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是幸存者〕〔lol系统在霍格沃兹〕〔拯救灾变世界之反〕〔海洋被我承包了〕〔拜拜九叔〕〔老婆万岁〕〔玉门〕〔天下清明〕〔我在诸天当龙神〕〔亿万枭宠:闪婚老〕〔重启飞扬年代〕〔人间不值得〕〔修真史前十万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氪金医生〕〔我为国家修文物〕〔我的细胞监狱〕〔杨天〕〔医武双绝〕〔狂兵赘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188章
    此时睡在城上的群豪也醒了过来,纷纷抢到城墙边上,手扶垛口向城下观看。

    借着城头守军的火把,只见城下站了一男一女两个人。那男子一身青袍,左手提剑,女子站在他身后,瞧不清楚面容。城上守军弯弓搭箭瞄准了二人,喝令两人不得前进。

    那男子高声说道:“我找厉秋风厉大侠和华山派的刘涌刘先生说话,烦请各位代为通禀。”

    此时厉秋风和慕容丹砚已自到了城墙边上,听那人说要找自己说话,心下微微一怔,凝视望去,想看清这人的面容。只是城头火把照耀的距离有限,模模糊糊看的不太清楚。

    他正思忖之间,慕容丹砚低声对他说道:“厉大哥,我听着这人的声音,再瞧着两人的模样,好像是萧老五和马姐姐……”

    厉秋风心下一凛,高声喝道:“是萧少侠和马姑娘么?”

    那男子笑道:“正是萧某。是厉兄么?”

    厉秋风急忙转头吩咐众军卒不要放箭,这才对萧展鹏道:“萧兄,你和马姑娘到城下来罢。”

    萧展鹏和马东青走到城下,抬头向城墙上望去。厉秋风手扶垛口,看清楚正是萧展鹏和马东青两人,于是大声说道:“萧兄,现在两军对垒,城门不敢打开。一会儿城头会放下绳索,你带着马姑娘抓住绳索,咱们给你们拉上城来。”

    此时几名军卒已自抬来一捆粗绳,将绳子一端甩下城去。萧展鹏将马东青背在身后,左手提剑,右手拉住绳索。众军卒正要拉动绳索,却见萧展鹏右手抓住绳索,双足已然登上了城墙。只见他右手不断向绳索上端变换位置,双足踩在城墙上如覆平地,竟然不待军卒拉动绳索,已自背着马东青“走”了上来。距离城头只剩一丈多高时,却见萧展鹏双足一点,身子轻飘飘的飞了起来,正落在城头之上。

    城上群豪都是武功高手,见萧展鹏露了这手轻功,登时一片喊好声。更有不少人窃窃私语,互相询问这是哪一门派的高手。

    慕容丹砚一脸鄙视,低声对厉秋风道:“萧老五这人就是这毛病不好,爱慕虚荣,一心要出风头。”

    厉秋风微笑着摇了摇头道:“萧少侠英俊潇洒,武功高强,是江湖中的青年才俊,倒也不是要出什么风头。”

    慕容丹砚撇了撇嘴,正要再说,厉秋风已自迎上前去,对萧展鹏道:“萧兄,你和马姑娘怎么来了?”

    萧展鹏将马东青从身后放下,慕容丹砚早迎了上来,拉着马东青的手走到一边,两人悄悄说起话来。

    萧展鹏对厉秋风道:“萧某和厉兄分开之后,带着马姑娘一路向南走,只是路上遇到了不少军兵。这些军兵见我二人骑着军马,不分青红皂白便舞刀弄枪要捉拿我二人,被我尽数驱走。只是越往南行,拦路的军卒越多。我感觉不对,最后捉住了两名军卒,百般逼问恫吓之后,两名军卒才说他们是山海关的兵……”

    此时二人已走到箭楼之下,厉秋风瞧着身边还有不少江湖人物,当下悄悄对萧展鹏使了个眼色,萧展鹏微微一怔,便即闭口不说。厉秋风引着萧展鹏到了箭楼左侧瓮城城墙处,眼见四处无人,这才对萧展鹏低声说道:“城上人员混杂,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让他们知晓为好。请萧兄接着说罢。”

    萧展鹏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那两名军卒说他们是山海关的兵马,接到朝廷的调兵令,说是鞑子兵进犯京城,要他们进京勤王。大军到了这里之后,上峰传下命令,在山中扎下营寨,等待粮草辎重到达之后便要向京城进发。统兵大将非常小心,大营扎下之后,便远远的放出斥候打探消息,又派了不少军卒在大营左近布下埋伏,遇到有人靠近,便要先行擒拿,以防走漏消息。这几日已捉了数百名山民百姓,还有过路的商人。因见我和马姑娘骑的是军马,以为我们是叛军的探子,更要将我们擒住送去大营请功。

