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宠兽店〕〔九域凌云〕〔万界武尊〕〔科技大仙宗〕〔画家为什么还混娱〕〔道兄又造孽了〕〔霸气纵横九万里〕〔全能艺人养成系统〕〔我有一张均富卡〕〔餮仙传人在都市〕〔挚爱闪婚总裁欢温〕〔盛唐小园丁〕〔文明之万界领主〕〔万古最强部落〕〔超级仙王混都市〕〔绝品狂少系统〕〔龙魂丹帝〕〔都市超级雇佣兵王〕〔全民女神会除妖〕〔兔子先生的南瓜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126章
    三人仔细查验了一下这些尸体,确认再无生者,这才继续前校又走了百余步,忽见前方有火把的光亮。三人停下脚步,正要将火把熄灭,忽听对面有人喝道:“什么人?”

    燕独飞笑道:“咱们是沙河帮的,解了个手便落在后面。请问是哪一个门派的朋友?”

    只听对面有人道:“沙河帮?沙河帮不是全军覆没了么?”

    燕独飞故作惊讶地道:“什么?这怎么可能?”

    只听得脚步声响,几支火把从数十步外移动过来,待走得近了,却是五六个举着火把的大汉。为首那人头缠白布,右手提着一个独脚铜人,一脸横肉。见到厉秋风三人,当即停下了脚步,指着厉秋风道:“你不是那个……”

    他话音未落,燕独飞已如鬼魅般滑了出去,在这五六人之间如泥鳅一般转了一圈,再看这几人便如庙中的泥雕一般呆立不动,竟然在刹那之间被燕独飞封了穴道。

    燕独飞拔出长剑,横在为首那大汉的脖子上,这才解开了他的哑穴,冷笑道:“你若出声,这一剑便割下去,要了你的人头。”

    那大汉吓得紧了,本来想张口称“是”,转念一想,立时牢牢的闭上嘴,一个劲儿地拼命点头。

    燕独飞道:“我问话时你可以出声回答。若有半句虚言,我也要你的人头。”

    大汉颤声道:“是、是,但凭英雄吩咐,人绝不敢欺瞒。”

    燕独飞道:“你们是哪个门派的?”

    那大汉道:“热是云南铁沙帮的帮众。”

    燕独飞道:“这么,你便是铁沙帮的帮主了?”

    那大汉急忙摇头道:“好教英雄得知,人是铁沙帮的帮主。敝帮蔡帮主上个月新娶邻四房妾,是满翠楼的头牌,一身脂粉功夫艳压整个昆明城。自从这四夫人进门,蔡帮主就没出过屋子。是以这趟买卖,便由人带着兄弟们来办事儿。”

    慕容丹砚听这人话颠三倒四,“呸”了一声道:“问你一句话,你这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

    那大汉道:“是是,这位英雄教训得是。人话就有这个毛病,是以江湖朋友送了人一个外号,叫做‘铁舌扫三军’,谬赞而已,谬赞而已。”

    燕独飞见这人头脑似乎有些不清不楚,心下好笑,接着问道:“你们几个在这里做什么?”

    那大汉道:“前面是一处好大的洞穴,洞穴里有一条大河,河上面有石桥。在前面探路的十多位江湖朋友走到那石桥上,竟然被一团雾给吸走了,吓得大伙儿谁都不敢走了。听三清观的道士们,好像是来到了幽冥地狱的奈何桥。眼下唐盟主带着各门派的英雄都到石桥边商议对策去了,留着咱们铁沙帮在这里守卫。”

    “什么唐盟主?叫他唐老贼!”慕容丹砚恶狠狠地对大汉道。

    那大汉急忙点头道:“是、是,是唐老贼。”

    燕独飞道:“你们去到了石桥边上么?”

    那大汉吓了一跳,连连摇头道:“咱们铁沙帮只是江湖中不入流的帮派,哪敢到前面去献丑。孔子云:吾不敢为下先……”

    燕独飞听他居然大掉书袋,长剑在他脖子上轻轻拍了两下,那大汉吓得急忙将脖子缩了进去。

    厉秋风见铁沙帮这几人笨手笨脚,头脑也不大灵光,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于是对燕独飞道:“咱们还是到前面看看罢。”

    燕独飞道:“如此最好。只是这几位铁沙帮的英雄还要受点委屈。”

    他话音未落,“铮”的一声,长剑已自收回剑鞘,右手一点,又封了这大汉的哑穴。

    三人知道唐赫等人就在不远处,是以不敢托大,将火把熄了,慢慢向前走去。慕容丹砚走过那大汉身边时,对他做了一个鬼脸,笑嘻嘻地道:“教你一个乖。不敢为下先这句话可不是孔夫子的,那是老子的。”

    三人向前走了十余丈,隐隐听得竟有流水声传来。接着远远望见前方有一点光亮,越向前走,水声越大,光亮也越大,到得后来发现前方是一个洞口,点着无数火把,是以看上去便像隧道出口一般。

    此时听得水声隆隆,竟如同大瀑布所发出的声音一般。厉秋风心下暗想:“这地下洞穴之中,怎会有如此剧烈的水声?”

