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是幸存者〕〔lol系统在霍格沃兹〕〔拯救灾变世界之反〕〔海洋被我承包了〕〔拜拜九叔〕〔老婆万岁〕〔玉门〕〔天下清明〕〔我在诸天当龙神〕〔亿万枭宠:闪婚老〕〔重启飞扬年代〕〔人间不值得〕〔修真史前十万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氪金医生〕〔我为国家修文物〕〔我的细胞监狱〕〔杨天〕〔医武双绝〕〔狂兵赘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197章
    刘涌带着华山派走在最后,他对厉秋风道:“厉少侠,此次你挫败了柳生宗岩的阴谋,此人武功高强,又极富智计,千万小心在意,不要为他所乘。”

    厉秋风道:“多谢刘先生提醒,厉某自会小心在意。”

    与华山派众人分手之后,厉秋风对慕容丹砚等人说道:“慕容姑娘,萧兄,马姑娘,咱们这就别过,日后若有机缘,咱们江湖再见。”

    慕容丹砚登时急了,抓住厉秋风的胳膊说道:“厉大哥,你答应过我一起走的,为何言而无信?”

    厉秋风道:“慕容姑娘,我去四川有要事在身,实在不方便与姑娘同行。待我办完了事情,若是有机缘到江南,定会到慕容山庄拜见慕容秋水老先生……”

    慕容丹砚顿足说道:“我不管!我不回江南!我也要去四川!”

    萧展鹏一脸不自在,只得将脸转向一边,装出浑不在意的模样,马东青在一边却是捂嘴偷笑。

    厉秋风一脸尴尬,看着慕容丹砚神情焦急,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心中一软,忍不住便要答允。但是转念一想,自已已经离开了锦衣卫,杀了锦衣卫副指挥使云飞扬,又与刘康分裂,更是与柳生宗岩势不两立。这些人势力大到难以想象的地步,日后只怕自己步步荆棘,只能东躲西藏,浪迹江湖,不知道会遭遇多少艰难险阻。慕容丹砚若是留在自己身边,一旦有个闪失,自己真是百死莫赎。念及此处,他硬起心肠,对慕容丹砚说道:“慕容姑娘,此事万万不可。你还是先随萧兄回到江南,日后定会再见。”

    他怕自己一时心软,想着趁早离开为妙,便对着萧展鹏抱拳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两位姑娘就拜托萧兄了。”

    萧展鹏道:“厉兄尽可以放心,萧某一定将慕容姑娘和马姑娘送到慕容山庄。若是路上有事,就算拼了萧某这条性命,也要护得两位姑娘周全。”

    慕容丹砚瞪着厉秋风,过了片刻,两道泪水还是无声地流了下来。

    厉秋风不敢再看,转身便向西面走去。

    厉秋风走了一柱香工夫,已然出了树林,眼前却是一片田地,只是刚刚收获不久,田地一片狼藉。厉秋风穿过田地,终于走上了一条土路。他辨清方向,直向西行。路上倒时不时的能看到乡民经过,四周一片田园景色。

    直到夕阳西下之时,厉秋风才走进了一个镇子。他见暮色已至,暗想不能继续赶路,倒不如在镇上寻个客栈住下。于是他在镇口寻了个路人,问清了客栈的所在,便直向客栈而去。

    那客栈在镇子北侧,这一路之上,竟然看到两伙从永安城退下来的江湖人物。厉秋风知道这些人也是在回归本派的途中经过这里,不想横生枝节,是以在路边买了个斗笠戴在头上,将面孔遮住了大半,这才寻路向客栈走去。

    那客栈倒是不小,竟然是两层小楼。厉秋风走进店中,却见大堂之中摆了十几张桌子,有两张桌子旁边各坐了七八个人,正在喝酒吃菜,正是在镇子中遇到过的那两伙江湖中人。厉秋风将斗笠向下压了压,这才走到柜台之前,对掌柜说道:“店家,可还有客房么?”

    那掌柜是一个黑面长须的中年人,满脸堆欢道:“有、有,请问客官要住几日?”