    “我将这两名军兵赶走,却也不敢再向南行,便和马姑娘折向东走,藏在一处村子中。今晚马姑娘和我商议,说是应该向厉兄告知山海关的兵马大举到来的消息。是以我便带着她重回永安城。因为马匹太过扎眼,离着叛军营帐老远,我便将马匹放走,正想着如何绕到城下才好。想不到叛军大帐中突然一片混乱,好多营帐都已空了,我便和马姑娘趁乱穿过营寨,偷偷来到永安城下。只是担心城上不明敌我,乱箭射将下来,是以走得极是小心,倒拖延了不少时间。”

    厉秋风知道桑良田营寨之中大乱之时,正是当时他与赵真、柳生宗岩翻脸之际,这才给了萧、马二人溜过营寨的时机。此时却也不能细说,当下点了点头道:“山海关的兵马藏在南山之事,眼下城中的人知道的还不多。此事萧兄万万不可对他人说起,以免动摇军心,横生枝节。”

    萧展鹏道:“这个我理会得,请厉兄放心。”

    此时借着箭楼上挂着的灯笼的灯光,萧展鹏这才发现厉秋风面色惨白,说话似乎中气不足,心下一凛,道:“厉兄莫非受了伤不成?”

    厉秋风苦笑了一下,道:“萧兄好眼力。我与柳生宗岩交手,被他在肩头刺了一剑。好在刘先生用华山派的‘还魂丹’涂在伤口上,眼下已无大碍。”

    萧展鹏虽与厉秋风相识时日不长,但是素知厉秋风之能,想不到他居然会身受重伤,不由心下大骇。厉秋风知道他心下忧虑,于是宽慰他说道:“眼下伤势已然大好,萧兄不必为我担忧。”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这才走回到箭楼之下。厉秋风要慕容丹砚带马东青到城内找个地方休息,慕容丹砚本不想离开厉秋风,但是见马东青一脸风尘,神情委顿,只得和厉秋风告辞,带着马东青下城去了。

    厉秋风和萧展鹏就在箭楼下找了个地方躺下歇息。这一日一夜四处奔波,加上受了重伤,厉秋风躺下不久,便即沉沉睡去。

    待他醒来之时,天光却已大亮,身上竟然盖着一张毯子。厉秋风悚然坐起,以他的武功,即便是在睡梦之中,若是有人靠近,也会立即惊醒。只是自己身上何时被人盖了一张毯子却不知道,这是从来未有过之事。

    厉秋风坐起之后,四处打量了一下。却见慕容丹砚蜷缩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一根柱子下,仍是酣睡未醒,身上这张毯子,想来定然是她夜里给自己盖上。厉秋风心下感动,将毯子轻轻取了下来,蹑手蹑脚走了过去,又为慕容丹砚将毯子盖好。

    便在这时,忽见刘涌远远的走了过来。厉秋风担心说话会吵醒慕容丹砚,便即快步迎上前去。只见刘涌一脸憔悴,双目中都是血丝,显然是一夜未睡。厉秋风拱手说道:“刘先生劳累了一夜,厉某佩服。”

    刘涌摆了摆手道:“我已与守备大人商议过了,只说厉少侠探听到消息,叛军将会以鞑子兵为主,攻击东城。守备大人听到这消息后也颇为高兴,说是桑良田精通兵法,不知道为何会出这样一个下策。鞑子兵虽然凶悍无比,但长于野战冲锋,让这些人攻城,简直是让他们白白送死。城中所藏匿的军械辎重也大半找到了,今日上午便可将弓箭运到城楼上,若是鞑子兵攻城,咱们便依着商议好的计谋万箭齐发,管教鞑子兵有来无回。我已去过南、西、北三城,与泰山派等首脑商议过了,虽然叛军可能不会攻击这三个方向,但也要小心戒备,万万不可疏忽。”

    厉秋风见刘涌安排得如此周密,心下叹服,当下说道:“刘先生,你奔波了一夜,便在箭楼中小睡片刻。待鞑子兵攻城之时,你再起身指挥咱们抗敌不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都市超强修神〕〔无敌传人〕〔仙墓〕〔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月落屋梁〕〔驱魔禁书教典〕〔法神之旅〕〔林绾绾萧夜凌〕〔双界祭司〕〔裕子学姐和她的比〕〔天启之全民公敌〕〔史上最狂战神〕〔潜行追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