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宠兽店〕〔九域凌云〕〔万界武尊〕〔科技大仙宗〕〔画家为什么还混娱〕〔道兄又造孽了〕〔霸气纵横九万里〕〔全能艺人养成系统〕〔我有一张均富卡〕〔餮仙传人在都市〕〔挚爱闪婚总裁欢温〕〔盛唐小园丁〕〔文明之万界领主〕〔万古最强部落〕〔超级仙王混都市〕〔绝品狂少系统〕〔龙魂丹帝〕〔都市超级雇佣兵王〕〔全民女神会除妖〕〔兔子先生的南瓜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63章
    若论真实武功,许鹰扬并不在这锦衣人之下,只是这锦衣人不只内力深厚,手中所持的长剑更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菠﹤萝﹤小≒说两人只交手一招,许鹰扬长剑已断,惊骇之下,他向后急退。锦衣人哪容他退让,长剑横招,直削向许鹰扬肋下。

    此时许鹰扬手中只剩下半截断剑,身子后退之时,右手一扬,那半截断剑势挟劲风,直向锦衣人面门飞了过去。锦衣人嘿嘿一笑,头微微一偏,将这断剑让了出去。手中长剑横削之势不减,仍自向许鹰扬肋下横砍了过去。

    只听“喀”的一声响,许鹰扬后心已自撞上了屋子正中摆放的一张八仙桌。他灵机一动,反手抓起桌子,迎头便向锦衣人砸了过去。只见寒光闪过,桌子又被锦衣人的长剑削成两半。许鹰扬见机甚快,右脚飞起,正踢中已被削断的桌子的上半截。那半张桌子“呼”的一声,便向锦衣人飞了过去。锦衣人大吼一声,长剑在身前先向下砍,然后横削,正好划了一个“十”字,那半截桌子立时变成四半,四散跌落。

    两人这一交手,虽只在刹那之间,但是许鹰扬失了先机,被锦衣人的长剑逼得东躲西藏。只是他虽被逼得狼狈,却不住抓起屋中陈设的一些古玩器具向锦衣人掷去。这些东西被他贯注内力,掷出之时势大力沉,锦衣人却也不敢疏忽大意,只得不时闪避,手上的长剑攻势便慢了下来。

    两人正在屋中追逐之际,忽听慕容丹砚娇声说道:“萧老五,你连这样一个无名之辈都收拾不下,还想做慕容山庄的乘客快婿,趁早别做这清秋大梦了!”

    那锦衣人一边追逐许鹰扬,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瞟去,只见慕容丹砚已趁机扶着原本吓得躲在屋子一角的那个女子到了屋子之外,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与许鹰扬缠斗。得美人一笑,锦衣人心花怒放,笑道:“慕容姑娘放心,我若杀不了此人,终生不再见你!”

    他只顾着与慕容丹砚说话,手上慢了一慢,许鹰扬趁机抓起小桌上一个茶壶,迎头便向锦衣人掷了过去。锦衣人长剑劈下,立时将那茶壶劈成了两半。谁料茶壶中竟装满了热水,茶壶一破,热水四散飞溅。锦衣人猝不及防,袍子胸口处被打湿了一片。有几滴热水还溅到他脸上,**辣的好不疼痛。

    慕容丹砚在一边哈哈大笑。锦衣人脸上一红,知道慕容丹砚定是在笑自己狼狈不堪,心下大怒,对许鹰扬连下杀手。

    慕容丹砚趁他俩打得热闹,低声对马东青道:“马姐姐,咱们赶紧离开这里。”

    马东青道:“不等你的朋友么?”

    慕容丹砚小嘴撇了撇,道:“他才不是我的朋友哩!咱们快走,不必理他。”

    慕容丹砚搀扶着马东青向前院奔去,一边走一边高声说道:“萧老五,你要是把这个人杀掉,就带着他的脑袋到慕容山庄罢。我爹爹见了一定高兴,说不定还会请你喝上一杯!”

    许鹰扬听慕容丹砚出言挑拨,心下暗暗叫苦。锦衣人却是心下大喜,大声说道:“慕容姑娘尽可以放心,萧某杀了此人,定当将他的首级送到慕容庄主面前。”

    他话一说完,长剑攻势更盛,许鹰扬左支右绌,一边躲闪一边喝道:“你这小子好没道理,那个丫头已经走了,你不去追她,纠缠我算什么道理?”

    锦衣人嘿嘿笑道:“我这样追出去,她仍不肯理我。我要是取了你的人头,慕容姑娘心下喜欢,说不定便会停下来和我说几句话,那正是萧某梦寐以求的事情。对不住了,今日我定要取你首级。”

    许鹰扬又惊又怒,暗想这人疯疯颠颠,自己何苦与他纠缠不清?打定主意要寻机逃走,那锦衣人早料到他想逃,出剑更加凶狠,逼得许鹰扬蹿高伏低,哪有机会逃出这僧房?

