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寸人间〕〔极品透视民工〕〔盖世〕〔上门狂婿〕〔斩月〕〔拯救全球〕〔狂医豪婿〕〔带着系统做巨星〕〔当满级大佬翻车以〕〔众神世界〕〔首富太太是团宠〕〔丁薇记事〕〔大梦主〕〔旧日主宰〕〔我能升级万物〕〔王的女人谁敢动〕〔枕上暖婚:晚安,〕〔禁区猎人〕〔重生之创业人生〕〔一戟平三国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206章
    厉秋风道:“厉某只不过为情势所逼,不得不为尔。只是不知道现在应该叫你庄二侠呢还是庄大人?”

    庄恒云仍然是一脸微笑道:“‘大人’二字,愧不敢当。庄某不过升了一级,充当东厂理刑千户属下的一名役长,比厉兄弟在锦衣卫之时的官职还差着远哩。”

    自成祖朱棣设立东厂以来,虽经过数次整编,基本架构却并未变化。东厂的首领称为东厂掌印太监,其下属和民间一般称其为厂公或督主。掌印太监手下的主要属官有两名,分别为掌刑千户和理刑百户各一员。最初由锦衣卫的高级官员充任,也称贴刑官。只是后来东厂权势日重,已超过了锦衣卫的权柄,是以掌印太监便不再从锦衣卫中简拔千户和百户来充任,而是直接从太监之中选择心腹来出任贴刑官。

    除这两名贴刑官外,东厂下设掌班、领班、司房等四十余人,最初也是由锦衣卫指挥使挑选精干之人充任,分为子丑寅卯十二颗。在宫中当值之时,颗管事戴圆帽,着皂靴,穿褐衫。其余的人靴帽相同,但穿直身。后来随着贴刑官由太监出任,这些颗管事也随之换上了太监。

    而令百官和民间闻之色变的“番子”其实大多数不是太监,而是由东厂收买的武林高手或民间人士充任。番子分为“役长”和“番役”。其中役长相当于小头目,民间称为“档头”,也分为子丑寅卯十二颗。在正式场合,这些档头一律戴尖帽,着白皮靴,穿褐色衣服,系小绦。役长一般统带数名及至数十名番役,这些番役其实才是民间所说的“番子”。番子身份复杂,既有京城和各地的低级官员和小吏,也有民间的三教九流,更有武林中各帮派的武林人士。由于番子负责具体的侦缉、探查行动,因此又被称为“干事”。番子最初也是由锦衣卫中挑选出来的精干分子组成,受锦衣卫指挥使的管辖。后来随着东厂权势不断扩大,锦衣卫指挥使已经失去了对役长和番子的控制权,全都归属于东厂掌印太监指挥。

    庄恒云虽然在武林中颇有名望,却只是东厂的一名番子,眼下虽升了一级,也只不过是役长一职,从官职上来说,与厉秋风曾担任过的锦衣卫百户确实不可同日而语。

    厉秋风冷笑道:“以庄二侠的身份,只做一名档头,未免太屈才了罢!”

    庄恒云摇了摇头道:“厉兄弟此言差矣。庄某虽加入东厂时日不短,只不过寸功未立,当一名番子正符合庄某的身份。只是此次皇陵之事,借着厉兄弟的虎威,庄某才晋升一级,做了档头。由此可见,东厂赏罚分明,实在是朝廷的柱石。”

    厉秋风嘿嘿一笑,并未说话。只听庄恒云接着说道:“厉兄弟,自从庄某在五虎山庄与你相识以来,就一直认为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是以数次向大档头推荐厉兄弟,加入东厂,为朝廷出力。此事庄某数日之前已向厉兄弟提过,不知道厉兄弟现在做何打算?”

    厉秋风双眉一挑,道:“厉某打算浪迹江湖,再不做朝廷鹰犬。”

    他此言一出,庄恒云身后那三人脸色大变,右手按住剑柄,阴恻恻地盯着厉秋风。

    庄恒云却是平静如常,对厉秋风道:“厉兄弟,你在锦衣卫已有多年,虽列为百户,官职不低,只是一直未近中枢,只不过是武英殿当值的侍卫。此次破门出教,未必不是对这些年所受的鸟气满怀怨气所致。自今上登基以来,陆柄大人掌控东厂与锦衣卫之后,朝廷百官便不再将咱们放在眼中。皇帝以兴献王的身份入继大统,得位之曲折颇有可疑之处。是以由藩邸旧人陆柄和阳震中掌控东厂和锦衣卫。只是先帝一直以东厂和锦衣卫对抗朝廷中那些贪赃枉法的大臣,今上骤登大位,却也无法将东厂和锦衣卫彻底清洗。这些年来,忠义之士仍以岳武穆为楷模,为不负先帝之恩德而奔走。如此忠心耿耿之辈,岂能受朝廷中那些人面兽心的百官的压制?”

