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是幸存者〕〔lol系统在霍格沃兹〕〔拯救灾变世界之反〕〔海洋被我承包了〕〔拜拜九叔〕〔老婆万岁〕〔玉门〕〔天下清明〕〔我在诸天当龙神〕〔亿万枭宠:闪婚老〕〔重启飞扬年代〕〔人间不值得〕〔修真史前十万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氪金医生〕〔我为国家修文物〕〔我的细胞监狱〕〔杨天〕〔医武双绝〕〔狂兵赘婿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207章
    言家人知道想要靠着江湖规矩已经无法找回面子,于是便想利用官府的势力来为言无忌报仇,花了重金请了京城最有名的状师,向顺天府递了状子。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不管死了多少人,都不能向官府出首,否则便是自绝于江湖,武林中人再也不承认其江湖地位。言家此举,便是与整个武林决裂,自此之后已无法在江湖立足。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言家已是穷途末路,便即孤注一掷,要与沙家堡拼个鱼死网破。

    哪知状子递进顺天府之后,竟然再无消息。言家自言无忌等高手失踪之后,实力大损,原本结怨的各门派不断找到言家寻仇,几场大架打下来,言家的高手死的死伤的伤,势力日渐缩小,原本一些见不得光的进项也越来越少。打官司却是一个无底洞,便是请大状师和送给顺天府上下官员打点的银子,已将言家的家底全都拿了出来。顺天府将这案子久拖不办,言家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最后连在京城租房子的钱都要四处筹借。

    这案子拖了将近半年,最后言家派到京城之人实在熬不住了,七转八折的找到了顺天府一名书案,这才知道顺天府为何压着这案子不办。原来沙家的祖先在靖难之役中为成祖朱棣出过大力,据说堡中藏有成祖手书的密旨,是以官府也不敢招惹沙家。顺天府接到状子之后,派人恭恭敬敬向沙家堡递了贴子,询问此事是真是假。沙家堡回复称绝无此事,顺天府也不敢再问,这案子就压了下来。

    那书案对言家人说过,顺天府不敢办这案子,言家就不要再作他想了,便是告到刑部,这案子仍会转入顺天府手中。若是沙家堡反咬一口,言家只怕大祸临头。倒不如趁早离开京城,回江西老实过日子是正经。言家此时已是穷途末路,人财两空。言无忌当年得意之时,打得原本在京城趾高气昂的“一城三局七门十三堡”高挂免战牌。此时言家倒了大霉,这些京城的地头蛇趁机落井下石,不时派人偷袭留在言家的子弟。几场架打下来,言家又死了五六个人。言家想要到顺天府去告状,没了银子,连顺天府的大门都进不去。最后言家再也支撑不住,灰溜溜地逃出了京城。原本威震江湖的江西言家就此一蹶不振,泯灭于江湖。

    经此一役,沙家堡在武林中名声大噪。只是那沙一鸣倒真能沉得住气,仍然没有在江湖上露面。只是虎头岩沙家堡的威名算是立下来了,武林中再也无人敢到沙家堡生事。沙一鸣的名头虽然还及不上慕容秋水,但是沙家堡也成了武林中的龙潭虎穴,隐隐已与慕容山庄有分庭抗礼之势。

    厉秋风知道慕容丹砚性子倔强,在慕容家又娇横惯了,此次偷偷溜出慕容山庄,虽然屡遭挫折,脾气已然改了不少。但是遇到了沙家堡这样的江湖大家,她肯定要登门去纠缠一番。若是惹急了沙一鸣,只怕慕容丹砚无法全身而退。只盼着沙一鸣能够顾忌慕容秋水的名头,不至于痛下杀手。

    厉秋风纵马狂奔,傍晚时分,却已到了一个镇子。他下马问过路边一个狗肉面摊的老板,才知道这镇子名叫柳家店,虎头岩便在这镇子以北不远处。

    厉秋风问明了去路,这才谢过那老板,正要纵马而去,却听那老板自言自语地说道:“今天真是奇了,这么多人来问虎头岩的所在……”

    厉秋风心下一凛,急忙又滚鞍下马,对那老板说道:“难道还有别人问路不成?”

    那老板一边为食客盛面一边说道:“实不相瞒,我这摊子正好在这镇口,每日里问路的人都是不少。只不过从昨天开始,问如何前往虎头岩的人就多了起来。就在半个时辰之前,还有一对男女来问过我……”

    厉秋风道:“那对男女是什么长相?”

    老板皱着眉头想了片刻,道:“那男的个子很高,二十多岁年纪,右手提着一把剑。女的面目没有看清楚,不过看样子有些瘦弱,连马都爬不上去,还是男的给扶上去的。”

    厉秋风一听老板的话,立时知道这对男女必定是萧展鹏和马东青。他心中暗想:“这三人为何没有回江南,却到了这里?而且三人居然分成了两拨,到底出什么事情?”