    厉秋风见慕容丹砚几句话便让这锦衣人死心塌地的与许鹰扬激斗,心下倒颇为好笑。转念一想:马空空所留下的东西至为重要,想必马东青定然知晓。念及此处,顾不得许鹰扬与锦衣人谁胜谁败,急忙绕过僧房,便要跟着慕容丹砚与马东青二人。只是他转过僧房之时,却见僧房门口躺着一名喇嘛,一脸痛苦之色,想要说话却只能张嘴,发不出半点声音。厉秋风登时知道慕容丹砚是怎样找到这里了。想必她擒住了这名喇嘛,逼着他带自己找到这里,随即点了他的穴道扔在门口。

    他远远跟着慕容丹砚和马东青穿过大殿,那殿中有二三十名喇嘛正在转轮诵经,见一个姑娘手提一把明晃晃的宝剑,扶着前日来到寺院的女子从殿后冲了进来,登时吓得四散奔逃。大喇嘛是一个白眉白须的老头儿,这几日被许鹰扬呼喝来去,已是担惊受怕到了极点。此时见到慕容丹砚宝剑上的寒光,只觉得胸口一堵,竟自晕了过去。

    待慕容丹砚和马东青从前门离开大殿之后,众喇嘛才从各个角落钻了出来,几个年长的喇嘛将大喇嘛扶了起来,其余的喇嘛围在大喇嘛身边哀哀痛苦。那大喇嘛悠然醒转,道:“大家不必惊慌,我没有事……”

    他话音未落,却见从后门中又有一人冲进大殿。众喇嘛早已是惊弓之鸟,只见到来人穿着灰袍,还以为是许鹰扬,登时发一声喊,又四散逃走。几个年长喇嘛也顾不得大喇嘛的死活,随手将大喇嘛一丢,便即随着众喇嘛四散逃走。那大喇嘛摔倒在地,登时又晕了过去。

    厉秋风也顾不得察看大喇嘛的死活,紧随着慕容丹砚和马东青二人出了大殿。直到他走得影踪不见,众喇嘛才又钻了出来,围着大喇嘛有失声痛哭的,有椎胸顿足的。那大喇嘛虽已醒了,却怕众喇嘛又将他丢在地上,只得闭着眼睛装着晕倒未醒。

    厉秋风远远跟着慕容丹砚与马东青二人,只见两人出了喇嘛庙大门径向左转。厉秋风不敢跟得过近,过了片刻才悄悄出了庙门。远远望见马东青的背影在数十丈外的一株大树后一闪便即不见了,他急忙快步追上。哪知走了不到三步,忽觉眼前寒光闪动,一柄长剑已自从身边一棵大树之后削向他的面门。

    厉秋风猝然遇袭,百忙中将头一仰,只觉得脸上一凉,一道寒光堪堪从他脸上掠了过去。这一剑虽然没有伤到他,却将他脸上的人皮面具削成两半,掉落到地上。

    他向后退出两步,右手已然将刀拔出,却见慕容丹砚手提长剑站在自己面前,正自怒冲冲地望着自己。

    慕容丹砚见到厉秋风,也是微微一怔,道:“你是什么人?为何鬼鬼祟祟地跟踪我们?”

    厉秋风道:“慕容姑娘,你不认得我了?”

    慕容丹砚厉声道:“我哪里认得你是何人?”

    厉秋风一怔,忽然想到自己自从离了五虎山庄,一直戴着人皮面具,是以慕容丹砚竟然认不出自己了。于是从地上捡起已被她劈成两半的人皮面具,贴到自己脸上道:“想起来了没有?”

    慕容丹砚愣了一下,随即欢声笑道:“原来是你呀!”

    厉秋风见人皮面具已然无法再用,只得将它扔在一边,道:“慕容姑娘出剑好快,险些要了厉某的性命。”

    慕容丹砚嘻嘻一笑道:“好在我这一剑还未练得纯熟,若是换作我哥哥出手,只怕……”说到此处发觉这句话对厉秋风未免大大不敬,是以急忙住嘴,停了片刻才一拍脑袋道:“哎呀,我忘了马姐姐了。”随即转头大声喊道:“马姐姐,不必藏了,快回来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超强修神〕〔我的末日女子军团〕〔某漫威的假面骑士〕〔仙墓〕〔驱魔禁书教典〕〔双界祭司〕〔法神之旅〕〔月落屋梁〕〔无敌传人〕〔史上最狂战神〕〔天启之全民公敌〕〔韩娱之我为搞笑狂〕〔潜行追凶〕〔许你半生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