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碰到异类就变强〕〔左道倾天〕〔重生之绝世废少〕〔我是唯一的修仙大〕〔郁少宠妻无下限〕〔厉少,你家老婆超〕〔都是为了孩子好〕〔科技之全球垄断〕〔中道〕〔诸天旅道〕〔风起双神〕〔恋战新梦〕〔穿成八零福运小团〕〔爷,夫人是幕后大〕〔太荒吞天诀〕〔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傲娇美妃轻点作〕〔女配她只想考科举〕〔横推从拔刀开始〕〔农家有女甜如蜜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刀倾情 第236章
    刘涌见关平咳嗽不断,面露痛苦之色,急忙抢上前去,伸手搀扶住关平。

    关平右手在嘴上轻轻一捂,随即双手拢在袖中,对着刘涌等人拱了拱手道“关某恶疾缠(身shen),失了礼数,还请各位不要见笑。”

    刘涌等人纷纷还礼,谦让了几句。只是这几人都是大高手,方才已自看到关平捂嘴之时,右手握了一方白绢,在嘴上轻轻一捂,拿开时白绢已染了不少红色,想来刚才咳嗽之时,已自咳出了鲜血。念及此处,心中都是一凛。

    厉秋风见各派首脑与关平寒暄见礼,无意中向关平(身shen)后众人看去。只见这十余人都是(身shen)穿黑袍,想来都是关平的弟子。这些人大多二十多岁年纪,有几人脚步虚浮,更有数人脸上兀自还有青肿。只是看到最后一人时,厉秋风不由地悚然一惊。

    只见那人头戴深笠,一(身shen)黑衣,右手提着一柄极宽的带鞘长剑。此时虽然瞧不清此人的面容,但是那柄剑厉秋风却颇为熟悉。

    这柄长剑正是萧展鹏所用的长剑,剑(身shen)远比江湖中人所用的长剑要宽。这是因为萧家的风雷剑法刚猛无俦,须得用这宽刃长剑才能使出风雷剑法的如狂风暴雨般的威猛之势。

    厉秋风仔细打量此人,却见这人无意中一抬头,正与厉秋风打了一个照面,不是萧展鹏却又是谁

    萧展鹏见到厉秋风时,却也是微微一怔。厉秋风右手将蒙在自己脸上的灰布轻轻向下一拉,露出了半边脸。萧展鹏脸色一变,露出了惊喜之色。厉秋风急忙冲他使了眼色,又将灰布向上一拉,遮住了大半个面孔。

    萧展鹏知道厉秋风要掩藏(身shen)份,倒也会意,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将头又转了过去。

    泰山派的座位却在华山派的上首。关平与几位掌门人寒暄了几句之后,那灰衣人将关平等人引到座位上坐好。厉秋风这才察觉正道各派的座位均在大屋右侧,而左侧全都是一些邪派高手和绿林人物的座位,双方泾渭分明,可见沙家堡便是在这座位的安排上也花了一番工夫。在细微之处却也如此用心,可见图谋的必然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右侧一排桌椅中,泰山派坐了第三张桌子,第一张和第二张桌子后面却是空无一人。而左侧第一张桌子和第二张桌子后的椅子也是空着,第三张桌子后坐着的是鹰爪门掌门人陆恒,第四张桌子后坐着的则是孙泽。

    眼见左右两侧的前两张桌子后面始终空着。厉秋风心下暗想“瞧沙家堡这番安排,自是按各帮派在江湖中的名声地位和武功来安排座位。泰山派在江湖之中,论起名头来讲,也只是比少林、武当稍低而已,与华山、嵩山等各帮派并驾齐驱。这前两张桌子难道是给少林、武当两大门派留着不成”

    他正思忖之间,又有十几个帮派到了。厉秋风见萧展鹏站在对面,对自己暗使眼色,示意他出去说话。厉秋风看了看左右,见众人都没有在意,便即悄没声地贴着墙壁向外走去。此时大屋中人声喧闹,挤了足有一千多人。厉秋风只不过是跟在孙泽(身shen)后一名寻常江湖汉子,自然无人留意他的行踪。

    他走出大屋,却见原本空无一人的院子中竟然已挤了两三千人。想来是大屋内的空间有限,各帮派首脑人物只带了亲信进去,其他的弟子不得不在院子中等候。这些江湖汉子大多是粗豪之人,哪懂得什么礼节,在院子之中说笑喧闹,并无半分顾忌。是以人声鼎沸,混乱之极。

    厉秋风在门口站了片刻,却见萧展鹏也悄悄走了出来。两人对视了一眼,便即若无其事地走向院子右侧。这里却是一片草地,种着十几棵花树。此时已是深秋,花树上的树叶已落得干干净净。群豪都挤在大屋之前,这片草地上却是空无一人。