    厉秋风道:“我明日一早便走。”

    掌柜赔着笑道:“一晚三钱银子,若是用铜钱的话是三百六十文。”

    厉秋风摸出一块散碎银子,放在柜台上道:“这些银子先存在柜上,一会儿再给我送两个馒头,两盘小菜。”

    那掌柜见这块银子足有七钱,急忙将它收了起来,叫过正在擦桌子的小二道:“带这位客官到二楼地字二号房歇息。”

    那小二答应一声,便将厉秋风领到二楼,沿着右侧回廊走到第二个房间,将房门打开,请厉秋风进去。

    厉秋风将包着长刀的布包放在桌子上,那小二道:“客官稍等,一会儿便给您送来茶水。”

    小二离开之后,厉秋风伸了个懒腰,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发现这客房正好临街。此时暮色已至,街上行人稀少,只有几家店铺门前挂着气死风灯,看上去颇为萧条。

    便在此时,只听得脚步声响,片刻便到了门口,接着有人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道:“客官,小人给您送饭来了。”

    厉秋风道:“进来罢。”

    只听“吱呀”一声,房门已被推开。那小二手托着一个黑色方盘走进客房,转身将门关上,这才走到桌前,将方盘放在桌上,对厉秋风道:“客官请先用饭,要收拾时喊小的上来便可。”

    小二说完之后便退了出去,将房门轻轻关好。

    厉秋风这几日到处奔波,只吃了两顿干粮,早饿得前心贴后背。此时见了饭菜,当即坐了下来,风卷残云般将饭菜吃了个干净,又喝了一壶茶,这才舒服了不少。他解下左边的衣衫,见伤口处并无鲜血渗出,又轻轻转动了一下左臂,虽仍是疼痛,却要比昨日好了许多。

    厉秋风除去靴袜,盘膝坐在床上,潜运内力,一股真气在四肢八骸之间不断游走,直觉得身子慢慢热了起来,最后整个身子轻飘飘的,便似要悬空浮起一般,通体舒泰。一呼一吸之间,一股热气从丹田升起,慢慢向左肩伤处汇聚,原本疼痛之处立时好了许多。

    厉秋风这才缓缓睁开眼睛,自忖这次伤势确实很重,便是以内力疗伤,只怕也得三个月方能活动如初。他倚坐在床头,想起这些日子的经历,眼前却又浮现出慕容丹砚的影子。他叹了一口气,心想自己只是一个江湖浪子,怎能痴心枉想做慕容家的乘龙快婿?慕容丹砚虽对自己颇为依恋,想来只不过是初出江湖,少女心性而已。

    想到此处,厉秋风不由得怅然若失,不知不觉之间,竟已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忽听得屋顶“喀”的一声轻响,厉秋风立时惊觉。他悄无声息地穿上鞋袜,从床边抓过长刀,站在屋子中央,凝神听着屋顶的动静。过了片刻,只听屋顶有人轻轻拍手。这声音极为轻微,只是厉秋风内力深厚,却是听得清清楚楚。他身子一纵,轻飘飘的到了屋顶处,正要伸出左手抓住板壁,却觉得左肩一疼,原来忘记了肩上的伤口。他心下一凛,身子顿时向下坠落。好在他见机甚快,腰腹用力,身子如风车般飞快旋转,减轻了下坠的势头。待身子将落到地面之时,他右手在地上轻轻一撑,整个身子立时横了过来,悄无声息地落到了地上。

    厉秋风知道左臂伤重,无法施展“壁虎游墙功”贴于屋顶去偷听楼上的说话,只得悄悄走到窗口,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确认没有声音之后,这才轻轻的将窗户打开。此时客栈外的长街已然一片漆黑,整个镇子笼罩于黑暗之中,当真是静寂到了极点。厉秋风凝神倾听,已自听到楼顶上传来绵长细微的呼吸之声。他心下暗想:“听这呼吸之声,此人武功倒也平常,不知道是不是柳生宗岩派来的杀手。”

    他思忖了片刻,既知潜伏之人武功并不甚高,便不再顾忌。当下将长刀插在腰间,右手抓住窗棂,潜运内力,借着这一抓之力,身子已从窗口翻出,半空中腰间用力,身子疾向楼顶弹出,一个无头跟头翻了上去,稳稳地落在楼顶的屋脊之上。

    厉秋风翻上屋顶之时,已自从那人的呼吸声中确认了对方的方位,是以落到楼顶之后,右手拔刀,直削向那人,只听刀锋破空之声响起,伏在屋瓦上的那人惊声叫道:“厉大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都市超强修神〕〔无敌传人〕〔仙墓〕〔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月落屋梁〕〔驱魔禁书教典〕〔法神之旅〕〔林绾绾萧夜凌〕〔双界祭司〕〔裕子学姐和她的比〕〔天启之全民公敌〕〔史上最狂战神〕〔潜行追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