    慕容丹砚从怀中掏出一块白纱,对厉秋风道:“厉大哥,这些人大都识得你,你还是蒙上面孔好些。”

    厉秋风暗赞她想得周到,心想经过这些日子的历练,这个全无江湖阅历的莽撞姑娘竟然变得如此心细,倒是颇为出人意料。

    厉秋风用白纱遮住了面孔,鼻中却闻到一股幽幽香气,他心中一荡,急忙强自收摄心神,右手按住刀把,不敢再看慕容丹砚一眼。

    三人又向前行,走了数十岁,已自到了隧道口。却见隧道之外是好大一处平台。这平台地面上全是青石,不似隧道中那般平整,想来是造所成,只不过有人稍加修整而已。此时平台上挤了二三百人,都是随着唐赫同行的各门派的江湖人物。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却都没有在意厉秋风等三人悄悄从隧道中走了进来。

    三人踏上平台,那轰隆隆的流水声就在前方不远处,四周更是水汽弥漫,瞬间便觉得脸上凉冰冰的都是细的水珠。慕容丹砚挤进了人群之中,不时有人对她喝骂,嚷着要她心点别撞到人,慕容丹砚却浑不在意,直到挤过了三层人墙,已自到了平台边缘,向前一望,不由得大吃一惊。

    只见平台之下五六丈深处,却是一条汹涌奔流的大河。水势湍急,看了一会儿便觉得头昏眼花,双腿颤抖。

    慕容丹砚看了片刻便不敢再看,却又转身从人群中钻了出来。厉秋风和燕独飞见她面色苍白,急忙声问她看到了什么。慕容丹砚将看到的情景了一遍,最后道:“这条河有十丈多宽,桥上架着一座石桥。只是那石桥极狭窄,仅容一人通过,看上去奇险无比。”

    厉秋风道:“怪不得这些人受困于此。若此河宽十余丈,任你轻功再高,也不能凭空跃过去。只是这如幽冥一般的地下洞穴,怎么会有如此大河?”

    燕独飞道:“燕某数年前在蜀中曾见过一条地下河,只是河水极浅,宽不过丈许。想不到皇陵下面,竟然有如此大的一条地下河。”

    三人正声商议之时,忽听得一阵喧哗,群豪飞快地向后退,便如一堵墙壁般地压了过来。三人大惊,急忙后退。只退了五六步,后心已贴到石壁之上。

    却听有一人高声道:“凭什么你们恒山派和兴远镖局的人不先行探路?”

    此时群豪已挤在一起,谁也不想站在最前面。燕独飞冲着厉秋风和慕容丹砚使了个眼色,三人推开挡在身前的几人,不一会儿便挤到了前面,藏在几名身材高大的江湖中饶背后,偷偷向前望去。

    只见平台已空了一大半,唐赫和权达高站在平台中间,左右高高矮矮地站着五六十人,都是举远镖局和恒山派弟子。有一人背对群豪,站在唐赫对面,左手提着长剑,正自大声与权达高理论。他身后站了十余人,有的已拔出长剑,指着唐赫等人。

    只听权达高道:“王掌门这话得可就不对了。咱们大伙儿既已推举唐老镖头作盟主,便须得听他老人家的号令。黄山派是江湖中的名门正派,一向行侠仗义,眼下正是黄山派为武林出力之时,王掌门却退缩不前,恐怕与黄山派侠义道的身份不符罢。”

    燕独飞低声对厉秋风道:“黄山派掌门王庆殊也是江湖中数得着的人物。只是此人素来气,只是守着黄山派祖上传下来的产业,在江湖之中朋友不多。看样子唐赫又要让黄山派到前面探路,王庆殊不服,双方这才剑拔弩张。”

    慕容丹砚低声道:“拿别人去挡箭,是唐老贼的拿手好戏。这帮笨蛋愿意跟着这老贼混江湖,活该他们倒霉!”

    (本章完)一刀倾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都市超强修神〕〔我的末日女子军团〕〔某漫威的假面骑士〕〔仙墓〕〔驱魔禁书教典〕〔双界祭司〕〔法神之旅〕〔月落屋梁〕〔无敌传人〕〔史上最狂战神〕〔天启之全民公敌〕〔韩娱之我为搞笑狂〕〔潜行追凶〕〔许你半生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