    他正思忖之间,却听那老板说道:“那虎头岩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听说有个很厉害的人物住在那里。前些年还有一些人到那里寻仇,结果都是有去无回。听说那个人养了好几头老虎,不高兴的时候就把活人扔给老虎吃掉,这些年我还没遇到过一心想去虎头岩的人。只是前天傍晚,也就是现在这个时候,有个小伙子问我如何去虎头岩,结果这两天就不断有人来问路,还都是问如何才能赶去虎头岩,你说奇不奇怪?”

    厉秋风道:“那小伙子又是什么模样?”

    老板抱着几个碗,一边放到水桶中清洗一边说道:“那小伙子长得可是俊俏得很,倒像个大姑娘似的……”

    厉秋风心中一动,问道:“她是不是也带着一柄剑?”

    那老板摇了摇头,道:“这倒没有……”

    厉秋风略感失望,正想转身离开。却听那老板说道:“他带了两柄剑。手里拎着一把,身后还背着一把。”

    厉秋风心下剧震,想起当日自己擒住朱炬,抢了他手中的“佛泪”宝剑,便交给慕容丹砚保管。依着这老板所说,这女扮男装的少年定然是慕容丹砚无疑。只是不知道她为何要到虎头岩沙家堡去,而且她去了之后,又为何有这么多人向虎头岩赶去?

    厉秋风想到时间已过了两天,不知道慕容丹砚是否已进入沙家堡。他心急如焚,向那老板道了声谢,便即纵马而去。

    此时天色已然全黑,街上行人极少,是以厉秋风少了许多顾忌,纵马穿过柳家店,直到镇子北侧的一条大路。依着那老板的指点,沿着这大路再走上五里,便可到达虎头岩的地界。厉秋风拍马前行,走了不到两里路,忽听得前面有马蹄声响,隐隐看到有两骑人马,正在缓辔而行。

    厉秋风见马上是一男一女两人,急忙高声叫道:“是萧兄和马姑娘么?”

    那两骑停了下来,却听那男子道:“是厉兄么?”

    厉秋风纵马赶上前去,果不其然,这两人正是萧展鹏和马东青。三人相见,都是又惊又喜。萧展鹏道:“厉兄,你怎么来了?”

    厉秋风道:“我正要问你和马姑娘,听说慕容姑娘要去沙家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虽是暮色沉沉,厉秋风仍然能够看到萧展鹏一脸苦笑,只听他说道:“那日咱们与厉兄分手之后,慕容姑娘就不大开心。萧某知道她一向不把我放在眼中,也不敢劝她,只好请马姑娘开导她一番。只是当时她虽然闷闷不乐,倒也没说什么。当天晚上,咱们住在距通州码头不远的一个镇子上。两位姑娘住一间屋子,哪知第二天一早起来,却发现慕容姑娘不见了……”

    萧展鹏说到这里,却听马东青在一边歉然说道:“都是我不好,睡得死死的,连慕容姑娘何时离开都不知道……”

    厉秋风道:“马姑娘不必自责。她既然要走,定然是早有准备。你又不懂武功,她大半夜的溜出去,你又如何知道?”

    萧展鹏接着说道:“马姑娘发现慕容姑娘不见了之后,将我喊了过去。我俩在客栈中一番搜捡,闹得鸡飞狗逃,却没有慕容姑娘的影子。问了老板和店小二,都说没有见过慕容姑娘出去,想来她是趁着天黑从屋顶走了。萧某当时真是束手无策,不过马姑娘一句话倒是提醒了我。那还是在厉兄离开后不久,慕容姑娘问了我一句,‘京城左近武功最厉害的是哪位高手’。我当时随口答了一句‘沙家堡堡主沙一鸣’。我知道慕容姑娘好武,以为她只是随便问了一句,当时也没有在意。马姑娘说道,慕容姑娘不会负气去找沙一鸣比武吧。我听了之后恍然大悟,便买了两匹马,带着马姑娘一路追了下来。途中遇到了好几伙武林中人,都说有人到处叫嚣,说是要挑了沙家堡。眼下河北各地的武林人物都向沙家堡聚集,要亲眼看一看这场决斗。”

    马东青在一边说道:“都怪我不会骑马,萧大侠只得陪着我,是以走得慢了,今日才赶到这里。”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我的末日女子军团〕〔都市超强修神〕〔无敌传人〕〔仙墓〕〔某漫威的假面骑士〕〔月落屋梁〕〔驱魔禁书教典〕〔法神之旅〕〔林绾绾萧夜凌〕〔双界祭司〕〔裕子学姐和她的比〕〔天启之全民公敌〕〔史上最狂战神〕〔潜行追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