    厉秋风道:“所以你们便要鼓动军士哗变,利用江湖群豪,做你们谋朝篡位的工具?”

    庄恒云摇了摇头道:“厉兄弟,你这句话却是错了。谋朝篡位的不是我们,我们只不过是拨乱反正,将大明皇位,交回先帝正统血脉手中。”

    厉秋风冷笑一声道:“正统不正统,是他们朱家的事,与我又有何干?”

    庄恒去还未说话,他身后一人尖声说道:“此人冥顽不化,还与他多说什么?趁早将他杀了是正经。”

    厉秋风嘿嘿笑道:“你可以试试看。”

    那人脸色惨白,一双细眉,眉毛下边却是一双凤目,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的笑意。他见厉秋风一脸嘲讽的模样,阴森森地说道:“你以为杀了云飞扬,我们就会怕你不成?”

    厉秋风冷笑道:“不怕的话,你早已经出手了,还会说这些废话?”

    他此言一出,那人脸色又是一变,其余两人上前一步,三人站成一排,逼视着厉秋风。

    庄恒云急忙伸出双手,将三人拦在身后,这才转身对厉秋风道:“厉兄弟,庄某知道你鼓动武林各大门派撤出了永安城。只不过永安城之事,还远远没有结束,很多事情,只怕你还想象不到。厉兄弟,你以为走出了皇陵,这一切便可以了结,事实是你走进了一处更大的皇陵。你将群豪带出了永安城,以为他们这下子是天高任鸟飞,却想不到他们不过是去了另一个牢笼。”

    厉秋风道:“你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稀奇?以东厂的势力,在永安城和武林群豪中安插几个番子,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庄恒云笑道:“既然厉兄弟还有顾虑,自可以仔细考虑几日,到时咱们再细细商议。我知道厉兄弟身有要事,那就不必打扰了。不过有一件事倒要告诉厉兄弟,那位慕容姑娘并未回转江南,而是往京城方向去了。你若是一味向南追,只怕是南辕北辙,越追越远。昨晚她已到了虎头岩,只不过那里有一座沙家堡,堡主沙一鸣不是一个好相与之辈,慕容姑娘的脾气嘛,厉兄弟知道得比我清楚,到时只怕会有一番纠缠。厉兄弟不妨到沙家堡瞧瞧,说不定会遇到慕容姑娘。哈哈,哈哈。”

    厉秋风脸上变色,双手抱拳道:“谢过庄二侠!”

    厉秋风翻身上马,拨转马头便要向东走,庄恒云笑道:“厉兄弟,你就不怕庄某骗你?”

    厉秋风道:“你还要替别人招纳厉某,不必在这小事上骗我。”

    庄恒云道:“厉兄弟知道就好。咱们有缘再见!”

    厉秋风不再说话,调转马头便向西奔了过去。

    厉秋风知道沙家堡是武林中一处极厉害的所在,堡主沙一鸣更是神秘之极,江湖中关于他的传闻不少,却几乎无人见过此人。十余年前,江西言家第一高手言无忌到京城踢馆,连败十七名武林高手,打得京城“一城三局七门十三堡”无人敢出面迎战。最后有人故意用言语激他,说言无忌不敢向沙家堡挑战。言无忌正在得意之时,哪受得了这些人的刺激,便即前往沙家堡向沙一鸣挑战。却不料言无忌进了沙家堡之后,便如石沉大海,再无消息。

    那言家也是武林中的一大势力,言无忌失踪之后,言家多名高手赶赴沙家堡,却都是有来无回。言家十多名高手失踪,实力大伤,不敢再向沙家堡寻衅,又想请武林中几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出面说和。最后仗着邸王府教师爷方雨亭的面子,沙家堡送出了言无忌的铁血弯刀。这刀是言无忌最喜爱的兵刃,常说“刀在人在,刀亡人亡”。如今刀送出来,人不见了,自是死在沙一鸣的手中。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赵平〕〔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玩家凶猛〕〔柯学验尸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小阁老〕〔明日之劫〕〔海贼之苟到大将〕〔诸界末日在线〕〔大周仙吏〕〔从1983开始〕〔一品修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