    两人走到一棵花树之下,见四顾无人,厉秋风这才拉下了脸上的布条,对萧展鹏道“萧兄,你怎么也到了这里”

    萧展鹏道“你走了之后不久,便有十几名灰衣人到了坡下,自称是沙家堡的家人,要请各位英雄到沙家堡一叙。最先邀请的是昆仑、青城、嵩山等门派,随后又不断有沙家堡的人前来相邀。有些门派心存畏惧,不敢到沙家堡,那些灰衣人却也并不勉强。我听了厉兄的吩咐,在山下等候,本不想前往沙家堡。只是后来泰山派掌门人到了,他与家父素有交(情qing),对萧某甚是照顾。他认出了萧某,便即邀萧某同行。我想能随他同入沙家堡,倒也能探听到不少消息,便随着他来到堡中,想不到厉兄你也到了此处。”

    厉秋风将两人别过之后的(情qing)形简单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山下各帮派都已上山了么”

    萧展鹏道“虽然有些人溜走了,但大半都已到了,瞧模样足有三四千人。厉兄,此事颇为蹊跷。咱们原本以为是慕容姑娘向沙一鸣挑战,才引得这许多江湖人物前来观看。只是现在看来,只怕这事(情qing)并不是这么简单”

    厉秋风道“萧兄有何高见”

    萧展鹏微微一笑,道“高见谈不上。厉兄不妨想一想,咱们出了皇陵之后,又经过永安城一役,然后到了此处,其间不过十天而已。可是山下那些帮派之中,有的来自岭南,有的来自青海,即使是这些人乘了快马,赶到这里至少也得半个多月。可见召集群豪来到此地之人,定然是早有图谋,并非是自咱们逃出皇陵之后才生了将群豪召集到此地的念头。萧某在山下之时,曾问过泰山派掌门人关平关世叔,他并未深说,只是提到有人请他到沙家堡有要事相商,并未提到比武之事。他们是到了山下之后,才听得有人要向沙一鸣挑战。依萧某之见,来到这里的群豪之中,有一大半倒并非是为了观看这场决斗,而是至少在一个多月之前就受人之邀,这才来到沙家堡。至于随同咱们一起逃出皇陵和永安城那些人,他们才是听说了这场决斗,然后赶到这里的。否则他们差点被封闭在幽冥地下,在永安城又是(身shen)陷重围,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又怎么会甘冒奇险到了这里想来背后主使之人,不甘心群豪从永安城逃走,便又编出了神秘高手挑战沙一鸣的谣言,吸引群豪来到沙家堡。”

    厉秋风听萧展鹏分析得细致入微,不由点头笑道“萧兄高见,厉某茅塞顿开。事(情qing)大概便如萧兄所说。主使那人计划得如此缜密,安排得又是天衣无缝,自是江湖中极大的一股势力。厉某以为,只怕还是柳生宗岩在背后捣鬼。”

    萧展鹏点了点头道“看样子(诱you)骗群豪进入皇陵,只不过是柳生宗岩的手段之一。沙家堡之会,也是他早就算计好的。遥想十余年前,柳生宗岩设计让锦衣卫和东厂的高手率领群豪进入兴献王陵盗墓,也是分成几队,相互之间不通声气,与此次他(诱you)使群豪进入皇陵和参与沙家堡之会的手段完全相同。他这样安排,一方面是将群豪分散开来,这样容易各个击破。另一方面也可以从中挑拨,坐收渔翁之利。”

    厉秋风一怔,道“柳生宗岩想要将分散群豪,这个倒不难理解。只是他从中挑拨,坐收渔翁之利,厉某却还没有看出来。”

    萧展鹏道“关世叔虽然未与我细说详(情qing),但我瞧他的模样,竟似(身shen)受重伤,是以便留了个心眼。上山之时,我与他门下一名弟子聊天,他说漏了嘴。原来半年之前,泰山五老突然发难,将关世叔及其弟子尽数拿住,关在泰山天烛峰一个极隐秘的山洞中。只是掌门信物墨玉剑没有找到,泰山五老还不敢下手杀害关世叔。半个月前,突然有神秘高手将关世叔等人救了出来,并一路护送他们到了这里。这些人对关世叔许诺,要助他除掉泰山五老,掌控泰山派。厉兄,这些人利用泰山派内讧,将关世叔请到这里,可未必安着什么好心。”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威震九州〕〔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农家福女有空间〕〔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入禽太深〕〔秦时明月之雄霸天〕〔小阁老〕〔伏天氏〕〔玩家凶猛〕〔我真的不是气运之
  sitemap