宗两位皇帝也被花蕊夫人的美色所诱惑,闹出了不少荒唐事情。”

    厉秋风说到这里,皱了皱眉头,接着说道:“民间传说,后蜀被灭之后,孟昶连同花蕊夫人一起被送至汴京。宋太祖设宴迎接二人,见了花蕊夫人的美色,赵匡胤竟然不能自持,不免出言轻佻。待得酒过三巡之后,赵匡胤已有了七八分醉意,便对花蕊夫人说道,听闻夫人善能作诗,在蜀中时,曾作宫词百首,今日可否赋诗一首,以助酒兴?花蕊夫人便在席间吟诵了一首采桑子,诗云:初离蜀道心将碎,离恨绵绵,春日如年,马上时时闻杜鹃。三千宫女皆花貌,共斗婵娟,髻学朝天,今日谁知是谶言。

    “花蕊夫人吟诵之后,又向赵匡胤解释此诗。自云当年在成都宫内,蜀主孟昶亲谱‘万里朝天曲’,令她按拍而歌。当时以为是万里来朝的佳谶,因此百官竞执长鞭,自马至地,妇人竟戴高冠,皆呼为‘朝天’。及李艳娘入宫,好梳高髻,宫人皆学她以邀宠幸,也唤作‘朝天髻’,那知道却是万里崎岖,前往汴京,来见大宋皇帝。万里朝天的谶言,却是降宋的应验,此乃上天之意,要大宋皇帝做天下之共主。

    “花蕊夫人这番说辞,自然是为了吹捧赵匡胤,保住孟昶和她二人的性命。从权之举,原本无可厚非。只不过赵匡胤听了这首诗后,长久不语,连饮三杯,要花蕊夫人再作一首新诗。花蕊夫人沉思片刻,再启朱唇:君王城上树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厉秋风说到这里,哼了一声,接着说道:“疆场争战,死的都是将军士兵。花蕊夫人区区一个女子,在宫中尽享荣华富贵,有何脸面指责提着脑袋在外征战的将士?一句‘妾在深宫哪得知’,便将她蛊惑君王寻欢作乐的罪过全都推得一干二净,世间还有比这更无耻之事吗?!”

    徐承宗见厉秋风一脸愤怒的模样,叹了一口气,口中说道:“所以说众口烁金,积毁销骨。原本一位冰清玉洁的女子,成了世人口中的谈资,千百年来不知道被泼了多少脏水,实在令人悲叹不已。”

    厉秋风“哦”了一声,道:“听徐大人的口气,似乎对这位花蕊夫人倒是颇有回护之意。你说世人都在诬陷花蕊夫人,那你又凭什么说这是诬陷,而不是实情?!”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威震九州〕〔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农家福女有空间〕〔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入禽太深〕〔秦时明月之雄霸天〕〔小阁老〕〔伏天氏〕〔玩家凶猛〕〔我真的不是气运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